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464/1991482/1991号来文;G.PeartA.Peart诉牙买加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Garfield PeartAndrew Peart

                                    [由律师代理]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期:                 1991717日和19911112

                                                                        (首次提交)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的日期:       1994317日和1993319

A.     关于一并处理两份来文的决定

         人权事务委员会,

         认为464/1991号来文和第482/1991号来文提及的是影响到提交人的密切相联的事由,

         又认为可适当地一并处理这两份来文,

         1.            决定,依照议事规则第88条第2款一并处理这两份来文;

         2.            又决定,应将本决定转发所涉缔约国和来文提交人。

B.     人权事务委员会表示的意见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

         1995719开会,

         结束了对第464/1991号来文和第482/1991号来文的审议,这两份来文是Garfield PeartAndrew Peart先生依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提交给人权事务委员会的,

         考虑到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及所涉缔约国向其提供的所有书面资料,

         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通过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Garfield PeartAndrew Peart是牙买加公民,提交来文时在牙买加圣凯瑟琳区监狱等候处决。12他们声称,牙买加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6791014,使其成为受害者,他们由律师代理诉讼。

提交人提出的事由

         2.1          Andrew Peart(下称A)1986714日被逮捕,并被控于1986624日将姓名为Derrick Griffiths的人杀死。Garfield Peart(下称G)因与同起杀人案有关而于198735日被逮捕。在经过为期六天的审判之后,这兄弟两人1988126日在金斯敦巡回法院被认定有罪并被判处死刑。其上诉被上诉法院于19881018日驳回。枢密院司法委员会199166日驳回了他们请求上诉特许的申诉。提交人的罪行在199212月被按照1992年侵人犯罪法(修正案)7条定为因罪杀人。

         2.2在审判过程中,原告的主要证人,审判时年龄为15岁的Lowell Walsh作证说,1986624日晚9时左右,他正在观看一场棒球比赛,死者当时也在场。据Walsh,A走向这群人并招呼Griffiths。然后,GriffithsWalsh和另一个叫Horace Walker的人与A一起来到A家。Walsh作证说,在到那里时,他见自小时候起就认识的G正坐在院子里。当时是夜间,也没有灯光。他接着目睹的似乎是一场伏

––––––––––––––

             12 1995418,提交人被减刑。

击。一个有武器的人喝令Griffiths不许动,AGriffiths摔倒在地,G则挥着枪威胁他。WalshHorace逃入室内躲避。Walsh作证说,他听到枪响,又有人说,“决不能让他活过来”。接着WalshA发现,并被他捆绑起来进行威胁。当这两兄弟与另一个刚到的人发生争执时,Walsh设法逃脱了。

         2.3         提交人的辩护依据是不在犯罪现场。G在被捕时马上就否认此案与其有关,并且说,在案件发生时他正和朋友一起在影院里看电影。在审判时,他在被告庭上作出未经宣誓的陈述,重复了他对执行逮捕的警官讲的话。他又说,在电影院里,他得到其孩子的母亲传来的消息,说他家里发生了枪击事件。Claudette Brown宣誓作证证明他不在现场。她说,她当时与提交人一起在影院里面,Pamela Walker也证实,她是到影院把消息传给提交人的。A在被告席上做未宣誓的陈述时辩解说,直到晚上11点他一直和女朋友在一起,他是受到了诬陷。

申诉

         3.1         提交人声称,对他们的审判是不公正的。他们指出,认定他们有罪的根据是Walsh提出的未经认证的证词。他们认为,从审判记录中可以看出,另一个证人,Walker,没有被唤出庭,因为他们证词不会支持Walsh的证词。他们说,事件发生当夜Walsh曾向警察做了书面陈述,其中有明显不同于他在审判时提供的证词之处。虽然按牙买加法律检察官有义务向被告提供任何此种陈述的副本,但这份陈述并没有向被告公开。在审判过程中,提交人的律师要求见到最初的陈述,但法官不准。陈述的副本第一次到提交人律师的手中是19912月。在陈述当中,Walsh并没有把G认作是凶犯之一,并提到,枪击Griffiths的人是另外一个人。提交人方面说,陪审团没有听取该项陈述内含的证据,也就不能做出公正和正确的裁决。

         3.2         提交人还指称说,没有让他们列队由人指认,虽然他们曾要求这样做。因此,法官本来不应许可Walsh在法庭上指认。据他们说,Walsh可能是因为知道G住在那里而误以为G当时在场。

         3.3         提交人还指称说,法官不公正,偏向起诉方。关于这个问题,据说法官在G的律师提出“无案可答”时允许陪审团留在庭内,然后当着陪审团驳回这一申请。据认为,陪审团由此就了解到了仅应由法官才知道的论据上的弱点和前后不一之处,使陪审团对提交人有了偏见。

         3.4         提交人还声称,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是不妥当的。具体而言,据说法官没有就评价指认证据给予正当的指示。据说,法官没有请陪审团注意审判期间调查警官提供的证据,即当夜黑暗,他需要开灯才能察看现场。因此,为了辩认一个手持枪者,他必得站得很近才行。对此,据说陪审团一开始就不能对G的判决达成一致,要求法官给予指导,说明是否如果他们认为G当时在场,就一定要做出有罪判决。此后法官只是提醒陪审团注意Walsh提供的证词,并未指出其中的弱点。

         3.5         提交人还声称,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时间和便利为辩护做准备,也没有机会查问对其不利的证人。另外他们还说,由于没有争取到气象局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审判是不公正的。据认为,关于事发当晚月亮状态的证词会有助于法庭裁定,到底Walsh对事件的观察能有多清楚。

         3.6          A指控说,有一次他会见律师时监狱看守在场。据说这侵犯了不受妨碍与律师交谈的权利。

         3.7          G指控说,他被任意地剥夺了自由,这违反了《盟约》第4,因为他没有得到公正审判,并且受到抵押,不准保释。

         3.8         A指称《盟约》第9条和第14条第3(c)款受到违反,因为其案的司法诉讼发生了拖延。他于1986714日被捕,198735日才被带见审案的地方法官,19881月底才受审判。据说,被捕至审判之间拖了18个月,这是不合理的。据说,从驳回提交人的上诉至司法委员会拒发上诉特许之间也发生了类似的拖延,主要是由牙买加司法部门造成的;律师解释说,取得Walsh的证词副本和原始陈述十分困难。

         3.9         提交人还声称,他们是盟约第6条受到违反的受害者,因为他们是在不符合盟约规定的审判后被判死刑的。在这方面,提到了经济及社会理事会1984525日第1984/50号决议附件中的联合国《关于保护面对死刑的人的权利的保障措施》。

         3.10         G还声称,他在有辱人格的条件下受到长期的待处决关押,这违反了盟约第710条。两名提交人认为,圣凯瑟琳区监狱的条件恶劣和不人道,他们没有得到旨在改造和康复的待遇。从一个非政府组织编写的报告看,A19905月的暴乱中被监狱看守打伤。G提到,199354,他在一次狱中严密搜查中受到毒打,据说原因是他的弟弟A是涉及到某些高级看守的一起杀人案的证人。他个人的一切都被毁坏。一名士兵在一个看守的示意下用金属探测器打他的睾丸。后来他被带至病房,服了止痛药片,但没有医生看过他。他向代理总管报告了此事,但代理总管却说他不负责任。G的律师19939月为此致信牙买加警察专员,但也毫无下文。提交人说,在这方面,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国内补救办法,并声称,向总管、调查专员或监狱访查委员会提出申诉的补救办法是无效的。

所涉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及关于提交人评论的意见

         4.1          该缔约国提出,来文不可受理,理由是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该缔约国说,提交人可以通过宪法动议的方式争取使据说其权利受到的侵犯得到纠正。

         4.2         关于提交人在盟约第10条下声称的事项,该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没有就其声称现有补救办法无效做任何解释。据说,提交人没有表明他们曾努力用尽这方面的国内补救办法。此外,缔约国说,提交人还能提起民事诉讼,使殴打致伤及财产毁坏得到认证。而且,该缔约国说,目前正在调查A受伤的事件。

         5.1         提交人在关于该缔约国呈文的评论中说,他们没有办法保留律师,没有为宪法动议或民事诉讼向其提供任何法律援助,因此,所说的补救办法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的。关于宪法动议,提交人还提到本委员会曾做出的判例:宪法动议不是有效的补救办法。13另外,提交人声称,即使宪法动议可加利用,国内补救办法的适用也会因此受到无道理的拖延。

         5.2          G解释说,他于19935月又一次申请许可上诉,理由是他不断受到待处决抵押,已超过五年,这是残忍和不人道的待遇,因此,不应执行对他的死刑判决。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和五十届会议上审议了这些来文应否受理的问题。

         6.2          关于该缔约国声称,提交人向可利用宪法补救办法,委员会忆及其判例,出于

––––––––––––––

             13 所提到的有,委员会关于第283/1988号来文(1991111日通过有关意见)(Aston Little诉牙买加)和第230/1987号来文(1991111日通过有关意见)(Raphael Henry诉牙买加)的决定。

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的目的,国内补救办法必须有效和可用。委员会认为,在没有法律援助的条件下,就紧迫案件而言,宪法动议不是为任择议定书的目的需要用尽的可用的补救办法。

         6.3         关于提交人就法官在评价认证证据方面给陪审团的指示的指称,委员会认为不合乎受理条件。委员会重申,原则上应由缔约国的上诉法院而不是本委员会审查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除非这些指示属明显主观任意性质,或不主持正义,或法官明显地违反了不偏不倚的公正义务。委员会收到的材料并没有表明,法官在这一紧迫案件中给陪审团的指示有此类缺陷。

         6.4         委员会还认为,提交人并没有为了受理起见,以证据证明他们关于法官不公正的指称,以及他们关于没有充分的时间和便利准备辩护,没有机会查问于其不利的证人的指称。在这方面,委员会在审判记录中注意到,在审判和上诉中代理提交人的事务的律师不曾提出过异议,事实上已多方查问主要的原告证人。

         6.5         关于G指称说他受到过久的待处决抵押,这违反了盟约第710,委员会认为,他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此,来文该部分不符合盟约第5条第2(b)款下的受理条件。

         6.6         关于G声称受到的不断拘押是任意行为,违反盟约第9,委员会注意到他被逮捕并被控告杀人,此后受审、被认定有罪并被判刑。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不能说他是盟约第9条受到违反的受害人,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来文该部分不予受理。

         6.7         委员会认为,未能向被告提供Walsh的陈述原件,审判时没有实质性辩护证人出庭,可能会引起第14条第13(e)款下的问题,拘留期间的情况可能会引起第7和第10条下的问题,应按是非曲直加以审查。委员会还认为,A的来文可能会引起第9条第3款下的问题,应按是非曲直审查他关于没有机会不受阻碍地接触律师的指称。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来文就两名提交人而言看来引起了盟约第7和第10条以及第14条第13(e)款下的问题。就A而言看来引起了第9条第3款下的问题,因此可予受理。

 

当事方在受理决定之后提呈的来文:

         8.         A的律师在1994120日的呈文中说,监狱看守199354日曾以金属探测器殴打AA在此后尿血并肩部受伤,但是没有得到治疗。他还说,A被关在牢房间,断水一直到199357日。律师又说,看守威胁A说要杀死他,据称原因是在1989年一名在押犯死亡后A在法庭作证说看守之一是肇事者。律师提供了送交议会调查专员、副检察长、教养院总监和司法及国家安全部长的信件副本。律师得到的答复资料是,国家安全和司法部总监察处正对这一指控进行调查。

         9.1         该缔约国在19941111日关于G的来文的呈文中重申,它认为来文不符合受理条件,因为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该缔约国在这方面指出,提交人向警察专员指控在狱中受到虐待,而该专员对这种事务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管辖权。据呈文说,提交人本应谋求调查专员办公处的协助或应向监狱主管部门提出正式指控。该缔约国还说,它已请总监察处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

         9.2         关于不许律师见到Walsh原始陈述,因此第14条第1款受到违反的指称,该缔约国称,按照牙买加法律,如果一名证人向警察提供的陈述内容与一名证人向被告提供的证据之间有实质性的不同,检察官有义务将此通知被告。向被告出示陈述的义务视情形而定。该缔约国说,按照证据法第17,辩护律师可请审判法官行使自行决定权要求提供该项陈述。

         9.3         在本案中,审判法官拒绝行使自行决定权。该缔约国认为,这涉及不到违反盟约第14条。另外,该缔约国认为,审查法官行使自行决定权情况的适当机构的上诉法院,而上诉法院在本案中不认为在法官自行决定权的行使方面有任何不当之处。枢密院也不这样认为。

         9.4          关于第14条第3(e)款受违反的指称,该缔约国说,除非缔约国以行为或不行为造成证人不出庭,否则不能由缔约国为被告方证人不出庭负责。

         10.1         G的律师在1995220日的评论中说,调查专员办公处不是一个合乎盟约第2条第3(b)款的主管部门。而且,该律师指出,警察专员在对提交人关于狱中待遇的指控的答复中承认收到了指控,并告诉他已把此事提交教养院专员,由其采取适当行动。律师于1994627再度致信教养院专员,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10.2       律师认为,Walsh的最初陈述和他在法庭中的证词之间有实质性的差异,没有把这一情况告知被告,而不肯拿出最初陈述构成了司法不当。

人权事务委员会面临的问题和审理情况

         11.1       人权事务委员会结合当事各方按盟约第5条第1款向其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11.2         委员会注意到,该缔约国说,由于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G有关在狱中受到虐待的指称不应受理。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曾向代理总管提出指控,他的律师曾向警察专员提出指控,此后被告知已将指控提交教养院专员由其采取适当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和律师适当慎重地采用了国内补救办法,没有理由复审委员会关于受理的决定。

         11.3         关于提交人声称,没有气象局专家出庭是违反了盟约第14,委员会注意到,从审判记录看,被告与证人进行了接触,但没能使其出庭。在短暂休庭之后,法官下令书记员向证人发传票,然后宣布休庭。当再度开庭时,证人没有出庭,律师告知法官,他将在没有该证人的情况下进行辩护。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被告方专家证人不出庭不能由该缔约国负责。

         11.4         关于原告方主要证人提供的证据,委员会注意到,从审判记录上看,在被告方盘问过程中,证人承认在事发当夜对警察作了书面陈述。然后律师要求得到该陈述的副本,起诉方拒绝提供。此后审判法官认为辩护律师没有拿出理由说明为什么应提供陈述的副本。在没有向被告提供陈述副本的情况下,审判照样进行下去。

         11.5         在上诉法院驳回上诉,并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初次提出了要求上诉特许的申请之后,律师才拿到了陈述的副本,从副本看来,该证人指认开枪杀人的是另一个人,他提到A手中有枪,并没有提到G参与杀人或当时在场。委员会指出,唯一目击者在审判时拿出的证词在没有任何旁证的情况下最为重要。委员会认为,不向被告方提供证人对警察的陈述严重妨碍被告方对证人进行查问,因此被告没有受到公正审判。所以,委员会认为,从了解到的情况看,盟约第14条第3(e)款受到了违反。

         11.6         关于提交人说在候决期内受到虐待的指称,委员会注意到,该缔约国说将对指称进行调查,但是至今未把调查结果转发给本委员会。提交人的指称只要有证据,就必须给予适当的重视。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提到了具体的事件,发生于19905月和19935,在事件中他们受到看守或士兵的殴打,另外,A受到死亡威胁。委员会认为,这无异于盟约第7条所指的残忍待遇,构成对第10条第1款的违反。

         11.7         A还指称,由于一次会见时监狱人员在场,他没有能够不受妨碍地接触其律师。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以充分证据说明何以官员仅仅在场就妨碍了他为辩护做准备,在这方面委员会注意到没有向当地法官提出此种指称。因此,委员会的结论是,向委员会提出的情况没有表明盟约第14条在这方面受到违反。委员会还认为,从案情看第9条没有被违反。

         11.8         委员会认为,在盟约条款未受遵守的审判终了时判处死刑,而又不能进一步提起上诉的情况构成对盟约第6条的违反。如委员会在第6(16)号一般性意见中指出,关于只可根据法律并不违反盟约规定地判处死刑的规定意味着“其中规定的程序性保障必须得到尊重,包括受独立法庭公正听证的权利、无罪假设、被告的各种最起码保障及由更高一级法庭复审定罪和判决的权利。”14就本案而言,由于做出最终的死刑判决时没有适当尊重公正审判的要求,因此也违反了盟约第6条。

         12.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所收到的案情表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7条、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3(e)款受到了违反,因而使第6条也受到了违反。

         13.         在极刑惩处案件中,缔约国有义务严格遵守盟约第14条规定的所有公正审判保障,不得有任何例外。不向被告方提供原告证人对警察的陈述妨碍了被告方对证人进行查问,违反了盟约第14条第3(e),因而,GA没有受到盟约规定的公正审判。所在,他们有权依照盟约第2条第3(a)款得到有效的补救。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死刑的减刑,但是认为,就本案的情况而言,这一补救办法是释放提交人。该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相似的违约情事。

         14.         考虑到该缔约国通过加入任择议定书而承认本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曾发生违约情事,并依照盟约第2条承担义务确保其领土上及属其管辖的所有个人均享有盟约所载各项权利,在发生违约时提供有效和可执行的补救办法,本委员会希望该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关于执行委员会意见所采取措施的资料。

––––––––––––––

             14 CCPR/C/21/Rev.1,7页第7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