University of Minnesota

 

516/1992号来文;Alina Simunek等人诉捷克共和国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Alina Simunek女士、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女士和

                                                            Josef Prochazka先生

受害人:                                              提交人和Jaroslav simunek(Alina Simunek女士的丈夫)

所涉缔约国:                         捷克共和国

来文日期:                             1991917(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5719举行会议,

            结束了Alina Simunek女士、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女士和Josef Prochazka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516/1992号来文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的提交人是Alina Simunek(她代表其本人和其丈夫Jaroslav Simunek)Dagmar Hastings TuzilovaJosef Prochazka(他们分别居住在加拿大和瑞士)他们声称捷克共和国侵犯了他们的人权,使他们成为受害者。捷克斯洛伐克于19751223日批准了《盟约》。《任择议定书》于1991612日开始在捷克共和国生效。26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Alina Simunek是波兰公民,1960年出生。Jaroslav Simunek是捷克公民,现居住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他们指出,1987年他们在共产党政权的保安部队的压力之下被迫离开捷克斯洛伐克。根据当时适用的立法,他们的财产被没收。在

––––––––––––––

                  26                  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于19913月批准了《任择议定书》,19921231日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已不复存在。1993222,捷克共和国发出通知指出,它继承作为《盟约》和《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的地位。

共产党政府于19891117日倒台后,捷克当局发表声明指出,将给曾遭刑事定罪移居海外的捷克公民恢复名誉,并归还他们的财产。

            2.2            19907,Simunek夫妇回到捷克斯洛伐克,以提出一项要求归还其被亚布洛尼察的一个国家机构即国家地区委员会没收的财产的请求。但是,所发生的情况是,19899月至19902月期间,他们所有的财产和私人用品均被国家地区委员会估价并拍卖。不能出售的物品被销毁。1990213,提交人的房地产被转让给亚布洛尼察的Sklarny工厂,Jaroslav Simunek曾在这个工厂中工作过20年。

            2.3            在向国家地区委员会提出控告后,1990718日举行了有提交人、其证人和工厂代表参加的仲裁审听会。工厂的代表否认提交人财产的转让是非法的。为此提交人向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提出了一份请愿,要求对这一问题进行调查,理由是转让其财产是非法的,因为转让是在没有法院的命令或提交人作为当事一方参与的法庭程序的情况下进行的。1990917,设在亚布洛尼察的国家警察局刑事调查部着手开始进行调查。它于19901129日发表的报告认为,未发现对当时适用的条例的任何侵犯,因此提交人的索赔要求应予驳回,因为政府还未对以前的立法进行修订。

            2.4            199122,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政府通过了《第87/1991号法令》,该法令于199141日生效。它赞同对在共产党压力下离开祖国的捷克公民恢复名誉,并制定归还或赔偿财产损失的条件。根据该法案的第3节第1小节,凡其财产在《法令》第6节所列的情况下被转为公有的人均有权获得赔偿,但条件是,他们必须是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的公民,而且是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领土上的永久居民。

            2.5            根据《法令》第5节第1小节,凡目前(非法)占有财产的任何人在收到合法拥有者的书面请求后应当将财产归还合法的拥有者,但合法拥有者必须对其提出的财产索赔要求提供证据,并说明财产是以何种方式转为国有的。第2小节规定要求归还的请求必须在《法令》生效之后六个月内送达目前占有财产的个人。若财产占有者不答应这一请求,则合法拥有者可在《法令》生效的一年内向主管法庭提出其索赔要求(4小节)

            2.6            关于是否完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问题,提交者似乎未能按照《法令》第5节第4小节的要求向当地法庭提出其要求归还财产的请求。从他们所提交的文件中可以看出,他们认为这一补救办法毫无效力,因为他们不符合第3节第1小节的规定。Alina Simunek补充指出,他们向主管的城市、省和联邦当局提出了控告,但毫无作用。她还指出,最近收到一封捷克总统府于1992616日发出的信函,信函通知提交人,总统府无权对这一问题进行干预,只有仲裁庭才有权对这一问题作出裁判。提交人随后的回信未收到任何答复。

            2.7      Dagmar Hastings Tuzilova是一位通过婚姻获得美国籍的美国公民,现居住在瑞士,1968年从捷克斯洛伐克移居国外。1974521,她因从捷克斯洛伐克“非法移居国外”,被缺席判刑,其财产被没收。她的财产,即在比尔森的她家房地产的十八分之五目前由该城市的房管所占有。

            2.8      比尔森地区法庭1990104日的决定为Dagmar Hastings Tuzilova恢复了名誉,并宣布地区法院的早先决定以及所有有关这一案例的其他决定均属无效。然而,她随后向主管当局提出的申请和向比尔森房管所提出的就归还其财产问题进行谈判的请求均未产生任何实际的结果。

            2.9            1992年春,房管所明确同意将房子的5/18部分转让给她,条件是比尔森的国家公证所必须同意为此交易进行登记。但是,国家公证所迄今一直拒绝对此转让进行登记。1993年初,比尔森地区法院确认了公证所的行动(案件号11Co.409/92)。提交人指出,她得到通知,可以通过比尔森地区法院向最高法院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她于199357日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但截至1994120日还没有作出任何决定。

            2.10    1992316,Dagmar Hastings Tuzilova根据《法令》第5节第4小节对房管所提出了民事诉讼。1992525,比尔森地区法院驳回了索赔要求,理由是,她作为居住在瑞士的美国公民无权获得《第87/1991号法令》第3节第1小节所规定的赔偿。提交人强调指出,对这一决定提出任何上诉都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2.11    Josef Prochazka是于1920年出生的捷克公民,他现居瑞士。他于19688月与其妻子和两个儿子逃离捷克斯洛伐克。在前捷克斯洛伐克,他拥有一幢带有两套三间卧房的公寓的房子和一个花园,还拥有另一片土地。在1969年初,他以适当的形式并征得当局的同意将其财产捐给了他的父亲。根据一个地方法院于19717月和9月作出的判决,他、他的妻子和儿子因从捷克斯洛伐克“非法移居国外”而被判处徒刑。1973Josef Prochazka的父亲逝世,他在其被当局认定有效的遗嘱中规定由提交人的儿子继承这幢房子和其他不动产。

            2.12            1974,尽管当局已在若干年前承认财产转让给提交人的父亲为合法行为,但法院下令没收提交人的财产,理由是他和他的家属“非法移居国外”。197412,房子和花园被按照提交人所说的低得可笑的价格出售给一个党的高级官员。

            2.13            根据1990926日和1991131日的决定,乌斯季地区法院对提交人及其儿子所遭到的刑事定罪为他们恢复了名誉,并具有追溯力。这意味着1991年和1994年的法院决定(见上文第2.11段和2.12)为无效决定。

指控

            3.1      AlinaJaroslav Simunek申辩指出,《第87/1991号法令》的规定构成了非法的歧视,因为它仅适于“生活在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领土上的纯粹的捷克人”。逃离该国或被前共产党当局强迫流放的那些人必须在捷克斯洛伐克取得永久居留,才能够有资格获得财产的归还或赔偿。在捷克斯洛伐克生活和工作8年之久的Alina Simunek由于其波兰国籍而根本不具备获得财产归还的资格。提交人声称,《法令》实际上使前共产党的做法的合法化,因为被没收的财产中有80%以上属于不符合这些严格规定的人士。

            3.2      Alina Simunek指称,《法令》规定的归还财产的条件构成了基于政治观点和宗教基础上的歧视,但是她没有为其指控提出依据。

            3.3      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声称,《第87/1991号法令》的规定构成了非法的歧视,不符合《盟约》第26条的规定。

            3.4      Josef Prochazka也声称,他是《第87/1991号法令》的歧视性规定的受害者。他补充指出,由于法庭已经判决对其财产的没收是非法和无效的,且这一判决具有追溯力,因此法律对他根本不适用,因为他从未失去对其财产的合法权利,而且根本不存在任何“归还”财产的问题。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4.1            19931026,根据人权事务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1条的规定向缔约国转发了来文。尽管已向缔约国发出了提醒,但缔约国未根据第91条提交任何来文。同时还请提交人对一系列问题提出澄清。他们响应了这一要求,19931125(AlinaJaroslav Simunek),1993123日和1994411/12(Josef Prochazka)1994119(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发来回信。

            4.2            委员会第五十一届会议认为可以受理来文。它遗憾地注意到缔约国未能就是否可以受理来文的问题提供资料或意见。尽管缔约国未能提供合作,委员会仍然着手查明《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是否已得到满足。

            4.3            委员会注意到,捷克斯洛伐克当局对有关财产的没收和出售是在70年代和80年代进行的。尽管所有这些事件是在《任择议定书》在捷克共和国生效之日之前发生的,委员会仍然要回顾指出,对财产的这种权利不受《盟约》的保护。

            4.4            但是委员会指出,提交者指控《第87/1991号法令》的规定具有歧视性,因为这些规定仅适用于被前政权非法剥夺财产但目前在捷克共和国具有永久居留权和为捷克公民的那些人士。因此,委员会面临的问题是,根据《盟约》第26条的含义是否可以认为这一法律具有歧视性。

            4.5            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根据《盟约》规定承担的义务自其生效之日起适用。另一个不同问题是,委员会何时具有根据《任择议定书》对有关声称违反《盟约》的行为的指控进行审议的职权。按照《任择议定书》所规定的审判规程,委员会一贯认为它无权审议在《任择议定书》在缔约国生效之前所发生的对《盟约》指称的违反行为,除非所指控的违反行为在《任择议定书》生效之后继续发生。一种持续的违反行为可以被解释为在《任择议定书》生效之后通过行为或通过明确的含义维持缔约国以前的违反行为。

            4.6            虽然捷克法庭已给本案中的提交人所受到的刑事定罪予以平反,但他们仍然申辩说,《第87/1991号法令》对他们具有歧视性,因为按照两位提交人(Simunek夫妇,Hastings Tuzilova)的情况,他们不能从法律获益,因为他们不是捷克公民或在捷克共和国没有居留权,而按照第3个提交人(Prochazka先生)的情况,法律就根本不能适用于他的情况。

            5.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于1994722日决定,由于来文可能会根据《盟约》第14条第6款和第26条提出问题,因此可以受理来文。

缔约国的解释

            6.1            缔约国在于19941212日提交的来文中坚持认为,有关的立法并不带歧视性。它提请委员会注意,作为《捷克共和国宪法》的一部分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宪章》第11条第2款规定,......法律可以规定,有些东西仅能由捷克共和国的公民或在捷克共和国拥有居留权的法人所拥有。”

            6.2            缔约国确认了它所作出的通过向在1948225日至199011日期间遭受迫害的人士归还财产的方法解决财产索赔要求的承诺。虽然必须为归还被没收的财产制定某些标准,但这些规定的目的不能侵犯人权。捷克共和国不能也不会对任何人可以住在什么地方发号施令。归还被没收的财产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史无前例的措施,因此,不能指望纠正所造成的所有破坏并满足受共产党政权迫害的所有人士的要求。

            7.1      关于Alina Simunek女士提交的来文,缔约国申辩说,提交人所提交的文件并未十分明确的阐明其赔索要求。人们从她的来文中得到的印象是,Jaroslav Simunek先生也许被国家保安警察关在了监狱中。然而,人们不清楚他是遭到拘留还是实际上被判处了监禁。关于Simunek夫妇的财产遭受没收的问题,来文并未明确说明以何种措施剥夺了他们的拥有权。如果Simunek先生是由于经以后的规定修正的关于司法平反问题的《第119/1990号法令》第2节或第4节所提到的一项刑事罪名而受到判刑,他可以根据法律或在审查诉讼中要求平反,并可在法庭有关其平反的决定生效后的三年中根据上诉法令的第23节向捷克共和国司法部赔偿司提出赔偿申请。如果Simunek先生在1948225日至199011日期间因该项法令第2节和第4节所列的一项刑事罪名而被剥夺了其人身自由和没收了其财产、但未对他提起任何刑事诉讼,则他可以根据应受害方的请求而作出的一项法庭决定申请赔偿,他的申请需附有他手上拥有的或由其法律顾问从捷克共和国内政部的档案中取得的足以证明其申请合理的文件。

            7.2            关于归还被没收或充公的财产的问题,缔约国从来文中得到结论认为,AlinaJaroslav夫妇不符合《第87/1991号法令》关于法律外平反的第3(1)项的规定,即必须拥有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的国籍和其领土上的永久居留权的规定。因此,不能承认他们是有权获得财产归还的人士。可以获得补救的唯一办法是他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人符合这两项规定,并在有关法律外平反的法律生效后的6个月中(即截至19919月底)提出要求归还财产的申请。

            8.1      关于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女士的来文,缔约国澄清指出,1974521日比尔森地区法院作出一项判决,根据《刑法》第109(2)项以非法移居国外的刑事罪名对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女士判刑。根据这项判决,Dagmar Hastings Tuzilova女士在比尔森Cechova 612214号房产的十八分之五拥有部分被没收,现在她要求归还这一部分的财产。1990104日比尔森地区法院的一项判决根据有关司法平反的第119/1990号法令对她予以平反。她根据关于法律外平反的《第87/1991号法令》提出了要求归还她在比尔森房产中所拥有的部分的申请。Hastings Tuzilova女士与比尔森房管所达成了一项归还协议,但比尔森国家公证所因为Hastings Tuzilova女士不符合关于法律外平反的法律的第3(1)项所规定的条件而拒绝对这一协议进行登记。

            8.2      Hastings Tuzilova女士虽然根据关于司法平反的法令已获得平反,但不能被认为是符合关于法律外平反的法律第19条所规定的享有赔偿权的人士,因为在申请之日她并不符合上述法令第3(1)项的规定,即必须拥有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国籍和在其领土上有永久居留权的规定。而且,她未能够在有关法律外平反的法令的第5(2)项所规定的严格期限内满足这些要求。Hastings Tuzilova女士于1992930日获得了捷克国籍并登记了她的永久住所。

            8.3            关于法律外平反的法令的第20(3)项规定,凡申请归还基于有关法律外平反的法令生效后被宣布无效的没收判决而没收的财产,提交申诉的法定期限自废除令生效之日算起。但是,这一规定不适用Hastings Tuzilova女士的情况,因为她的司法平反是于1990109日生效的,即在有关法律外平反的《第87/1991号法令》生效(199141)之前。

            9.1      关于Josef Prochazka先生的来文,缔约国争辩指出,关于法律外平反的《第87/1991号法令》第3节对有权获得赔偿的人士作了限定,即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归还财产或赔偿请求的人士。在对提交申请所规定的法定期限结束前(即要求归还财产的申请人应在1991101日前,要求赔偿的申请人应在199241日前)未能获得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的国籍并在其领土上登记其永久住所的申请人均不得被认为是享有偿还资格的人士。

            9.2            Prochazka先生提交的来文中,缔约国得出结论认为,1974年拉贝河畔乌斯季地区法院作出一项判决,由于捐献者已经离开了前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领土,因此1969年的捐赠行为被判无效,根据这一判决,财产被移交国家。关于法律外平反的法令的第6(1)项对这种情况作出了规定,它规定享有偿还资格的人士为已被判无效的捐赠行为的受转让人,在本案中享有偿还权的人士为Prochazka先生的未提及名字的父亲。因此,已根据司法平反的《第119/1990号法令》而失效的没收判决的适用者并不象Prochazka先生错误地认为的那样可被视作享有偿还权的人士。

            9.3      由于Prochazka先生的上述父亲在有关法律外平反的法令生效之前已经逝世,享有偿还权的人士为遗嘱中所规定的继承人,Prochazka先生的儿子Josef ProchazkaJiri Prochazka,条件是他们必须是前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的公民并在领土上拥有永久住所。他们根据关于法律平反的法令获得平反的这一事实在本案中没有任何重要意义。从Prochazka先生的来文中缔约国得出结论认为,Josef ProchazkaJiri Prochazka虽然是捷克公民,但在瑞士居住,而且没有申请捷克共和国的永久居留权。

提交者对缔约国的来文发表的意见

            10.1    AlinaJaroslav Simunek夫妇在于1995221日的来信中争辩指出,缔约国没有阐明他们在来信中所提出的问题,即《第87/1991号法令》是否符合《盟约》第26条的非歧视性规定的问题。他们声称,捷克的强硬派仍在执政,他们对归还被没收的财产毫无兴趣,因为他们自己从财产没收行为中获益。一项适当的财产归还法应当以民主原则为基础,不能允许存在将前捷克公民和居住在国外的捷克公民排除在外的任何限制。

            10.2    Prochazka先生在于1995612日的来信中向委员会通报说,根据1995412日地区法院作出的判决,他从其父亲处继承的那片土地将归还给他(2.11)

            10.3    Hastings Tuzilova女士在委员会审议这一来文的是非时还未提出任何意见。

审查是非

            11.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各当事方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向它提交的所有资料对目前的来文进行了审议。

            11.2            由于本来文可能会根据《盟约》第14条第6款和第26条提出问题而被宣布可以受理。关于第14条第6,委员会认为提交人还未对他们所提出的指控提供充分的证据,而且委员会目前收到的资料并不能使人认为发生了侵犯行为。

            11.3            正如委员会已经在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上文4.3)中已经解释的那样,这样的财产权不受《盟约》的保护。但是,如果有关的行为或不行为是基于违反《盟约》第26条的歧视性理由之上的,则没收私人财产或缔约国不能为这种没收支付赔偿就仍然构成对《盟约》的违反。

            11.4            委员会面临的问题是对提交人实施《第87/1991号法令》的规定是否构成对它们享有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以及获得法律平等保护的权利的侵犯。提交人声称,这一《法令》实际上维持了早先对财产的歧视性没收。委员会指出,没收本身并没有引起争议,有争议的是对提交人的补偿问题,因为其他赔索者已经收回了他们的财产或收到了对其财产的赔偿。

            11.5            在眼前的案例中,提交人由于《第87/1991号法令》有关申请赔索者必须是捷克公民和捷克共和国的居民的规定的排他性作用而受到影响。因此,委员会面临的问题是归还财产或赔偿的这些先决条件是否符合《盟约》第26条的不歧视要求。在此方面,委员会重申它的法学观点,即根据《盟约》第26条不能将所有区别性待遇都视为具有歧视性。27符合《盟约》的规定且基于合理理由的基础上的区别对待并不构成第26条规定的应当禁止的歧视行为。

            11.6    在审查归还财产或赔偿的条件是否符合《盟约》的规定时,委员会必须审议所有有关的因素,其中包括提交人对有关财产的原来权利和没收的性质。缔约国

––––––––––––––

                  27              Zwaande Vriesv.荷兰,来文号182/1984,198749日通过的意见,13段。

自己承认,没收行为具有歧视性,这就是颁布特殊的立法以规定一种归还形式的理由。委员会指出,这种立法不能区别对待以前没收行为的受害者,因为所有受害者都享有在不受武断区分的情况下获得补偿的权利。考虑到提交人原来对其各自财产的拥有权利均不以国籍或拘留权为基础,因此委员会认为,《第87/1991号法令》中所规定的国籍和居留权的条件是不合理的。在此方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并未提出任何说明这些限制合理的原因。而且,各方均认为提交人和处于其相同情况的许多其他人是因为其政治观点而离开捷克斯洛伐克的。而且他们的财产是由于其政治观点或他们移居国外而遭没收的。这些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在其他国家获得了居留权和国籍。考虑到缔约国本身必须对提交人的离境负责,因此要求他们永久性返回缔约国作为归还其财产或支付适当的赔款的先决条件是不符合《盟约》的规定的。

            11.7            缔约国争辩指出,不存在对《盟约》任何的违反行为,因为捷克和斯洛伐克的立法者在通过《第87/1991号法令》时根本不带有任何歧视性意图。但是,委员会认为,立法部门的意图本身不足以确定是否违反了《盟约》第26条。出于政治目的的区别对待不可能符合第26条的规定。但是没有政治动机一项行为也仍然可能因其影响具有歧视性而违反第26条的规定。

            11.8    鉴于上述考虑,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第87/1991号法令》对提交者产生了违反其根据《盟约》第26条所享有的权利。

            12.1    人权事务委员会从《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的规定出发,认为拒绝向提交人归还财产或提供赔偿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6条。

            12.2            根据《盟约》第2条第3(a),缔约国有义务对提交人采取有效的补救措施,如果已不可能归还有关的财产,则应当予以赔偿。鉴于已经或可能很快将部分归还Prochazka先生的财产(10.2),委员会对这一措施表示欢迎,他认为这一措施是对这些意见的部分遵守。委员会进一步鼓励缔约国对其有关的立法进行审查,以确保法律本身及法律的实施均不带有歧视性质。

            12.3            鉴于缔约国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出现了违反《盟约》的行为,而且根据《盟约》第2,缔约国已保证要确保在其领土上及其法律管辖范围内的所有个人均享有《盟约》所承认的权利并在查明出现违反行为时提供有效和可实施的补救办法,因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能够在90天内向它提供有关为执行委员会的意见而采取的措施的情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