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250/2004号来文,Lalith Rajapakse诉斯里兰卡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14日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Sundara Arachchige Lalith Rajapakse (由亚洲人权委员会和世界禁止酷刑组织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斯里兰卡

来文日期

2003128(首次提交)

事由

非法逮捕;拘留期间的虐待和酷刑;公共当局的威胁;不展开调查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非法任意拘留;羁押期间的酷刑;人身自由与安全

《公约》条款

第七条、第九条和第二条第3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14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Sundara Arachchige Lalith Rajapakse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250/2004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到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  来文提交人Sundara Arachchige Lalith Rajapakse先生,斯里兰卡公民,2002418日被捕时年龄19 他宣称是斯里兰卡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3款、第七条和第九条的受害者。他由亚洲人权委员会和世界禁止酷刑组织的律师代理。《任择议定书》于199813日对斯里兰卡生效。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2002418日,提交人在一位朋友家中遭若干名警官逮捕。他被逮捕时遭到殴打,被拽上停在屋外的吉普车。随后,他被带到坎达纳警察所,被羁押在那里。他被控犯有两项抢劫罪。在监禁期间为提取他的供认,施用了酷刑,致使他蒙受严重创伤,而酷刑不妨概述如下:强迫他俯卧在一条板凳上遭受竹条抽打;将他长时间按在水里;用钝器抽打他的脚板;并让他头上顶着书籍,然后,用钝器敲打头顶的书籍。

2.2  2002420日,提交人祖父发现提交人已失去知觉,躺在警察所囚室地上。祖父向一名议员求助,议员提出了询问。当祖父返回警察所时,他被告知,提交人已转送入拉格默医院。在提交人送入医院几个小时之后,一位据称参与逼害的警官接到命令,将提交人羁押候审。随后,当提交人母亲和祖父返回拉格默医院时,得悉提交人已被转送科伦坡国家医院。他被转院之后,连续15天一直昏迷不醒,并在2002513日之前,一直讲话不清楚。2002515日他被转送至Weilikade羁押候审医院。

2.3  2002516日,联合国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惩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就提交人向缔约国发出了一项紧急呼吁。同一天,向瓦特勒地方治安法院发出了释放提交人的要求。2002517日,提交人被送交给了地方法官,随同附上了一份国家医院的医检报告。这份没有注明日期的医检报告称,“因创伤性头痛,很有可能得出据称遭殴的诊断”。提交人获准保释,随后,由其母亲和祖父送回国家医院。此后,他一直住院治疗至20026月。

2.4  2002520日,提交人向斯里兰卡最高法院要求就其基本权利遭侵犯提出上诉的请求。2002613日,斯里兰卡最高法院准许就基本权利提出上诉的要求;20031023日为拟订的开庭审理日。自那时起,开庭日期被推迟了两次,并预期在2004426日开庭审理(最新情况见下文)

2.5  提交人不断遭到迫其撤销申诉的压力,一直承受着极端的心理压力,从而阻碍了他在外打工和养活家庭。目前,他的家人不得不靠慈善接济度日。家人为他的生命担心。尽管他已陈述了案情,却仍经常不断传唤他单独到警察所作证。同时还向他的祖父施加压力,以迫使提交人撤回他向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提出的申诉。提交人及其家庭曾就对其本人及祖父的威胁多次向全国人权委员会的热线电话和全国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提交人未提及这些申诉的结果。

2.6  2002724日,总检察官根据提交人依《酷刑法》针对某些警官向尼甘布地方法官提出的刑事诉讼,就据称提交人遭受的酷刑展开了一项调查。此案尚待处置,而被控的施虐者既未受羁押,也未被停止职务。在20021011日记录的一份陈述中,一位法医官根据2002612日的一项报告确认,提交人却曾经失去知觉,法医官对他的伤情做了说明, 说“最为可能的诊断结果,是据称遭到殴打,造成创伤性头痛”。而创伤性头痛,被其形容为“威胁生命”的伤害。

2.7  2003929日,提交人获无罪开释,被解除了两项抢劫罪指控,由此看来,据称遭劫人未曾提出过指控提交人的投诉。

 

3.1  提交人宣称,为了获得他的供认,蓄意伤害他的行为,相当于《公约》第七条规定禁止的酷刑。

3.2  他宣称,斯里兰卡未按照法律规定程序对他进行逮捕,因为既未阐明逮捕他的理由、没有提出过对他的指控,也没有任何陈述,而且对他的拘留超过了24小时的法定时限。上述所作所为也均表明违反了第九条的规定。

3.3  提交人宣称,缔约国未采取充分行动确保他免遭警官的威胁,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1款的规定。

3.4  他宣称,由于缔约国未能够确保当局即时和不偏不倚地调查他就酷刑提出的指控,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3款规定其有权得到的及时补救。

3.5  关于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问题,提交人指出,他以提出刑事诉讼和通过要求提出基本权利上诉请求的方式力求得到补救,以获取赔偿。为此,他及其家人遭到威胁和恐吓。在评估诉讼期的长短是否有效和合理时,应当考虑到案情和斯里兰卡拟议补救办法的通常实效。为此,他指出:尽管他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且使他不得不住院治疗一个多月,然而,在酷刑发生了三个月之后,仍未展开刑事调查,被控的酷刑实施者既未被停职,也未受羁押,使得作恶者能对提交人施加压力并进行威胁;而且目前调查已经停滞。此外,考虑到斯里兰卡处置酷刑指控的刑事诉讼基本已证实无实效,而且当局在本案中已显示出松懈的态度,有待审理的刑事或民事诉讼不可被视为构成了对据称侵害行为的有效补救办法。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陈述

4.1  2004415日,缔约国就可否受理问题发表了意见。缔约国阐明,警方刑事调查司根据检察总长指令,于2002724日展开了调查。刑事调查司在结束调查之后,将报告提交给了检察总长,检察总长要求刑事调查司记录进一步证词,并安排一次对嫌疑人的列队辨认。随后,检察总长于2004714日依照《禁止酷刑公约》对副巡警提出了起诉。若被判定有罪,这名警官将被判处不少于7年的强制监禁和罚款。缔约国说,检察总长将采取步骤指示负责起诉的国务律师,告知审查法官必须加快对本案的诉讼审理。

4.2  缔约国确认,提交人为寻求损害赔偿,就他所遭受的据称非法逮捕、拘留和酷刑待遇,针对坎达纳警署警官提出的基本权利上诉请求,还有待审理。缔约国说,提交人未提出本案遭不合理拖延的申诉,也未曾试图提出过请最高法院加快审案的要求。只要依合法的理由向最高法院提出类似的加快审案请求时,最高法院即会准许加快审案要求,赋予此类案件优先审理权。总之,缔约国说,因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整个来文应不予受理。

4.3  基于缔约国的评论,2004425日,新来文问题特别报告员代表委员会表示,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应当与案情分开审议。

提交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5.1  200475日,提交人对缔约国的意见发表了评论。他重申了先前关于受理的论点,并向委员会通报,自来文登记以来,刑事诉讼审理没有任何发展。尽管缔约国说,缔约国将确保加快对刑事案的审理,缔约国却未表明开庭审理日期,也未解释为何对此事务的审理被担搁了两年:他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合理的拖延。他还说,此案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开庭审理;斯里兰卡仅就一个酷刑案件下达了定罪判决,而且该案是在酷刑发生八年之后才开庭审理。

5.2  至于有待最高法院审理的基本权利诉案,他说,2004426日,第三次暂停此案的庭审,另行计划于2004712日开庭审理。据称,这样的拖延没有道理,违背了斯里兰卡法律。根据斯里兰卡法律的规定,最高法院应当在提出诉讼的两个月之内,审理和处置完毕任何就基本权利提出的上诉。至于缔约国称提交人可提出请最高法院加快审理其诉案的要求,提交人并不知道有任何可提出这项要求的此类特殊程序,并称审案完全属法庭自酌处理的事务。提交人指出,缔约国未就斯里兰卡境内对酷刑案情刑事诉讼审理的基本实效发表评论。他解释,由于他极为贫困,在他得到赔偿之前的无限期拖延,将会对他本人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他无法承担适当的医务和心理治疗。

5.3  提交人说,诉讼审理本身存在缺陷,因为事实表明,尽管指控涉及若干人,但在刑事案中仅对其中一人提出控罪。缔约国辩称,提交人在嫌疑人列队辨认中只认出了一个人,难以令人满意,因为遭受了据称的酷刑之后,提交人陷入了两周的昏迷,显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指认辨别是有限的。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本可对别的警官提出指控的证据,包括警察官员本身向地方法院和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证据。他认为,尤其就本案完全依赖提交人对犯罪嫌疑人指认,致使其他犯罪者完全得到开脱。提交人还辩称,在刑事诉讼对这名警官提出的唯一指控是酷刑行为;未提出非法逮捕和/或拘留的指控。

5.4  提交人说,缔约国未阐明采取了哪些措施,以制止提交人遭受的那些威胁和别的恐吓措施,并且还说斯里兰卡没有保护证人的方案。

5.5  20041210日,提交人提供了迄今为止有关诉讼审理的最新情况。他说,最高法院对此案的审理再次被推迟,重新改为2005311日开庭审理。这是第四次对此案审理的改期。据提交人称,此案是否能按期开庭,还得取决于法庭的忙闲程度,而且此案完全有可能被再次推迟。高等法院拟订于200522日开庭审理,而提交人称,高等法院对此案的审理可拖延若干年才做出判决。他说,一再往后推延的开庭日期,加剧了他面临那些不希望他寻求法律补救办法的人们对他进行威胁和严重伤害的风险。他提及最近一位酷刑受害者Gerald Perera先生在已公布的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几天前遭到神秘谋杀。Perera原准备出庭作证,指控七名被告警察对他施用的酷刑,因而提交人也担心遭到同样的噩运。据提交人称,Perera先生是20051124日遭到的谋杀,而在对此案刑事调查期间,几名警察承认谋杀Perera先生的动机是担心若Perera先生在尼甘布高等法院作证,他们将被判刑入狱。对提交人的威胁在继续,而他不得不躲起来保护自己免遭伤害。

5.6  2005310日,提交人解释,原定200522日开庭审理的刑事案,再次被推迟至2005526日。协助提交人的当地律师于200522日提出了要求加速审案的动议。动议被驳回,理由是为此案指派了一名新法官,应当由该法官按其工作的轻重缓急拟订开庭日期。2005314日,提交人说,2005311日最高法院未开庭审案,却推迟至2005626日。

委员会关于受理的决定

6.1  在委员会第八十三届会议期间,委员会于200538日审查了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委员会注意到,尽管立案已将近三年,但提交人提出的问题仍有待高等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审理,而且被控参与对提交人实施酷刑的警官仍然还在刑事案的起诉之下。委员会认为,重要的是,缔约国既未解释为何原因未对基本权利提出的诉讼案或针对这名警官提出的起诉进行迅速审议,也未声称案情有任何因素致使调查和司法裁决复杂化,从而将近三年来一直阻碍着对案情的裁决。

6.2  委员会查明,最高法院审案和刑事案的拖延都相当于《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含义所指的不可合理的拖延。200538日,委员会宣布来文予以受理。

缔约国对案情的评论

7.1  2005927日,缔约国就案情发表了意见。缔约国基本上重申其关于本案不可受理的论点,因为尚未援用无遣国内补救办法,而且目前正在为提交人提供有效的补救。关于案情事实,缔约国向委员会通报了检察总长身为一切要求基本权利提出上诉请求案中当事方的作用。在此类案情中,他/她由律师代理。尽管在所有其它诉讼事务中,检察总长都会出面为讼案中的公共官员出面辩护,但当涉及就酷刑提出的指控,要求基于基本权利提出上诉的请求,他/她则不为任何被告出庭辩护。

7.2  缔约国向委员会通告,由于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出基本权利上诉的结果会影响高等法院对事务的裁决,在高等法院的审理结案之前,最高法院将暂停审案。最高法院下达法令,责成提交人,一旦高等法院审理结束,即向最高法院提出一项动议。最高法院责成高等法院加速对该警官的审理。

7.3  关于最高法院审议的影响后果,缔约国说,2004714日对所涉警官提出了起诉,确定20041013日开庭。由于控方证人,包括提交人未出庭,审理暂停。在重新颁发了传唤书之后,确定于200522日开庭。由于被告警官律师的要求,2005526日之前暂不开庭审理。526日开庭审主要对提交人主要证据的调查,然而,由于提交人告知法庭,他正患病无法在开庭之日完成对证词的审查。该案确定于2005712日开庭,当天完成了对提交人主要证据的调查。法院确定20051128日开庭反诘审查。缔约国说,除了20041013日,当时提交人和其他公诉方证人未出庭之外,公诉方未提出推迟审案的举措。公诉方律师要求审理法官加速审案,并向法官通报了向本委员会提出的来文。

7.4  缔约国促请委员会在高等法院结案之前,暂不就案情事由作出任何决定,因为委员会的《意见》可对公诉方或被告方产生减损性影响。若该警官被判罪,最高法院将着手审理基本权利提出的上诉,并可就对提交人的赔偿作出裁决。 最高法院可下指示责成缔约国和/或被判罪的警察支付赔偿。

7.5  缔约国提供了关于科伦坡高等法院情况的基本资料,包括法院沉重的办案量,辩称若要优先处置某个案件,就得推迟办理其他案件。高等法院行使原定的刑事审理司法权和省级上诉司法权。在编写本意见时,尼甘布高等法院有365宗排队待审案,另外,还有167起案件有待确定开庭审理日。高等法院已审判了两起定罪的酷刑案,另有两起案件获无罪开释。至于高等法院,每年向其提出的上诉案将近一千起。因此,尽管宪法规定在两个月的限期内处置完上诉案,但宪法法院却做不到。缔约国还提供了斯里兰卡境内有关行政补救办法的基本资料,包括向人权委员会和全国警察委员会提出的上诉。缔约国认为,这两个也都是独立性的机构。

7.6  关于违反第二条、第七条和第九条规定的申诉,缔约国说,提交人援引了最高法院的案例。高等法院为防止对刑事审理中公诉方造成损害,暂未开庭审理。因此,一项有效补救办法已经予以提供,而且目前正在开展积极的调查。缔约国还说,“警方根据提交人称他遭到威胁的申诉,为提交人提供了特殊的警方保护。”

提交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8.1  2005927日,提交人就缔约国的意见发表了下述评论。他说,参照委员会关于受理的决定,以及自委员会审理以来,又过去了一年,国内诉讼审理未取得任何进展的情况,缔约国一再宣称由于国内补救办法尚未援用无遗申诉不可受理的论点,站不住脚。缔约国未能够充分解释,国内各法院为何未能在合理时限内处置这些严重的问题;缔约国也未就审议提出任何时间表。相反,根据目前的国内法律和做法,在近期来看,最终审判的裁决前景无望。最高法院根据被告警官律师提出的要求,下达了推迟审理的决定。即使当事警官被判罪,他将有权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上诉将持续若干年,最后,将依法律事务处理,提交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又可拖延若干年。既然在高等法院审判结束之前,暂不开庭审理基本权利诉案,就没有理由可认为,在高等法院完全结束审理之前,为何不暂停对基本权利案的审理。

8.2  提交人说,缔约国并未否认他提出的案情事实,仅仅以此案件正由国内法庭处置的理由为据,委员会应当给予他陈述的事实应有的分量。此外,他提及委员会的案例,即当来文提交人提出的实质性指控未遭到反驳时,则须认为事实成立。提交人重申了其有关案情事由的论点,尤其是他根据第二条第3款提出的申诉问题。他提及了诉讼审理毫无进展的状况。 20047月立案起诉以来,录取第一证人证据的总共时间不到实际开庭时间的两个小时。此案有十位证人,而第一证人(提交人)的取证也尚未完成。因此,要录取其他证人的证据有可能得要许多年。

8.3  据提交人称,自从传唤书下达以来,提交人本人及其证人从未缺席出庭过。因此,他对推迟不承担任何责任,并说他无任何权利提出加速审案的要求。他曾向身居此地位的检察总长以及人权组织写过信,但没有就他的要求采取过措施。检察总长是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讼案审理的当事方,而且是唯一可要求加速审理的当事方。他说,禁止酷刑委员会200511月关于斯里兰卡的结论性意见提出了审理普遍被推迟的重大问题,并建议缔约国确保迅速审理,尤其是加快对酷刑受害者案情的审理。

8.4  提交人认为,国内不合理推迟的延误,减损了公平结果的可能性。在等待审理期间有可能丧失重要的证据。尤其是他的祖父,目前已经75岁,是他的一个关键证人,而提交人担心,在审理结束之前,祖父有可能会辞世,或者年事已高,丧失记忆。提交人援引了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报告 ,以证明在缔约国境内,由于缺乏证人,使被告得到无罪开释的现象十分普遍。

8.5  在等待庭审之际,提交人提出,因担心警官报复,他不得不离家出走,和放弃他的工作,并依赖人权组织的慈善援助度日。他说,禁止酷刑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都发现,决定诉诸斯里兰卡法院寻求公正的酷刑受害者,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酷刑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呼吁缔约国,为酷刑受害者的证人提供保护,因为在缔约国境内不存在保护证人的方案。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当事各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规定提交的所有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9.2  委员会对缔约国重申国内补救办法尚未援用无疑的观点给予了应有的注意。委员会重申其调查认为,最高法院在审案以及对刑事案处置的拖延,相当于《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含意所指的不合理的长期拖延。在委员会决定受理后的将近一年半期间,这两个案件仍未审理,只能进一步加强上述观点。

         9.3  关于来文案情,委员会注意到,从2004年以来,对数名犯罪者中之一人提起的刑事诉讼一直在高等法院待审,而在高等法院就此审理下达判决之前,最高法院暂不审理提交人依基本权利提出的上诉。委员会重申其法理,即《公约》并未规定个人有权要求缔约国对他人进行刑事追究。 然而,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有义务彻底调查所指控的侵犯人权行为,起诉并惩罚被认为应当为侵权行为负责的人。

         9.4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基本权利上诉,因等待高等法院对案情下达的判决而遭到拖延,高等法院对审案的拖延与评估提交人按《公约》所享有的权利是否遭侵犯相关。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辩称,提交人目前正在运用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观察到,尽管提交人不得不住院治疗,昏迷15天,并且于2002517日将有关提交人伤情的医检报告呈送地方法官,然而,三个多月之后,总检察官才启动刑事调查。在双方互相指责对方应当为案情审查的某些拖延承担责任之际,参照(所称的事件发生了4年之后)起诉下达以来,两年期间无数次出席庭审以及未取得重大的进展(只受理了十位证人中一位证人的证词),看来没有为庭审划定充足的时间。缔约国有关高等法院办案量众多的论点,不可成为缔约国不遵守《公约》规定义务的借口。尽管缔约国宣称,按照总检察长的指示,主管起诉事务的律师责成审理法官加快审案,但是,缔约国未能提供任何审案时间表,则又加剧了案情的拖延。

         9.5  根据第二条第3款,缔约国有义务确保补救办法切实有效。对司法审判尤其重要的是,迅速而有效地处置涉及酷刑行为的案件。缔约国提供国内法院普遍办案量大的情况显然表明,高等法院的诉讼审理,进而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基本权利案,在一段时期内不会得到裁定。委员会认为,当缔约国辩称国内法院正处置这一问题,而依赖于缔约国采取的补救办法则显然遭到拖延,而且看来将无实效的情况下,缔约国将不可回避地承担依《公约》规定其应负的责任。鉴于上述原因,委员会认为缔约国违反了与《公约》第七条相关联的第二条第3款。在认定违反了与第七条相关联的第二条第3款之际,并参照这起因涉及到酷刑尚待高等法院审议的案件,委员会认为对这一具体案件,尚无必要确定是否有可能单独违反了《公约》第七条规定的问题。

         9.6  关于违反第九条规定的申诉―涉及提交人被捕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并未反驳提交人遭到非法逮捕、未向提交人通报其被捕理由或对他提出任何指控,以及未能及时送交法官的指控,仅仅辩称提交人在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基本权利上诉中提出了上述指控,而案情还有待审理。为此原因,委员会认为,缔约国不论是单独还是联系第二条第3款,都违反了第九条第123款。

         9.7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反驳了根据第九条第1款提出的申诉。该申诉宣称自从提交人提出了要求根据基本权利提出上诉的请求以来,缔约国未能采取充分行动,确保提交人曾经并继续受到免遭警官威胁的保护。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否认在缔约国境内有任何证人保护的方案,而且他出于遭报复的担心,不得不四处躲藏。委员会回顾其法理,即《公约》第九条第1款也保护未被正式剥夺自由者的人身安全权。 对第九条的解释不允许缔约国忽视在其管辖之下未受拘留者个人的人身安全。在目前的案情下,提交人一再被单独传唤到警察所作证,并遭到相当大的骚扰和压力,逼他撤回申诉,迫使他不得不躲藏起来。缔约国仅仅称,提交人受到警方保护,但既未阐明是否对遭受骚扰的申诉展开过任何调查,也未以任何方式详细阐明警方如何保护和继续保护提交人免遭此类威胁。此外,委员会注意到,被控的施虐者并未遭羁押。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得出结论,根据《公约》第九条第1款规定提交人应有的人身安全权遭到了侵犯。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出存在违反《公约》与第七条相关联的第二条第3款现象;由于这些行为与提交人被捕的情况相关,存在着单独违反第九条第123款的现象并且在违犯第九条第123款的同时一并违反了第二条第3款的现象;以及由于涉及提交人的人身安全权,存在着违反第九条第1款的现象。

         11.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有权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得到有效补救。缔约国有义务采取有效措施确保:(a) 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的诉讼审理迅速结案;(b) 提交人就得到免遭与上述诉讼案相关的威胁/或恐吓的保护;和(c) 给予提交人切实的补偿。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侵权现象。

         12.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认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若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和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

  未提供具体出生日期。

  他提供了有关遭受上述威胁的新闻报告。

  右户胛部位有2x 3”正在愈合的疮疤面积;右背下部有1x 1”正在愈合的疮疤面积;右胸前部有2x 1.1/2”;左手手背有2x 3”的淤血;左前臂前面有2x 3”的淤血;左手的中间部位有1x 1.1/2”的淤血;左手的侧面有1x 2”的淤血;左脚脚掌有2x 2”的淤血;右脚脚掌有2x 1”的淤血。”

  提交人提及委员会的案例。参见20001025日就Chongwe诉赞比亚,第821/1998号案通过的《意见》;1990712日就Delgado Paez诉哥伦比亚,第195/1985号案通过的《意见》;2000418日就Dias 诉安哥拉的第711/1996号案通过的《意见》。

  最高法院对基本权利上诉的审议看来不取决于高等法院是否下达了定罪的判决。最高法院将在高等法院下达判决后,并根据提交人的上诉,审议案情。

  他提供了向高等法院投诉的日期先后顺序资料如下:

04714向被告下达了起诉书。

04729再次发出审案传唤。

041013发出审案传唤,但未录取证据。

0522确定开庭审理日,但审理证据。

05526开始审理证人的证据:录取证据约4550分钟。

05712继续审查提交人的主要证据:录取证据约25分钟。

05823开始对提交人反诘问审理:录取证据约45分钟。

051128发出了审案传唤,但在未录取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推迟审理。

0654确定下次开庭日。

  2004323E/CN.4/2004/56/Add.1号文件。

  1989330日就H.C.M.A.诉荷兰,第213/1986号案的《意见》;1990326日就S.E.诉阿根廷,第275/1988号,通过的《意见》;1990326日就R.A.V.N.其他人诉阿根廷,第343-345/1988号的《意见》。

  20001025日就Chongwe诉赞比亚,第821/1998号案通过的《意见》;1990712日就Delgado Paez诉哥伦比亚,第195/1985号案通过的《意见》;2000418日就Dias诉安哥拉,第711/1996号案通过的《意见》;2002722日就Jayawardena诉斯里兰卡,第916/2000号案通过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