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292/2004号来文,Radosevic诉德国
     (2005722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Marijan Radosevic先生(由律师Frank Selbmann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德国

来文日       2004527(首次提交)

        囚徒的工作报酬不平等

程序性问题      提交人为申诉提供的根据,国内补救办法的用尽

实质性问题     法律面前平等的权利,得到法律平等保护的权利―― 对于强迫或强制劳动的禁止所作的可允许例外―― 对囚徒的改造和社会康复

《公约》条款   第八条第(3)()()、第十条第(3)款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2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Marijan Radosevic先生,为克罗地亚公民,目前居住在瑞士。他声称,由于德国 1 违反了其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单独理解以及与第八条第3()()一并理解应享的权利,使他成为受害者。他有律师代理(Frank Selbmann先生)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背景事实

         2.1           1998310日至2003228日,提交人在德国海姆斯海姆监狱服刑,随后被递解出境。他全部徒刑中的其余部分已被免除,但条件是他不再回到德国。

         2.2  在监禁期间,提交人根据德国刑期执行法第41条的规定从事工作。从19984月至19998月,另外在20004月以及从20016月至8月,他取得了报酬。报酬是根据刑期执行法第200条的规定计算的,19994月至8月和20004月为基数 2 5%20016月至8月为基数的9%。数额从每月大约180400德国马克不等。

         2.3  2000428日,提交人遭受到工伤事故,使他永久不适合工作。

         2.4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根据199871日的裁决,宣判囚徒回归社会的宪法原则要求对其工作提供适当的报偿;法院排除了刑期执行法第200条规定的囚徒薪资计算方法(即基数的5%,尽管立法人员的原意是要逐渐地将薪资提高到基数的40%)。法院认为,根据这项法律向囚徒偿付的平均薪资,即1997年每小时1.70德国马克、合每天10马克、每月200马克,不符合德国的基本法,因为这除了雇主对囚徒的失业保险金之外,没有提供任何与工作相关的福利。法院指称:“根据对囚徒从事的强制工作所偿付的数额,”在囚徒获释后“他无法相信诚实劳动会是谋取生计的适当途径”。但是,法院允许立法人在20001231日以前有一个过渡阶段,以便适当提高工作的薪资,并修订这类工作的社会保险支付方面的条款。

         2.5  2004212日,提交人向海姆斯海姆监狱典狱长提出一项要求,将其2000428日工伤事故以前所从事的工作工资至少提高到基数的40%2004219日,海姆斯海姆监狱的典狱长认为,由于他没有在一年的期限里对根据刑期执行法第112条第4款所作的相关决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他已无权对其工资的计算方法提出质疑。

         2.6  200434日,提交人重申了取得适当工资的要求,指出,刑期执行法第112条第4款不适用于他的案例,并指出,无论如何,计算最后期限的决定性日期是他于2003228日获释的日期,这就是说,在他最初要求重新估算工资的日期(2004212)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提到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以及《公约》第二十六条,声称,这种工资与监狱系统以外的雇员所偿付的平均工资相比严重而且毫无理由地不相称。200439日,海姆斯海姆监狱的典狱长重申了其前次回信中的立场。

 

         3.1  提交人指称,拒绝对他在监禁期间从事的工作偿付适当工资构成了对《公约》第二十六条的违反。他指称,他的工作在许多方面类似于一般劳动大军从事的工作。他承认囚徒没有权利取得绝对平等的报酬,他提出,这种差异必须根据合理的和客观的标准而有依据可循,而且应当与每个人的情况相称。有鉴于他作为囚徒的软弱地位以及囚徒重新回归社会的总的目标,他的报酬不够。提交人援引了《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规则76(1) 3 和劳工组织第29号公约(《强迫劳动公约》,1930)第十四条(1) 4 得出的结论,他的工资低到不相称的地步,因而违反了《公约》第二十六条。

         3.2  提交人声称,准许在法律上调准刑期执行法第200条的两年零六个月的过渡阶段(在这期间他继续在歧视性基础上得到报偿)与案情也不相称,违反了第二十六条。即使假设这一阶段根据德国宪法是合理的,这种辩解也无法改变这种做法根本违反第二十六条的事实,因为该条要求在确定存在歧视之时,就毫不拖延地采取纠正措施。这种拖延没有任何强烈的理由为依据;对国家的经济负担本身不足以作为一项理由。

         3.3  提交人指出,同一事情并没有得到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查。关于用尽国内补救措施,他的论点是,向海姆斯海姆的典狱长提出上诉将是徒劳的,因为联邦宪法法院本身已经批准了在20001231日以前继续采用刑期执行法第200条,而且该法院在随后的一个裁决中,5 认为新的法律尽管并不充分,但勉强满足了在其前次裁决中规定的大幅提高监狱工作工资之要求。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200483日,缔约国对来文的可受理性提出质疑,该国援引了德国对《公约》第二十六条的保留意见,并指出,对于《任择议定书》第三条规定的申诉权,存在滥用权力的情况。

         4.2  缔约国提出,根据德国的保留意见,委员会审查对第二十六条的违反之权利已被排除,因为提交人并没有指控对《公约》规定的实质权利存在侵犯:财产权并不得到《公约》的保护;提交人从事的监狱工作并不属于《公约》第八条第3款中禁止的强迫或强制劳动范围,该款明确排除了通常对一个依照法庭的合法命令而被拘禁的人所要求的任何工作或服务 6 第八条的准备工作表明,将囚犯工作取得公平报酬权纳入条款的建议受到了人权委员会的拒绝。7

         4.3  缔约国辩称,没有迹象表明保留意见本身无法被接纳。尽管委员会表示了遗憾,“德国维持了其保留意见,[……]这部分地限制了委员会对《公约》第二十六条而应能行使的职权”,并建议考虑撤消其保留,8 但委员会并没有得出结论保留不可接纳。

         4.4  缔约国认为,提交人就其在19994月和8月和20004月从事监狱劳动得到据称歧视性报酬而向海姆斯海姆典狱长提交的申诉,以及随后向委员会提交的申诉为时过晚,构成了申诉权的滥用。尽管《任择议定书》没有对提交来文规定具体的时限,但委员会曾裁决,提交过晚如果如没有任何理由就可构成这种滥用行为。9 提交人在200434日给典狱长的信中所作解释是,由于他是外国人,他不了解法律情况,而且他无法获得法律咨询,这并不构成拖延的理由,因为很难想象联邦宪法法院199871日和2002324日的裁决不会在囚徒之间引起讨论,因其利益直接受到这些决定的影响,而且提交人在监禁期间完全有自由寻求法律咨询。

提交人的评论

         5.1  2004922日,提交人对缔约国有关可否受理的意见提出了评论,辩称,他的申诉与《公约》第八条第3()()有直接关联,并辩称,无论如何,缔约国对于第二十六条的保留意见不符合《公约》的宗旨与目标。他否认滥用了申诉权。

         5.2  提交人认为,他案中的事由受到第八条第3()()的约束,该项规定允许缔约国强迫囚犯从事“通常要求”此类人员从事的工作。在他最初的来文中,他脱离第八条第3()()而单独援引了第二十六条,因为该条对于要求囚徒从事的工作比后一条款规定了更明确的准则,后者没有提到监狱工作的具体条件。但是,有鉴于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性的意见,他现在指控缔约国一方面违反了单独的《公约》第二十六条,另一方面也违反了该条与第八条第3()()一并理解的规定。第八条第3()()不仅针对“监狱当局的任意决定”而提供保护,而且也针对任意规定监狱工作条件的法律提供保护,第二十六条与上述规定联系起来理解,就无论德国的保留如何都适用于本案,都要求对囚犯从事的工作提供适当的报酬。

         5.3  提交人指责德国的保留不符合第二十六条的性质,认为这是一项争取平等的独立权利而不受到附带性不歧视条款(例如《欧洲人权公约》第14)中所固有的局限。保留的效果是将第二十六条转变成不独立存在的附带性权利,从而重复《公约》第二条的公约内有限的不歧视条款。这种限制的范围并非第二十六条的起草人之原意,也未得到传统解释条约方式之支持。此外,保留不符合人权事务委员会对于第二十六条的一贯判例,10 并违背了最近根据国际平等保护条款加强保护力度的趋势。因而,《欧洲人权公约》第12号议定书第一条一旦生效,就将取代《公约》第十四条,其中载有与《公约》第二十六条完全相同的独立权利;类似的独立不歧视条款也可以在《美洲人权公约》第24条、《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第3条中看到。提交人指称,人权事务委员会在结论性意见中对于德国第五次定期报告曾遗憾地指出“该保留不适当地损害《公约》第二十六条所确立的权利之最本质内容,应当裁定不可适用。”

         5.4  关于来文提交过迟,提交人重申,作为未受到法律训练的克罗地亚国民,不可能指望他随时了解德国的宪法法院判例,在这一问题上判例十分复杂,因而不大可能成为监狱环境中谈论的话题。关于取得法律咨询的机会,他提出,监狱内部法律服务在德国并不多见,而他在假释之后直接被递解出境,使他无法与律师联系。他在能够取得法律代表之后,他和他的律师便立即行动,认真尽职。他否认委员会在Gobin诉毛里求斯一案中的决定是应当遵循的先例,因为有五名委员会成员提出了反对意见,并认为,委员会没有权利在任择议定书中提出排斥权益的时限,11 而且另一成员认为,拖延五年不应当作为将举证责任由缔约国转向提交人的理由,以证明这种拖延()是违反规则的行为。12

缔约国的补充意见

         6.1  缔约国在其2004126日的进一步意见中批评提交人利用第八条第3()()试图规避德国对第二十六条的保留意见,尽管这项条款并不保障囚犯工作的公平工资权。这类工作的条件无法在涉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一般性公约中详细作出规定,尽管在可允许的强制性劳动中这一点似乎有其必要。由于对囚徒的工作偿付公平薪资权只能以第二十六条为依据,因而提交人申诉的事由就不属于委员会职权范围。

         6.2  缔约国回顾,《欧洲人权公约》第12号议定书尚未生效。德国只签署但并未批准该议定书;该国对于《公约》第二十六条的保留意见符合《欧洲公约》第14条规定的现有义务,而该条是一项附带性不歧视条款。

         6.3  缔约国重申其有关提交人滥用申诉权指控时提出的论点。缔约国援引Gobin诉毛里求斯案,指称,委员会的决定本身具有权威性,而提交人所援引的反对意见却没有这种权威性。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论点,即在19984月至19998月期间,和20004月期间他的薪资以基数的5%,在20016月至8月期间他的薪资以基数的9%来计算,这与一般劳动力从事类似工作所偿付的工资相比低到的严重而毫无理由的程度,因而侵犯了其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公平待遇权利。委员会并注意到,缔约国援引了其对《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所提出的保留,指出,这一保留意见排除了委员会审查来文的可能性,“因为来文指责了对……第二十六条的违反,同时所指责的侵权行为并不属于上述《公约》所保障的各项权利。”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问题而言,提交人未能充分证实其指控,即,因为他只得到劳工市场上偿付的工资之一小部分,因而他由于自己的囚徒身份而成为歧视的受害者。尤其是,他没有说明在监禁期间从事工作的种类,也没有说明在劳工市场上对类似工作所偿付的薪资。仅仅提到基数的某一百分比,即根据德国法定养恤保险金计划应支付的福利平均数额,不足以证实对其工作的报酬与一般劳动力从事的工作报酬之间存在着所指控的歧视性差异。据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部分内容不可受理。因此,委员会不必讨论缔约国对第二十六条的保留的问题。

         7.3  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提交人声称,与第八条第3()()一并解释的第二十六条含有一项囚徒对从事的工作得到适当报酬的权利,而由于在德国宪法法院宣布《刑期执行法》第200条不符合囚徒重归社会的宪法原则之后,该条仍然有两年半的过渡实施阶段,因而他受到歧视。委员会认为,《公约》第八条第3()(),与第十条第3款一并理解后的规定是,囚徒从事工作主要目的应当在于使之重归社会,这一点可在第八条第3()()中的“通常”一语中看出,但是并不规定这类措施是否包括囚徒从事的工作应得到适当的报偿。委员会一方面重申,监禁教养体制不应只具有惩处性质,而且也应当力求对囚徒实行教养和社会康复,13 另一方面,委员会注意到,各国本身可能也会寻求保障囚徒的待遇,包括通常要求其从事的工作或服务,主要应旨在实现这些目标,并为此选择自己的模式。委员会注意到,德国宪法法院认为过渡性阶段是合乎情理的,而在这阶段里,囚徒将依然按照基数的5%取得报偿,其理由是,对《刑期执行法》第200条的修正需要立法人员对于作为该条依据的重归社会理念作重新评估。委员会进一步回顾,一般应当由国家的法院,而不是委员会来审查国内法在某一案例中的诠释或适用情况,除非很显然, 法院的决定具有明显的武断性,或等同于司法不公。14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能证明,宪法法院允许立法人员在20001231日以前有一段过渡阶段来修改第200条这一决定有任何过失。据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可受理。

         8.  因此,人权委员会决定:

(a)   来文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可受理;

(b)  将向缔约国和提交人通知本决定。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

1             《公约》及《公约任择议定书》分别于1976323日和19931125日对德国生效。缔约国在批准了《任择议定书》之后立即提出了如下的保留意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第五条第2()提出一项保留,即人权事务委员会的职权不应适用于以下来文:

(a)    已经得到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议之来文,

(b)          来文所指责的侵权行为起源于《任择议定书》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生效之日以前所发生的事件,

(c)          来文指责了对[上述《公约》]第二十六条的违反,如果所指责的侵权行为并不属于上述《公约》所保障的各项权利。”

2             德国社会安全法第四卷第18节对基数的定义是:“在不影响到适用于不同保险制度的具体条款情况下,根据社会保险方面条款的含义,基数系指在前一日历年内根据法定养恤金保险制度下应付福利的平均数,并将其增加到可为420除尽的最接近整数。”

3 “对囚犯的工作,应订立公平报酬的制度。”

            4             “除本《公约》第十条所规定的强迫或强制劳动外,各种强迫或强制劳动的工资,应以现金支付,其工资率不得低于雇用劳工地区或招募劳工地区通常对类似工作所给付的工资率,比较时以两地区工资率之较高者为准。”

5 德国宪法法院2002324日的判决,2 BvR 2175/01

6 见《公约》第八条第3()()

7 E/CN.4/365号联合国文件。

8 人权委员会,第八十届会议,对德国第五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200454日,第10段。

9             缔约国提到了第787/1997号来文,Gobin诉毛里求斯案,2001716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6.3段。

10             提交人提及第172/1984号来文,Broeks诉荷兰198749日通过的《意见》,第12.1段;第182/1984号来文,Zwaan-de Vries诉荷兰198749日通过的《意见》,第12.1段和1989119日的第18[37]号一般性意见,第12段。

11             787/1997号来文,Gobin诉毛里求斯2001716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委员会成员克里斯蒂娜·沙内、路易斯·亨金、马丁·舍伊宁、伊万·希勒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的个人意见(反对意见)

12             同上,委员会成员Eckart Klein的个人意见(反对意见)

13             21[44]号一般性意见,1992410日,第10段。

14             1188/2003号来文,Riedl-Riedenstein等人诉德国2004112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7.3段;第1138/2002号来文,Arenz等人诉德国2004324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8.6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