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400/1990号来文;Darwinia R.Mónaco诉阿根廷
(1995年4月3日第五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Darwinia Rosa Mónaco de Gellicchio,代表她自己和孙女
Ximena Vicario[由律师代表]
受害人: 来文提交人和她的孙女
所涉缔约国: 阿根廷
来文日期: 1990年4月2日(首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1992年7月8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5年4月3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Darwinia Rosa Mónaco de Gallicchio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代表她本人和她孙女Ximena Vicario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400/1990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Darwinia Rosa Mónaco de Gallicchio是1925年出生的阿根廷公民,现居布宜诺斯艾利斯。她代表她自己和她孙女Ximena Vicario(1976年5月12日出生于阿根廷,在来文提交时年满14岁)提交来文。她声称他们是阿根廷侵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3、7、8、9、14、16、17、23、24和26条的受害者。她是由律师代表的。《盟约》和《任择议定书》于1986年11月8日对阿根廷生效。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77年2月5日当时才9个月的Ximena Vicario和她母亲被带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联邦警察总部。她父亲第二天在罗萨里奥城被捕。她父母随后就失踪了,虽然失踪人员全国委员会在1983年12月以后对他们的案件进行过调查,可是却从未查明他们的下落。提交人自己经过调查终于在1984年找到了Ximena Vicario,她当时住在护士S.S.的家中,该护士在这孩子出生后就一直照料她。基因验血表明这个孩子有99.82%的可能性是提交人的孙女。
2.2 根据上述情况,检察官下令对S.S.予以防范性拘留,理由是她涉嫌犯有隐瞒未成年人下落并伪造证件罪,这些罪行违反了阿根廷刑法第5、12、293和146条的规定。
2.3 1989年1月2日提交人被赋与“临时”监护这名孩子的权利,然而,S.S.立即申请探望的权利,根据最高法院的命令于1989年9月5日准予她这种权利。在该判决中,最高法院还认为提交人在有关这名孩子监护权的诉讼中没有起诉权,因为根据第10.903号法令第19条,只有父母和法定监护人才有起诉权并可直接参与诉讼过程。
2.4 1989年9月23日提交人根据S.S.探访对Ximena Vicario的影响的精神病理学报告请求法院裁定应中止这类探访。她的诉讼被以缺乏起诉权为由而拒绝给予考虑。她对此不服,又提出上诉,但布宜诺斯艾利斯联邦国立刑事和教养上诉法院于1989年12月29日宣布维持原来的裁定。提交人称,由于这份裁定,可资利用的有效的国内补救办法均已用尽。她补充说,在民事诉讼方面提出进一步起诉是有可能的,但是称这些会被无理地拖延下去以致到终审裁定时Ximena Vicario很可能已到达有法定资格的年龄。而且,在有关这个案件的诉讼程序终结之前她孙女必然会继续用S.S.给她起的名字。
申诉

3.1 提交人称,有关本案的司法判决违反了阿根廷宪法中关于保障对家庭的保护的第14条之二及《盟约》第23和24条。她还进一步称S.S.对这个孩子的定期探访造成某种形式的违反阿根廷宪法第15条和《盟约》第8条的“精神–情感”型非自愿奴役。提交人在监护权诉讼上被剥夺起诉权的事实被视为违反了受阿根廷宪法第16条和《盟约》第14与26条保障的在法律面前平等的原则。
3.2 提交人还声称她孙女的权利受到了侵犯,S.S.每次的探望均使她的孙女受到违反《盟约》第7条的、可称之为心理酷刑的折磨。指称违反《盟约》的另一件行为与第16条有关,根据这条的规定,人人均有在法律面前被承认为人的权利、有权获得姓名、身份和家庭;Ximena Vicario必须在法律诉讼完结之前继续使用S.S.给她起的姓名据说是侵犯了她获得身份的权利。而且,她的孙女由于法定身份不确定,无法获得一份使用自己真实姓名的护照。
3.3 提交人称,被迫接受S.S.的探望侵犯了她孙女根据第17条享有的权利,该条款应保护Ximena Vicario的隐私免遭任意干涉。而且,提交人称S.S.的探望以及她被排除在有关Ximena Vicario监管权的诉讼程序之外侵犯了她自己的隐私权。保护家庭和孩子完好无损的第23条据称也受到了侵犯,这体现在Ximena Vicario经常处于并被迫继续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心理处境之中。
所涉缔约国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4.1 所涉缔约国在扼要重述了事件的先后顺序外,承认由于1989年12月29日驳回提交人的起诉,提交人原则上遵守了《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规定。然而,它提请注意在收养和监管权的诉讼程序上司法判决固有的“临时性质”;由于新的情况或事实的出现,或负责这项事务的主管当局对情况的重新评估,这类判决可能并经常受到质疑。
4.2 对提交人的案件,所涉缔约国注意到新的事实和法律情况的披露需要进一步的诉讼程序和司法判决;而后者反过来又会为提交人提供有效的补救办法。因此,1990年2月13日负责调查失踪人士子女案件的联邦检察官向联邦初审法院提出了申诉;该案件登记在案件档案A-56/90中。1990年9月16日检察官提交了一份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青少年临床心理学教授撰写的分析S.S.探望对Ximena Vicario心理健康的影响的报告,该报告建议对探望权制度应予审查。
4.3 所涉缔约国进一步指出一则由提交人提出的旨在宣布S.S.收养Ximena Vicario无效的诉讼正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民事法院(莫龙司法部第10民事法庭)的审理之中。1991年8月9日第10民事判定Ximena Vicario的被收养和她作为R.P.S.的出生登记均为无效。已就该判决向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4.4 最后,所涉缔约国注意到,就被指称的伪造证件和诱拐未成年人的罪行而对S.S.的刑事诉讼尚在审理之中。对该问题尚未作出最后判决。
4.5 所涉缔约国断定,鉴于监管权诉讼上判决的临时性质,等待有关提交人和Ximena Vicario的案件的各种悬而未决的民事和刑事诉讼有个结果十分重要,因为这种结果可能会改变提交人和Ximena Vicario的情况。因此,所涉缔约国请求委员会裁定目前不适于裁决这项正在审理中的事项。
4.6 对有关侵犯阿根廷宪法的指控,所涉缔约国申明评估司法判决与国内法是否相符超出了委员会的职权,而且对这一部分的来文应宣布不予受理。
5.1 在她的评论中,提交人称没有出现任何可证明有理由修改她向委员会提交的最初诉讼状的新情况。也就是说,她的孙女继续定期受到S.S.的探望,针对后者的民事和刑事诉讼未有任何显著进展。提交人指出,至1991年春季,A–62/84案件的刑事诉讼停留在初审阶段悬而未决已逾6年之久;由于任何判决均需移交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审理,提交人推测恐怕等Ximena Vicario达到法定年龄(18岁)时她以及提交人的困境均不会得到最后解决。因此,司法程序应被视为“毫无理由地拖延了”。
5.2 提交人声称最高法院剥夺她在刑事诉讼上的起诉权的判决使阿根廷其他所有法庭均负有同样的法律义务并因此而将她受到的侵害延及阿根廷所有失踪儿童的祖父母和父母。为支持她的论点,她引用了拉普拉塔上诉法院就与她十分类似的一则案件在最近作出的判决。在她看来,这些判决本身毫无“临时”可言。事实上,Ximena Vicario的心理状态据说已恶化到相当程度,因此法官在未经指明的一天拒绝了S.S.提出的与Ximena Vicario共度一个月暑假的请求;然而,法官曾准许S.S.在1991年4月与Ximena Vicario共度一周的时间。提交人断定她应被视为符合《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可予受理的标准。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第四十五届会议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所涉缔约国的意见,根据这种意见,有可能为提交人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补救办法的几则司法行动仍经采取。然而,它注意到提交人已利用过国内上诉程序,包括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可是她的上诉不成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就Ximena Vicario监管权的争执上出现新的情况则提交人不必为了《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第(b)项的目的而重新向阿根廷法院提出请愿。
6.2 有关提交人根据第2、3、7、8和14条提出的申诉,委员会裁决提交人未能为可否受理的目的证实她的申诉。
7. 人权事务委员会于1992年7月8日判定就来文提出《盟约》第16、17、23、24和26条下可能引起争议的问题而言可予以受理。
提交人和所涉缔约国对案件是非曲直的进一步看法

8.1 所涉缔约国以1992年9月7日照会的形式转交了莫龙司法部上诉法院第二民事和商务庭1992年8月11日通过的判决全文。该判决确认Ximena Vicario的收养在法律上无效。
8.2 所涉缔约国以1994年7月6日照会的形式通知委员会S.S.就收养在法律上无效向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提出起诉,法院听取了Ximena Vicario的陈述。
8.3 有关1989年最初赋与S.S.的探望权,所涉缔约国指出,这些权利已在1991年根据Ximena Vicario(当时是一个未成年人)的明确愿望予以取消了。
8.4 有关1988年12月29日赋予Ximena Vicario的祖母的监护权利,布宜诺斯艾利斯国立刑事和教养初审法院考虑到Vicario女士已满18岁,于1994年6月15日判决取消该监护办法。
8.5 1993年联邦法院向XimenaVicario发了使用这个名字的身份证件。
8.6 在针对S.S.的刑事诉讼方面,上诉正在审理之中。
8.7 根据上述情况,所涉缔约国称该案件的实情显示盟约第16、17、23、24或26条均未遭到违反。
9.1 提交人在1993年2月10日的陈述中对S.S.因不服其收养在法律上无效而提出的上诉表示担忧,并称这种不安给她本人和XimenaVicario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9.2 提交人在1995年2月3日的陈述中称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已下达终审判决,确认收养在法律上无效。
委员会对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10.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所涉缔约国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向它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来文的是非曲直。
10.2 对有关违反盟约第16条的指控,委员会裁定它所收到的事实无法证实所涉缔约国剥夺XimenaVicario被承认在法律前的人格的结论。事实上,所涉缔约国各法院已努力确定她的身份并发给相应的身份证件。
10.3 对Darwinia Rosa Mónaco de Gellicchio所谓她被承认在法律前的人格的权利遭到侵犯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虽然在有关这孩子监护权的诉讼程序上她代表她孙女的起诉权于1989年被剥夺,但各法院的确承认她在若干诉讼程序上代表她孙女的起诉权,包括她要求宣布收养在法律上无效的诉讼,而且她被赋予监护Ximena Vicario的权利。虽然这些情况不致造成违犯盟约第16条的问题,但最初剥夺Mónaco女士的起诉权实际上使得没有人能适当地代表Ximena Vicario,从而剥夺了她作为未成年人有权享受的保护。如果将这些与下文第10.5段提到的情况一并考虑的话,则剥夺Mónaco女士的起诉权构成对《盟约》第24条的违反。
10.4 有关Ximena Vicario及其祖母的隐私权,很明显,S.S.诱拐Ximena Vicario,伪造她的出生证明并收养她构成多起无理非法侵犯他们隐私及家庭生活的行为,这违反了《盟约》第17条。这些行为还同样构成对《盟约》第23条第1款及第24条第1、2款的违反。然而,这些行为发生于《盟约》及《任择议定书》于1986年11月8日对阿根廷生效之前,4并且委员会无法基于属时理由对他们进行裁决。然而,委员会如果确定这些侵犯行为持续至今的影响构成对《盟约》的违反,则可对违反
––––––––––––––
4 见委员会有关第275/1988号来文(S.E诉阿根廷,1990年3月26日被宣布基于属时理由不予受理)可否受理的判决,第5.3段。
《盟约》的行为进行裁决。委员会注意到,阿根廷军政权在本案中粗暴违反《盟约》的行为系所涉缔约国诸法院受理的众多诉讼的主题,这一事实最终确认了Ximena Vicario及其祖母享有的隐私权和家庭生活权。至于最初赋予S.S.的探望权,委员会注意到阿根廷主管法院首先努力查明事实并同时照顾到有关人士的感情,然后根据这些调查采取若干措施对Ximena Vicario及其祖母予以补偿,包括根据心理学家的建议和Ximena Vicario自己的愿望终止赋予S.S.的探望权的办法。不过,由于最初剥夺了Monaco女士为质疑探望令而提出起诉的权利,这些措施似乎受到了影响,而未能立刻产生结果。
10.5 虽然委员会对阿根廷法院致力纠正对Vicario女士及其祖母的不公正对待表示赞赏,但它注意到各种诉讼程序已持续十年多,其中某些诉讼程序还尚未了结。委员会同时注意到被发现时仅7岁的Vicario女士已于1994年成年(18岁),并且直到1993年她作为Ximena Vicario的合法身份才得到正式承认。就这一案件的具体情况而言,委员会认为,基于《盟约》第24条5中关于保护儿童的规定,所涉缔约国应采取积极措施使Vicario女士能迅速地切实摆脱困境。由此委员会回顾它对第24条的一般性评论,在该评论中,它强调每个儿童均有权因他/她作为未成年人的地位而享受特殊的保护措施;各国除了为确保人人享有《盟约》规定的权利而根据第2条所必须采取的措施以外,还得采取这些特殊措施。考虑到Vicario女士已经遭受的苦难(她在悲惨的情况下由于所涉缔约国的原因而失去了双亲),委员会判定阿根廷未迅速实施《盟约》第24条第1款规定的特殊措施,对Mónaco女士在监护和探望诉讼程序上的起诉权未予承认及迟迟不在法律上确定Vicario女士的真实姓名并发给身份证件也违反了旨在推动承认儿童法人资格的《盟约》第24条第2款。
10.6 对有关违反《盟约》第26条的指控,委员会断定,它所收到的事实不能为下述结论提供充足的基础;Vicario女士或其祖母系已被禁止的歧视的受害者。
11.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认为,它所收到的事实表明阿根廷违反了《盟约》第24条第1、2款。
11.2 所涉缔约国根据盟约第2条第3款(a)项有义务向提交人及其孙女提供有
––––––––––––––
5 第17号一般评论,在1989年的委员会第三十五届会议上通过。
效的补救办法,包括国家就诉讼程序上不适当的拖延以及他们因之受到的折磨而予以赔偿。而且,所涉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行为。
11.3 通过加入《任择议定书》,所涉缔约国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盟约》是否遭到违反,并且根据《盟约》第2条,所涉缔约国承诺向其境内及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确保得到《盟约》承认的如查明侵犯行为则提供行之有效并可实施的补救办法的权利,考虑到上述事实,委员会希望在90天之内收到所涉缔约国为贯彻委员会意见而采取的措施的资料。
12. 关于1986年11月8日之前发生的违反《盟约》的情况,委员会鼓励所涉缔约国不懈努力调查儿童的失踪情况,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发给他们使用真实姓名的身份证件和护照,并迅速向他们及其家属提供适当的补救。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