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53/2003号来文,K.N.L.H.诉秘鲁
     (第八十五届会议,20051024日通过的意见) *

提交人

K.N.L.H.(由保护妇女权利研究中心(DEMUS)、拉加妇权会(CLADEM)和生育法律与政策中心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秘鲁

来文日期

2002113(首次提交)

事由

拒绝给予提交人法律明文规定的治疗性人工流产医疗服务,而治疗性人工流产不是该惩罚的犯罪行为。

程序性问题

指称违反行为的证据―无有效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获得有效补救的权利,男女平等的权利;生命权;免受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权利;隐私免受任意或非法干涉的权利;获得未成年人所需的保护措施和法律上平等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1024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K.N.L.H.女士提交的第1153/2003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K.N.L.H. 生于1984年,声称因秘鲁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而使其受害。她由DEMUSCLADEM以及生育法律与政策中心代理。《任择议定书》于1980103日对秘鲁生效。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于20013月怀孕,当时她17岁。2001627日,她在卫生部所属的利马Loayza大主教国立医院作了一次扫描检查。扫描结果表明她怀的胎儿为无脑畸形。

         2.2  200173日,利马Loayza大主教国立医院妇产科医生Ygor Pérez Solf医生告诉提交人胎儿畸形的情况,并告诉她继续怀孕将危及她的生命。Pérez医生说,她有两种选择:继续妊娠或中止妊娠。他建议通过刮宫术来中止怀孕。提交人决定中止怀孕。同时对她进行了必要的临床研究,确认了胎儿畸形问题。

         2.3  2001719日,当提交人与其母亲到医院办理手术前的入院手续时, Pérez医生告诉她,她需要征得医院院长的书面授权。由于她尚未成年,授权申请由她母亲Elena Huamán Lara女士提出。2001724日,医院院长Maximiliano Cárdenas Díaz 医生书面答复说,由于中止怀孕属于非法行为,因此不能中止妊娠;《刑法》第120条规定,由于婴儿出生时可能有严重身心缺陷而堕胎的,可处以不超过3个月的徒刑,而第119条规定,只有在中止妊娠是挽救孕妇生命或避免对孕妇的健康产生严重、永久性损害的唯一办法时才允许实行治疗性人工流产。

         2.4  2001816日,一名社会工作者秘鲁社会工作者协会成员Amanda Gayoso 女士对这一情况进行了评价,评价结论建议通过医疗手段来中止妊娠,“因为如果继续怀孕,只会延长Karen及其家人的痛苦和情绪不稳定状况”。然而,由于卫生部医务人员拒不同意,因此没有采取任何医疗手段。

         2.5  2001820日,一名精神医生,秘鲁医学协会成员Marta B. Rondón医生对提交人作出的精神病报告认为,“所谓未出生儿童的福利这一原则已经对母亲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因为这使得她虽然事先知道生出的是死胎,将仍要不必要地将妊娠进行到底,这是致使她出现忧郁症症状的重要原因,而且对青少年的成长以及病人的未来精神健康产生严重的影响”。

         2.6  2002113日,超过预产期3个星期之后,提交人生出一个无脑畸形女婴,只存活了4天,在这4天当中母亲还对其进行母乳喂养。女儿死去后,提交人完全陷入严重的忧郁症中。这是精神病医生Marta B. Rondón的诊断结果。提交人还表示,她还患有外阴炎症,需要进行治疗。

         2.7  提交人向委员会提交了由Annibal Faúdes医生和Luis Tavara医生作出的证明;该两名医生是一个叫生育权利中心的协会的专家,他们于2003117日仔细查阅了提交人的临床病历,并表示,无脑畸形这一情况在所有病例中都对胎儿是致命的。在大多数病历中,出生后都会立即死亡。而且还会危及母亲的生命。他们认为,医务人员作出的拒绝中止妊娠的决定对提交人造成了损害。

         2.8  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方面,提交人声称,应当免除这一要求,因为国内可用的司法补救办法对本案不起作用;她指出,委员会多次提出,若证明是不起作用的补救办法,提交人则没有义务对之加以用尽。她补充说,秘鲁没有任何行政补救办法,能让孕妇通过治疗手段中止妊娠,也没有任何司法补救办法能按要求快速、有效地让孕妇能根据这些案例中的特殊情况,要求当局保证其在有限期限内进行合法流产的权利。她还表示,她的经济状况及其家人的经济状况不允许她请律师。

2.9  提交人表示,所提申诉不在任何其他国际解决程序的审查之中。

 

         3.1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公约》第二条的行为,因为缔约国未能遵守其负有的保障人们行使权利这一义务。医务部门一贯不愿意遵守允许进行人工流产的法律规定而且对该规定作出限制性解释,针对这一情况缔约国本应采取措施加以解决。在提交人的案件中,这种限制性解释十分明显,因为怀有无脑畸形的胎儿仍被认为不会危及她的生命和健康。缔约国本应采取步骤,确保关于流产为犯罪行为的规定可以有例外,以便在母亲的身心健康有危险的情况下,可以安全地流产。

         3.2  提交人声称,因为存在违反《公约》第三条的行为,致使她在以下方面受到歧视:

(a)        在获得保健服务方面受到歧视,因为她不同的特殊需求由于其性别而被忽视。提交人认为,缔约国缺乏任何手段以防止她获得合法人工流产的权利受到侵犯,而这一权利仅可适用于妇女,加上医务人员任意的行为等导致了侵犯其权利的歧视性行为的发生―由于受害者是未成年人,因此这一违反行为情节更为严重。

(b)        她在行使各项权利方面受到歧视,因为虽然提交人有权进行人工流产,但由于社会上所持的态度和偏见而没有进行这一流产,从而使她无法与男人一样享有生命权、健康权、隐私权以及免受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的自由的权利。

(c)        在获得法庭审理机会方面受到歧视,需要牢记的是:卫生系统和司法系统的官员对妇女持有偏见;尽管妇女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时间及其他条件时有获得合法流产权利,缔约国却缺乏迫使人们遵守这一权利的适当法律手段。

         3.3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公约》第六条的行为。她表示,她的精神健康受到这一遭遇的严重影响,她尚未从中恢复过来。她指出,委员会表示过,不得狭隘地解释生命权,而要求各国采取积极步骤保护这一权利,其中包括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妇女尤其是贫困妇女不求助于偷偷流产这种危害其生命与健康的行为。她补充说,委员会曾认为,妇女缺乏获得生育保健服务(包括流产)的机会,这构成侵犯妇女生命权的行为,并称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等其他委员会也对此加以强调。提交人声称,在本案中,对生命权的侵犯表现在秘鲁没有采取措施确保提交人在胎儿不具存活能力的情况下能安全地终止妊娠这一事实上。她表示,拒绝提供合法的流产服务,让她面临两种选择,而这两种选择对她的健康与安全具有同样的危害性。这两种选择是:寻求偷偷的(因此危害极大的)流产服务,或继续这一具有危害性、创伤性的妊娠,使其生命受到威胁。

         3.4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公约》第七条的行为。她被迫继续怀孕这一事实构成残忍、不人道的待遇,她认为,由于她不得不忍受亲眼看到女儿明显的缺陷而且清楚她女儿活不长这一痛苦。她表示,这是一个可怕的经历,使得她在被迫继续怀孕期间已经体会到的痛苦与悲伤更加不堪忍受,因为她受到的是与她女儿“延长时间的葬礼”这么一种折磨,并在女儿死后陷入极度的忧郁之中。

         3.5  提交人指出,委员会曾表示,《公约》第七条所禁止的行为,不仅涉及身体痛苦,而且还涉及精神折磨,而这种保护对未成年人尤其重要。 她指出,委员会1996年审议秘鲁的报告之后,认为对流产所作的限制性规定使妇女遭受不人道的待遇,而违反了《公约》第七条的规定,而且委员会在2000年再次提醒缔约国,将流产规定为犯罪行为不符合《公约》第三条、第六条和第七条的规定。

         3.6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第十七条的行为,并争辩说,该条为妇女提供保护,使其免受任何影响其身体和生命的决定之影响,并为其提供行使权利,对其生育生活作出独立决定的机会。提交人指出,缔约国任意干涉其私生活,替她作出与她的生命和生育健康有关的决定,迫使她将怀孕进行到底,从而违反了她的隐私权。她补充说,本来可以提供服务,要不是国家官员对她受法律保护的决定加以干涉,她本可终止妊娠。她提醒委员会说,正如《公约》第二十四条以及《儿童权利公约》所承认的,儿童和年轻人由于其未成年人的地位,而应受到特别保护。

         3.7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第二十四条的行为,因为作为少女,她并未从卫生部门得到她需要的特殊照料。当局拒绝让她流产,其所追求的目标既不是为她谋福利,也不是出于对她健康状况的考虑。提交人指出,委员会在关于第二十四条的第17号一般性意见中提到,缔约国亦应采取经济、社会和文化措施以保障这一权利。例如,应采取一切可能的经济和社会措施,降低婴儿死亡率,防止儿童遭受暴力或残忍和不人道待遇等其他可能的违反行为的侵害。

         3.8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第二十六的行为,并争辩说,秘鲁当局认为她的情况不符合《刑法》规定的可不受惩罚的治疗性人工流产的要求,使她处于不受保护的状况,这与第二十六条所规定的受法律保护的保障不相符合。依法获得同等保护的保障意味着,对于需要特殊待遇的某些类型的情况必须给予特殊保护。在本案中,由于对刑法作出极其限制性的解释,卫生部门未能对提交人加以保护,而且忽视了其处境所要求的特殊保护。

         3.9  提交人声称,由于对《刑法》第119条所作的限制性解释,卫生中心的行政管理部门让她得不到任何保护。她补充说,法律条文中并无任何内容规定治疗性人工流产的例外情况仅适用于对人身健康有危险的情况。但医院当局却区分对待,并将健康的概念割裂开来,因此违反了关于法律中未加以区别则不得加以任何区别对待这一法律原则。她指出,健康是指“一种全面的身心和社会舒适状态,而不只是没有身体上的疾病或虚弱”,因此秘鲁《刑法》所指的健康具有广泛、包罗万象的含义,对母亲身心两方面健康均予以保护。

缔约国未根据《任择议定书》第四条予以合作

         4.  2003723日,2004315日和20041025日,均致函提醒缔约国,请其向委员会提供有关该申诉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资料。委员会指出,迄今未收到任何此种资料。委员会对缔约国迄今尚未提供任何有关提交人申诉可否受理或案情的任何资料表示遗憾。委员会指出,《任择议定书》中已暗含要求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其所掌握的所有资料的规定。在缔约国未作出答复的情况下,对于提交人的指控,只要有适当证据,即必须加以适当重视。

委员会需审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5.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5.2  委员会注意到,据提交人称,同一事件没有提交任何其他国际调查程序。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称,秘鲁没有任何行政补充办法能让孕妇得以治疗性终止妊娠,也没有任何司法补救办法能快速、有效地让妇女由于这些案件的特殊情况而要求当局确保其在有限的期限内合法流产的权利。委员会回顾其判例法,认为无任何胜诉机会的补救办法不能算为补救办法,也不需要为《任择议定书》的目的用尽。 在缔约国没有作出答复的情况下,必须对提交人的指控予以适当重视。因此,委员会认为来文已满足第五条第2()项和()项的要求。

         5.3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关于指称的存在违反《公约》第三条和二十六条行为的申诉没有得到适当的证实,因为提交人没有向委员会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各事项符合有关条款规定的任何类型的歧视行为。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申诉中涉及第三条和第二十六条的部分被认为不可受理。

         5.4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公约》第二条的行为。委员会回顾其反复使用的判例法,认为《公约》第二条对各国规定的一般性义务,具有从属性质,因此任何人不得依据《任择议定书》单独援引。 因此,根据第二条提出的申诉将与提交人的其他指控一并加以分析。

         5.5  关于涉及《公约》第六、第七、第十七和第二十四条的指控,委员会认为,为确定可否受理问题的目的,各该指控已得到适当证实,所提出的问题似乎与各该条规定有关。因此,委员会接下来对申诉的实质问题进行审议。

审议案情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的规定,联系所收到的所有资料对本来文进行了审议。

         6.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附具了一份医生证明,确认妊娠使她面临危及生命的危险。正如精神病医生2001820日报告所确认的,其未成年人的身份使她所承受的严重心理影响更为加剧。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反驳上述情况。委员会指出,当局对提交人生命所面临的危险是了解的,因为同一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建议她在同一所医院通过手术终止妊娠。主管医疗机关拒绝提供这一服务,可能会危及提交人的生命。提交人表示,没有任何她可以用来对这一决定提出异议的有效补救办法。由于缔约国未提供任何资料,因此必须对提交人的申诉予以适当重视。

         6.3  提交人还声称,由于医务部门拒绝实施治疗性人工流产,致使她不得不遭受亲眼看到女儿明显的缺陷和明知她很快将死去的痛苦。这一经历致使她在被迫继续妊娠期间已承受的痛苦和折磨更加不堪忍受。提交人附具了精神医生2001820日的证明,确认她患有严重的忧郁症,而且考虑到她的年龄,对她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委员会指出,这一局面是预料之中的,因为医院医生已诊断胎儿无脑畸形,而医院院长却拒绝终止妊娠。由于缔约国的疏忽,致使提交人无法接受人工流产,委员会认为,这是造成提交人痛苦的原因。委员会在第20号一般性意见中指出,《公约》第七条所规定的权利不仅涉及身体上的痛苦,而且还涉及精神上的折磨,在此方面对未成年人加以保护尤其重要。 由于缔约国在此方面未提供任何资料,因此必须对提交人的申诉予以适当重视。因此委员会认为,根据其所掌握的事实,表明存在违反《公约》第七条的行为。按照这一结论,委员会认为在此情况下无须对《公约》第六条下结论。

         6.4  提交人表示,缔约国拒绝为她提供通过医疗手段中止妊娠的机会,是对她的私生活的任意干涉。委员会注意到,公立医院的一名医生告诉提交人,根据国内立法中关于在母亲生命有危险的情况下允许流产的规定,她既可以继续妊娠,也可以中止妊娠。由于缔约国未提供任何资料,因此必须要对提交人的申诉予以适当的重视,即:在这一资料所涉行为发生之时,法律规定可据以实行合法流产的条件已经存在。在本案情况下,拒绝按提交人作出的中止妊娠的决定采取行动,是没有正当理由的,构成对《公约》第十七条的违反行为。

         6.5  提交人声称存在违反《公约》第二十四条的行为,因为她作为未成年人没有从缔约国得到所需的特别照顾。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作为未成年少女是特别脆弱的。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由于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资料,因此必须要对提交人的申诉给予适当的重视,即:她在妊娠期间和之后均未得到其当时具体情况下所需的医疗和心理支持。因此,委员会认为根据其所掌握的事实,表明存在违反《公约》第二十四条的行为。

         6.6  提交人声称由于存在违反《公约》第二条的行为而使其受害,理由是:她得不到适当的法律补救办法。由于缔约国未提供任何资料,委员会认为,必须对提交人关于缺乏适当法律补救办法的申诉予以适当重视,并因此认为,根据其所掌握的事实表明,结合第七条、第十七条和第二十四条来考虑,存在违反第二条的行为。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七条、第十七条和第二十四条的情况。

         7.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缔约国必须为提交人提供有效的补救办法,包括作出赔偿。缔约国必须要采取措施,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反行为。

         8.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如违约行为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的反对意见

         多数委员认为不存在违反《公约》第六条的行为,我对本来文持有不同意见,理由如下:

关于案情的审议

            委员会注意到,由于提交人尚未成年,因此利马国立医院为提交人怀孕看病的妇产科医生告诉提交人和其母亲,胎儿患有无脑畸形,势必会造成婴儿出生时死亡的情况。医生告诉提交人她有两种选择:(1) 继续妊娠,这将危及她自己的生命;或(2) 通过治疗性人工流产中止妊娠。他建议采取第二种选择。由于专家已告诉她如果继续妊娠会对她的生命造成危险,而且已提出这一决定性意见,因此提交人决定按照医生的专家意见,采取第二种选择。由于这一决定,需要进行所有临床试验以证实医生关于如果继续妊娠将对母亲生命造成危险以及胎儿出生时必然死亡的诊断。

            提交人出具了医学和心理方面的证明,以证实她就继续妊娠将带来致命危害这一点所提出的所有申诉。尽管有这种危险性,但公立医院的院长仍不同意实行缔约国法律允许进行的这一人工流产,声称这不属于治疗性人工流产,而属于《刑法》所规定的可加以惩罚的自愿、无根据的流产行为。医院院长没有提供任何法律裁定,以证实他对不属于其专业领域的事项所发表的意见,或证实他对继续妊娠会对母亲的生命带来严重危害的医疗证明提出的异议。此外,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反驳提交人的说法和证据。拒绝进行人工流产不仅危及到提交人的生命,而且还产生了严重的后果,提交人已通过有效的证明文件,向委员会证实了这一切。

         不仅夺去一个人的生命违反《公约》第六条的规定,而且,正如本案显示的将一个人的生命置于严重危险中也是如此。因此,我认为根据本案中的事实,表明存在违反《公约》第六条的行为。

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   [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洛佩斯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本文后附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签字的个人意见。

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署名的个人意见附于本文件之后。

   人权事务委员会,第20号一般性意见,1992310(HRI/GEN/1/Rev.7),第2和第5段。

  人权事务委员会结论性意见:秘鲁,20001115(CCPR/CO/70/PER),第20段。

            参见第760/1997号来文,J.G.A.Diergaart等诉纳米比亚;2000725日通过的《意见》,第10.2段,以及第1117/2002号来文,Saodat Khomidova诉塔吉克斯坦;2004729日通过的《意见》,第4段。

参见第701/1996号来文,Cesáreo Gómez Vázquez诉西班牙;2000720日通过的《意见》,第6.2段。

  参见第802/1998号来文,Andrew Rogerson诉澳大利亚;200243日通过的《意见》,第7.9段。

            人权事务委员会,第20号一般性意见:禁止酷刑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7)1992310(HRI/GEN/1/Rev.7, 2和第5)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