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93/2003号来文,Teun Sanders诉荷兰
    (2005725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Teun Sanders (由律师B.W.M. Zegers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荷兰

来文日       2002612(首次提交)

        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开业律师被任命为代理法官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得到公证和无偏倚的审理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5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1  来文提交人,Teun Sanders先生,是荷兰公民。他宣称是荷兰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行为的受害者。他由律师B.W.M. Zegers先生代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2  2003828日,继缔约国提出了有关可否受理问题的陈述之后,新来文问题特别报告员代表委员会行事,决定将对来文的可否受理问题,与来文案情分开审议。

背景事实

2.1  199724日,提交人对荷兰旅游俱乐部和荷兰技术研究所提出了一项民事诉讼。他在诉讼中要求法庭:(a) 下令荷兰旅游俱乐部纠正荷兰旅游俱乐部杂志发表的一篇有关提交人设计的联接稳定器运作与安全性能的文章;(b) 禁止荷兰旅游俱乐部散发这篇文章;下令荷兰旅游俱乐部和荷兰技术研究所支付他所蒙受的损害补偿;并(c) 下令荷兰旅游俱乐部和荷兰技术研究所交出传唤书所述的“报告”。

2.2  1997210日,在法庭审理之初,提交人宣称海牙区域法庭不能被视为一个独立和无偏倚的法庭,请求“审理法官”将本案件转交另一法庭。他辩称,同一家法律事务所 的“若干名律师”既是荷兰旅游俱乐部和荷兰技术研究所的代理律师,也同时是海牙区域法庭和上诉法庭的代理法官。法官拒绝了他的请求。

2.3  提交人向海牙上诉法院提出上诉,并且在开庭审理伊始,即以上文第2.2段所载的同样理由,要求将本案转交另一上诉法庭。1998922日,荷兰上诉法庭宣布,根据荷兰法律规定,不能撇开法庭对案件本身的裁决,单独提出对不将本案转交另一法庭的决定提出上诉,提交人的申诉不可受理。2000630日,他向最高法庭提出的上诉被驳回。

 

3.1  提交人宣称,由于他未得到独立和无偏倚的法庭的“公平审理”,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的规定。他宣称海牙区域法院和上诉法院都不可被视为独立和无偏倚的法庭,因为在同一家法律事务所内工作的“若干名律师”,既是荷兰旅游俱乐部和荷兰技术研究所的律师,也同时是同一法庭内的代理法官,因此造成了利益上的冲突。他辩称,本案没有转交另一区域法庭,证明在下达对提交人案件的判决方面牵涉到海牙上诉法庭的“利益”。

3.2  提交人还说,荷兰旅游俱乐部的这位律师也是阿姆斯特丹Vrije大学的教授,而且同一所大学的其他三名教授也都是海牙区域法庭的代理法官。他辩称,直至1996年,这位“审理法官”一直是荷兰律师协会纪律委员会成员,与NouwenKronenberg女士,即市政法庭的法官共事,而她是荷兰旅游俱乐部前任经理,Nouwen先生的小姨子。当向“审理法官”指出这一事实时,审理法官答复,他不知道此情况,而且不存在排除其本人担任本案审理法官的理由。

3.3  最后,提交人宣称,这种在法官工作之外兼任其它职位的代理法官制度其本身即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的规定,因为这样必然会导致利益上的冲突。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陈述和提交人的评论

4.1  2003827日,缔约国提出反对受理来文的两条理由如下,首先,缔约国说,提交人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第一条含义所指的“受害者”资格,因为审理临时禁令的庭长(提交人称为“审理法官”)与被告律师的法律事务所没有个人关系。缔约国回顾,《任择议定书》并不是为了审理以空乏的措词指责国家立法或国家法律惯例中存在着缺陷的申诉。据缔约国称,任何对法官的质疑,必须以具体客观事实为据,证明具体法官的不偏不倚性可受到质疑,或者就他/她的不偏不倚性或者表面上看来不偏不倚性存在着任何客观有理的怀疑情况。

4.2  第二,缔约国说,此案不属于《公约》的适用范围,因为这是向庭长(提交人称为“审理法官”)提出的一起涉及临时禁令的审理程序。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54条第1款,凡审理请求临时补救措施的法官,“在考虑到当事各方利益的情况下,对一切必须立即实施禁令的紧急案情”,可批准一项禁令。《民事诉讼法》第257条阐明,“立即执行的决定不应有损于主要诉讼”。缔约国辩称,本案并不涉及确定《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所述的一项公民权利的问题。缔约国说,欧洲人权法院于2002529日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它裁决此案不可受理,因为不属于《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的范围之列。

5.1  2004930日,提交人对缔约国的陈述发表了评论,并重申其申诉属于《公约》范围之列,坚称案情确实涉及到一项公民权利,即“公平审理权”,而且他是《任择议定书》第一条含义所指的受害者。他承认,审理该案的区域法庭法官并非从上述法律事务所聘请的代理法官,而是一位全职法官。然而,这位法官与该家法律事务所的律师具有“个人关系”。他辩称,按照惯例,法官同时也与由[DBB]法律事务所律师兼任的其他代理法官进行咨商或者交换意见。他辩称,《公约》并不区别简易诉讼和主要诉讼程序,而欧洲人权法院裁决他的申诉不可受理,并不意味着委员会也应该同样裁决。

5.2  最后,他援引了2001621日海牙区域法院对某个不相关案件的审议考虑。在这个案例中,法院认为,由于法院法官与DBB法律事务所的密切关系,申诉人提出将其案件转交另一法院审理的请求获得了批准。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注意到,欧洲人权法院已经于2002529日审议了此项事务。然而,委员会回顾其判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只有当同一事务正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查之中时,委员会才没有资格审查来文。因此,第五条第二款()项并不妨碍委员会审议本来文。

6.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宣称,法院缺乏独立和不偏不倚性,因为海牙区域法院和上诉法院的“若干法官”也是提交人以法律诉讼行动投诉的法律事务所开业律师。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辩称,审理禁止法令问题法庭的庭长与所涉法律事务所无关,而且提交人本身在其就缔约国意见发表评论时承认,审查其案件的法官是一位全职法官,不是所涉事务所的开业律师。委员会指出,提交人未能够提供任何补充资料以证实审查其案件的法官缺乏不偏不倚性或独立性的宣称。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提交人未能够按《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规定,为了受理的目的证实他的指称,因此,这些申诉不可受理。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不予受理;

(b)  此决定应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De Brauw Blackstone Westbroek Linklaters & Alliance (DBB法律事务所)

见第824/1998号来文,N. M. Nicolov诉保加利亚案,2000324日通过的决定。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