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379/2005号来文,Queenan诉加拿大
    (2005726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Peter Michael Queenan(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加拿大的未出生儿

所涉缔约国      加拿大

来文日       20041111(首次提交)

        堕胎

程序性问题      民众诉讼

实质性问题 在法律上被承认为人、缘于出生状态的歧视、法律面前平等、生命权、不人道的待遇

《公约》条款   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条和第七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一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6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本文件附有委员会委员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签名的个人意见。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20041111日来文提交人是Peter Michael Queenan, 1957年南非出生,持有加拿大和南非籍,系加拿大居民。他代表加拿大未出生的儿提出申诉,宣称这些未出生儿是加拿大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条和第七条行为的受害者。他没有律师代理。

背景事实

         2.1  提交人以加拿大公民身份,代表加拿大的未出生儿提交来文,因为未出生儿无法代表其本人。据提交人称,缔约国公然为堕胎做法提供便利和支持。他宣称,这些做法的后果是这些未出生儿无法受到法律保护,并被政府剥夺了生命权。

         2.2  提交人提供了一份《加拿大刑法》第八部分第223节的复印件,该节阐明,婴儿出生时即就成为人,但却称只要胎儿仍然留在母亲子宫内,即可随意处置未出生胎儿的生命。

         2.3  提交人还提供了加拿大统计局在加拿大政府官方网站上公布的19872001年统计数据,并指出目前在该缔约国境内医生每年约摘取100,000条生命。

         2.4  提交人称,堕胎虽是一个社会与道德问题,然而也同样是对应享有同等基本权利的母亲和儿童产生影响的人权问题。他进一步宣称,民众的普遍接受或信念,不能取代人权,而且当代反映出的堕胎可以接受这一意见上的一致,并没有使得使堕胎成为可容忍的行为。他还说,缔约国境内的民意测验表明,大部分人们希望妇女拥有对是否堕胎的选择权,但是人权问题并不是看民意测验的结果,况且受害者未被列入抽样调查人群之列。

 

         3.1  提交人宣称出现了违反《公约》第十六条的情况,因为缔约国的法律不承认未出生儿,因为《加拿大刑法》第223(1)款将人的定义限定在出生之后的婴儿。

         3.2  提交人宣称,未出生儿是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行为的受害者,因为缔约国在法律面前并未赋予未出生儿平等的待遇,而且没有未出生儿提供法律保护。他指出,《公约》第二十六条依性质旨在防止对任何人的一切歧视,不分形式的种类,包括诸如“出生或其他身份等”的区别,并称该条款涵盖了全体人类,因为可以从所采用的一些诸如“所有的人”、“每个人”、“人类家庭全体成员”、“人”和“所有个人”之类的措辞显示出这一点。他认为, “所有人”或“个人”歧视的定义,囊括人类所有有生命的成员,而且从人权的角度而论,不能以胎胚是否已演化成人为划界。

         3.3  提交人进一步称,缔约国为摘取未出生儿的生命,制订立法、给予便利和提供资金的程序,违反了《公约》第六条。他强调,第六条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权,而《刑法》第223条第2款并不承认对未出生儿动手术是谋杀行为,不保护未出生儿的生命权。提交人还提及第六条第5款规定,不得对孕妇实施死刑。他还说,缔约国批准的《儿童权利公约》界定儿童系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除非对其适用之法律规定成年年龄低于18岁”,但并没有提及下限,诸如规定出生之后。《儿童权利公约》的序言提到《儿童权利宣言》,根据《宣言》,“鉴于儿童因身心尚未成熟,在其出生以前和以后均需要特殊的保护和照料,包括法律上的适当保护”。提交人称,《公约》在对待儿童问题上不会与《儿童权利公约》相矛盾、不一致,甚至更具歧视性。

         3.4.  提交人最后称,存在着违反《公约》第七条的情况,因为缔约国允许堕胎,而他将堕胎界定为残忍、不正当和不人道的做法。他强调,缔约国没有对堕胎的程序实行管制。

         3.5  关于是否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提交人宣称,由于过去30年来加拿大为赢得国内对堕胎权的承认已经采取了各种步骤,这些补救办法是无效的。他还认为,缔约国曾经有过纠正这一问题的机会,但没有对此表现出任何兴趣。提交人称,19893月曾经为争取未出生儿的生命权和法律保护向最高法院提出过上诉,则被驳回。人们经常不断地向政府提出请愿,但是政府未采取任何承认未出生儿生命权的行动。他最后指出,近几年来,为争取承认未出生儿权利向议会提交过两份“个别议员议案”,均遭到回绝。

         3.6  提交人宣称,申诉未提交任何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

         3.7  提交人在2005422日发表的补充意见中宣称,他的请愿不构成民众诉讼行为,因为受害者本身无法提出诉讼。提交人认为,缔约国的任何一位公民都有权就缔约国实施的严重侵权行为向委员会提出申诉。他宣称,若将这项权利仅限于直接涉及者或有关或相关者,那么,只要缔约国可限制受害者的投诉途径或者仅限于相关的受害者,就会为缔约国不主持公道敞开大门。因此,他作为缔约国的公民感到完全有理由在他的申诉中提出这些受害者的问题。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4.1  在审议来文提出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有关受理的条件。

         4.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并没有称其本人为指称缔约国违反《公约》行为的受害者。提交人称,他在总体上代表缔约国境内所有未出生儿提交来文。委员会注意到,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来文必须由或代表宣称“《公约》规定的任何所载权利”遭到侵犯的“个人”提出。委员会认为,在这些具体申诉人的个人身份不能确定的情况下,提交人的来文相当于民众起诉,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的规定,来文不可受理。

         5.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将转告缔约国和提交人。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提交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的个人意见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一号任择议定书规定的申诉程序,人权事务委员会被授权受理,由于国家违反《公约》行为而蒙受伤害的当事个人提交的来文。但是,即使在极为显著的情况下,委员会的议事规则也不允许委员会发表宣判式判决,或者接受代表某一群体总体的申诉。

         与其他人权事务程序不同,这些请愿被视为民众申诉,不属于《任择议定书》规定的职权范围之列。参见Manfred Nowak撰写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评注(2005年经修订的第二版),第829-837段。

         由提交人Peter Queenan代表加拿大未出生儿提出投诉加拿大的本申诉宣称,由于政府资助堕胎及其他违约行为,因而违反了《公约》第六条规定的生命权。委员会得出结论,委员会没有审理此项申诉的主管权,因为申诉是作为一项大众行动,代表某一群体整体提出的。此项议事规则不对申诉提交人愿意提出的任何道德或法律问题事先作出判断。

         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