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481/1991号来文;Jorge Villacres Ortega诉厄瓜多尔
(1997年4月8日第五十九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Jorge Villacres Ortega[由Ha. E. Monge代理]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厄瓜多尔

来文日期: 1991年11月4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的日期: 1995年3月16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4月8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Jorge Villacres Ortega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交的第481/1991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到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及所涉缔约国向本委员会提供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下述意见**

1. 来文提交人Jorge Villacres Ortega系厄瓜多尔公民,住在厄瓜多尔基多。提交本来文时,他被监禁在基多的Carcel de Varones。他声称厄瓜多尔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第7、第9和第14条,使其受害。他由厄瓜多尔基多的一个非政府组织普世人权委员会(CEDHU)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职业是木匠。他于1989年10月19日被警察拘留,警察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不到一克可卡因,以涉嫌贩运可卡因将其逮捕。他经皮钦查第四法院审判,查明犯有所指控的罪行,并于1991年6月3日被判处八年监禁。他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最高法院撤销了有罪判决,命令将他送到吸毒成瘾者康复方案。

2.2 关于他被逮捕一事,提交人说他被SIC-P(秘密警察)的密探带到刑警组织,普世人权委员会的一名代表到警察局看望他,看到他背、手臂和腹部被打的痕迹。

2.3 他承认拥有可卡因,但他声称这是为自己消费购买的。法医检验证明他是一名吸毒成瘾者。虽然检察官办公室的报告建议把他送到医院接受戒毒治疗,但判决法官没有理睬这份报告。

2.4 律师指出,在1990年6月1日提交人的同牢犯人试图逃跑之后,监狱人员对提交人施以酷刑。医疗报告指出“……使用胡椒和气体,他双睑通红;两眼是泪,患有结膜炎;腹部和胸部有好几道圆形黑印,这是电击的结果,大腿上有伤痕,腿上的皮肤被擦掉……”。1

2.5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方法,提交人在监狱时就提交一份宪法权利保护令申诉书。但没有关于该申诉书现状的进一步情况。

申诉

3.1 提交人声称是违反第7条的受害人,因为他在被逮捕后曾遭受酷刑和虐待。普世人权委员会一名成员对此予以作证。

3.2 虽然提交人没有明确援引《公约》第10条,但委员会收到的有关指称提交人被监禁期间受到虐待的事实看来提出了该条下的问题。

3.3 提交人还声称是违反第9条的受害人,因为他被任意逮捕和拘留,他不是贩毒者,而只是一名消费者。

3.4 提交人还进一步认为,对他的审判是不公平的,违反了《公约》第14条。在这方面,他争辩说尽管检察官办公室提交的报告按照厄瓜多尔法律建议他接受戒毒康复治疗,他仍被定罪。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4.1992年8月26日,将来文转交缔约国,请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有关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的资料和意见。尽管分别于1993年5月10日和1994年12月9日两次发函提醒,但在委员会作出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之前仍没有收到缔约国的呈文。

5.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指称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按照《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可否受理。

5.2 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a)项的要求,委员会查明同一事件没有按照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已进行审查。

5.3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缺乏合作,尽管对缔约国两次发函提醒。根据委员会收到的资料,委员会认为不能阻止它依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审议该来文。

5.4 关于提交人抱怨说他曾被违反《公约》第7和第10条施以酷刑和虐待,这由普世人权委员会一名成员作证,本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提交的事实对可受理来说是有根据的。

5.5 委员会认为,对可受理来说,以持有可卡因逮捕提交人不是任意的。对可受理来说,提交人也没有提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公约》第14条被违反的指称。

6.1995年3月16日,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该来文可予受理。应请提交人提供有关他受到虐待的指控的医疗报告。

缔约国对案情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7.1 在1995年10月18日和1996年5月23日关于来文案情的两份呈文中,缔约国指出,Jorge Oswaldo Villacres Ortega曾以各种罪行被逮捕22次,包括1989年因持有可卡因被拘留。

7.2 关于提交人提出的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见上文第2.2和第2.4段),缔约国提交了1996年4月1日由皮钦查地区两名警官签字的警察调查结果,指出没有发现医疗报告或对Villacres先生施以酷刑或虐待的其他证据。调查结果提到Villacres先生的辩护律师关于确实存在一份医疗报告的指称。据说警官未能从基多的普世人权委员会办事处获得一份报告副本。

8.1 普世人权委员会在1996年5月31日的呈文中证实Villacres先生于1989年10月19日被拘留,1992年1月17日获释。关于所指称的拘留期间遭虐待一事,普世人权委员会指出它没有委员会在可否受理决定第6(c)分段中要求的医疗报告。普世人权委员会辩称这份报告大概与Villacres案件的记录一起在厄瓜多尔最高法院存档。

8.2 1996年10月12日,普世人权委员会提交一份医疗报告,日期为1990年6月9日,并经一名地方法官证明( 皮钦查第一刑事法院),报告指出受的伤属刺激物质和施用电极造成的伤。

审查案情

9.1 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各当事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9.2 关于提交人遭受虐待的指称(见上文第2.2和第2.4段),有两个问题:关于第一个问题,即在提交人被逮捕之后在警察那里受到的虐待,委员会认为这一指称没有得到事实证明。关于第二个问题,即在提交人的同牢犯人试图逃跑之后提交人受到的虐待,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说他没能跟踪提交人的医疗报告,虽然案件档案中的一份表明这份报告是在一名地方法官在场的情况下验证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提交人的指控得到律师提交的医疗报告,特别是证实提交人身上有被虐待的痕迹。1990年6月9日的医疗报告的证实,就必须对此种指控给予应有的重视。委员会认为,在提交人同牢犯人试图逃跑之后提交人所遭受的待遇等同于残忍和不人道待遇,违反了《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10.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委员会审议的事实表明违反《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11.按照《公约》第2条第3款(a)项,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办法,需要为受到的虐待得到补偿。委员会重申对待被剥夺自由的个人时应尊重人的固有尊严的义务。缔约国有义务确保将来不发生类似的事件。

12. 考虑到缔约国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也即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并且按照《公约》第2条,缔约国承诺确保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均享有《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及在确定发生违约的情况下,提供有效和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办法,委员会希望在90天内从缔约国收到为实施委员会的意见所采取措施的情况。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本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Omran El Shafei先生、Eli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Laure Moghaizel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Danilo Turk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 根据议事规则规则第85条,委员会成员Julio Prado Vallejo没有参加本来文的审查。
1 1996年10月12日,律师提交了一份1990年6月9日的医疗报告,这份医疗报告曾当着皮钦查第一刑事法院法官的面被记录下来。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