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85/2003号来文,van den Hemel诉荷兰
    (2005725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Johannes Van Den Hemel(由律师,B.W.M. Zegers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荷兰

来文日       2002612(首次提交)

        司法机关的独立性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成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5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1  来文提交人Johannes Van Den Hemel 是荷兰公民。他声称是荷兰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规定的权利的受害者。他由律师B.W.M.Zegers先生代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2  2003815日,根据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意见,新来文特别报告员代表委员会行事,决定同时审议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及其案情。

背景事实

         2.1  提交人是在荷兰境内居住的矫牙医生。19891012日,他因路建公司使用的路标被毁坏而遭遇了一场车祸。提交人本人蒙受了“物质和非物质性”损失,并丧失了20%的挣收入的能力。

         2.2  损失由若干家保险公司给予了赔偿,包括荷兰皇家Verzekeing Maatschappij NV(皇家保险公司)给予的部分损失赔偿。VVAA Schadeverzekeing -smattschappij (VVAA)保险公司是事故发生期间为提交人承保第三方保险的公司,该公司向皇家保险公司支付了部分损失赔偿。有关造成车祸原因和路标受损究竟应归咎于谁的问题,导致了提交人与皇家保险公司之间的纠纷。

         2.3  皇家保险公司向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提出起诉,不同意为提交人和VVAA保险公司支付其余的补偿。提交人提出了反诉。1996221日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责令提交人向皇家保险公司支付9.576,62荷兰盾,包括数额为5.257,25荷兰盾的利息。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宣布提交人的反诉不可受理。

         2.4  提交人就上述裁决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1997626日上诉法院确认了不受理的裁决。上诉法院裁判此案的Van der ReepVeger两位法官同时也在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兼职。提交人援引了司法机构科研基金1996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报告称在上诉法院审理提交人案件时也进行了裁决的第三位法官,Cremers法官,在涉及保险公司为诉讼当事方之一的所有26个上诉案件中都作出了有利于保险公司的裁决。

         2.5  1997926日,提交人就此裁决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在提交人提出上诉时,两位审议该上诉案的法官,是由皇家保险公司作为其成员之一的保险公司联盟(Verbond van Verzekeraars)供资的保险部门监督委员会(Raad van Toezicht Verzekeringen)聘雇和付酬的HerrmanMijnssen法官。监督委员会是一个确定保险公司与被保险人之间纠纷的纪律检查机构。

         2.6  提交人以最高法院的HerrmanMijnssen两位法官无法公正无私行事为由,要求这两位法官本人回避对此案的审理。最高法院由另外一组法官审理了他的这项请求。根据HerrmanMijnssen两位法官的要求,最高法院在提交人缺席情况下对两位法官进行了听审。两位法官均出席了对提交人的听审。据提交人称,这两位法官声称,若法庭不批准他们的要求,他们将“在审理就质疑提出的要求时不再予以合作”。19991119日,最高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请求,并于19991224日驳回了他向上诉法院提出的上诉。

         2.7  提交人说,Mijnssen法官早先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期间曾经是Heemskerk法官的同事。Heemskerk作为最高法院的一位法官审议和驳回了提交人要求Mijnssen法官本人回避对其案件审理的要求,并且还审议和驳回了提交人的上诉。

         2.8  据提交人称,他无法肯定最高法院或上诉法院的任何一位法官是否为皇家保险公司的股东,并指称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未能履行《法治国家地方法官法》(Wet Rechtspositie Rechterlijke Ambtenaren)第四十四条规定的义务。根据这项义务,法庭必须设有一份登记册列明地方法官的兼职情况。他以司法部200010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为论据。这份报告的结论称,绝大部分法官拒绝公布他们的兼职情况或只公布部分兼职情况。

 

         3.1  提交人声称,上诉法院对其案件的审理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因为其中两位对其上诉进行判决的法官,也同时兼任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的法官。

         3.2  他声称,最高法院的这两位法官由于其在监督委员会内任职,形成了与皇家保险公司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可能出现偏见的表象”,违反了提交人依《公约》第十四条规定享有的公正审讯权。 他辩称,若最高法院这两位法官就皇家保险公司针对提交人提出的不赔偿申诉,得出对提交人有利的调查结果,会造成终止两位法官在监督委员会中的职位,由此而丧失酬金。提交人说,这两位法官拒绝回避此案,以及在提交人对他们审理此案提出质疑时的行为表现,都证明了提交人与皇家保险公司之间的纠纷牵涉到了这两位法官的利益。此外,他辩称,由于Mijnssen法官与Heemskerk法官早期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期间的同事“关系”,进一步使他不能得到公正的审讯。

         3.3  最后,他声称,皇家保险公司与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法官之间的关系,侵犯了他依据《公约》第十四条享有公正审判的权利,因为这些法官“可能”是皇家保险公司的股份东。他声称,由于在他“看来”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未能履行《法治国家地方法官法》第四十四条,侵犯了他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因为他无法确定其中哪一位法官是保险公司的股东。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陈述及提交人有关的评论

         4.1  200384日,缔约国提出了反对受理部分申诉内容的意见。缔约国说,对上诉法院判决提出的申诉因尚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而不可受理。缔约国称,根据《民事诉讼法》第36条和第37条第1款,提交人本来可以“有可能损害司法公正性的事实和或情况为理由”对指定审理其案件的法官提出质疑,且在“一旦当事人悉知这些事实或情况”时,即应尽快提出质疑。若提交人当时对一位或多位法官的不偏不倚性提出质疑,诉讼程序本可立即中止。除了受质疑的法官之外,全体法官将会尽早审理此项质疑。若全体法官确认提交人的质疑,法庭随之将在没有遭质疑的一名或多名法官参与审理的情况下审判案件。缔约国就此援引了委员会对Perera诉澳大利亚Triboulet诉法国两项案件的裁决。

         4.2  2003122日,缔约国就案情提出了意见,宣称那些并非因尚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而被认为不可受理的案件部分内容是“显然毫无根据的”。缔约国首先指出,20001114日欧洲人权法院已裁定此案不可受理,因为此案“未揭示出任何违反《公约》或其《任择议定书》所确定权利和自由的情况”。据缔约国称,若本委员会认为此案存在着违约情况,则与上述结论便极其难以调和。

         4.3  关于事实,缔约国列出了有关基于法官的偏见理由对法官提出质疑以及法官的回避问题的立法,包括《民事诉讼法》第34条和《行政法通则》(Algemene Wet Bestuursrecht)8条第19款。上述条款阐明,若某个案情事实或情况可损害法庭的公正性时,法官本人必须回避。缔约国说,根据《诉讼程序法》(修订前) 第三十二条,法庭可根据提出质疑方或被质疑法官提出的请求,决定审讯不在一方或者双方在场时进行。最高法院的两位法官便做出了这种选择,提交人律师在1999104日公开听证期间的口头诘问时,明确表示他不反对这样做。 在庭长批准了这项要求之后,提交人离开了法庭。提交人律师说,他“认为他本人也最好离开法庭”。缔约国还说,两位当事法官阐明,他们并不反对对其听审时提交人律师在场。至于提交人宣称,两位法官称,若法庭不批准他们的要求,他们将“在审理就质疑提出的请求时不再予以合作”一说,缔约国说,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而且在此案文档中也无稽可查。

         4.4  关于最高法院审理提交人案件的两位法官是保险公司监督委员会的成员,而监督委是由此案另一当事方所属的荷兰保险公司协会供资的说法,缔约国援引了委员会在第387/1989号来文,Karttunen诉芬兰案中 中给公正一词下的定义。委员会在定义中阐明“法庭的公正性意味着,法官对向他们提出的案情事由不得持有任何偏见,而且法官不得以袒护任何当事一方利益的方式行事。”缔约国认为,提交人并未证明所涉法官持有任何偏见。

         4.5  据缔约国称,提交人的说法没有考虑到监督委员会成员是独立专家,而监督委员会是根据私法设立的一个独立纪律法庭。这个监督委员会与保险事务监察专员一起形成了法律诉讼之外的另一种调解方法。这个机构与所涉保险公司或代理机构展开咨询寻找解决办法,或者就某项保险纠纷宣布一项意见,但不能替代主管法庭。保险公司的申诉委员会是由同一名称的基金资助,而这是由各保险公司和代理机构以及荷兰消费者协会联合设立的基金。缔约国还称,其中任何一个机构对申诉委员会审理案件的方式,不形成任何影响,或具备任何决定权力。

         4.6  缔约国援引了最高法院的论证,指出仅仅以监督委员会部分是由保险公司申诉委员会和由包括提交人申诉案中当事一方在内的,众多保险公司组成的荷兰保险人协会供资,以及监督委员会成员就其工作获得酬金为理由,不能成为提交人担心审案法官缺乏公正性的理由。

         4.7  缔约国辩称,监督委员会的成员是根据荷兰保险人协会管理层的提名,由该协会董事会任命的。皇家保险公司是荷兰保险人协会的许多成员公司之一,并不能对监督委员会成员的任命或再任命行使提交人所述的那种重大影响。缔约国解释,荷兰保险人协会只不过是加入保险公司申诉委员会的,许多组织之一,其中包括消费者协会。委员会的规章条例明确保障了其成员的独立性。此外,皇家保险公司作为荷兰保险人协会的成员之一,明确地接受独立的纪律管辖约束。至于这两位法官若不能保证作出对皇家保险公司有利的裁判结果,就有可能无法延长其任期,从而丧失他们的酬金收入的声称,缔约国着重指出,提交人在国内诉讼程序中并未提出此点。

         4.8  缔约国不认为,两位有关法官在被任命到最高法院之前,曾分别于19901986年在自由大学的法律系担任过教授,可对本来文具有任何重要的意义。对于某些法官有可能是皇家保险公司的股东之说,缔约国说,根据《司法人员(法律地位)法》第四十四节,法官必须报告他们已经从事或考虑从事的任何职务之外的活动。管理法庭的委员会保存司法人员职务之外的活动清单,这份清单可在法庭上开放查阅。法官和助理法官的职务外活动也在互联网上公布。缔约国辩称上述指控完全基于假设,而且提交人在国内诉讼期间并没有提出这一点。因此,国内法庭没有机会就此展开任何调查。

         4.9  缔约国说,若委员会认为指控上诉法院法官偏袒性的声称是可受理的,缔约国则指出,提交人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仅仅由于在上诉法院就职的法官也同时兼任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助理法官的事实,使可成为担心偏见的客观理由或构成可以得出明显存在偏见的充足理由。缔约国还说,这两位同时兼任乌特勒支省法院助理法官的上诉法院法官并未对提交人初审作出宣判。

         5.  200422日,提交人就缔约国的答复发表了评论。他辩称,由于在他的上诉待审判期间,他并不知道上诉法院的两位法官同时兼任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法官,因此缔约国关于国内补救办法尚未援用无遗的结论是无效的。他重申其观点,指出大部分法官拒绝公布其兼职的情况,诉讼当事人并不掌握关于其兼职情况的可靠资料,以便对法官提出质疑和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提交人2004528日提供补充资料,就司法机构与保险公司之间的关系提出了种种指控。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申诉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注意到,欧洲人权法院在20001114日已经审议了本事项。然而,委员会回顾其判例, 只有当同一事项正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理之中,委员会才无权审议依《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提出的来文。因此,第五条第二款()项不妨碍委员会审议本来文。

         6.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对其案件的审理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因为,(a) 上诉法庭对其作出判决的两位法官也是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的两位代理法官;(b) 最高法院两位审理其案件的法官持有偏见,因为,由于他们在荷兰保险人协会监督委员会中所持的地位,他们与皇家保险公司(对提交人提出起诉的保险公司)之间存在着可能的关系;和(c) 对其案件作出裁决的法官“可能”是皇家保险公司的股东。

         6.4  关于第一项申诉,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并没有拿出实证证明上诉法院的两位法官事实上也是乌特勒支省地区法院审理其案件的法官,或者以任何方式参与了对其案件初审的裁决。为此,提交人未能够为了受理目的,证实其偏见的申诉,因此,委员会宣布,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此项申诉不予受理。

         6.5  关于第二项申诉(最高法院法官因在国家保险人协会监督委员会任职而持有偏见),委员会说,提交人对最高法院的两位法官提出了质疑,要求他们本人回避。在对允许法官在商业协会建立的监督委员会任职的这种体制是否适当表示怀疑之际,委员会注意到,最高法院的另一组法官审理了提交人有关要求回避质疑,对提交人和所涉法官提出的立场和证据进行了全面审审讯,最后驳回了质疑,并随后于19991224日驳回了上诉的实质内容。委员会回顾,通常应由《公约》缔约国的法庭评估案情事实和证据,除非可以确定,这样的评估明显地存在任意性或相当于执法不公。   委员会面前的材料并未显示出,最高法院最终驳回提交人19991119日的质疑并在一个月之后因证据不足,驳回其上诉实质内容的审理程序存在着这方面的缺陷。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规定,此项申诉不可受理。同样更不可受理提交人依第十四条提出的申诉,即最高法院一位审议提交人质疑两位最高法院法官案的法官,曾经是这两位受控法官之一原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时的同事。

         6.6  最后,关于提交人的最后一项申诉,委员会注意到,认为某些审理提交人上诉案的法官“可能”是对他提出诉讼的皇家保险公司股东一说,并没有在国内司法诉讼期间提出。因此,委员会就此得出结论,提交人没有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五条第二款()项,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将发送缔约国和提交人。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在来文中,提交人援引了据称可适用的19981217日上院的一项决定,ILM38(1999)。这项决定讨论了如下原则:当某一位法官实际上本人为诉讼案的当事方和当法官的行为产生了他可能缺乏公正性的怀疑时,此人在涉及本人的案件中不能担任法官。提交人还援引了澳大利亚高等法院WebbHay诉女王案以表明,亦如本案情,当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形成了某一法官的偏见性时,可适用取消资格的准则。

            536/1993号来文,1995328日通过的《决定》,第6.5段,和661/1995号来文,1997729日通过的《决定》,第6.2段。

            200211日对《司法组织法》和《民事诉讼法》做出了修订。因此,改变了条款的序号。

缔约国援引了正式报告的相关段落如下:“当Mijnssen先生和Herrmann先生提出在Van den Hemel先生不在场情况下对他们进行听审的要求时,Groen先生答复,他的当事人对此不反对”,而“审理以偏见为由提出质疑的特别法庭庭长-政府称,鉴于质疑方不反对,准许在Van den Hemel先生不在场情况下,对Mijnessen先生和Herrmann先生进行听审的要求”。

19921023日通过的《意见》第7.2段。

            “鉴于第2.5段界定的[监督委员会]任务,仅仅因为该基金是由上述2.7段所述的方式予以资助,而监督委员会的成员获得由基金理事会确定数额的酬金,不足以得出结论认为,2.6段中所述申诉人的担心[即,同时为监督委员会成员的法官在审理保险人与非保险人之间的案件中缺乏公正性]具备了客观的理由。”

            参见第824/1998号来文,N.M.Nicolov诉保加利亚案,2000324日通过的决定。

            参见Errol Simms诉牙买加案,第541/1993号来文,199543日宣布不予受理。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