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403/2005号来文,Gilberg诉德国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25日通过的决定) *

提交人

Erich Gilberg(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德国

来文日期

2005211(首次提交)

事由

以年龄为由拒绝任用为公务员。

程序性问题

缔约国据属时理由提出保留意见证实申诉的程度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法庭程序漫长平等获得公共服务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1款:第十四条;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25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Erich Gilberg先生,德国国民,生于1937628日。他声称自己是德国 违反《公约》第二、第十四、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他没有律师代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公约任择议定书》分别于1976323日和19931125日开始对德国生效。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于1963725日获得大学物理学学位,自1963101日至1969630日担任慕尼黑大学研究助理,身份为国家雇员。他于1969423日获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自196971日至1981831日以临时公务员(Beamter auf Zeit)的身份担任研究助理。

2.2  在此期间,提交人仅只参保了规定的养恤金计划。由于他每份工作的临时性质,他既没有参保国家雇员补充职业养恤金计划,也未参保公务员养恤金计划。

2.3  提交人自198241日至19851031日在海德尔伯格的欧洲分子生物试验室工作。从1985111日至1990930日期间他在一家生产光学设备的私营公司工作。他于198868日获得慕尼黑大学博士资格学位,并于1990111日至1991228日在切尔维诺(意大利)的一家光学公司工作。

2.4  提交人于199052日向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应用科学大学(Fachhochschule)申请技术光学教授职位。在199097日,黑森科学艺术部(下称“科艺部”)提出任用他为雇员,认为他五十岁生日后不可能被任用为公务员。提交人于1990913日接受了这份工作,并于199131日开始教学工作。尽管担任教授的雇员通常不包括在职业养恤金计划之内,但他的就业合同规定他会享受这一计划。他在19911127日申请以公务员的身份被任用,他提出的理由是,自己的薪金净额比公务员的低很多,科艺部提到的50岁年龄限制不是法律规定。他后来再次提出请求,并援引一个相似的案例,在该案中,一位L. 先生与提交人属于相同年龄组,而与他不同的是,L. 先生仅有大学学位,却被任用为法兰克福应用科学大学公务员教授。科艺部1993511日行政法案暨199396日的审核均驳回他的申请。

2.5  提交人于19931011日向美因河畔法兰克福行政法院提出上诉,该法院将其申诉转交威斯巴登行政法院仲裁。他提出,遭到抨击的裁决没有法律依据,也未表明科艺部充分考虑到他担任公务员职位的资格。科艺部在199097日的招聘中向他提供了错误的信息,说50岁以上的人不得任用担任公务员职位,从而剥夺了他依公务员类任用接受征聘的机会。

2.6  1994411日,作为法庭书面诉讼程序的一部分,科艺部提出,根据黑森州预算条款第48节,授权黑森财务部规定任用公务员职位的年龄限制。根据第48节的规定,在一项行政通告中对不同年龄组获得这类职位的条件作出规定:对年龄在50-54岁之间申请人的任用须有特别公务需要,而对年龄在55-59岁之间申请人的任用以及在特殊情况下对60岁以上大学教授的任用须有迫切公务需要。除大学教授外,年龄在60岁以上的申请人不符合公务员职位资格。如“迫切显示出”有必要任用为公务员,则存在特殊公职需要;如果没有同等资格的应聘人员,如果只有任用为公务员员额才可保障能够聘用或继续雇用到申请人,则存在迫切公职需要。就已经被黑森州雇用的申请人的情况而言,必须确定,否则他们必须辞去公职。科艺部认为,在任用提交人时,他已超过50岁年龄的限制,没有将他任用为公务员的特殊公职需要,更不要说在他199262855岁生日之后存在紧迫公职需要了。提交人的案例有别于L. 先生的情况,L. 先生在大体接受被聘用为雇员的类似征聘之后,但在实际开始工作日期很久之前就提出是否可以考虑被任用为公务员的要求。科艺部同意了他的请求,因为L. 先生是教工委员会推荐的唯一候选人,是为了保障1992/93年冬季学期教学持续进行。

2.7  1995320日,威斯巴登行政法院宣布撤消遭到反驳的裁决,认为理由不充分,并将此事项提交黑森科学艺术部仲裁,要求该部在采用有关任用年龄在50-54岁之间的申请人担任公务员职位的行政通告所规定的标准时充分利用斟酌权。

2.8  科艺部于1995814日向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就此裁决提出上诉,援引没有任用提交人为公务员的特殊公职需要,并认为需要严格执行这项规定,借以减缓黑森州养恤金支出的大量增加。

2.9  高等行政法院于1999713日驳回行政法院的裁决。高等行政法院参照联邦行政法院的司法判例,认为即使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该州也有规定任用公务员年龄限制的权限,以确保在服务年限和养恤金基金财政负担之间取得适当平衡。科学艺术部199396日的裁决理由充分,因为该部宣称财政部拒不同意任用提交人为公务员。拒绝本身与行政准则相符,因为在行政或司法诉讼期间,提交人从未表示,如其被任用为公务员的请求遭拒,则离开公职。他同意作为雇员受聘的事实,将他与其他虽超过年龄限制但仍被任用为公务员的教授区别开来。法院没有允许上诉。提交人没有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

2.10  提交人于2001824日再次向科艺部申请作为公务员任用,并请求追溯免除公务员免交的规定的保险,或者调整其就业合同,以使其在教学期间及退休之后得到他若是公务员应该享受的各项优惠待遇,并还付他向规定的保险计划所交付的所有税款和分担额,因为公务员应该免交。他认为,同其年龄组其他教授相比,他们被任用为公务员,理由是不清楚他们是否会接受雇员身份的聘用,对他的待遇令人不快,违反了宪法关于不歧视的条款(《基本法》第3)以及宪法关于平等获得公职的条款规定(《基本法》第33条第2)。尽管可以假定诸如他的同事L.先生和E.先生等黑森州公职以外的申请人除公务员之外不会接受任何其他身份,诸如提交人等黑森公职申请人必须证明,如不以公务员身份任用,则会离开公职。此外,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忽视了科艺部有意向他提供错误消息的事实,告诉他说在50岁之后不可能被任用为公务员。

2.11  黑森科学艺术部于2001104日和20011213日复核时驳回提交人关于重新开始诉讼的申请,因为提出的时限已过。

2.12  提交人于200219日向法兰克福行政法院提出上诉,重申驳回其2004824日的申请违反了德国宪法多项国际条约,特别是《公约》第二十六条,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2款一并阅读的第七条()(1)项和第九条,以及欧盟法律等。鉴于事实随后没有发生变化,或没有制订法律,在提交人的案件由法院最后裁决确定之后仍有正当理由重新审理,并在申请这类重新审理三个月截止日期到期之后,法兰克福行政法院于2002528日驳回上诉。提交人应在1993年至1999年法院诉讼期间提出违反国际人权法的指控,因为他所援引的所有条约当时都对德国生效。

2.13  提交人于200261日和24日援引《欧洲社会宪章》第一条第2款和第十二条第4款“扩展其诉求”,强调应由法院、而非原告来保障应用立法,履行德国的国际人权条约义务。法兰克福行政法院于2002715日宣布,提交人扩展其诉求的申请不可受理,因为没有未决法庭诉讼。

2.14  提交人于2002917日申请对行政法院的裁决准许上诉,认为法院忽略了对他的待遇与特别是《公约》第二十六条等国际人权准则不符。尽管黑森科学艺术部作出的是最终决定,这仍是撤销该项决定或重新审理其案件的充分理由。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于2002924日裁决不准上诉,因为根据《黑森公务员法案》提交人在达到法定65岁的年龄限制之后不可能作为公务员任用,因此撤回该部遭到反驳的决定或重新审理提交人的案子是无益的做法。

2.15  提交人于20021028日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指控违反平等待遇条款(《基本法》第三条),侵犯其平等获得公职(第三十三条第2)和司法复核(第一〇一条第1)的权利。他援引国际人权准则,包括《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参照委员会的司法判例,他认为与年龄有关、并非基于合理和客观标准的区别对待也许等于第二十六条意义内的基于“其他身份”的歧视或没有给予法律的平等保护,认为减少州预算并非其案件中的合理目的。联邦宪法法院于200482日驳回提交人的申诉。

2.16  提交人于2002415日向法兰克福劳工法庭提出诉讼,要求(1) 赔偿其199131日至2002831日退休期间他的工资与具有公务员身份的教授工资之间的差额162,068.93欧元,另加18,359.92欧元利息;(2) 支付截至200291日与他如在199131日被聘用为公务员所应享受的养恤金相等的终身公务员养恤金;及(3) 补偿(另加4%的附加利息)截至200291日他向医疗和疾病保险计划交付的公务员应予豁免的款项,直至最后裁决肯定其享有公务员津贴的资格。劳工法庭于2003219日宣布,提交人第二次和第三次诉求没有作出具体说明,因此不可受理,驳回其关于案情的第一次诉求,因为他已经根据一项有效的就业合同获得补偿,而且黑森州方面并不负有侵权责任,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1999713日的最后裁决确认,黑森州不同意任用提交人担任公务员职位,没有违反任何注意责任。提交人没有就此裁决进行上诉。

 

3.1  提交人声称,不同意任用他为公务员,与诸如E.先生和L.先生等担任相同任务的公务员相比,他在酬劳、失业、医疗和老年保险计划分担额以及养恤金福利等方面的待遇较差,对他进行歧视,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五条()款和第二十六条。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上诉诉讼程序漫长,侵犯了他《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享受公正审判的权利。

3.2  提交人认为,他领取与公务员身份的同事相同的薪金毛额,担负相同的任务。后者由以下事实反映出来,即在许多公务员职位空缺通知中,把有待任用人员的职业身份不作规定。作为雇员,他必须支付普通失业和养恤金计划以及职业养恤金计划的分担额,因此在1991年至2002年期间他的薪金净额与其作为公务员可以领取的薪金净额相比大量减少。

3.3  提交人认为,尽管作为公务员他每月可以领取到3,922.84欧元的养恤金(他在2002年最后一个月薪资总额的75%5,230.46欧元),其中仅有103.09欧元会减去交付医疗和疾病保险分担额,他在2002年的每月养恤金仅有1,966.18欧元(规定的养恤金计划1,703.82欧元,职业养恤金计划262.36欧元),其中他必须向医疗和疾病保险每月交付305.61欧元的分担额。这是由于同享受医疗和疾病津贴的公务员不同,他每月仅只享受规定的养恤金计划133.75欧元的补贴。作为退休公务员,他应该可以在每年的12月有权领取第十三份薪金。

3.4  提交人指出,在他29年零5个月的公职工作中,仅有6个月被记入向职业养恤金计划交付分摊额的时间。因此,他每月从职业计划领取262.36欧元的养恤金是由于他就学和大学教育、而非公职工作的年数。如果将他在公职工作的所有时间都记入职业养恤金计划分摊额时间,那么每月他应当领取3,066.75欧元的养恤金,这比他作为公务员会领取的养恤金仍然要低很多。自1950年代以来,医疗、失业和养恤金的保险分摊额持续增长,这一事实解释了这一差距,而雇员的薪金毛额却未相应增加以作补偿,更别提雇员身份的教授了,他们与公务员同事领取相同的薪金毛额,但享受不到通常付给公务员的额外百分之七,作为“调整”雇员的薪金净额。

3.5  提交人认为,把他当作“二等公务员”对待,无论根据什么适当和客观的标准都不能证明是合理的。他认为,为了对雇员的较差待遇辩护,德国法院通常以各种差异为由,即任用公务员具有公共法律性质,而雇员的任用则受私法制约,公务员有义务积极捍卫宪法秩序,而雇员则承担不违反宪法秩序的被动责任,公务员同雇员不同,他们没有罢工的权利,他认为这些差异完全不真实。特别是公务员没有罢工权利这一项毫不相关,因为雇员工会谈判到的薪金毛额增加同样适用于公务员的薪金毛额。

3.6  同样,提交人认为,拒绝把他按公务员身份任用为教授,没有遵守《公约》第二十五条() 和第二十六条中规定的合理而客观的标准。他认为,缔约国未能履行其第二条第2款的直接义务,没有采取措施切实禁止歧视,引用诸如减少养恤金基金支出等经济考量并不合理。不能因其年龄原因就认为拒绝任用他为公务员是合理的,他的同事E.先生和L.先生与他同属一个年龄组,虽然他们的资格较差,仍被任用为公务员。L.先生的确是教工委员会推荐的唯一候选人,但E.先生则是与另外两位候选人一同被推荐的。

3.7  提交人称,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上诉程序自1995814日持续到1999713日,侵犯了他享有公正审判(第十四条第1)的权利,没有经过公开审理,便由同一法庭在20029月一个星期之内对其上诉作出裁决,理由是他那时已达到退休年龄。

3.8  提交人指出,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鉴于在两个相似的案例中,联邦行政法院的司法判例承认行政部门有权规定任用公务员的年龄限制以及由于经济原因而拒绝给予这类任命,对高等行政法院关于不许对其1999713日的判决进行上诉的裁决提出质疑会毫无意义,因此在第一次诉讼中没有要求他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至于提出宪法申诉的可能性问题,他的律师告诉他,联邦宪法法院在基于年龄的区别对待问题上通常赋予立法机构广泛的斟酌权,因此这类申诉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基本法》第三条第1(不歧视)和第三十三条第2(平等获得公职)的范围,比《公约》第二十六条和第二十五条()款的同类规定范围要窄。他在第二次诉讼中的宪法申诉被驳回,这也表明这一补救办法没有取得成功的可能。鉴于联邦劳工法庭的司法判例,认为雇员身份的教授不得享有超出提交人合同所载各项权利以及将他们排除在职业养恤金计划之外是合法的,对法兰克福劳工法庭的判决进行上诉是无益的。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200581日对来文可否受理问题提出质疑,认为指称的违反情况是在《任择议定书》对德国开始生效以前发生的事件引起的,提交人未能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

4.2  缔约国援引其关于委员会属时司法判例的保留意见,认为同法国、马耳他和斯洛文尼亚所作的类似保留不同,它明确提到引起据称违反情况的事件,而非违反行为本身。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所称违反情况起因于黑森科学艺术部1993511日驳回其任用为公务员身份申请的裁决,而非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1999713日的裁决。鉴于科艺部1993511日裁决的日期在《任择议定书》于19931125日对德国开始生效以前,缔约国认为,根据德国的保留意见,来文在属时上不可受理。

4.3  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未能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因为他未能对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拒绝允许他向联邦行政法院就其1999713日的裁决进行上诉提出质疑,或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这类申诉不会从开始就无效;提交人提到的联邦行政法院的司法判例涉及没有任用更多雇员为公务员的不同案件,在第二个案件中,则是任用了一位年纪更轻的人。同样,提交人援引的联邦宪法法院的司法判例涉及完全不同的法律领域,即社会法。提交人在第一次诉讼中未能对可以运用的所有补救办法援用无遗,这无法通过重新开审已决案件得到调停。

提交人的评论意见

5.1  提交人于20051030日提交了评论意见,认为缔约国的属时保留意见不适用,他已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他指出,德国的保留意见不适用于他的案件,因为他的案件特别涉及《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由于他的案件没有、也并未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因此不属于保留意见的范畴。

5.2  他还认为,保留意见(b)分段的措词(“是生效以前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并不象第二十四号一般性评论意见所规定的那样十分“具体和透明”。 该项保留意见没有涉及侵犯人权的行为会因一系列事件引起,包括直接和间接原因这一事实,其中一些事件会在《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开始生效之前发生,而其他事件则可在《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生效之后发生。就其案件而言,对他的歧视与《任择议定书》在19931125日对德国开始生效之后的事件有关,例如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1999713日的裁决,也有在开始生效之前发生的事件,例如《预算条例》或黑森州行政通告,或黑森科学艺术部1993511日和96日驳回其任用为公务员的申请的行政法案。

5.3  提交人认为,缔约国把其保留意见理解为委员会没有审议《任择议定书》生效以前发生事件引起申诉案件中来文的权利,与《任择议定书》的目标和宗旨不符。因此,德国的保留意见不可受理,因为该项保留意见实际上试图摆脱缔约国应该在委员会面前受到考验的《公约》义务。

5.4  提交人认为,无论据称违反情况在《任择议定书》生效之后是否继续存在或持续产生影响,都应确定在属时上委员会有审议来文的权利。他在1991年至2002年期间领取的歧视性薪金及其之后所领取的微薄养恤金津贴就属这种情况。

5.5  关于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问题,提交人认为,由于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1999713日的裁决是根据德国行政法院在类似案件中的司法判例,进一步确定可以不同意将申请人任用为公务员,因此对该项裁决进行上诉是无益的。如果缔约国提出,其中某一案件涉及没有任用一位比提交人还年轻的申请人,这只会更加表明联邦行政法院会驳回其上诉。

5.6  提交人认为,他在第二次诉讼中的宪法申诉以实质性理由被驳回表明,他在第一次诉讼中即使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也同样会毫无意义。此外,他不了解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之后可以根据《任择议定书》提交来文,这不能归咎于他,因为在1993年至1999年第一次诉讼期间,没有任何一位律师或法官告诉过他这种可能性。

5.7  提交人认为,他提起第二次诉讼的目的并非要重新开始已决案件的诉讼程序,而是要撤消拒绝任用他担任公务员的行政法令,尽管这是最后的法令,但他认为是非法的。

5.8  提交人于2006127日再次提出意见,重申黑森科学艺术部有意误导他,违反了与《公约》第二条一并解读的第二十五条()款,即在50岁之后不能被任用为公务员。

5.9  提交人认为,该部拒绝任用他为公务员,法院裁决确认这项拒绝决定,违反了国际人权和欧盟法律所载有关不歧视和平等待遇的原则以及禁止基于年龄的歧视行为。因他同时达到65岁的年龄,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在其2002924日的裁决中,不是否决他对法兰克福行政法院的裁决进行上诉的申请,而注定要将其申请理解为一项动议,是对该部行为的非法性的说明性裁决(Fortsetzungsfeststellungsklage)。提交人认为,法院未能据此行事,等于执法不公。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援引其属时保留意见以及提交人关于该项保留是否适用的论点。尽管委员会承认,提交人关于该项保留意见提到“侵犯权利行为是《任择议定书》对[……]生效以前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会对导致据称侵犯权利行为的起因和时间顺序造成不同的解释,认为这一论点有力,但又认为,就本案而言,如果提交人的来文由于其他原因不可受理,则不需就保留意见是否适用的问题表明立场。

6.3  在这一点上,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提交人既未向联邦行政法院就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1999713日的裁决进行上诉,也未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因此未能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关于这些补救办法由于这些法庭的其他裁决而不会有效的论点。

6.4  关于在第一次诉讼中针对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的裁决进行上诉是否有效的问题,委员会回顾,法院在其1999713日的裁决中驳回上诉许可,通知提交人,只可依据支持其诉求的更高判例、程序缺陷或可证实其案件具有普遍重要性来对其否决提出质疑。委员会还回顾,除其他外,该法院特别参照由联邦行政法院裁决的两个案例,进一步肯定了科艺部不同意任用提交人担任公务员的决定。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充分证实了这些案件和他本人案件之间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法院驳回其基于同样理由的申诉之后,有理由预料,针对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的裁决进行上诉是无益的。因此,为准备向联邦行政法院提出上诉,没有要求提交人对法院不同意上诉提出质疑。

6.5  另一个问题是,在准备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宪法申诉时,是否要求提交人对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不同意进行上诉提出质疑。委员会回顾,除普通司法和行政上诉外,提交人还必须运用包括宪法申诉在内的所有其他司法补救办法来满足对可以运用的所有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的规定,只要这类补救办法在特定案件中看来有效并实际上可以为提交人所运用。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表明他所援引的联邦宪法法院的司法判例会一开始就使宪法申诉没有成功的可能。同样,联邦宪法法院在第二次诉讼中驳回其宪法申诉的事实不能用来表明这类申诉在第一次诉讼中没有效益。为《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目的,必须从预测的角度来评估运用国内补救办法成功的可能性,作为没有对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的理由。最后,提交人个人聘用的律师没有告诉他,根据第五条第2()项,必须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这一失误应该归咎于提交人,而非缔约国。 因此,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规定,提交人关于第一次诉讼的诉求不可受理。

6.6  就提交人关于第二次诉讼的诉求而言,委员会回顾,黑森科学艺术部以提交过时和法兰克福行政法院已经确认这项裁决而驳回其重新开始诉讼的申请,认为事实没有变化或没有法律规定,证实有理由重新开始诉讼。委员会还指出,提交人2001824日再次提出任用公务员身份的申请时几乎已经达到65岁的退休年龄,在65岁之后不可能被任用为公务员(见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2002924日基于这一原因否决对法兰克福行政法院裁决的上诉许可)。委员会回顾其通常判例,一般应当由《公约》缔约国的法院来审查某一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或国内立法的应用情况,除非这类审查或应用明显地具有任意性或者相当于剥夺公正的情况,或法院违反了独立和公正的义务。 委员会认为,为可否受理的目的,提交人未能证实法兰克福行政法院不可重新开始已决案件司法程序的裁决,或卡塞尔高等行政法院驳回对该项裁决的上诉许可等于任意性或剥夺司法公正。委员会认为,为可否受理的目的,未提交人未能证实,高等行政法院没有把其上诉许可申请作为说明性判决的动议,在没有可以提出这类动议诉讼的情况下,等于剥夺司法公正。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这部分来文不予受理。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项,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提交人并报送缔约国。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滕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爱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和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

缔约国在批准《任择议定书》时,作出如下保留:“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第五条第2款(子)项作出保留,即委员会的职权不适用于以下来文:

(a) 已经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下审查过的;或者

(b) 其中谴责的侵犯权利行为是《任择议定书》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生效以前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

(c) 其中谴责的违反[上述《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情况,涉及上述《公约》所保障者以外的权利。”

提交人参照第二十五号[57]一般性评论意见: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投票权和平等获得公共服务的权利(第二十五条)1996年,第23段。

CCPR, 一般性意见24 [52]:在批准或加入《公约》或其《任择议定书》时所作的保留意见,以及对依照《公约》(1994)第四十一条发表的宣告所作的保留意见问题,第19段。

1003/2001号来文,P.L.诉德国20031022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第6.5段;第1188/2003号来文,Riedl-Riedenstein等诉德国2004112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第7.2段。

867/1999号来文,Smartt诉圭亚那200476日通过的意见,第5.4段。

1138/2002号来文,Arenz 等诉德国2004324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第8.6段;第1188/2003号来文,Riedl-Riedenstein等诉德国2004112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第7.3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