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34/2002号来文,Gorji-Dinka诉喀麦隆
     (2005317日第八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Fongum Gorji-Dinka(由律师,Irene Schäfer女士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喀麦隆

来文日 2002314(首次提交)

       原英属南部喀麦隆的自决权―对分裂主义领袖的任意监禁―监禁条件―剥夺选举中的选举权

程序性问题 根据属时理由和属物理由的受理问题―提交人对申诉的实证―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自决权―人身自由和安全―被剥夺自由的人得到人道待遇的权利―被告与被定罪者的分开羁押―行动自由―对司法不公的赔偿―选举权

《公约》条文 第一条第1款、第七条、第九条第1款、第十条第12款、第12条、第14条第6款、第十九条和第二十五条()项。

《任择议定书》条文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317举行会议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柰杰尔·罗德利爵士、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Fongum Gorji-Dinka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134/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1.  来文提交人Fongum Gorji-Dinka先生是1930622日出生的喀麦隆国民,目前在联合王国境内居住。他宣称是喀麦隆违反《公约》第一条第1款、第七条、第九条第15款、第十条第12()项、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二十四条第3款,和第二十五条()项行为的受害者。 他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喀麦隆律师协会前会长(19761981),喀麦隆西北省WindikumFon, 即传统统治者,并声称为“Ambazonia”流亡政府首脑。他的申诉与英属南部喀麦隆非殖民化时期发生的一些事件密切相关。

2.2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国联将所有的原德国殖民地置于国际管理之下。根据国联的授权,喀麦隆被划分给英国法国。第二次大战之后,喀麦隆的英、法两片领地成为联合国托管领地,英管部分被划分为联合国托管的英管南部喀麦隆领地(Ambazonia)和联合国托管的英管北部喀麦隆领地。“Ambas”是一个主权联邦,但是相互依存的一族统治地,各自均由被称之为“Fon”的传统统治者管辖。1954年这些统治地统一形成了现代议会民主制,由被任命的各个传统领导人组成酋长议会,经普选组建起了议会,并由英国女王任免的首相组成政府。

2.3  法管喀麦隆部分于1960年获得独立成为喀麦隆共和国。虽然由大部分穆斯林组成的英管北部喀麦隆投票赞成与尼日利亚合并,但是,在1961211日由联合国主持的公民投票中,基督教占大多数的英管南部喀麦隆经表决赞成同喀麦隆共和国合并,但在喀麦隆共和国境内,Ambazonia可维持其国家地位并享有相当程度的主权。据称,联合王国拒绝执行这项公民表决,担心Ambazonia总理会受共产主义的影响,将英国投资200万英镑的喀麦隆开发公司国有化。为了换取继续经营喀麦隆开发公司的许可,据称,联合王国将Ambazonia “给了喀麦隆共和国。此后,喀麦隆共和国成为喀麦隆联邦共和国。

2.4  1981108日,提交人被要求争取保释五名被控传布未经政府允许教派教义的尼日利亚传教士。他在警察所遭到逮捕并与这些传教士关押在一起。几个月后,他被指控伪造准予该教派在喀麦隆境内传教许可证罪。尽管审判法官根据事实查明,当这项罪行发生期间,提交人本人并不在喀麦隆境内,但却判处了他12个月的监禁。提交人的上诉遭到延误,直到他服满刑期为止。就在审理他的上诉之前,议会颁布了第82/21号大赦法,据此撤消了对他的判罪。随之,提交人放弃了上诉,但提出了赔偿不法拘留的要求,但当局从未给予他答复。

2.5  由于对Ambazonia的“压制”,据称Ambazonia的人权遭到法语喀麦隆人武装部队以及民间武装团体成员的严重侵犯,1983年爆发的动乱促使议会颁布了84/01号《恢复法》。《恢复法》解除了两个国家的结合状态。此时,提交人成为“Ambazonia恢复委员会主席,并发表了若干篇文章呼吁喀麦隆共和国保罗·比亚总统遵循《恢复法》,撤出Ambazonia

2.6  1985531日,提交人遭到逮捕,并将他从巴门达(Ambazonia)押解至雅温得,将他关押在一间没有床铺、桌子或任何卫生设施的潮湿和肮脏的囚牢里。他得病并住院了。在得悉将把他转送入精神打算的消息之后,他越狱逃进了英国大使官邸。英国大使拒绝了他的避难要求,将他交还给警方。198569日,提交人被重新关押在混合机动旅,一支准军事化警察部队的总部,最初与20名被判罪的杀人犯关押在一间囚牢里。

2.7  据称由于在被拘留期间身心遭到酷刑,提交人中风,左半身瘫痪。

2.8  据报告,由于提交人遭监禁引发了所谓的“Dinka暴乱”,期间学校关闭了若干个星期。19851111日,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召开国民大会解决Ambazonia问题。针对此呼吁,比亚总统指责议会议长率领“亲Dinka”的议会反叛他;总统让军事法庭对提交人提出了叛国指控,并称要求判处他死刑。由于没有任何法律条款可将提交人呼吁比亚总统遵循《恢复法》,从Ambazonia撤出的行为定为罪行,这项指控未遂。198623日,提交人得到开释,免却所有指控,获释出狱。

2.9  在下令重新逮捕了提交人之后,比亚总统对判决提出上诉的试图遭到驳回,因为设立军事法庭的法律规定不能就涉及叛国罪的案件提出上诉。此后,提交人于198627日至1988328日期间遭到软禁。领土行政事务部的政治事务司于1987515日发函警告提交人,指称提交人在软禁期间的行为不符合军事法庭“试行释放”规定,因为他继续在他的宫殿举行会议,照常出席传统法庭的审理、援用他的FON特权,并藐视和无视执法及其他当局,并继续奉行信非法的Olumba Olumba宗教。1988325日,Batibo Momoth警署的分署办公室通告提交人,由于他的“司法前科”,在他能够拿出“恢复名誉证明”之前,已将他的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

2.10  1988328日,提交人在尼日利亚境内流亡。1995年他前往英国。英国承认他为难民,他并成为一名律师。

 

3.1  提交人宣称,喀麦隆共和国对Ambazonia的“非法并吞”,剥夺了让Ambazonia人依照1991年公民表决表达,以及巴门达最高法院1992年判决的确认,维护其国家地位和主权的意愿,从而违反了《公约》第一条第1款规定的人民自决权。他还援引第二十四条第3款,指称这是一项侵犯其本国民族权利的行为。

3.2  提交人宣称从1981108日至1982107日和1985531日至198623日对他的监禁,以及随后从198627日至1988328日对他的软禁,均是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的任意行为。在第二次监禁期间,他承受的监禁条件和虐待都相当于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1款的行为,而且198569日当他遭到再次逮捕时,最初将他与混合机动旅旅部羁押的一群被定罪的谋杀犯关在一起,是违反了第十条第2()项。他还宣称,在软禁期间,限制他的活动,以及目前实际上禁止他离开或进入其本国的状况,相当于违反《公约》第十二条。

3.3  提交人宣称,剥夺他在各次选举中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是违反《公约》第二十五条()项的行为。

3.4  根据《公约》第十九条,提交人宣称,1985531日对他的逮捕,及其后的监禁都是惩罚性措施,旨在惩罚他发表了抨击当局的出版物。

3.5  提交人进一步宣称,违反了他根据第九条第5款要求就1981108日至1982107日的不合法监禁得到赔偿的权利,因为对他的赔偿要求当局从未予以回复。

3.6  提交人宣称,他的一切寻求国内司法补救的企图均无效,因为当局不答复他的赔偿要求,既不遵循国内法,也不遵从喀麦隆军事法院和巴门达最高法院的判决。1988年当他逃脱软禁之后,国内补救办法对于他这个逃犯已不复存在。他辩称,只有通过委员会的决定才能赢得他的权利,因为喀麦隆当局从不尊重其本国法院就有关人权事务所作的裁决。

3.7  提交人称,同一事物不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查之中。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4.1  20021112日、2003526日和2003730日,委员会要求缔约国提交关于来文可否受理和来文事由的资料。委员会指出,迄今仍尚未收到资料。对缔约国未能提供任何有关可否受理提交人的申诉或实质性问题的任何资料,委员会感到遗憾。委员会回顾,《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2款表示,缔约国应本着诚意审查一切对之提出的指控,并向委员会提供缔约国掌握的一切现有资料。若缔约国未予以答复,在可就这些指控拿出证据的情况下,则须给予提交人的指控应有的份量。

4.2  委员会注意到,从提交人来文所依据的事件发生之日、他尝试援用国内补救办法,直至他向委员会提出本案之时这段期间,已经过去了若干年。尽管在不同的情况下,这种长期拖延可被定性为《任择议定书》第三条含义所指的一种滥用提交权行为,除非具有令人信服的解释或理由可说明造成拖延的原因, 但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未与委员会合作,且未向委员会发表缔约国关于本案可否受理和案情事由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无必要进一步探讨此问题。

4.3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受理条件。

4.4  关于提交人提及缔约国未能执行1961年的公民表决、第84/01号《恢复法》、巴门达高等法院1992年的判决,或对Ambazonians的“压制”行为,违反了他本人及其人民自决的权利的宣称,委员会回顾,根据《任择议定书》委员会无权审议,据称违反《公约》第一条 所保护的自决权的宣称。依据《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一项程序,个人可就其个人权利所遭受的侵犯提出申诉。这些权利载于《公约》第三部分(第六至二十七条)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的规定,显然这部份来文不可受理。

4.5  提交人认为鉴于82/21号《大赦法》已经取消了对他的定罪,1981108日至1982107日对他的监禁是是任意性的,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1款的规定,关于这一点,委员会回顾,委员会不能审理在《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生效之前发生的据称违反《公约》的行为,除非这些违约行为在生效日之后或本身继续形成违反《公约》的情况。 委员会注意到,1981-82年对提交人的监禁是在《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的生效日期,1984927日之前。缔约国认为,虽然致使他遭惩罚的刑事定罪随后被推翻,然而,只要遭受这种惩罚的受害者未按法律得到赔偿,即可继续产生着后果,但这是应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6款提出的问题,而不属于第九条第1款的问题。因此,委员会不认为,1984927日后,对提交人据称的任意监禁继续产生着这种其本身将会构成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行为的影响。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关于属时的理由得出结论,这一部份来文不予受理。

4.6  至于提交人提出,他未因1981年至1982年所遭受的不合法监禁,获得过赔偿的宣称,委员会认为,提交认没有为受理的目的,提供充分资料证明他的这项声称。他尤其未提供副本,也未阐明他向主管当局发出要求补偿的任何函件的日期或收件人。为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对这项申诉不予受理。

4.7  至于提交人宣称198569日他再次遭到逮捕之后,于拘留期间遭受到身心酷刑(据称引起中风,造成他左半身瘫痪)是违反《公约》第七条的行为,委员会指出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详情阐明据称所遭受的虐待,也没有任何医生报告的副本可证实他的申诉。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提交人没有为得到受理的目的证实他的申诉,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部份来文不予受理。

4.8  关于提交人就1985531日遭到的逮捕,及其后的监禁是,旨在对他发表抨击政权的传单采取的制裁措施,是违反《公约》第十九条行为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了受理的目的证明据称的监禁是由于发表了这些刊物的直接后果。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部份来文也不予受理。

4.9  关于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项提出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是否具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得取决于选民登记册上是否已经登录了当事人的姓名。若当事人的姓名未列入选民登记册,或者被从登记册中删除,那么他就不能在竞选行使选举或被选举权。在所涉缔约国未作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委员会注意到,在没有任何法庭动议或裁决的情况下,在选民名单中任意删除了提交人的姓名。将提交人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这一行为本身即构成了,剥夺了他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项规定应享有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为了受理的目的充分地证实了他的申诉。

4.10  关于提交人声称剥夺他享有Ambazonian国籍权是违反《公约》第二十四条第3款的行为,委员会回顾,这项条款保护每一位儿童获得国籍的权利。条款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社会和国家由于他或她为无国籍者,而对儿童提供较低程度的保护, 并未规定某人有权获得他所选择的国籍。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关于属物的理由,这部份来文不予受理。

4.11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辩称,1988年逃离了软禁之后,他作为喀麦隆境内的被通缉者,他已不能寻求国家一级的补救办法了。参照委员会的判例, 即《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并不要求诉诸客观上不存在成功前景的补救办法,而且在缔约国没有阐明提交人可利用的任何有效补救办法的情况下,委员会确认提交人充分地表明,按他个人的具体案情,国内补救办法是无效而且无法援用的。

4.12  委员会得出结论,就来文提出了涉及《公约》第七条、第九条第1款、第十条第一和二款()项、第十二条和第二十五条()项所列问题;以及来文涉及到1985531日对他逮捕的合法性和监禁条件,即在混合机动旅旅部最初将他与一群定罪的谋杀犯关押在一起的问题;198627日至1988328日期间对其行动自由的限制和将他的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是否合法的问题,来文可予受理。

对案情的审议

5.1  委员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1985531日至198623日对提交人的拘留是否为任意性行为。依据委员会一贯法理, “任意性”并不等同于“违反法律”,但必须作出更宽泛的解释,包括不恰当、不公正、缺乏预见性和适当法律程序的成分。这就意味着,羁押不仅应当是合法,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是合理和必要的,例如,为了防止逃跑、干预证据或再犯罪。 缔约国未在本案援用任何此类成分。委员会进一步回顾提交人未遭到反驳的宣称,即只是在1985531日他被捕以及198569日他再次遭到逮捕之后,比亚总统才对他提出了据称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刑事指控,并企图影响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在这样的背景下,委员会感到,在本案情况下,1985531日至198623日期间对提交人的逮捕,既无道理,也不必要,因此,出现了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的现象。

5.2  关于监禁条件,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指称未遭反驳,即他被关押在一间没有床铺、桌子和任何卫生设施的潮湿和肮脏的囚室里。委员会重申,被剥夺自由的人除了由于剥夺自由所面临的状况之外,不得承受任何艰难或限制,而且他们必须得到尤其依据《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1957)给予的待遇。 由于缔约国未提供关于提交人被监禁状况的资料,委员会得出结论,从1985531日至提交人被送入医院之日期间,按第十条第1款规定提交人应享有的权利遭到了侵犯。

5.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关于在混合机动旅旅部内,最初同20名判罪的谋杀犯关押在一起的宣称未遭到缔约国的反驳,缔约国没有引证任何例外情况说明缔约国为何未能将提交人与定罪犯分开关押,以强调提交人尚未被判罪者的身份。因此,委员会认为,按第十条第2()项规定,提交人被羁押在混合机动旅旅部期间的权利遭到了侵犯。

5.4  至于提交人宣称,198627日至1988328日期间对他的软禁是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的任意性行为,委员会注意到领土管理事务部政治事务司1987515日的信件斥责了提交人在软禁期间的行为。这就证明,提交人确实遭到软禁。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提交人是在军事法庭对他下达了开释并予以释放的最后判决之后,对提交人实施软禁。委员会回顾,第九条第一款适用于一切被剥夺自由的形式, 并认为提交人遭到了非法,而且就案情而论是任意性的软禁,因此,违反了第九条第1款。

5.5  鉴于缔约国没有引证任何例外情况以说明限制提交人行动自由权的理由,委员会认为,根据《公约》第十二条第1款,在提交人遭受本身即不合法的任意软禁期间,他的权利遭到了侵犯。

5.6  关于提交人宣称,将他的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违反了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项规定他应享有的权利,委员会说,除了根据法律规定的客观和合理理由之外,不得中止或排除选举和被选举权。 虽然1998325日的信件在向提交人通报已将他的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时,阐明了根据提交人的  “司法前科”,依照“现行选举法”采取这项措施的理由。为此,委员会强调,对虽然被剥夺了自由,但未被判罪的人,不应当剥夺其投票的权利, 并且回顾,1986年军事法庭已无罪开释了提交人,而且另一个法庭1981年对他的定罪已被第82/21号大赦法废除。委员会还回顾,对于任何其他有资格参加竞选的人,不得因其所属政治派别为由予以排斥。 在缺乏任何客观和合理理由说明为何剥夺提交人的选举和被选举权的情况下,委员会根据其所收到的资料得出结论,将提交人的姓名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相当于侵犯其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应享的权利。

6.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第十条第12()项、第十二条第1款和第二十五条()项的情况。

7.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款,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包括赔偿,并确保他享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缔约国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违约现象。

8.  缔约国必须铭记,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承认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英文本为原文。最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公约》和《任择议定书》于1984927日对缔约国生效。

来文由提交人亲自提交。然而,Irene Schäfer女士则于200484日出示了提交人授予的文书委托她担任证词律师。

  见第912/2000号来文,Deolall诉圭亚那2004111日通过的《意见》,第4.1条。

 见第788/1997号来文,Gobin诉毛里求斯2001716日通过的关于不予受理的决定,第6.3段。

 参见第932/2002来文,Gollot诉法国2002715日通过的《意见》,第13.4段。

  参见第167/1984号来文,Bernard Ominayak等人诉加拿大1990326日通过的《意见》第32.1段。

 参见第520/1992号来文,Könye Könye诉匈牙利199447日通过的关于受理决定第6.4段;第24/1977号来文,Sandra Lovelace诉加拿大1981730日通过的《意见》第7.3段。

 见第17 [35]号一般性评论, 8段。

 例如见第210/1986和第225/1987号来文,Earl PrattIvan Morgan诉牙买加198946日通过的《意见》第12.3段。

 见第305/1988号来文,Van Alphen诉荷兰1990723日通过的《意见》第5.8段;第458/1991号来文,Mukong诉喀麦隆1994721日通过的《意见》第9.8段。

 见同上。

 2144]号关于第十条的一般性意见,第35段。

 816]号关于第九条的一般性意见,第1段。

  2557]号关于第二十五条的一般性意见, 4段。

  同上,第14段。

  同上,第15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