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88/2003号来文,Riedl-Riedenstein诉德国
    (2004112日第八十二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Riedl-Riedenstein, Viktor-GottfriedJosselineScholtz, Maria                                            (由律师Hans-Jochen Moser先生和Sylvia Moser女士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来文日       2003611(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4112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本来文提交人Viktor-Gottfried Josseline Riedl-Riedenstein (第一提交人

和第二提交人),分别生于19161934年,Maria Scholtz (原姓Riedl-Riedenstein;为第三提交人)。三人都是奥地利国民。提交人声称是德国 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他们由律师代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佛朗哥·德帕斯卡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次世界大战以前,提交人的家族在捷克斯洛伐克拥有大批财产,包括Daimler Benz (价值为154.000 帝国马克)德累斯登银行(价值为142.000帝国马克) IG Farben Industrie AG (价值为410.000帝国马克) 等德国公司的股票。这些股票存在家族位于Aich古堡的第二住所。19449月,第一和第三提交人的父亲当着第一提交人的面决定将股票打包,包上写上第三提交人的姓名。根据1945年的Benes 法令,该家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财产被没收,其中包括Aich古堡,所有股票都藏在大厅的一个碗碟橱柜里。尽管股票的实质证据被没收,但捷克斯洛伐克当局并未试图兑取这些股票。

         2.2  1948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采用了联邦德国马克,按帝国马克发行的股票重新发行。作为拥有权的证明,必须提交旧股票;如果无法提交这些旧股票,则必须以其他方式证明所有权,例如提交银行对账单、报税单等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以所有权人托管人的身份行事,最后接收了无人认领的股票所有权。

         2.3  1965年,提交人根据19491964年间正式生效的审查和提出认领二战期间及其后遗失或毁掉的证券审批程序法规 (Wertpapierbereinigungsschlussgesetze),到Aich古堡收集关于其股票的资料,以便最后能够提交给德国联邦赔偿办公室。

         2.4  1965 1976年期间, 提交人向联邦赔偿办公室提交了三次索赔,由于缺乏对这些股票所有权的充分证据,索赔分别于196519711981年被驳回。提交人就涉及每一宗股票的这些决定分别向不同法院提出上诉,均胜诉。

         2.5  1990年以前,提交人由于无法取得保存在Aich古堡的文件,无法用文件证明他们对股票的所有权,相关的银行对账单和报税单也于维也纳家族邸宅在战争结束时的一场大火中烧毁。此外,捷克当局一直不肯由中央银行出具证明,确认股票的存在。

         2.6  1990年,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更迭以后,提交人陆续取得了必要的证明文件, 并于1991419日向法兰克福地区法院证券审批分庭提出新的赔偿申请,要求赔偿IG Farben 公司的股票,法兰克福地区法院于1992112日驳回申诉。经过上诉,法兰克福上诉法院撤销原判,并将该案拨回法兰克福地区法院重审。

         2.7  由于有可能从捷克当局取得新证据,提交人曾要求延缓判决,后来法兰克福地区法院证券审批分庭于19991129日作出判决:提交人没有理由要求赔偿价值为410,000 帝国马克的IG Farben股票,因此将争议数额定为1,644,000 联邦德国马克。该法院认为,由于提交人没有按照1964年《审批证券法》第15条第1款的规定,在法定截止日期19641231日以前申请核实和注册股票所有权,也没有提出正当理由,所以于法不符。由于Aich (现称“Doubi)从前的产业经理于1962年重新出现,他对提交人包括股票在内的资产情况所知甚详,法院驳回了提交人关于在1965年访问Aich古堡以前无法取得支持其申诉证据的说法。Aich古堡被没收和维也纳邸宅失火都不能作为未能在截止日期以前申报的正当理由,因为可以合理认为,提交人应该可向当初购买股票时担任中介的Karlsbad银行查询或向捷克当局查询是否有股利卷、纳税申报单或其他证据。

         2.8  此外,提交人没能合理地证明他们对股票的所有权,在1944年仅将第三提交人的名字写在包上,并不能构成将股票“正式交付给”女儿,也不能构成这种交付的替代做法,因为没有表明写在包上的名字为持票人的法律地位,也不曾确定父亲以其妻子和女儿的名义行事的权力。即使第一提交人作为唯一的继承人,本应有权就这些股票要求赔偿,但他也没有按照1975年《货币兑换审批法》第11条第1款的规定,在截止日期1976630日期满以前,在赔偿程序中申报股票所有权。最后,没有具体确定股票的分割和票面价值。

         2.9  2000102日,法兰克福上诉法院鉴于被它驳回的法兰克福地区法院原来的判决在法律上没有错误,因而驳回了提交人对该判决的直接上诉。对于提交人提出的论点,即其家族已故产业经理知道有股票存在,突然成为关键问题,上诉法院认为,提交人以前提出的诉求已经根据其他论据被驳回,光凭这个事实并不能引起善意的期望,而认为他们未能在截止日期以前要求认领股票具有正当的理由。

         2.10  尽管提交人认为,他们无法想象产业经理会打开大厅的碗碟橱柜找到股票,但法院仍然认为提交人未能向他查询股票的下落,即未能尽到他们的照料责任,因为该产业经理在家族离开以后继续经管Aich古堡,他亲眼看到上述财产于1945年被捷克斯洛伐克当局没收,他于1962年交给提交人的没收记录中并没有提到股票。所以,上诉法院赞同地区法院的结论,认为提交人没有表明在196510月访问Aich古堡以前已经在合理的范围内尽力查找认领股票所需要的证据。法院认为提交人未能在19641231日截止日期以前要求认领股票责无旁贷,因而拒绝了提交人的赔偿要求,法院没有审理股票所有权问题。

         2.11  2001913日,联邦宪法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宪法申诉,认定下级法院的判决没有违反禁止任意行为的宪法规定;至于是否可能违反《欧洲公约》第6条的,属于民事性质的非诉讼辩护程序,也(该条规定需要进行口头听证)因而同时构成违反《德国基本法》的行为的问题,与本案无关,因为提交人没有表示将在口头听证中提出有可能据以改变下级法院判决的进一步证据。

         2.12  199921日,提交人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请,指称关于德累斯登银行、Daimler Benz IG Farben股票赔偿诉讼的时间违反《欧洲公约》第6条,拒绝赔偿这些股票违反 (《欧洲公约第一号议定书》第1条规定的)提交人的财产权。2002122日,法院以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为理由,驳回了提交人关于IG Farben 和德累斯登银行股票诉讼的要求。对于Daimler Benz的股票,法院驳回了提交人关于诉讼时间明显缺乏事实根据的申诉,并且宣布,就公约第一号议定书第1条而论,就事而论,申请不予受理,因为德国法院认定,提交人没有充分确定他们对股票的财产权,既不是任意行为,也不是违反有关国内法相关规定的行为。

 

         3.1  提交人将其来文所涉及的范围只限于同IG Farben股票有关的诉讼,指称依《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由无偏倚法庭审判权以及依《公约》第二十六条连同第十四条第1款理解所应有的平等和不受歧视的权利受到侵犯,认为德国法院任意拒绝了他们的赔偿要求,对他们的案件采用了比以往的赔偿要求更加严格的证据标准,涉及被没收的犹太人财产的那些要求往往得到赔偿。这种歧视性的待遇可能同法院打算在经济状况拮据时保护德国国库有关。

         3.2  提交人认为,他们已经尽力为赔偿提出证据,但是先是前捷克斯洛伐克当局拒不给与资料,当他们终于取得证实股票所有权的证据时,德国法院却以他们没有及时提出索赔和未能咨询他们家族从前的产业经理为由,拒不给与赔偿。

         3.3  提交人认为,他们已经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且同一事项没有由另一个国际调查或调解程序审查。关于德国对《公约》第五条第2()项作出的保留,他们认为,他们向欧洲法院提出的申请并不涉及同样的实质权利,因为该申请涉及他们的财产权,就此而论,并不受到《公约》的保护,而且申请涉及诉讼的时间,而不涉及他们获得平等待遇和不受歧视的权利。此外,他们对IG Farben股票的索赔根本未在欧洲法院审理。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2003812日,缔约国对可否受理来文提出异议,认为只要作为以第二十六条为依据的一个孤立的论点与德国作出的保留相抵触,提交人的要求就是未经证实的,就事而言与《公约》条款不符,而且只要提交人未能在联邦宪法法院提出“在根据与其他求偿人相比不平等的待遇方面禁止任意作为”,就会由于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不可受理。

4.2  缔约国认为,就《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说,提交人没有能够证实他们在法院面前平等的权利受到侵犯,尤其没有提到同哪些群体比较、或根据哪些标准德国法院对他们采用了所谓更加苛刻的证据标准而施加歧视。无论哪些未经指明的求偿人就其失掉的证券获得了赔偿、或者哪些被没收了财产的犹太人得以物归原主,都不能视为可以比较的恰当群体,因为提交人没有指明所谓实行差别待遇的标准,还因为犹太人就战争引起的损失要求赔偿的案件涉及不同的法律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

提交人的评论

         5.1  提交人在2003114日提交的一份来文中指出,德国作出的保留与他们的诉求无关,因为委员会面前的问题是拒绝在一件诉讼程序中给予平等待遇的问题;因此他们的申诉是以第二十六条连同第十四条第1款一并理解,而不仅只是以第二十六条为依据的。如果认为德国作出的保留适用于他们的申诉,提交人则请求委员会审查一下该项保留是否符合《任择议定书》的目标和宗旨。

         5.2  提交人认为,就可否受理问题而言,他们充分证实了赔偿的理由,从而根据委员会的判例举证责任发生逆转。因此,缔约国应该指明它希望获得哪些更多的资料,并且说明为什么其他索赔人的所有权能够获得承认,而提交人却被要求提供直到1990年代才得以取得的确凿证据。

         5.3  提交人重申,他们的索赔一经提出,德国法院就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加以拒绝,即提交人应该设法从不一定知道股票情况、也不曾将股票列入Aich古堡库存清单的人取得宣誓证词。缔约国不应该在产业经理逝世以后改口提出这个问题。此外,缔约国本身本来应该协助提交人从捷克斯洛伐克当局取得必要的资料。

         5.4  最后,提交人认为,在他们几十年来尽力争取得在德国法院提出诉讼的权利以后,仍然要求他们用尽更多的国内补救办法是不合理的。

         6.1  2004929日,律师转交了进一步的意见,认为犹太人和其他基于种族原因受到迫害的人所提出的索赔要求都可以根据《纳粹不正义行为后果赔偿法》(联邦赔偿法)进行评鉴,而提交人却被要求说明股票的票面价值。当这项资料终于可以从捷克当局取得以后,却以提交人本应可以更早地从以前的产业经理处获得同样的资料为借口拒绝提交人的索赔。由于《赔偿法》没有规定提交人必须同每一位可能的证人联系,提交人认为,同犹太人和其他基于种族原因遭受迫害的人相比较,提交人遭受歧视。

6.2  为了支持索赔,提交人提交了柏林区税务局于2002612日作出的一项决定,允许向据称于1944年被没收了房地产的犹太人受害者的共同继承人提供一笔数额相当大的赔偿。这笔赔偿是在对要求赔偿的房地产价值缺乏精确资料的情况下作出估计的。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要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提交人声称,德国法院歧视他们,对他们的案件采用了比以往其他索赔案件、尤其是涉及被没收的犹太人财产的索赔案件更加苛刻的证据标准,在这方面,委员会指出,提交人没有在20001113日提出的宪法申诉中提到这个问题。委员会回顾,除了普通司法和行政上诉之外,提交人还必须利用所有其它司法补救办法,包括宪法申诉,只要这些补救办法看来对本案有效,而且实际上可供提交人使用,才算符合用尽一切可利用国内补救办法的规定。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表明,为什么由于下级法院对他们的案件一贯采用比较苛刻的证据标准,就可断定向联邦法院申诉对他们的索赔案件采用比较苛刻的证据标准这种歧视性做法,将无法获得补救。因此,委员会认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这一部分来文不可受理,因为提交人没有在这方面用尽可供使用的一切国内补救办法。

         7.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德国法院在关于IG Farben 股票的诉讼中驳回其赔偿要求,是因为提交人没有在法定截止日期(19641231)以前同从前的产业经理联系以便提出有效的索赔,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二十六条一并理解,这是违反提交人权利的任意行为,因为该产业经理不一定知道股票的存在。委员会回顾,它历来的判例显示,通常应该由《公约》缔约国法院在某一案件中复审事实和证据或复审国法律的适用,除非可以确定,这种评价或适用具有明显的任意性质,或相当于执法不公,或法院违反其独立性和公正义务。 委员会注意到,德国法院得出的结论是以提交人除其它事项外,未尽到保管责任为依据,该法院假定,第一提交人声称自从1944年就知道股票的存在,任何人一般的做法应该是在1962年收到没有提到股票的没收通知时立即查询股票的下落,另外一项依据是,提交人没有查询是否有上述股票存在的其他证据(例如向位于Karlsbad的家族从前使用的银行核查购买股票的证明)。委员会还注意到,法兰克福地区法院驳回提交人的赔偿要求,不仅由于他们没有在19641231日以前提交拥有IG Farben 股票的证据(这是责无旁贷的),还因为提交人未明确证实股票所有权。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定,就来文可否受理而言,提交人没有证明德国法院的任何任意行为;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规定,这一部分来文不可受理。

7.4  鉴于上述情况,委员会无需处理缔约国对《公约》第二十六条的保留意见是否对本案适用的问题。

8.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项规定,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公约任择议定书》分别于1976323日和19931125日对缔约国生效。缔约国在批准《任择议定书》时,作出如下保留:“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第五条第2()项作出保留,即委员会的职权不适用于以下来文:(a) 已经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下审查过的;或者(b) 其中谴责的侵犯权利行为是《任择议定书》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生效以前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c) 其中谴责的违反[上述《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情况,涉及上述《公约》所保障者以外的权利。”

  1003/2001号来文,P.L. 诉德国20031022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6.5段。

886/1999号来文,Bondarenko 白俄罗斯200343日通过的《意见》,第9.3段;第1138/2002号来文,Arenz 等人诉德国2004324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8.6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