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515/1992号来文;Peter Holder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彼得·霍尔德[由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5719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提交人彼得·霍尔德,2系特立尼达公民,提交此文时正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西班牙港的国立监狱里等候处决。他称自己是特多侵犯人权的牺牲品。提交人的死刑已经改判为终身监禁。

––––––––––––––

             1   见委员会关于第210/1986225/1987号来文的意见(Earl PrattIvan Morqan诉牙买加),198946日通过,13.6段。还见委员会关于第270/1988271/1988号来文的意见(Randolph BarretClyde Sutcliffe诉牙买加),1992330日通过,和关于第470/1991号来文的意见(Kindler诉加拿大),1993730日通过。

             2   原文,彼得·霍尔德和欧文·菲律普共同上陈;应律师请求,将来文分成两份,已分别载于第515/1992号来文和594/1992号来文。

         2.1         提交人及其他两人(一叫欧文·菲律普,另一叫埃洛尔·珍妮特)指控为于1985329日一起杀害一个叫菲依特·菲律普的人。198855日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审讯,而审判团未能对此作出一致的判决,并决定重审。西班牙港法庭第二次开庭审讯,查明被指控者确实犯了罪,结论与初审时所指控的并判为死刑的决定相符。19903,特多上诉,法院驳回两位先生(霍尔德和菲律普)的上诉,同时宣判珍妮特无罪;并于两周后发表一篇书面判决。1994627日霍尔德先生请求枢密院准予特假进行上诉,假已告准,但枢密院迄今尚未审理此案。

         2.2         原告是根据现场唯一见证人所提供的证据而起诉的;证人作证说,1985329日上午,她在西班牙港的一个黄道娱乐宫工作着,并站在酒吧间里,死者当时坐在酒吧前面,不久进来三个人在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聊着天。一号被指控者要了酒,她认出他就是霍尔德先生。过了一回儿,他下了楼,听到仿佛是入口处的门被关上的声音。等到他返回原地时,她请求死者一同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等她回到酒吧时,目睹死者被二号被指控者抓了去,她认出他就是菲律普先生。然后头号被指控者一脚踢开酒吧间大门,与三号被指控者同时进了酒吧,她认出此人叫珍妮特,他们两人手中拿着刀。头号被指控者强迫她打开出纳机,她照办了,他还指责三号被指控者抢先将钱取走了。她被迫带路,带到娱乐宫主人的后房。一号被指控者将她绑了起来,三号被指控者则在房间里搜索值钱东西。她还目睹二号被指控者拉扯着菲律普小姐到后面去,此后,她自己被迫面朝墙站着,什么也看不见,但听到对面房间里有人在撕打,大概持续了五分钟。撕打声一停就听到脚步声,象是这几个被指控者离开了现场。这位妇女最后为路过的电工所解救,此时他们发现死者在地上躺着。

         2.3         两被控者中的一个叫菲律普先生曾向警察提出经过发誓的证词,表示自己对此案一无所知,并声称1985329日在家,从未出过门。他向警察提供的证词经过见证人、陪审员的审查后也列为证据。

         2.4         两被指控者的另一个珍妮特先生表示,他先前向警察所提供的是正式证词,决无虚言。他陈述说,这桩抢劫案是一号和二号被指控者策划的,他们获得的情报说,娱乐宫主人的钱都存放在宫内。他声称,出于对这两人的惧怕才参与抢劫的,又说他曾要一号不要再打死者了。

         2.5         对此案进行辩护的根据是霍尔德先生在开庭时所提供的经过宣誓的证词。证词中他承认参与抢劫,但否认他打过死者。他说,他和三号在搜索主人房间的各个抽屉时,看见三号与死者一起往走廊方向走去。当他们两离开娱乐宫时,在外面遇到了二号。提交人进一步否认,曾向警察作过自证其罪的证词。所提证词经过律师对其证词的自愿性作出质疑后可列入证据。

         2.6          提交人说,198543日上午他去警察局是因为他听说警察在找他。

申诉

         3.1          提交人称,对他的审讯是不公正的,是违反盟约第14条的。为此,提交如下各点:

         (a)         初审阶段,当地报纸发表一篇文章,对其案子的审理极为不利。他说,法官以及三位被告辩护律师会见了记者从而批准了“读导”的出版物。然而这种做法所产生的影响很大,想选一个不带偏见、公正的审判团重审此案已不可能;

         (b)         重审的日子初步确定在198861日。到了那一天,他被告知,他的律师以及菲律普先生的律师已经撤走,不再参与此案审理。他们请求自己选择律师,而法官对他说,他将任命一律师并将审讯推迟至1988616日。198866日那天,提交人向法律协助当局写了一封信,要求自己选择律师。他说,审讯开始前一天,法庭任命的一位律师去看望他,只花了30分钟讨论此案。提交人称,委派律师是事与愿违,等于违反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宪法第四款(b)(d),以及第五款二段(c)项。还称,对他的辩护,准备工作时间不够充分;

         (c)         初审法官妨碍律师适当地开展辩护。提交人称,法官不时地打断律师,要他提问题,不让别人讲话,使他处境尴尬。声称审判前,法官确定限期,以向他施压,使律师无法在特定时限内完成辩护。称,律师要求暂停时,法官阻碍律师在休庭时去听取提交人的意见。还声称,法官用原告及其律师交叉讯问方式迫使提交人回答自证其罪的问题,并扬言他如不回答问题会指控为藐视法庭;

         (d)          律师未能充分代表提交人,他抱怨他的律师没有经验,未能在有关问题上交叉讯问见证人,说这等于是严重过失;

         (e)           警察未能就对其指控向他充分说明。提交人称,他只指控为盗劫,后定为犯有杀人罪。

         3.2         提交人称,在其拘留期间,被安置在地窑,十分拥挤,他只好日夜站着。他称,不许其使用洗手间,没吃没喝。更有甚者,次日上午被带到办公室,警官殴打他,违反了法律盟约第10条。

         3.3          迄无说明是否已将本案提交国际调查或解决的另一诉讼程序。

所涉缔约国的上陈资料和意见

         4.         所涉缔约国于19931112日上陈的资料所述,提交人的案子已提交枢密院仲裁。199429日第二次上陈的材料告知委员会,提交人的死刑已改为终身监禁。

委员会面临的争议问题及审议情况

         5.1          人权委员会根据程序规则第87条审议来文中所述,各项要求前必须根据《盟约任意议定书》来决定此案可否审理。

         5.2          委员会已查明,同一案件并未根据国际调查或解决的另一程序在审查。委员会这一做法是符合《任意议定书》第五款二段(a)的要求。

         5.3         《任意议定书》第五款二段(b)要求,国内法律补救办法应予充分利用。对此,委员会注意到,所涉缔约国和提交人均认为,提交人案子在提交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仲裁前仍是悬案。因此,委员会的结论是,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

         6.            人权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根据《任意议定书》第五款二段(b)规定,来文不可受理;

         (b)          将此决定通知所涉缔约国、提交人及其律师。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