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511/1992号来文;Ilmari Länsman等人诉芬兰

            (19941026日第五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Ilmari Länsman等人

                                                            [由律师代理]

受害人:                                              来文发件人

所涉缔约国:                                     芬兰

来文日期:                                         1992611(首次提交)

可否受理的决定日期:                    19931014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

         19941026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第511/1992号来文的审议,该来文是Ilmari Länsman等人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

         审议了来文发件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交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通过它的意见。

         1.            来文发件人有Ilmari Länsman47Muo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以及Angeli地方社区的成员。他们声称是芬兰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7条的受害者。他们由律师代理。

发件人提交的事实

         2.1          这些发件人都是驯鹿放牧者,是来自AngeliInari地区的Sami族人。他们对中央林业局做出的关于1989年与一家私营公司,Arktinen Kivi Oy(北极石料公司),签订合同允许在Etela–Riutusvaara山一侧方园10公顷内开采石料的决定提出质疑。根据该首次合同的条款,批准这一活动进行到1993年为止。

         2.2         Mou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成员所占地区西起挪威边界,东至Kaamanen,包括InariAngeli公路两侧,这个地盘自古以来就属他们所有。该地区属中央林业局管辖。为了便利放牧,例如为使驯鹿生活在某一特定牧场或地点,已在Angeli村建造了专门圈栏及围墙。发件人指出,关于Samis人传统使用土地的所有权问题,政府与Sami社区一直争执不下。

         2.3          发件人称,北极石料公司与中央林业局签订的合同不仅准许该公司在该地区开采石料,而且许可将石料通过复杂的驯鹿圈栏系统运往Angeli–Inari公路。他们指出,19901Inari市政当局准许石料公司开采约5 000立方米的建筑石料,并获取贸易工业部批准进行此种活动。

         2.4          发件人承认,迄今为止,只进行了一些有限的试采活动,截至19929,共开采了约100 000公斤的石料(约为30立方米)。他们承认,其中有一种特别石料,钙长石,经济价值很高,因为它对空气造成的污染抵抗力较强,可以取代一般公共建筑常用的大理石。

         2.5         件人断言,Angeli村庄是芬兰目前唯一尚存的单一有众多Sami人口居住的地区。钙长石的开采和运输将会干扰他们的驯鹿放牧活动,破坏由自然环境形成的驯鹿圈栏系统。他们还说,运输石料将从正在建造的一个现代化屠场旁边经过。为了达到严格的出口标准,1994年起,所有的驯鹿屠宰都必须在这个屠场进行。

         2.6          此外,发件人还指出,石料开采地点,Etelä–Riutusvaara,是古老Sami宗教的一个神圣地方,古时候就在这里屠宰驯鹿,但是,现在居住在这里的Sami人已有几十年不再进行此种活动了。

            2.7            关于国内补救办法必须已全部使用的要求,发件人指出,67Angeli地方社区的成员曾试图(但没有成功)上诉;指控最高行政法院17以及Lapland省行政局关于允许采矿的决定。他们在上诉中援引了《盟约》第27条。1992416日最高行政法院驳回了上诉,没有审理所指称的对《盟约》的违反。根据发件人的看法,他们无法得到进一步的国内补救办法。

            2.8      最后,发件人在19926月提交来文时,表示担心马上又要进行采矿,因此,请求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通过临时保护措施,以避免造成不可补救的损失。

申诉

            3.1      发件人断言,Etelä–Riutusvaara山一侧开采石料以及穿过其驯鹿牧区运输石料违反了其依照《盟约》第27条所享有权利,特别是其享有自己文化的权利。此种文化过去一向是,现在依然是以驯鹿牧业为基础的。

––––––––––––––

                  17              应该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来文发件人都对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3.2      为支持其关于违反第27条的论点,发件人援引了委员会在Ivan Kitok(197/1985)B.Ominayakthe Lubicon Lake Band V.Canada(167/1984)案件中所通过的意见,以及关于独立国家土著民族及部落人民权利的第169号国际劳工组织公约。

所涉缔约国提供的情况和意见及律师对该意见的评论

            4.1            缔约国确认,发件人指称的在该地区开采活动的确是根据199018Angeli市政局签发的许可证行事的。依照第555/1981号关于可开采土地资源法令,签发此许可证所依据的是中央农林局与一家私营公司签定的合同,该公司有效期到19931231日截止。

            4.2            缔约国认为,那些就正在审议的这一事项既向Lapland省行政局又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诉的委员会来文发件人已经使用了全部国内补救办法。然而,因为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诉的人数少于向委员会提出申诉的人数,因此,缔约国认为来文不可受理,其理由是,对于那些不属于向最高行政法院提交案件的当事人来说,他们并没有全部使用国内补救办法。

            4.3            缔约国承认,对最高行政法院裁决提起的“非常上诉”是不会成功的,而且,从程序方面考虑,没有其他障碍影响来文的可受理性。从另一方面来说,它认为发件人有关通过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显然是不成熟的”,因为在所指称地点进行的只是试验性开采。

            5.1            律师在其评论中反驳了缔约国的下述论点,即那些没有亲自在向最高行政法院上诉书上签名的发件人没有全部使用现有的国内补救办法。他提出,“国内上诉和来文的所有签署方在国内一级以及向人权事务委员会都提出同样的理由。签署方的人数及身份与最高法院判决结果无关,因为对来文所有签字人来说其法律事项是相同的……。”

            5.2      律师争辩说,根据委员会在Sandra Lovelace V.Canada案件中的判决,应认为所有的发件人均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的要求。他回顾说,在这一案件中,委员会曾裁定,如果最高国内法院已经就这个问题作出实质性裁决,《议定书》就不要求发件人必须诉诸国内(一般)法院。他断言,Lansman先生和他的共同发件人的案件中,最高行政法院已经针对所有发件人的情况作出了裁决。

            5.3      1993816日的又一份来文中,律师注意到有关Arktinen Kivi Oy的租赁合同于1993年底到期终止;现在正在谈判一项期限更长的合同。如果就长期合同达成协议,Arktinen打算进行大规模投资,除其他外,主要从事筑路。律师还注意到,即使是目前进行的试验性开采已为Etelä–Riutusvaara山留下了大量痕迹。由于特殊的气候条件,修筑临时道路为此地风景留下的痕迹和伤疤据称将会遗留几百年。因此,对驯鹿放牧造成后果的严重程度和损失时间要远远超过从采料场取走的石料总量(5 000立方米)所代表的损失。最后,律师重申,开采地点以及通往矿场的道路对Muo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的活动至关重要,因为他们的新屠宰场和圈栏驯鹿所使用的地点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委员会有关可否受理的裁决

            6.1            委员会在其第四十九届会议上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它注意到缔约国并不反对那些就采矿许可证向Lapland省行政局和芬兰最高行政法院都提起上诉的发件人所提出的申诉,只是针对那些没有亲自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诉的发件人,认为他们没有全部使用国家补救办法。

            6.2            委员会不同意缔约国提出的理由,并回顾说,1992416日最高行政法院裁决所依据的事实与本委员会收到的案情是一致的;如果那些没有亲自签署致最高行政法院上诉书的发件人真的这样做了,其上诉也会与其他发件人的上诉一起被驳回。如果他们期望现在向最高行政法院上诉,所提供的事实和法律根据同原先一样,该法院就可以另作裁决。这种期望是没有道理的。委员会重申其先前的裁决,认为只要最高国内法庭就某一事项作出裁决,从而排除了向国内其他法院上诉成功的可能性,就《任择议定书》而言,发件人无需全部使用国内补救办法。因此,委员会认为,《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规定的条件已得到满足。

            6.3            委员会认为,发件人有关第27条的要求就案件可否受理而言是正当的,应根据是非曲直加以审议。至于发件人所提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委员会指出,适用议事规则第86条规定时机尚不成熟,但是,发件人保有权利,如有充分理由担心有可能继续在该地区开采石料,可以根据第86条再次向委员会提出请求。

            6.4      因此,19931014,委员会宣布只要来文看起来是根据《盟约》第27条提出问题,来文就是可受理的。

缔约国有关是非曲直的呈文及律师对呈文的评论

            7.1            缔约国在其1994726日依照第4条第2款提交的呈文中补充和纠正了这一案件的事实。关于该地区所有权问题,缔约国指出,该地区为国家所有,因为在一次全面土地再分配中把它送给了国家。在土地登记中这个地区被定为国家所有,而且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中也将其判为国有(1984627日关于Inari市水域界定的裁决)。所有权所涉的权力为芬兰园林局(原为中央林业局)所使用,因为该局除其他外有权进行筑路建设。

            7.2            另外,缔约国还提供了有关另一案件的情况,该案涉及Inari地区有计划的伐木和筑路活动。这一案件已由Inari区法院和Rovaniemi上诉法院进行了裁决。这两个法院依照《盟约》第27条对上述问题进行审理,但认为所争论的活动并不妨碍申诉者放牧驯鹿。

            7.3            关于发件人依照第27条所作指控的是非曲直,缔约国承认第27条中的“文化”概念也包含驯鹿放牧为“Sami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意思。缔约国正在研究采矿许可证及其使用以及中央林业向与Arktinen Kivi Oy所签合同是否违反发件人依照第27条应享有的权利。在这一方面,关于可开采土地资源的第555/1981号法令的几项规定是与这个问题有关的。该法令第6部分规定,如果符合法令规定的某些条件,就可以签发采矿允许证。第11部分把这些条件规定为“申请人为避免或限制由所涉工程造成的损害而必须遵守的命令”。依照第9部分第1,凡是签约者因开采土地资源造成的(环境或其他)损害无法定为微小损害者,则应对资产所有者给予赔偿。第16部分第3节准许缔约国修正首次许可证的条件或撤消许可,尤其当土地资源的开采产生了事先没有预计到的危害环境的作用。

            7.4      关于签发给Arktinen Kivi Oy的许可证,缔约国注意到其有效期截至19931231日止,但只有在芬兰园林局将合同坚持到该日方可。另外还有一个条件,要求在开采期间或之后必须保持有关地区“清洁和安全”。第3个条件规定,应该根据Muo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1989115日致Inari市政府函中提出的要求,每年在41日至930日期间进行采矿。这是因为在此期间不在该地区放牧驯鹿。同一个条件还规定,安排通向该地区的交通或该地区内的交通(运输)必须同牧民委员会进行协调,并应适当考虑Angeli社区委员会提出的任何要求。

            7.5            198910月中央林业局与该公司签订了合同,规定公司有权使用并在方园10公顷的地区开采最多不超过200立方米的石料。合同有效期到1993年底结束。按照合同规定,有关交通/运输事宜必须与地区森林所有者商定。采矿期间必须把坑洞边缘修平;采矿后必须把山坡修整好,以免为人畜造成危险,而且不得破坏地貌和风景。19933,公司要求签订新的租地合同;1993730日对现场作了视察,参加的单位有森林区代表,公司,Angeli社区委员会,牧民委员会以及Inari社区筑路检查员。公司代表指出,为了使工程有利可赚,需要修筑一条适当的公路;森林区的代表答复说,必须由牧民委员会和公司通过谈判找出解决办法。缔约国补充说,园林局已告知政府,只有在人权事务委员会对本案的意见被通过以后方可就可能的新合同作出决定。

            7.6            关于实际开采情况,缔约国指出,无论从开采的石料数量(30立方米)还是在Riutusvaara山开采的面积(10公顷)来说,公司在该地区的活动规模并不大。相比之下,Mou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使用的总面积达2,586平方公里。而为开矿划出的面积仅仅约为一公顷,而且距主要公路仅四公里,19911025日提交最高行政法院的四份专家意见中指出,就其规模而言,“从Etelä–Riutusvaara开采的土地资源对Muo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的放牧能力不会产生重大影响。”缔约国认为,采矿活动也不会对驯鹿饲养业造成任何其他不利影响,政府不同意发件人的说法,即业已进行的有限的试验性开采为Etela-Riutusvaara造成了严重损害。

            7.7            根据上述情况,缔约国注意到,(199158)Lapland县行政局环境处的观点来看,从岩石中开采石料使用的只是低压炸约:“为尽可能保持石料的完整……,开采使用锯断及楔入技术。”因此,对环境造成的危害是很小的。此外,1990819Inari市执行局向县行政局提交的陈述中可以看出,该局和公司特别注意避免干扰该地区的驯鹿牧业。缔约国援引了驯鹿牧业法第2部分第二节,其中要求对国有区最北部的使用不应使驯鹿牧业受到严重破坏,另外还补充说,在有关许可证诉讼中履行了第27条规定的各项义务。

            7.8            关于在开采区修筑公路的问题,缔约国指出,试开采的岩石最初是在现有的公路线上运输的。在这方面还得到了一名发件人的协助。公司只不过把这条公路线向另一个方向处长了约一公里左右(并没有穿过发件人的驯鹿圈墙),利用现有的公路把石料运到主干公路。缔约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公路线是由发件人自己决定的。在19931015日的一次Inari咨询局会议上,公司提出修建适当的公路将会提高工程的赢利;而且,Inari市政局在19918月向最高行政法院提交的书面意见中承认,修建这样一条公路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不会对驯鹿牧业造成破坏。

            7.9            缔约国认为,根据上述情况并考虑到实际只开采了30立方米的石料,因此,公司的活动对发件人依照第27条规定的权利,特别是驯鹿饲养方面的权利,没有造成很大影响。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所允许的可能开采的石料总量以及通过适当道路将其运往主干公路。在这一方面,缔约国回顾了委员会对Lovelace V.Canada案件中的观点,认为“并不是每一种干扰都可以看作是对第27条所指权利的违反……,(但是)实行限制必须具有合理而客观的理由,并需与《盟约》的其他规定相一致……”。据缔约国的看法,这一原则适用于本案件。

            7.10            缔约国承认“第27条所含的文化这个概念为少数民族的传统生活方式提供了某种程度的保护,而且可以认为它包括生活及有关条件,只要它们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留文化的必要条件。这就是说,并不是以某种方式改变了以前条件的每一种措施及其造成的影响都可以看作是对少数民族按照第27条应享有权利的不利干扰”。宪法议会委员会在有关244/1989号政府法案中曾有针对性地提到这个问题,其大意是,不应对Samis人从事的驯鹿牧业加以不必要的限制。

            7.11            缔约国注意到,发件人自己在其向Lapland县行政局提起的上诉中强调了这一原则:这样,在国内当局面前,发件人自己采取了这样的立场:即只有对其生活方式造成的不必要的重大干扰,尤其是对驯鹿牧业的干扰,才会出现违反《盟约》这种可怕前景。

            7.12    缔约国不同意发件人律师(1991610)对最高行政法院所作的陈述。该陈述提到了委员会对B.Ominayak and members of the Lubicon Lake Band V.Canada18案件的意见。根据该陈述,阻挠或破坏驯鹿牧业的每一项措施,即使是很不重要的措施,也都必须理解为《盟约》所禁止的。在这一方面,缔约国援引了委员会就第27条所作一般评论的第9,其中阐明依照第27条所应享有的权利“旨在

––––––––––––––

                  18              1990326日委员会第38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确保保留并继续发展有关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和社会特性……”。此外,Lubicon Lake Band案件引起的有关“历史性不公平”的问题,本案件并不会引起。对于发件人依赖有关第27条的某些学术性解释和某些国家级法院所作裁决,缔约国将此种作法斥为与本案毫无相干。它声称,人权事务委员会有关Kitok案件的意见19意味着委员会赞同这样一条原则:缔约国在适用第27条时有一定的酌情处理权--在所有有关经济活动的规定中这一权利是正当的。缔约国认为,《盟约》缔约国最高法庭和欧洲人权委员会的多项决定都是支持这一观点的。

            7.13            缔约国认为,“国家主管部门在适用和执行与之有关的国家立法和措施的过程中一直考虑到了“第27条所规定的各项要求。它重申,即使在适用第27条时也必须给国家主管部门一定的灵活性:“如同欧洲人权法院在许多案件所确认的那样……,国家法官比国际法官更有资格做出裁决。在目前这一案件中,两个国家主管部门和……最高行政法院都审查了签发许可证问题及有关措施,都认为这是合法的,是适当的”。缔约国认为,发件人可以继续从事驯鹿牧业,不必被迫放弃其生活方式。采矿和使用原有的森林区公路线,或可能修筑一条适当的公路,都不会太多地影响这种生活方式,或者至多影响很有限。

            8.1            律师在其1994831日的评论中告诉人权事务委员会,自提交第一份申诉以来,Mou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对其驯鹿放牧方法作了某些改变。从1994年春季起,不再把小鹿同其母亲圈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在Angeli–Inari公路以北地区,包括南Riutusvaara比以往更加自由放牧,同时一年中放牧时间也比过去长了。现在在四月和九月也在该地区放牧。律师还说,正如缔约国所说,Riutusvaara区肯定并非不适宜放牧驯鹿,因为驯鹿在那里找到了可吃的苔癣。

            8.2      关于缔约国提出的补充情况,发件人注意到,迄今为止,Etela–Riutusvaara采矿的公司采完矿后并没有将坑洞填平,也没有将洞边及山坡修理平整。缔约国曾说,中央林业局与Arktinen Kivi Oy签订的租约有效期到1993年底截止。发件人对此情况特别重视。这意味着,如果人权事务委员会发现,根据第27条规定任何进一步

––––––––––––––

                  19              197/1985号案件,1988727日委员会第33届会议通过的意见,9.3段。

采矿是不可接受的,那将不会违反契约义务。

            8.3            关于通向矿区的公路问题,发件人认为缔约国的下述说法是混淆是听的:所争议的公路是在“发件人之一”的参与下筑成的或者说本可以筑成的。他们解释说,该公路线是由两家希望在该地区采石的公司筹划的。不过,律师承认,第一家公司使用了一名Sami人作为“开辟线路的雇员或分包人。这可能就是为什么那个人……不想在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来文上签名的原因。”

            8.4            发件人批评缔约国为适用《盟约》第27条设立了高不可越的门槛,指出芬兰主管部门似乎表示,只有当缔约国明确承认某一少数民族受到历史性不公平时,才可以认为阻挠少数民族文化生活的新变化违反了第27条。对发件人而言,这种关于委员会对Lubicon Lake Band案件意见的理解是错误的。他们争辩说,Ominayak案件的要害就在于一系列不利事件累积在一起就可能构成相当于违反第27条的“历史性不公平。”20

            8.5            按照律师的观点,可以把Angeli地区Sami人的处境与“同化作法”,相提并论,或者至少是通过采矿,伐木以及为驯鹿放牧之外其他目的而进行的其他利用传统Sami土地的方式对这一群落的内聚力造成威胁。

            8.6            尽管发件人同意,所争议土地所有权问题本身并不是本案主题事项;但他们认为:(a)169号劳工组织公约虽尚未得到芬兰批准却是与国内主管部门有关的,其作用相当于已缔结的条约(议会宪法委员会1993年第30号意见);(b)无论是土地普遍再分配还是土地登记都不可对传统的Sami领土具有宪法作用。在这一方面,发件人注意到立法者正在审议一项关于创建Sami村庄集体土地所有制的提案:

               “只要土地权之争没有解决……,芬兰Sami人就生活在一种对威胁其传统经济活动很敏感、并容易遭受损害的处境中。因此,可以认为,在公共当局参与下修建的现存Riutusvaara矿区以及通向矿区的公路是违反第27条规定

––––––––––––––

                  20              在这方面,发件人参考了Benedict Kingsbury教授(在第25Cornell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1992))以及Manfred Nowak教授(CCPR评论,1993)Lubicon Lake Bank案件所作的分析。

 

的……。中央林业局[即其法定继承者]和……公司续签租地合同也是违反第27条规定的。”

            8.7            最后,发件人谈到据说有可能使其处境受到严重损害的在芬兰发生的新变化。由于欧洲经济区协定于19941月开始生效,在该协定范围内登记注册的外国公司和跨国公司比往更容易进入芬兰市场。最明显的后果就是多国采矿公司在芬兰Lapland其中包括Sami人居住的最北部,进行的活动。有两家外国采矿公司已经登记了大片土地,以研究在这里采矿的可能性。1994611,Sami议会对这一事态表示关切。发件人认为,本案的结果会影响该外国采矿公司的活动。

            8.8            上文第8.7段所述详细情况是律师199499日再次呈文补充的。他注意到,Lapland北部的多国采矿活动激起了芬兰各公司对该土地的兴趣。就连地质研究中心这个政府机构也申请依照芬兰采矿法要求为其保留土地。该机构已保留了9平方公里的土地,每块都距Angeli村庄很近并半靠Riutusvaara山山坡。其中有两块土地处于当地Samis人与政府林管部门所争议的能否从事伐木活动的地区内。

是非曲直的审查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各方提供的情况对本案来文进行了审查。委员会需要确定,Etelä–Riutusvaara山的一侧开采石料就其下列数量而言是否违反发件人依照《盟约》第27条应享有的权利:从该山至今已实际开采的数量或按照签发给已表明打算在此采石的公司的许可证所允许的开采总量为5 000立方米。

            9.2            发件人属于第27条所指的少数民族成员,作为此种人他们有权享有自己的文化,对此,两方都没有争议;另外没有争议的是,驯鹿牧业是其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此情况下,委员会回顾说,如果经济活动是某一种族社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此种经济活动则属于第27条所涵盖的范围。21

            9.3      对于享有文化的权利,不能抽象地确定,而必须将共放在特定的环境中加以确定。关于这一点,委员会认为,27条不仅仅保护传统意义上的少数民族生活,缔约国的呈文表明了这一点。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间发件人可能已改变了其驯鹿放牧方式并借助现代技术正在实践这种新方式。这一事实并不妨碍他们援引《公约》第

––––––––––––––

                  21              1988727日通过的有关第197/1985号来文的看法,9.2段。

27条。此外,Riutusvaara山对其文化继续具有精神方面的意义。委员会还注意到,发件人担心由于环境受到破坏可能会对所宰驯鹿肉的质量生产不利影响。

            9.4            一个国家可能希望鼓励发展,或允许由企业从事经济活动,这是可以理解的。它在这方面的自由究竟有多大,这不可以根据它在多大程度上喜好这样做来确定,而应根据它在第27条所承担的义务来决定。该条要求,不得拒绝给予少数民族成员以享有其文化的权利。这样,无论何种措施,只要它所产生的影响等于是对这一权利的否认,它就是与第27条规定的义务相违背的。然而,有些措施对属于少数民族的人的生活方式只产生某种有限的影响,这就不一定是对第27条规定权利的否认。

            9.5            这一案件由此而引起的问题就是,Riutusvaara山采矿所产生的影响是否严重到如此程度,以致使其有效地否认发件人有权在该地区享有文化权利。委员会回顾了其关于第27条的一般性评论第7段。该段阐明,少数民族或土著群体有权保护诸如狩猎、打鱼、或本案所涉的驯鹿牧业等传统活动;必须采取措施“以确保少数民族成员有效地参与可能影响他们的决策”。

            9.6            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下结论认为,Riutusvaara山山坡采石一事,就已经开采数量来看,并不构成对发件人依照第27条应享有的文化权利的否认。委员会特别注意到,在导致签发采矿许可证的程序中曾考虑到了Mou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以及发件人的利益,而且在此期间也的确征求过发件人的意见;看来该地区的驯鹿放牧没有因已发生的采矿活动而受到不利影响。

            9.7            关于主管部门可能批准的将来活动,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它所掌握的情况表明,缔约国主管部门已努力做到它允许的采矿活动必须尽最大限度减轻对南Riutusvaara地区的驯鹿放牧活动及对地区环境产生的不利影响;有关尽量减轻开采石料对该地区驯鹿放牧所产生的影响的意向已反映在采矿许可证所规定的条件中。此外,双方一致认为,此种活动应该在该地区驯鹿放牧期之外的时间内进行。没有任何情况可以说明,对于Moutkatunturi牧民委员会放牧方法的变化(见上文第8.1),地方林业主管部门和/或采矿公司无法适应这一变化。

            9.8            关于发件人对未来活动的忧虑,委员会注意到,为了遵守第27条规定,开展经济活动必须保证使发件人能够继续从驯鹿放牧中受益。再说,如果真的批准在Angeli地区进行大规模采矿活动,由那些已经拿到采矿许可证的公司大幅度扩大其活动,那么这可能会违反发件人依照第27条规定所应享有的权利,具体说来就是违反他们享有自己文化的权利。缔约国在扩充现有合同或批准新合同时有责任考虑这一情况。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认为,它所掌握的事实表明《盟约》第27条或任何其他条款并未受到违反。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