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89/2003号来文,Fernando诉斯里兰卡
    (2005331日第八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Anthony Michael Emmanuel Fernando (Kishali Pinto-JayawardenaSuranjith Hewamanne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斯里兰卡

来文日            2003610(首次提交)

                  对藐视法庭案的公平审理、酷刑、死亡威胁和人身安全。

程序性问题 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缺乏确凿证据

实质性问题 对藐视法庭案的公平审理程序;国家调查死亡威胁并保护受死亡威胁对象的责任。

《公约》条文 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1款、第十四条第123()()()()()项和第5款、第十九条和第二条第3款。

《任择议定书》条文: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331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Anthony Michael Emmanuel Fernando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189/2003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1  来文提交人,Anthony Michael Emmanuel Fernando先生是斯里兰卡国民,目前在香港寻求避难。他宣称是斯里兰卡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1款、第十四条第123()()()()()项和第5款、第十九条和第二条第3款行为的受害人。他由律师Kishali Pinto-JayawardenaSuranjith Hewamanne代理。

            1.2  新来文事务特别报告员拒绝了与来文同时提出的一项要求斯里兰卡监狱释放提交人的临时措施请求。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向工人赔偿事务副专员提出了一项有关弥补其所蒙受工伤的工人补偿索赔。根据法庭的审理记录,提交人是基督教青年会雇员。他在受雇期间,因摔受伤。工人赔偿事务副专员就此工伤事故进行了调查。提交人和基督教青年会都分别由律师代理,达成了一项解决办法,但是,当199819日就此事务面对副专员时,提交人拒绝接受解决办法。因此,提交人的索赔遭到驳回。提交人在他的索赔遭拒绝之后,连续向最高法院提出了四次动议。前两项动议指称工人赔偿事务副专员违反提交人宪法权利。20021127日,最高法院一并审议了这两项动议,并予以驳回。此外,提交人于2003130日提出了第三项动议,宣称前两项动议本不应合并审议,而合并这两项动议,违反了他得到“公平审理”的宪法权利。2003114日,此项动议也遭到了驳回。

            2.2  200325日,提交人提出了第四项动议,宣称审议其第三项动议的斯里兰卡首席法官以及其他两位法官,本不该审议他的第三项动议,因为这几位是曾经合并和审议其前两项动议的法官。200326日在审议提交人的第四项动议期间,提交人被当即判定藐视法庭罪,并被处以一年的“严厉监禁”(即可强迫他从事苦役)。当天他即被押入牢房。据提交人称,大约两星期之后,首席法官下达的“第二个”藐视行为制裁判令清楚地阐明,尽管事先提出过警告,但提交人仍坚持扰乱法庭的审理。这项判令的执行部分阐明如下:“申诉人被告知,他不可滥用法庭程序,毫无根据地不断提出请诉。此刻,他提高了嗓音,坚称他有权坚持请诉。当时,他受到警告,若他坚持扰乱法庭的审理程序,将按藐视法庭予以处置。尽管发出了警告,他仍然扰乱法庭的审理程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他犯有藐视法庭罪,判处他一年的严厉监禁。书记官接到指令将申诉人带出法庭,依照判决将他囚入监狱”。这是根据斯里兰卡宪法第105条第3项下达的判令。此宪法条授予了最高法庭“惩治藐视法庭行为的权力,不论这是发生在法庭之内或别处的藐视行为,均可按法庭认为适当的程度处于监禁或罚款,或两项并罚……”。 据提交人称,宪法或任何其他法定条款既没有规定向当事人通告对他提出藐视法庭行为指控的程序,以使他能向律师咨询或就法庭的命令提出上诉,也没有具体阐明就藐视法庭案可能下达的判决。

            2.3  在他被监禁之后,他患上了严重的哮喘,致使他必须住院,在重病房接受护理。200328日,他被转入常规医院的囚犯病房,他在那儿铐着脚镣,躺在地板上,只有上厕所才允许走动。由于躺在地板上,使他感到寒冷,越发加重了他的哮喘。他被转院的情况既未通告他的妻子,也未告诉他的父亲;他们必须自己去打听。

            2.4  2003210日,提交人感到浑身剧烈疼痛,却未给予诊治。同一天,他被送回监狱,而且在转押的途中,他遭到狱警的多次殴打。在警察的囚车里,他背部多次遭到脚踢,造成了他的脊椎骨损伤。在抵达监狱时,他被剥得一丝不挂,躺在厕所边达24小时之久。当发现他小便带血之际,又将他送回医院。在医院时,对他进行了察访的联合国法官和律师独立问题特别报告员就此案情表示了关注。据称,2003211日之后,提交人无法从床上坐起。20031017日,在服满了十个月的徒刑之后,他被释放出狱。斯里兰卡当局对狱警提出了刑事起诉,指控狱警参与了对提交人的殴打行为。从那时起,这些狱警一直处于有待审理的保释之下。

            2.5  2003314日,提交人根据宪法第126条,就据称的酷刑行为提出了侵犯基本权利的申诉。目前此案有待最高法院审理。他还以判决之前未向他宣读罪行指控,而且量刑不当的为由,就针对他藐视法庭罪的判决,提出了上诉。他还称,这个问题不应当由同样的法官来审理,因为他们持有偏见。这项上诉同样由曾判定他有罪的三名法官审理,并于2003717日遭到驳回。

 

            3.1  提交人宣称侵犯了他根据第十四条第1款、第2款和第3()()()()()和第5款应享的权利,因为:在遭到即决判决之后,他被剥夺了有关藐视法庭行为的审理;定罪和判刑都是由曾审议过他先前三项动议的法官下达的 ;他既未被告知对他的指控,也未给予他准备辩护的充分时间 ;上诉是由最高法院原先审理过这项事务的同样几位法官审理的;没有按国内法律规定确立他犯有藐视法庭行为或“蓄意”犯有藐视行为的事实证明;一年的监禁徒刑与他被判定的所犯罪行程度极大的不相称。

            3.2  提交人宣称,由同样的法官审理他的动议违反了国内法规定。据提交人称,1978(经修订的)2号司法法第49(1)款规定,凡在本人作为当事方,或者牵涉到个人的情况下,任何法官都不得胜任,而且也不可在任何情况下被迫对任何诉讼、检控、审理或事务行使司法权。该条的第(2)款规定,法官不得审理就他本人下达的任何判决、判刑或法令提出的上诉,或复查就他本人下达的任何判决、判刑或法令。该条的第(3)款规定,凡最高法院或上诉法院一名法官,只要是当事一方或者在牵涉到其本人时,对于他作为当事方或牵涉他本人的任何诉讼、检控或事务,或对他所主张的判决提出的任何诉讼、检控或事务的法官,都应当由法院的另一位法官或若干名法官进行审理或裁决。为了佐证提交人认为审理不公正的观点,他援引了国际上和国内对首席法官行为的一些关注。

            3.3  提交人辩称,他在未得到公平审理的情况下被判入狱是违反《公约》第九条的任意监禁行为。他援引了任意监禁问题工作组的标准,据此确定剥夺自由是否属任意性的行为。

            3.4  提交人宣称,鉴于制止藐视的权力行使,既无“法律规定”(鉴于有关条款缺乏充分的确切性),也不是为了“保护实施司法的必要”或“公共秩序”(第十九条第3()),在提交人方面没有什么可被视为“玷污法庭”的藐视行为情况下,对他处以不当的监禁徒刑,是违犯第十九条规定,侵犯其言论自由的行为。他辩称,他遭受的待遇和随后对他言论自由的限制,都不符合实行限制的三项先决条件 :即限制必须依法律规定行事;必须是为了第十九条第三款()()项界定的目标之一;而且必定是为实现某项合法目标所必须的。

            3.5  关于第一项条件,提交人辩称法律并没有规定限制,因为所涉措施没有明确的界定,而且其范围之宽泛,不符合任何法律必需的确定性标准。他援引了欧洲人权法院的案例法,以表明必须能让个人知晓所涉法律准则,从而使个人能认清法律,并可对某项具体行动的后果具备合理的预期前景。 缔约国有关藐视的法律模糊不清、无法让人理解,而法院本身行使其惩治藐视的自酌权如此宽泛且不受制约,致使法律不符合可理解性和可预期性的标准。

            3.6  关于第二项条件,提交人辩称,根据斯里兰卡赋予司法机构行使惩治藐视行为的实权幅度,以及这些条款作为限制言论自由权的运作程度,与第十九条具体阐明的,即保护“公共秩序”和“他人权利和名誉”的目标并非十分密切相关。关于第三项条件,虽然为“保护他人权利和名誉”,言论自由的权利可受到限制,然而,在这方面,斯里兰卡法律出于维护司法的实施,为最高法院规定的惩治藐视法庭罪的权力,包括下达监狱监禁的权力,则完全不相称的,而且没有理由认为是为此目的“所必要的”。即使委员会感到,(为了保障司法行政)在这方面具有迫切的社会必要性,而且提交人事实上由于藐视行为,被判处一年的监禁-加上苦役-亦绝对是不相称或不必要的相应制裁。

            3.7  提交人宣称,斯里兰卡宪法第105条第3款本身即不符合《公约》第十四和十九条。他宣称对他的殴打以及他的监禁条件(以上2.32.4)是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1款的行为。他还宣称,在就藐视行为对他的判决提出了上诉之后,他已经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陈述

            4.1  2003827日,缔约国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发表了意见。缔约国说,2003717日最高法院就提交人关于藐视行为的定罪提出的上诉下达的判决,裁定了整个案件;重要的一点是,尽管法庭曾给予了提交人机会,对这种“藐视行为”表示忏悔,但是提交人并没有忏悔之举,因此,表明了他对司法和司法机构的藐视态度。

            4.2  关于对监狱当局酷刑行为的指控,缔约国证实它采取了措施对责任者提出了指控,这项案件有待审理,而今被告获保释待审。目前法庭有两起待审的案件。若被告被定罪,将对他们判刑。此外,已证实提交人已就所称的酷刑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一项基本权利的申诉,还有待审理。若最高法院作出有利于提交人基本权利上诉的裁决,他将有资格得到补偿。就此,酷刑指控因尚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而不可受理。此外,由于国家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步骤检控声称的犯罪者,为此,没有什么缘由可针对缔约国提出进一步的申诉。

            4.3  缔约国还说,斯里兰卡宪法规定了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司法机构不受国家控制,因此国家不能影响,也不能代表司法机构承诺或保障任何司法人员的行为。若国家影响或干预司法审理,这就相当于干预司法机构,并将导致任何负责官员本人面对藐视法庭的指控。

            4.4  虽然缔约国要求委员会对来文可否受理与来文事由分开审理,但委员会通过新来文事务特别报告员通知,根据缔约国就事由提出的进一步意见将对可否受理问题作出更深入的澄清,委员会将一并审议来文的可否受理和事由问题,而迄今所提供的资料太少,在目前情况下难以就这两个问题作出任何最后的决定。

采取临时措施的请求

            5.1  20031215日,在收到死亡威胁之后,提交人要求采取临时保护措施,要求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确保对他本人及其家庭的保护,并保证毫不拖延地展开对这些威胁和其他恐吓手段的调查。他说,20031124日上午935分一个陌生人打电话给他母亲,向其母亲询问他是否在家。当母亲答复不在时,此人发出了对提交人的死亡威胁,要他撤消下列三项申诉:向人权事务委员会发送的来文;针对声称的酷刑,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基本权利诉案;和向科伦坡地方治安法院提出的指控两名Welikade狱警的申诉。此名打电话者未透露他的身份。

            5.2  20031128日,科伦坡地方法院首席法官受理了提交人指控两名狱警的申诉,而且提交人出席了庭审。地方法官于200426日责令警察指控这被告,因为这两名狱警三次不遵照法庭要他们本人出席Maligakanda调解委员会的指示。20031128日当天晚些时候,提交人母亲告诉他,一名不明身份的人于上午1130分来到家中,站在锁着的大门外,大声呼叫提交人。提交人母亲告诉他提交人不在家,此人便在离去时威胁要杀掉提交人。20031130日下午约330分,此人再次返回,采取了同样的威胁方式,并要提交人父母将其儿子从家中赶出去。提交人父母没有理睬,打电话向警察报警。在警察来到之前,此人向提交人的父母说了一些威胁的话,然后,在离去之前,再次威胁要杀死提交人。提交人母亲当天即向警察所提出了投诉。

            5.3  20031124日上午1027分,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打电话给始终支持提交人不幸遭遇的一家斯里兰卡报社《Ravaya》的办公室。这个人与一名记者交谈并发出了针对他和《Ravaya》编辑的死亡威胁,勒令报社今后停止发表有关提交人的新闻。这家报刊曾刑登了就提交人所蒙受的司法不公问题于2003216日至23日和112日进行的采访。《Ravaya》报刊的周末版报导了以上威胁事件。

            5.4  提交人还说,2003124日,他得到消息说,提交人在基本权利申诉中所指控的并在科伦坡地方治安法庭立案受审的两名狱警已经恢复了职位:其中一人转调到New Magazine监狱,而另一名狱警仍留职Welikade监狱。为此,提交人每天都对他本人的性命,及其妻子、儿子和父母的性命和安全担心。尽管他向当局提出了申诉,但是迄今为止他未得到警方的任何保护,而且也不知道是否就对他本人及其家庭的威胁采取了行动以展开调查。他回顾称,他在监狱中也遭到过死亡威胁;他援引了委员会200311月的结论性意见,其中指出“当局应就证人面对的一切可疑的恫吓案情展开应有的调查,并制定一项保护证人的方案,以终止这种对此类案件调查和检控有害的恐惧气氛。”他还援引了委员会针对Delgado Paez诉哥伦比亚案发表的关于缔约国有义务调查和保护受死亡威胁对象的意见。

            5.5  200419日,新来文事务特别报告员根据议事规则第86条代表委员会要求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提交人及其家庭的生命、安全和人身健全,从而避免对他们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并在普通照会发出之日起的30天内,即最迟不得晚于200429日,向委员会通报缔约国为遵循这项决定所采取的措施。

            5.6  200423日,提交人说,200422日上午,一名不知身份的袭击者向他的脸上喷洒氯仿。在被袭击期间,一辆面包车开到他身旁停下。提交人认为这辆面包车本意是用来对他进行绑架的,但是他得以逃脱,并被送入医院。若他未能逃脱,他就会沦为被谋杀或遭失踪的受害者。2004213日,委员会通过新来文事务特别报告员向缔约国再次重申了,先前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于200419日发出的照会中提出的要求。

            5.7  2004319日,缔约国就200422日袭击提交人的事件发表了意见。缔约国称,总检察厅责成警察对据称的袭击事件进行调查,并采取了确保提交人安全的必要措施。警察记录了他的陈述。提交人在陈述中既无法向警方提供嫌疑人的姓名,也无法提供据称袭击者乘坐的面包车牌号。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并将采取步骤向提交人通报调查结果。若调查发现可信的证据,证明有任何人制造威胁以期破坏司法,缔约国将采取适当的行动。

            5.8  关于提交人的安全,在他的住宅里设置了一本警察巡逻记录本,并指示警察对他的住宅进行日夜巡防,并在警察巡逻记本上记下警察的巡防记录。除此之外,便衣警察还将他的住宅置于监视之下。没有证据证明,因为他向人权事务委员会发送了来文,而受到对他发出的生命威胁。

缔约国关于案情的陈述

            6.1  2004316日,缔约国就案情事由发表了意见。关于违反《公约》第九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九条的指控,缔约国承认,提交人已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提到最高法院2003717日就藐视法庭裁决的上诉下达的判决,并阐明缔约国不能对斯里兰卡主管法院下达的任何判决,发表案情事由的意见。缔约国依据判决书所列的论点提出了提交人的权利未遭到违反的说法。缔约国说,从据称在当事双方当初均面对工人赔偿事务副总专员时,提交人违背他本人与基督教青年会之间达成的一项解决办法,扬长而去的态度,直至最高法院审理了他藐视法庭案时,他拒绝表示任何忏悔的那一刻,都表明提交人根本就不尊重司法法庭的尊严和礼仪。缔约国提到法官对赋予法庭处置这种藐视案实权的审议,指出面对法庭犯下的这种藐视行为案,可当即予以惩治。虽然,曾给予了提交人表示道歉,以减轻判决的机会,但他并没有道歉。

            6.2  斯里兰卡的宪法第14条第1(a)项规定保障了言论和表达自由,包括出版的自由。根据第15条第2款,允许对第14条规定的权利实行限制;针对藐视法庭的行为,可按照法律规定实施限制。缔约国否认,宪法第105条第3款赋予最高法院的实权,既不符合里兰卡宪法第14条第1(a)项所保障的基本权利,也不符合《公约》第十九条或第十四条。

            6.3  缔约国重申,提交人未就酷刑和虐待的申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案情还有待审理。鉴于缔约国不能代表被告方发表意见,若委员会就所称的违法行为发表其意见,则将相当于违反自然公正的规则,因为被控为袭击者的当事人未得到机会发表他们对事件的说法。在目前阶段,委员会要对本案作出决定,将不利于被告和/或控方。缔约国说,提交人并没有宣称这样的补救办法无效,或者此类补救办法将是不合理地延长。

            6.4  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提出的基本权利案还有待最高法院审理,而且《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1款规定所保护的这些同样权利遭到侵犯的情况也将有待在这过程中审议。缔约国进一步指出,缔约国不愿代表那些被控犯有酷刑的个人出庭。代表国家的总检察长,按照政策,不会为那些遭到有待审理,被控犯有酷刑行为的政府人员出面,因为总检察长甚至可以在案件已结案之后,考虑对犯罪者提出刑事指控。在目前情况下,还尚待采取此类行动(刑事检控)

提交人对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7.1  200486日,提交人就缔约国的意见发表了评论,并重申了他原先的宣称。在200422日对他的袭击之后,他一直过着躲藏的生活。尽管向警方提出了投诉,但未展开过调查,没有追究或逮捕任何人。虽然提交人承认,警方的巡逻队经过他的住房,但他辩称,对于企图绑架和可能的企图谋杀行动,这种保护是不够的。他被诊断患有事后心理创伤性压抑紊乱症,而且他的精神健康状况恶化。由于上述这些事件,他于2004716日离开斯里兰卡,并在香港继续对其精神疾病进行治疗的同时,提出了避难请求。他的请求尚未得到审理。他反驳了缔约国认为对地方法院的判决,国家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之说。

            7.2  与他最初的说法相反,现在提交人辩称,迄今为止没有对所称的袭击嫌疑人提出过指控。据他说称,原先的一些报告,即所谓“B报告”已经提交给了科伦坡的地方法院,但这些仅仅是有关调查进展情况的报告。法院最后一次得悉这一报告的时间是2004723日。因此,即使在事件发生的一年半之后,这项调查仍在进行之中。提交人认为,缔约国未能及时地调查有关酷刑的申诉,违反了第二条,而且不对证人实行保护,使得证人无法出席最终可能举行的任何审理。

            7.3  提交人还宣称,缔约国未能够促进他的康复。他宣称,四名医生确诊他因上述这些事件患有心理创伤症,但是他于2003313日提出的其基本权利和补偿的要求却一直遭到拖延。根据宪法第126条第5款,“最高法院应根据这项条款规定,在提出任何上诉求或呈案的两个月之内,审理和最终处置任何请求或呈案”。提交人的请求还有待审理。据称,缔约国未能审议这些上诉也表明,就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1款行为的指控必须用尽国内补救办法遭到了不应有的拖延,而且这些补救办法并无实效。

            7.4  提交人还就对他的藐视行为判决提出了一项新的申诉,即他未享有受到审理并为他本人,或者通过他所选择的法律援助进行辩护的机会,而且既没有向他通告他具有获得法律援助的权利,也没有为他指派法律援助。为此,他宣称违反了第十四条第3()项。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8.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8.2  关于提交人指称他所蒙受的酷刑和监禁条件是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1款规定的行为,委员会注意到,这些问题目前正有待地方治安法庭和最高法院审理。虽然尚不清楚,据称应为袭击负责的那些人是否遭到正式的起诉,但毫无争议的是,地方治安法庭正在审议这一问题。委员会认为,从所涉事件发案之日起拖延了18个月并不等于《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含义所指的不合理拖延。因此,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上述这些申诉因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而不可受理。

            8.3  至于宣称,按照第九条的规定,对提交人的拘留是任意性的,因为拘留是在据称不公平审理之后下达的法令,委员会认为,这项声称在述及《公约》第十四条时一并处理较好,因为第十四条叙及定罪之后的监禁问题。

            8.4  至于据称违反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行为,委员会认为,这项声称没有为得到受理的目的提供实证,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8.5  至于剩余的有关违反第九条第1款和第十四款第12款,第3()()()()项和第5款;第十九条的行为,委员会认为,有充分证据证实这些申诉,并认为不存在阻止受理这些申诉的障碍。

对案情的审议

            9.1  人权委员会参照当事各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规定提交的一切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9.2  委员会注意到,尤其是按普通法拥有司法管辖权的法院在传统上通过行使对“藐视法庭行为”当即判决惩处的权力,享有在法庭辩论中维护秩序和尊严的权威。但是,在本案中,按缔约国所述的唯一干挠行为是提交人一再提出请愿性的动议,对此,判处罚款惩处已显然足够了,以及在法庭上曾有一次“提高了嗓门”并随后拒绝道歉。对此下达的惩处是一年“严厉监禁”的徒刑。法庭或缔约国未能就在行使维持审理秩序的法庭实权时,为何下达如此严厉的当即判决,提供任何合理的解释。《公约》第九条第1款禁止任何“任意”剥夺自由。下达如此严峻的惩罚,不给予充分的解释,没有独立的程序保障,即落入禁止之列。政府司法部门犯下了违反第九条第1款规定的行为的事实,不能解脱缔约国作为一个整体应承担的责任。委员会得出结论,对提交人的拘留是违反第九条第1款的任意行为。参照对本案的裁决,委员会没有必要审议第十四条规定是否适用于制裁藐视法庭行为的实权。同样,委员会也没有必要审议是否存在着违反第十九条的行为。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缔约国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第1款。

            11.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委员会有义务为提交人提供充分的补救,包括赔偿,并作出必要的司法修改,以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违约行为。缔约国有义务避免在今后发生类似的违约现象。

            12.  缔约国必须铭记,加入《任择议定书》,即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认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05条第3款规定,“斯里兰卡共和国最高法院和斯里兰卡共和国上诉法院各自应成为最高记录法院,并应拥有此类法院的一切权利,包括惩治藐视法庭行为的权力,不论这是发生在法庭本身之内,或别处的藐视行为,均可按法庭认为适当的程度处以监禁或罚款,或两项并罚。上诉法院的权力包括惩罚对任何其他法院、法庭或本条款第1(c)项所述机构的藐视行为,不论这是发生在此类法庭内或别处的藐视行为:只要本条款的上述各项规定不会贬损或影响任何法律目前及此之后赋予其他此类法庭、法院或机构的权利或对藐视法庭行为的惩治。”

提交人引述了387/1989号案和Gonzalez del Rio诉秘鲁,第263/1987号案。他还将本案与Rogerson诉奥地利,第802/1998号案和Collins诉牙买加,第240/1987号案做了区别

他引述了2003217日的新闻发布阐明,联合国法官和律师独立问题特别报告员和斯里兰卡法律专业协会认为,藐视法庭案没有不让被告行使辩护权的例外规定。

联合国法官和律师独立问题特别报告员20034月提交联合国委员会的报告阐明,“特别报告员继续关注,对有关Sarath Silva首席法官不当行为的指控,即最近两位地方法官向最高法院提出的指控他和司法部门委员会的诉讼程序……”。他还援引2001年国际律师协会报告指称斯里兰卡未能保护法制治和司法机构的独立性。

Faurisson诉法国,第550/93号案

Grigoriades诉希腊(24348/94)Sunday Times诉联合王国(6538/74)1979年。

提交人援引了欧洲人权法院De HaesGijsels诉比利时的案例。

Delgado Paez诉哥伦比亚,第195/1985号案-“缔约国承诺保障《公约》所载的各项权利。作为一项法律事务,缔约国不应仅仅因为他或她未遭逮捕或其他的拘留,即无视对在其管辖下的人的生命已知的威胁。缔约国有义务采取合理和适当措施保护他们……。”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