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420/2005号来文,Linder诉芬兰

     (第八十五届会议,20051028日通过的决定) *

提交人

Eugene Linder(无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芬兰

来文日期

200541(首次提交)

事由

指称对居住在国外的国民不予报销医药费。

程序性问题

委员会没有资格审查对不受《公约》保护的权利的侵犯行为

实质性问题

健康权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3()项、第七条、第十四条、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1028举行会议

通过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首次提交日期为200541)提交人Eugene Linder系芬兰公民。尽管提交人没有援用《公约》的任何具体条款,来文看来似乎提出了《公约》第二条3()项、第七条、第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下的问题。他没有律师代理。《任择议定书》于1976323日对芬兰生效。

事实背景

2.1  20041111日,提交人(芬兰公民)就诊于德国一家医院急诊室(既没有提供医院名称也没有提供城市名称)。在医院期间(没有提供具体日期),他收到芬兰社会保险机构(社保机构)一份传真,要求提供其在芬兰居留的确认件。由于芬兰居民只有在短期旅行时,社保机构才会支付其在国外的医疗费用,此类信息是必需的。芬兰国民长期居住在国外时必须在其居住国签订医疗保险合同。据称,提交人不能从医院递交必要的信息,他要求社保机构确切告知其所需何种信息(及何种形式);据称,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复。20041120日他被允许出院。他解释,他不能马上返回芬兰,因为他的健康状况不够稳定,不能承受长时间的飞行。

2.2  据称,20041125日,社保机构考虑了他的情况,认定他“没有资格享受芬兰社会保障体系的福利”。根据提交人所述,除其他事项外,这项决定的理由是:没有向社保机构提供证明其在芬兰居留的文件,且不论他没有被通知必须提供何种文件,即使他知道,他仍然无法从医院提供这些文件。

2.3  提交人宣称,自他出院后,他便得不到任何医护服务。据称,尽管他电话联系了一些芬兰官员,向他们解释了他的问题,并指出他的情况构成了紧急医疗情况,他的请求无人理睬,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应当采取何种行动的合理建议。从提交给委员会的文件来看,得知20041223日,他向社保机构上诉法庭提出上诉,上诉正在审理中。

2.4  20041227日,提交人向司法办公室大法官申诉“芬兰各类机构和组织官员的不可接受行为”。2005124日,大法官驳回了他的申诉,因为他不能干涉各机构审查之间的未决案件或者仍处于上诉中的案件,而有关关系到其社会保险资格的提交人在芬兰居留的证明的申诉,社保机构上诉法庭仍在审查中。

2.5  2005226日,提交人再次写信给大法官。他重申他的情况属于紧急医疗情况之一,并解释他不断努力联系坦佩雷或赫尔辛基社保机构和卫生部的不同官员,以获得他们对于其情况的立场的阐明。他宣称,大法官对其申诉狭窄地解释为只是关于社保机构,这是不正确的,因为申诉载有一长串“未能履行职责”人员和机构的名单。根据提交人的观点,这构成了大法官启动调查的充分理由。对大法官需要一段时间的耽搁(一个月,据提交人称)通知提交人他“不愿”处理他的案件,他表示“不理解,而显然这是一个健康紧急情况,需要迅速行动。提交人敦促大法官调查芬兰官员的行为,以及根据他说的下列罪行:(a) 基于族裔理由的歧视;(b) 让他没有医疗救助的“刑事疏忽罪”;(c) 侵犯他的人权及其作为病人的权利。他进一步解释,他不是芬兰族裔,讲带有外国口音的芬兰语会向任何土生土长的芬兰人表明“他是持有芬兰护照的外国人”。在他写给大法官的信中,提交人也宣称上诉法庭违反了程序义务。他解释,20041227日他向赫尔辛基社保机构上诉法庭提出上诉,但是他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收到诉状的确认。200515日,他和上诉法庭庭长进行电话通话,尽管提交人已经解释他的案件属于“紧急医疗情况”,庭长坚持上诉法庭处理个人申诉的平均时间约为十个月。提交人随后又和庭长进行了几次谈话,并接到书面确认,上诉法庭已在2005117日处理他的案件。根据提交人的观点,如他在给大法官的信中所表达的那样,上诉法庭的据称疏忽构成了对他获得公正审讯和上诉权利的不相称干涉,而考虑到他的情况的紧急性质,诉讼时间可称为“不可接受”。他宣称,芬兰当局(包括医生)方面的“刑事疏忽罪”,严重侵犯了他的人权和作为病人需要医疗帮助的权利。2005323日,大法官在回复该信时重申其以前的立场,只要上诉法庭还在审理中,他不能干涉该案件。

2.6  通过2005222日的信,上诉法庭庭长向提交人解释,芬兰社会保障体系是以居留原则为基础,欧盟在国外工作的公民可以享受雇佣国的社会保障。因此,只有提交人是芬兰居民,在德国的医疗治理才能得到报销。因为没有任何可得资料显示情况确实如此,提交人有必要澄清该问题,并有必要说明他仍然在芬兰居留。

 

3.1  提交人没有援用《公约》具体条款。实际上,他的请求看来似乎有关芬兰当局据称侵犯他的健康权,以及缺乏公正和迅速的审讯(《公约》第十四条)

3.2  他说,自20041120日以来,缔约国当局没有为他的问题提供任何援助,尽管他的情况构成了“紧急医疗情况”,而且他的健康受到影响。根据提交人的观点,当局的据称疏忽构成了对他获得公正审讯和上诉权利的侵犯,而考虑到他的情况的紧急性质,诉讼时间可称为“不可接受”(《公约》第二条第3()项和第十四条)

3.3  提交人宣称,芬兰当局漠视他的健康权,等同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公约》第七条)。他请求委员会要求芬兰采取临时保护措施,以防止对他的健康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

3.4  最后,在没有进一步提供资料证实的情况下,提交人称他是基于族裔和语言被歧视的受害者(《公约》第二十六条)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4.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4.2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委员会确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4.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宣称由于缔约国没有为他提供紧急医疗救助,并在他于德国住院治疗之后没有支付他的德国医疗费用,他是芬兰侵犯其健康权的受害者。委员会指出,诸如这样的健康权,并不受《公约》保护。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由于不符合《公约》条款,就事而言来文这部分不可受理。

4.4  有关提交人宣称自200411月以来,缔约国当局没有对他的情况进行补救,他们的疏忽构成了对他获得公正审讯和上诉权利的侵犯,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曾起诉缔约国不同官员和机构,而且他的有关芬兰社会保险资格的申诉仍在社保机构上诉法庭处理中。委员会也注意到,提交人争辩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将是不合理的旷日持久,因为上诉法庭的诉讼程序长达约10个月,他认为考虑到他情况的紧急性质,这样的长度是“不可接受”的。委员会也指出,提交人没有向缔约国的任何一个普通法庭申诉他的案情,以试图补救他的情况。它指出,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即允许缔约国在同一事件提交委员会之前对据称违法行为采取补救措施,使得提交人有义务将向委员会提交请求中的实质问题首先提交国内法院。由于提交人没有将其所称权利被侵犯的事件先提交国内法院,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委员会认为他的来文也不可受理。

4.5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宣称当局漠视他的情况等同不人道、有辱人格的待遇,他是基于族裔理由的歧视的受害者。为了支持他的后一申诉,他解释,他讲有口音的芬兰语,这容易使得土生土长的芬兰人认为他是“持有芬兰护照的外国人”。委员会认为,从受理角度看,提交人没有充分证实这两项申诉,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这部分不予受理。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2(),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送达提交人和缔约国。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