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473/1991号来文;Isadora Barroso诉巴拿马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Isidora Barroso女士

受害人:                                  她的侄子Mario Abel del Cid Gómez

所涉缔约国:                         巴拿马

来文日期:                             1991824(首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                19931011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5719举行会议,

         结束了Isidora Barroso女士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代表其侄子Mario Abeldel Cid Gómez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473/1991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Isidora Barroso,巴拿马公民,现住在美国。她代表她的侄子Mario Abeldel Cid Gómez提交来文,后者生于19491,为巴拿马公民,在提交来文之时,被关押在巴拿马城监狱。提交人声称巴拿马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条、第9条第35款、第14条第2367,使她的侄子蒙冤。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Mario del Cid19891225日被捕,这是美国军队在巴拿马登陆后几天的事情。他是一名职业军官,被捕前任巴拿马武装部队上尉职,据称他向美国部队投降了。提交人由此推断,按照《日内瓦公约》,他应被视为战俘,并应得到相应的待遇。1990131,他被移交给巴拿马新政府,后者立即将他逮捕并于199021日对他提出起诉。

         2.2          1990年初,del Cid先生被人公开指控与Hugo Spadafora Franco医生被准军事组织谋杀的案件有关。提交人声称,这一指控毫无根据,它依据的仅是如下事实,1985913日她的侄子在康塞普西翁镇,而恰在那里发现了Spadafora先生的尸体。Barroso女士说Spadafora先生为一名游击队员,并指出报纸上的报道说她的侄子因Diaz Herrera上校而被牵扯到Spadafora死亡案中,而据说这位上校自己涉嫌此案,一直在委内瑞拉政治避难。提交人指出,巴拿马的立法机构以违宪的方式任命了一位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Spadafora的命案。据提交人说,这位特别检察官对del Cid先生同样表现了带有偏见的态度。

         2.3          1990117,为了使del Cid先生获得释放,以他的名义提出了人身保护令的请求。据说政府过一个月才答复说,不知del Cid先生的下落,也没有对他提出任何指控。他的母亲后来到克莱顿堡监狱想探访他,据说当局不让她进去。提交人说,在克莱顿堡,del Cid先生每天被审讯,这违犯了《日内瓦公约》。

         2.4          1990年夏天起,del Cid先生的律师曾多次提出保释请求,但均未成功。高等法院曾有一次准许了人身保护令的请求,但特别检察官提出上诉,1990年秋天,最高法院推翻了释放令。从那时起,高等法院不愿再同意保释请求,担心与最高法院的决定发生冲突。在1992125日的信中,Barroso女士肯定地说其侄子“在几个月之前就应被释放了”,但特别检察官又一次对该决定提出了上诉。

         2.5         除了一再不同意保释外,提交人称其侄子的审判也多次被拖延。1992年底,她告知委员会,其侄子的审判定于19932月或3月进行;19934,法院听讯再一次被推迟,据她说,被推迟到“19936月或7月”。在1993625日的信中,Barroso女士证实,审判定于199376日开始。

         2.6          Barroso女士认为,她的侄子被巴拿马政府用作了替罪羊,被控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她举例说,政府指控他对巴拿马运河委员会捐赠的价值35 000美元的物资失踪负有责任,政府要他赔偿50 000美元。她还说,巴拿马当局还限制del Cid先生与家人的联系,例如不让他看望病危的母亲。

         2.7          此外,1991年底,据说他的妻子的电话被无理地切断,del Cid先生因而长期不能与其妻子和子女通话。据Barroso女士说,对其侄子的一切指控都是捏造的。提交人提到她的如下看法,即政府对于与前诺列加政权有任何关联的人都有意要剥夺其权利。

         2.8         1993926日的信中,Barroso女士说,对其侄子的指控被取消。但她说,由于他被宣布无罪,引起公众大哗,遂又对他提出了新的指控,这些指控有待调查。在这种情况下,她请求委员会继续审议此案。

申诉

         3.         提交人说,上述事实构成了对《盟约》第9条第35款、第14条第2367款的违反。作者尤其认为,她的侄子被任意剥夺了保释的权利,违反了第9条第3;他没有在不拖延的情况下受到审判,这不符合第14条第3(c)款的规定。她最后说,司法当局特别是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极力要把她侄子描绘成有罪的,违反了第14条第2款。

缔约国的资料和意见

         4.1          缔约国在按照第91条提交的来文中说,提交人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按照巴拿马法律del Cid先生应享有的程序保障一直得到遵守并且仍在得到遵守。

         4.2          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断言“政治干预”了司法过程是没有根据的,并说对此案的调查得出了足够的证据,证明del Cid先生确实参与了Spadafora先生的被杀案,因此,del Cid先生的被逮捕和不得保释符合《盟约》第9条。

         4.3          缔约国认为,del Cid先生根据巴拿马《刑法》、《刑事诉讼法》、《宪法》以及其他适用法律所应享有的权利得到了严格的尊重。如果出现了拖延的情况,这也不过是由于调查过程费时并且比较彻底,证据资料数量大,另外也由于涉嫌Spadafora案而被指控的除了del Cid先生以外,另有9人。

         4.4          最后,缔约国坚持认为,del Cid先生的辩护权一直受到尊重,并仍然受到尊重,del Cid先生在诉讼过程的所有阶段都有胜任的律师作他的代表。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5.1         委员会在第四十九届会议期间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199376日开始的审判结束后,delCid先生的指控被取消。然而委员会注意到,他被关押长达三年半之久而不得保释,预定的审判日期被几次推迟。缔约国虽然指出是为了彻底调查才出现拖延,但没有说明审判前和诉讼过程中的拖延情况。委员会认为,逮捕与审判并宣布无罪之间相隔三年半之久不能不使人认为在使用国内补救办法方面,如《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所说的,“有不合理的拖延”。

         5.2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对于据第9条和第14条所提出的指控有足够的根据,因此,委员会于19931011日宣布此案可予受理,因为此案看来依照《盟约》第9条和第14条提出了问题。

缔约国关于案情实质的意见和提交人对此的评论

         6.1         在按照《任择议定书》第4条第2款提交的来文中,缔约国重申,提交人按照第9条和第14条所享有的权利受到了尊重。缔约国指出,在对涉嫌杀害Spadafora先生的14名前军官的审判中,del Cid先生被指控为参与犯罪并掩盖罪行。在这一案件中,他被宣布为无罪,并于199397日将判决通知于他。

         6.2          缔约国指出,另一起诉讼是在Spadafora被杀案判决后提出的,目前正由高等法院审理。del Cid先生与另外7人同被指控为犯有杀人罪。缔约国说,1993728日向del Cid发出了传唤出庭令。delCid先生提出了上诉,缔约国说,最高法院的第二审判庭正在审理他的上诉。

         6.3          缔约国重申,在对他提出的刑事诉讼中,delCid先生享有法律援助,在诉讼的所有阶段,他都有律师为他辩护。

         6.4          缔约国说,除了上文第6.2段所提到的罪名外,缔约国不知对他有任何其他刑事指控。这些罪名与好几个人的死亡有关。这些人死前在科伊瓦岛监狱服刑,当时,del Cid先生是该监狱的典狱长。

         7.1         提交人的评论说,与其侄子担任科伊岛监狱典狱长时的活动有关的现有指控皆属于捏造,是不实之词。她说,这些指控在巴拿马佩诺诺梅市已经被否定,但“有人对此案上诉”,以图进一步陷害她的侄子,但她没有提供更多的详情。

         7.2         提交人说,其侄子在担任科岛监狱主管时,“唯有他使犯人家属得以探访犯人”。据说他还让犯人获取“原料”,使他们能制造一些小商品出售。提交人寄希望于负责此案的最高法院第二审判庭的法官(见上文第6.2)

对案情实质的审查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各当事方提交的所有资料对来文进行了审查。它提出的意见是基于下列考虑。委员会同时提请注意,在第五十三届会议期间,委员会曾决定请缔约国作某些澄清,并于1995428日向缔约国发了要求澄清的照会。尚未从缔约国收到任何有关此项请求的答复。

         8.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如下申诉,即她的侄子被任意逮捕和拘留,并且纯粹由于“政治动机”,他享受不到保释的权利。然而,委员会所收到的材料没有表明del Cid先生不是因具体的罪名而被拘留的;因此,他的拘留不能说是第9条第1款所指的“任意”拘留。另外也没有证据显示,司法当局在拒绝del Cid先生的保释权利时没有适当考虑他被保释的可能性。因此,说违反了第9条第3款也没有根据。同样,说违反了第9条第4款也没有根据:高等法院确实审查了拘留del Cid先生是否合法的问题。

         8.3         提交人称缔约国违反了第14,特别是第2367款。根据委员会收到的材料,委员会没有发现在本案中,在涉及Spadafora被杀案的诉讼中,缔约国违反了无罪推定的原则:提交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能证明其如下申诉,即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对del Cid先生有偏见,故意从一开始便将他描绘成有罪。相反,在涉及Spadafora命案的诉讼中,del Cid先生被宣布无罪,除去了罪名。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据第14条第3款应享有的权利没有受到尊重:缔约国说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他都有律师协助,对此,提交人也没有反驳。

         8.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调查过程由于彻底不得不很长的说法,因为在Spadafora命案中涉嫌而被指控的人很多。相反,提交人指出了诉讼过程的“政治性质”,认为是无故拖延,因为她的侄子于199021日被指控,直到1993年夏天才被审判。委员会还指出,缔约国没有答复它于1995428日提出的请求,即没有对del Cid的审判如此拖延作出进一步澄清。

         8.5         委员会认为,从指控到审判拖延达三年半之久,不能单纯地以案情复杂,调查费时来解释。在涉及严重罪名例如杀人罪或谋杀罪并且在被法院拒绝了保释权利时,就必须尽快对被告加以审判。缔约国有责任拿出证据证明,有其他的因素促使案件的处理发生拖延。由于缔约国没有答复委员会关于进一步澄清此事的请求,因此委员会只能认为,这类其他因素事实上不存在,del Cid先生没有及时地得到审判,这违反了《盟约》第14条第3(c)款。

         8.6          委员会指出,上文第6.2段和7.1段所提到的目前正由高等法院受理的涉及del Cid先生在科岛监狱活动的诉讼尚未结束。由于这些诉讼不是提交人最初申诉的一部分,也不在19931011日关于是否受理的决定的范围内,因此委员会在这方面不发表什么意见。

         9.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它收到的事实表明《盟约》第14条第3(c)款受到违反。

         10.          按照《盟约》第2条第3(a),del Cid先生有权获得有效的补救,包括赔偿。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反事件。

         11.         缔约国在加入了《任择议定书》之后,就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盟约》是否受到违反,并且按照《盟约》第2,缔约国承诺确保其境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都能享受到《盟约》所承认的权利,并在确认发生违反事件时,提供有效的可以执行的补救。有鉴于此,委员会希望在90天内,从缔约国收到关于为执行委员会的意见而采取的措施的资料。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