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371/2005号来文,Mariategui 等人诉阿根廷
   (2005726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Eduardo MariateguiMirta Honorina Mattiusi de MariateguiFrancisco José Mariategui Alicia Beatriz Fernández de Mariategui (不由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阿根廷

来文日       2002717(首次提交)

                指称未补救因据称违反公共建筑工程合同对某家公司股东造成的损害。

程序性问题 提交人没有资格就公司权利提出所涉来文;公司提出或寻求的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法庭和法院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诉诸法庭的权利、有权毫不拖延地使某个人的权利得到确定。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一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6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0条,本决定通过时,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未参加。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2002717日首次提交)提交人Eduardo MariateguiMirta Honorina Mattiusi de MariateguiFrancisco José Mariategui Alicia Beatriz Fernández de Mariategui 均系阿根廷公民。他们宣称是阿根廷违反《公约》第二条第23款,和第十四条以及第十六条行为的受害者。他们未由律师代理。《任择议定书》于1986118日对阿根廷生效。

背景事实

         2.1  提交人是1976年创建的一家股份有限公司“Mariategui Sociedad Anónima Comercial Industrial Minera Agropecuaria Constructora(以下简称“公司”)企业的股东,并且是前两位提交人1970年创建的另一家股份有限公司,“Mariategui Usandizaga S.A.C.I.M.A.C”的法律继承公司。这家公司参与兼并递价,并成为阿根廷省各政府公共建筑工程的得标公司。提交人宣称,以往35年来,各省主管当局及国家政府未能履行契约,亏欠该公司1.727.883.277.388.410.000.000()美元的债务。提交人宣称,他们是阿根廷政府的主要私营债权人。

         2.2  据称由全国住房基金融资的内乌肯省公共工程:公共工程的实施合同是19763月签署的。据称建造费用极不成比例地超资,然而,公司于19772月竣工。197729日,内乌肯省当局颁发了一份确认接收此项工程建筑的省级证书。1982517日,省政府颁发了一份正式确定书。198511月,公司向内乌肯省长提出了一份行政申诉。19864月,以第12.910号法律为据,向仲裁法庭提出了诉讼。1987926日,仲裁法庭(Tribunal Arbitral de Obras Públicas)裁定,仲裁法庭没有受理这项申诉的管辖权。19901228日,公司向全国最高法庭(Corte Suprema de Justicia de la Nación)另行提出了索赔要求。最高法庭于19926月裁定,该法庭无管辖权,而申诉公司应向契约签署的所在地法庭提出索赔要求。19935月,公司向内乌肯省最高法庭提出了针对阿根廷政府和内乌肯省的诉讼。1994712日,最高法庭裁定,该法庭没有受理此案的管辖权。199523日,最高法庭受理了公司对1994712日裁决提出的上诉。最高法庭认为申诉公司未就此向理应主管的初审行政法庭投诉,驳回了这项上诉。两年之后,公司于199674日向初审行政法庭提出了申诉。199712月,行政法庭宣布,该庭无受理这申诉的主管权,并将案卷退回最高法庭。提交人宣称,从1997年直至他们向委员会提出申诉期间,最高法庭未就他们的申诉“采取任何举动”。

         2.3  内乌肯省的Piedra de Aguila公共汽车站1976213日内乌肯省与Mariategui & Usandizaga S.A.C.I.M.A.C签订了一项合同,并由全国运输基金融资。工程于19779月竣工。公司认为,该工程施工费用不成比例地超资,并于1988107日向内乌肯省提出了行政索赔要求。1989年,这项索赔因已逾时限被驳回。19926月,公司向全国最高法庭另行提出了一份上告国家政府和内乌肯省的诉讼。1998924日,全国最高法院下达判决,驳回了针对国家政府的诉讼,认为不能上告国家政府,因为法庭未得到确凿证明证实全国政府是否确实参与了全国运输基金向内乌肯省的拨款。法庭还裁定,按照内乌肯省普通法庭应为审理此案件主管法的庭合同规定,全国最高法庭没有受理起诉内乌肯省案的管辖权。

         2.4  扩建阿根廷全国电信公司里奥内格罗省General Roca电话中心:这是1977912日阿电信企业与Mariategui & Usandizaga S.A.C.I.M.A.C签订的合同,并于198011月峻工。由于阿电信企业未够履行合同规定,公司于1987年向阿电信企业提出了行政索赔。19885月索赔被驳回。1989925日,公司向初审政法庭提出了诉讼。在诉讼尚待审理期间,阿电信公司实行了私营化。1991326日,该公司提出了一项阿电信公司的资产购买公司涉入该诉讼案的动议。购买公司(阿根廷电信和法国电信公司)提出了一项与诉讼审理无关的动议。最终于199510月和19963月对这两项动议分别下达了裁决。显然,针对两家购买公司的诉讼仍有待裁定。

         2.5  马萨德斯市内的铺路工程:这是1969年该市政府与第一和第二位提交人签订的合同。1970年第一位提交人向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Suprema Corte de Justicia de la Provincia de Buenos Aires) 提出了针对马萨德斯市的行政索赔。1977104日,法院下达了有利于原告的判决,判定被告应支付工程费用实价,并裁定原告应结算债务。19771220日,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批准原告对债务的结算,确定被告应支付1.6亿阿根廷比索的债务。法庭还下令原告计算债务利息。1978228日,法庭下令被告支付346.511.355阿根廷比索。然而,1978328日,法庭独自决定撤消原先的结算法令,重新下达了一项法令。然而,1978418日,原告与被告通过签署一项庭外协议,解决了相互之间的纠纷。根据这项协议,被告将向原告支付300.000.000阿根廷比索。这笔款项已于1978428日付讫。197864日,阿根廷省最高法院批准了双方之间达成的协议。1995629日,第一提交人向全国最高法院提出了针对全国政府、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府和马萨德斯市政府的诉讼,要求补偿据称因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最高法院的判决对他造成的损害。据称省最高法院在下达其1977104日的判决以及随后在结算债务的过程中犯有若干失误。1996415日,原告及其妻子将其诉讼权转给了Mariategui S.A.C.I.M.A.C19991014日,最高法院认为这项申诉没有在法定限期内提出,驳回了申诉。

         2.6  提交人还称,提交给委员会同样的一份申诉也于19983月提交给了美洲人权委员会。19991021日,该委员会通告提交人,按属人的理由其案情不可受理,并且委员会不能审查,对据称受害人,为公司,而不是个人,下达的司法裁决。该委员会还说,公司已经援用无遗了国内补救办法,但提交人本人则尚未援用无遗。提交人要求该委员会重新考虑这项决定,但是,该委员会驳回了他们的要求。此后,据提交人宣称,他们得知是美洲委员会前任执行秘书和一位前任委员,“阻止了”对其案件的理由,为此,他们向美洲人权委员会大会提出了指控上述两位委员腐败行为的申诉,但是,美洲人权委员会未就此事采取行动。

         2.7  200374日,人权事务委员会秘书处向申诉人发出了一封信函,向他们解释,人权事务委员会无法审查他们的申诉,因为在原则上,人权事务委员会不能审查国内法庭评估的事实和证据,而只能审查个人提出的申诉。

         2.8  提交人于200423日在阐述中通告,他们已经于2003713日向国际刑事法庭提出了一项指称阿根廷对他们犯有侵害人类罪的申诉。同时,还针对美洲人权委员会的两名成员提出了申诉,指称他们与阿根廷合谋。申诉人还向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洲开发银行提出了类似的申诉。

         2.9  申诉人2004317日的叙述辩称,阿根廷继续对他们采取没有信义的行为。他们解释,共和国总统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保证,阿根廷政府将从2004322日至2004416日与私营债权人展开谈判,但是,他们无法相信此承诺。

         2.10  2004521日提交人向委员会通告,由于正式和实质性的错误,他们认为秘书处200374日信件所述的立场是无效的。他们还说,信件内容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公约》。

         2.11  2004111日提交人在阐述中通报,阿根廷当局已批准调整国家所欠私营债权方债务的行政法令,而且各位申诉人已提出了指称债务调整不符合宪法和非法的上诉。他们还说,他们曾试图与共和国总统会晤未遂,而且最高法院再次裁定,法院没有受理其案情的管辖权。

         2.12  人权事务委员会秘书处于200454日、527日和114日发函再次向提交人重申,委员会不能审查他们20027月首次提出的申诉及其他申诉。针对上述信件,提交人解释说,他们认为由于信件据称的正式和实质性缺陷,他们认为这些信件是无效的。

         2.13  提交人于2005114日阐述中指出,20041210日,阿根廷政府通过了一项法令,向私营债权人提出了一项解决内部债务问题的选择性办法。这项法令是2005117日颁布的,并规定私营债权人在39天内接受或者拒绝这项提议。提交人辩称,从宪法角度来看,这项法令是无效的。

         2.14  提交人于2005131日向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发出函件,坚持要对他们的案情进行“及时的审查”。在同一天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封信中,申诉人就人权事务委员会秘书处处理其案件的作法提出了“严重不符合规定”的申诉。

 

         3.1  提交人宣称,由于缔约国不履行契约义务,侵犯了申诉人享有平等待遇权及其资产权。他们还声称,在其案情中出现了拒绝司法现象,因为他们在国内法庭中进行了30多年的诉讼,未获任何补救。他们宣称,在侵犯该公司各项权利同时,也构成了对其个人权利的侵犯行为。据说,缔约国的行为和不行为均构成了违反《公约》第二条、第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的行为。

         3.2  提交人请委员会在他们与阿根廷政府作为调解人出面干预。为此,他们提出了一项“交易”的条件草案。直至2005413日之前,此提案一直向阿根廷政府敞开。

         3.3  提交人要求委员会准许对阿根廷提出临时保护措施,责令缔约国在提案“成为合法”之前,暂停调整内部债务进程。他们还要求委员会为他们提供“防止罪行的警方保安员”,因为34年多来,对他们一直拒绝司法。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4.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4.2  为了《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目的,委员会已确定,同一事务未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理之中。

         4.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来文宣称,由于Mariategui S.A.C.I.M.A.C公司作为主要债权人或附属债权人行事签订的四项公共工程合同遭到据称的违反,缔约国未能就他们身为公司股东而对其造成的损失进行补救,致使他们成为违反根据第二、十四和二十六条所列权利行为的受害者。然而,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宣称的基本上为据称属于私营公司的权利,完全是另一种法人权利,不是他们作为个人拥有的权利。委员会回顾其司法先例, 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一条规定,申诉人没有资格提出本案所涉此类问题的索赔要求。委员会得出结论,依据上述条款,来文因属人的理由不予受理。

         4.4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将通告缔约国及各位提交人。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参见第1002/2001号来文,Franz Wallmann等人诉澳大利亚案200441日通过的《意见》,第8.13段;第737/1997号来文,Lamagna 诉澳大利亚案199947日决定,第6.2段;和第502/1992号来文,S.M诉巴巴多斯案1994331日决定,第6.2段;第361/1989号来文,一家私营出版公司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1989714日的决定,第3.2段;第360/1989号来文,某一报刊出版公司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1989714日的决定,第3.2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