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211/2003号来文,Oliveró诉西班牙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11日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Luis Oliveró Capellades先生(由两位律师Jośe Luis Mazón Costa先生和Javier Ramos Chillón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期

2002418(首次提交)

事由

该国最高法院一审定罪后不可上诉。定罪的罪名不在起诉书中

程序性问题

申诉证据不足,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

实质性问题

依法将定罪和判决提交更高一级法庭;有权得到公平审判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1和第5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三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11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Luis Oliveró Capellades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211/2003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1  2002418日来文的提交人Luis Oliveró Capellades, 1935年出生的西班牙人。他声称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5款的受害者。《任择议定书》1985425日在缔约国生效。提交人由Jośe Luis Mazón Costa先生和Javier Ramos Chillón先生代理。

事实背景

         2.1  19916月对提交人进行起诉。那时报刊报导西班牙社会主义工人党筹资中有舞弊情况,为此对若干人提出指控。由于涉及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根据西班牙宪法,对案件的调查和审判交由对刑事案件有管辖权的该国最高级法院最高法院进行。这涉及提交人,他坚称他因而被剥夺了对他的定罪提出上诉的机会。提交人是受此事牵连的贸易公司Filesa的经理。

         2.2  1997719日,提交人称最高法院决定从起诉书中除去非法集会的指控,审判因而将此排除在外。但是,提交人表示,他被认定犯有此罪。

         2.3  19971028日,最高法院以伪造罪判处提交人六年监禁,非法结社罪两年和对国库犯罪两年。提交人提供的文件表明,他在19971120日向立宪法庭提出过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声称有几项权利受侵害。从提供的文件看来立宪法院在三个不同日期就提交人的申请分别作了三个决定。19971222日,它判决作为提交人向人权事务委员会申诉的基础的提交人的要求不予受理;1998125日,它判决该法院除了决定对提交人犯有伪造罪的定罪合法性的要求根据案情进行审查(该法院在200164日驳回了这一要求)之外,他关于他的宪法权利受侵犯的所有其他要求不予受理。

         2.4  提交人在服了一部分刑期之后,根据200012月颁布的一项大赦令获得赦免。

 

         3.1  提交人声称第十四条第5款受违反,因为他在唯一的审判中由最高法院审判和定罪,没有机会对他的定罪上诉。他说不像对第十四条第5款有保留的其它缔约国,西班牙对该国最高法院一审审判没有保留。他认为承认这一权利对缔约国影响极小,因为指定最高法院某些法官复查该法院刑事分部的判决就足够了。他说,存在一种对该法院行政诉讼分部作出的判决向最高法院法官提出上诉的程序。他认为在最高法院一审定罪的情况下对其判决不予复查,是毫无理由的。

         3.2  提交人声称第十四条第1款受违反,因为他因非法结社被判入狱两年,这一罪名曾由最高法院从起诉书中明确取消。即使如立宪法院所接受,这一取消是个错误,提交人说这一错误不是他造成的。他认为审判中这一反常情况违反公平和公正听证权以及平等待遇权的原则。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及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4.1  缔约国在200417日的一份说明中指出,提交人未向委员会提供最高法院19971222日的判决,该项判决驳回了提交人的一项申请―他在申请中提出了和他现在向委员会提出相同的要求,从而最后解决了提交人正在向委员会提出的问题。根据这份判决,由该国最高一级法院最高法院审理一个案件这一事实取代了向上诉法院求助的保证,并豁免了向更高一级法院求助。这一取代的原因是当享有特权或优遇的人受审时必须维护司法的独立性;无论如何,可以向立宪法院上诉最高法院的判决,立宪法院便作为上诉法院。关于据称取消非法结社罪名而后来提交人又被因此定罪,立宪法院指出,提交人在此事上并非没有得到辩护,因为这一指控曾写入起诉书原件、将此案进行审判的决定以及对各项罪名的最后决定,并曾经得到讨论。

         4.2  缔约国坚称,提交人滥用了提交来文的权利,而目前的来文显然是没有根据的。2002年提交人提出申诉为时太晚,那是199712月最高法院解决现在摆在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几乎五年之后,而且没有提供诸如上述的最高法院判决书等重要文件。在这种情况下,并由于提交人曾得益于一项赦免,缔约国认为由委员会根据案情审议来文,显然会“丧失法律上的可靠性”以及“招致”重开一项已经肯定结束的刑事案件,该案件中并无武断的情况,而且所有的保障都得到尊重。

         4.3  缔约国在200454日的说明中,重申其关于可否受理的说法,并就有关第十四条第5款的申诉案情坚称:() 涉及提交人的该案件曾经最高法院审理,因为这是西班牙宪法第123条的要求,该条使最高法院对审判国会和参议院成员有管辖权;() 指定最高法院管辖对于国会和参议院成员是一项特别保障,提交人曾因此受益,因为他曾和两名国会议员一起受指控;() 受该国最高级法院审判的保障取代了上诉程序的保障并豁免了向更高一级法院求助;() 最高法院判决可由立宪法院复查,在这类案件中立宪法院将作为上诉法院;() 由最高法院管辖的依据是必须维护西班牙司法机构的独立;以及() 审判不享有国会特权或优遇的受指控人员不能同审判享有者分开。

         4.4  缔约国继续说:() 在轻度刑事犯罪案中,由更高一级法院复查效果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使程序拖长而且费用更高;() 上诉不是无限的―存在一个合乎逻辑的限度,因为不能对上诉进行上诉:如果在一审时宣告无罪的个人在上诉时被定罪,这一定罪不能又进行复查;() 上诉的理由是避免法律上的错误;但是如果一个人由该国最高级法院审判,就不能上诉,因为没有更高级法院上诉;() 由最高级法院进行一审审判是有理由的,肇因于这一客观事实:一个人因担任公职而使他或她处于不平等状况,因此这个人必须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以实现在法律面前的平等;() 这种司法管辖存在于好几个缔约国中;() 对公约应以符合区域人权协定的方式解释,而且不应认为由最高一级法院审判违反《公约》;以及() 在西班牙,最高级法院涉及基本权利的定罪方面可由立宪法院通过保护宪法权利的程序进行复查。

         4.5  关于据称违反第十四条第1款,缔约国援引立宪法院的判决重申提交人并非得不到辩护,因为非法结社的指控在起诉书原件中提及,写入将该案交付审判的决定中,是控告的最后结论的一部分,而且在口头审理过程中是热烈争论的主题。它还引用最高法庭判决表明提交人公开谈论被认为是构成非法结社的活动。

         5.1  200483日的一封信中,提交人断言他没有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任择议定书》对提交申诉未规定期限。提交人称国内法庭的最后判决由立宪法院1998128日作出,他只是在20016月才收到,而他在20024月提交了他的来文。他补充说,虽然他在199712月收到对他关于上诉权和非法结社罪名申诉的决定,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如果他向立宪法院提出的保护宪法权利申请成功,他的申诉就会得到补救。此外,提交人说,缔约国对公民不知道他们可以向委员会提出申请应负部分责任,因为它不愿意公开委员会的决定。

         5.2  提交人坚称,缔约国没有尊重《公约》确定的全面复查定罪和判决的权利。他强调西班牙对关于批准《公约》的第十四条第5款未作保留。缔约国提及的欧洲公约第7号议定书并无相关性,因为西班牙没有批准的该议定书对于委员会的管辖权是无关紧要的。他批驳缔约国断言没有法院高于最高一级法院,因为西班牙国内立法对最高法院行政诉讼分院作出的判决允许有这一可能性。至于有关第十四条第1款的申诉,提交人坚持最高法院在1997719日决定不以非法结社罪对他进行审判,并坚称立宪法院在判决中小心地否认最高法院的该项决定有任何法律效力。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6.1  在审议载于一份来文中的任何要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根据《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该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6.2  为了《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款的目的, 委员会已查明此事目前并未按照另外的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进行审议。它还表示缔约国未提出按照国内法尚有其它补救未用尽,因此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审议来文不存在阻碍。

         6.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申诉是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因为提交申诉过分拖延以及摆在委员会面前各项问题已由国内法庭以解释性的说理予以解决。至于据称提交申诉过分拖延,委员会指出,《任择议定书》对提交来文并无规定限期,提交前消耗的时间的长短本身并不构成滥用提交权,而且在特殊情况下,委员会可以要求对拖延作出合理解释 。在本案中,委员会表示提交人向它提出的问题最终由立宪法院在199712月解决,而提交人提出的如果得到接受将取消对他的定罪的第二批要求已由立宪法院在1998年驳回。提交人坚称他时至20016月才拿到1998年判决,那时立宪法院根据案情驳回了提交人提出的同他向委员会申诉无关的要求。鉴于本案情况,委员会认为不能说来文是滥用提交权。

         6.4  关于有关《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评论称起诉书中取消了非法结社的指控,以及缔约国表示审判的确涵盖了那一指控。它表示该项指控是否包含在起诉书中,是个国内法庭原则上必须确定的事实,除非它们的确定是明确的武断或构成执法不公。提交人提供的文件表明,西班牙的刑法程序允许除了总检察长提出起诉书外,个人也可以提出起诉书,并表明,虽然提交人提及的最高法院1997719日判决的确从某份个人起诉书中免除了各种指控,包括对提交人的非法结社指控,但是它没有免除总检察长的起诉书和另一个人起诉书中对他提出的非法结社的指控。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了受理的目的而足够证实他关于《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申诉,并断定来文的这一部分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6.5  委员会认为来文的其余部分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提出了各项问题,宣布其可以受理,并着手根据案情审议来文。

审议案情

         7.  关于第十四条第5款的申诉,委员会表示提交人由该国最高级法院审判,因为在该案的其他被告中有一名参议院成员和一名众议员,而根据西班牙法律审判涉及两名国会议员的案件应由最高法院进行。它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由最高级法院定罪符合《公约》,而这是在许多《公约》缔约国中通常的情况。然而,《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任何人被定罪后应有权使他的定罪和判决依法受到更高一级法庭的复查。委员会认为,“依法”一词的用意并非意味着复查权的存在应由缔约国酌定。虽然缔约国的立法规定,在某些情况下,某人因担任某种职务应由比一般更高一级的法庭审理,但是那种情况本身不能影响被告使其定罪和判决得到更高一级法庭复查的权利。因此,委员会认定,来文中阐明的事实是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

         8.  人权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它所掌握的事实表明存在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缔约国应向提交人作出有效补救并采取必要步骤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反。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如违约行为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提交大会的委员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Abdelfattor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Alfredo Castillero Hoyos先生、Christine Chanet 女士、Edwin Johnson先生、 Walter Käl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Elisabeth Palm女士、 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Yrigoyen先生和 Roman Wieruszewski先生。

 787/1997号来文,Gobin诉毛里求斯2001716日决定,第6.3款,和1434/2005, Fillacier诉法国2006428日的意见,第4.3款。

 在这方面,见1073/2002号来文,Terrón诉西班牙2004115日意见,第7.4款。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