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293/2004号来文,Dios Prieto诉西班牙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25日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Maximino de Dios Prieto(由律师Jośe Luis Mazón Costa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期

2002617(首次提交)

事由

对提交人的定罪证据不足

程序性问题

申诉证据不足

实质性问题

二审法院对事实未作重新考虑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5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25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2002617日来文的提交人是Maximino de Dios Prieto, 他声称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和第5款的受害人。他由律师Jośe Luis Mazón Costa先生代理。《任择议定书》1985425日在所涉缔约国生效。

事实背景

2.1  199912月,提交人因据称贩运毒品(大麻)罪被民防卫队人员逮捕。5个月后,他受控犯有贿赂罪,即向参加逮捕他的民防卫队人员之一行贿1,000万比塞塔。

2.2  Oviedo省高级法院在2001223日判决中宣判提交人四年又六个月监禁并罚款4亿比塞塔,罪名是贩运毒品,以及三年监禁和罚款1,000万比塞塔,罪名是行贿。在审判中提交人否认他参与这两项犯罪。提交人指出审判没有逐字记录,因为刑事诉讼法允许对审理过程只作概要记录,而概要记录至多反映发言内容的七分之一。

2.3  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出一份上诉(recurso en casación);这一补救不允许检方重新审议对提交人定罪有决定性的主要证据。为证实其说法,他引用法院判决的一段,法院在该段中称:“关于侵犯无罪推定权,这一申诉等于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被定罪,这使本上诉法庭不得不审查听证内容,而本庭无权审查‘评估证据的判决’,那属于直接介入此案的判决法庭的权限。”

2.4  最后,关于刑事案件中没有上诉法院的申诉,提交人指出保护宪法权利的补救是无用的,因为根据立宪法院已确认的判例法,不存在这样一个法庭并不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段。

 

3.1  提交人声称《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受违反,并提及委员会关于第701/1996号来文的意见(Gómez Vázquez诉西班牙),其中披露了这一违反。据提交人称,这一条文的含义是有权使定罪的所有方面得到全面复查。

3.2  提交人还指出,审判记录不反映审判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备有一份反映口头审理中发生的一切事情的逐字记录是有第二次庭讯权的公平审判所固有的。据称这造成了对《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5款的违反。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200482日的普通照会中,历数了提交人在他上诉中列举的各项理由:侵犯法律预定的应受法官审判的基本权利;侵犯无罪推定和遇有疑义时作有利于被告的解释的权利,这也是和贿赂罪有关的;在计算刑期和适用对屡犯者加重处罚时不恰当地适用刑法;在处以罚金方面违反刑法;在关于构成贿赂的行为方面提供文件证据有误。所有这些理由都予以驳回,因为没有发现在适用刑法条款方面有违反任何基本权利或程序标准或错误。

4.2  提交给委员会的据称违反情况从未向国内法庭提出,因此国内法庭表示国内的补救办法尚未用尽。提交人一再有机会向法庭求助,取得理由充分的决定,国内法院在这些决定中全面回答了他的指控,而他向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来文中关于据称受侵犯的基本权利和在国内法院上所说的不同,而且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此来文未得证实,因为提交人试图利用《公约》的机制明显滥用其宗旨。缔约国请委员会宣告来文不予受理,因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三条,它同《公约》条款不相容,也因为提交人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4.3  缔约国2005531日重申了前几段中的论点,并提交其对来文案情的看法。

4.4  缔约国提及最高法院的判决并具体提及提交人引用的判决段落。它指出,提交人蓄意无视引用段之后的若干段落,这些段落提及省高级法院在贿赂罪方面的取证活动。最高法院对定罪的证据进行了全面复查,为此原因向更高一级法院提交了上诉的定罪和处罚,并作了充分保证。

4.5  关于提交人所指控的没有审判的逐字记录,《公约》第十四条绝对没有要求对法院审理过程作逐字记录―倘若审判过程的记录载有为受审人辩护所需的一切内容。此外,提交人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向最高法院或立宪法院声称因为没有省高级法院审判过程的逐字记录而使他公平审判的权利受侵犯。为此原因,而且和申诉内容不可取这一事实无关,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应宣布对申诉不予受理。

提交人的评论

5.  提交人在2005729日的评论中指出,立宪法院对案情不作审议就系统地拒绝有关不作基于委员会判例的第二次庭讯的任何申诉。此外,提交人坚称,他的两项罪名―贩运大麻和贿赂―的定罪都无法得到真正复查,他因这两项罪而被判刑而他否认有任何介入。Oviedo省高级法院作出判决的根据是审查了检方的原始证据―提交人拒绝这些证据。最高法院判决对刑事案件上诉中撤销原判确定了限度:这种上诉中的证据是不能重新审议的。这一上诉的法律框架不允许提交人请求重新审查造成他被定罪的证据;这一法律上的局限性违背《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而且,不存在详细反映证人、专家和进行干预的各方发言的逐字记录,就没有真正的第二次庭讯的权利。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规定,委员会已确信该事宜目前并未按照另外的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进行审议。

6.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国内补救并未用尽的论点,因为提交给委员会的据称违反从未向国内法院提出。然而,委员会回忆起它已确立的判例法,即只需要用尽那些有合理成功前景的补救办法 。申请要求保护宪法权利在据称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方面并无成功的前景,因此委员会认为国内补救办法已经用尽。

6.4  提交人声称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理由是在对他定罪有决定性的检方原始证据没有得到更高一级法院的复查,因为根据西班牙法律,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不是个上诉程序,不允许这一复查。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没有解释为什么他认为一审法院对证据没有作评估的理由,他也未表示他认为可质疑的证据适用于哪项罪名。另一方面,最高法院判决表明,法院长时间审议了一审法院对有关贿赂罪的证据的评估,并断定法院的评估是正确的。在委员会看来,关于第十四条第5款的申诉没有为了受理的目的而得到足够的证实,委员会认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6.5  关于提交人以没有审判逐字记录为依据,对第14条第1款提出的说法,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没有解释为什么他认为省高级法院审判记录没有正确反映审理过程发生的情况以及为什么它侵害了他的权利。此外,提交人未就该申诉提出任何一种补救。因此,委员会的意见是,来文这一部分也必须被认为是不可受理的,因为提交人未能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项,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Abdelfattor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Edwin Johnson先生、 Walter Käl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Elisabeth Palm女士、 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先生、Ivan Shearer先生和Hipólito Solari-Yrigoyen先生。

            举例而言,见第511/1992号来文,Lansman等诉芬兰19931014日通过的意见,第6.3段;1095/2002, Gomaritz诉西班牙2005826日通过的意见,第6.4段;或1101/2002, Alba Cabriada诉西班牙2004113日通过的意见,第6.5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