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20/2002号来文,Arboleda诉哥伦比亚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25日通过的决定) *

提交人

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由律师Luis Manuel Ramos Perdomo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哥伦比亚

来文日期

200284(首次提交)

事由

有关被通缉引渡者身份的申诉

程序性问题

未就申诉提出实证

实质性问题

拘留违反程序性立法

《公约》条款

第九条和第十四条第1款、第2款和第3()项。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25举行会议

通过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200284日来文的提交人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是哥伦比亚公民,他称自己是哥伦比亚违反《公约》第九条和第十四条的受害者。他由律师Luis Manuel Ramos Perdomo代理。

事实背景

2.1  199910月,美国向哥伦比亚政府寻求引渡哥伦比亚公民Luis Carlos Zuluaga Quiceno。美国提供了它寻求引渡的人的详细资料,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身高、年龄、出生地和日期、皮肤颜色。引渡文件还包括该人的照片。

2.2  提交人声称参与19991013日逮捕程序的警察和哥伦比亚总检察长办公室官员似乎弄错了要进行逮捕的地址而进入他家。搜查令上写的地址不是提交人家的地址。所写的身体特征和个人经历数据也不一致,警察以此为借口要他自愿地跟他们来到所谓的GRUCE警察局,以便做必要的指纹鉴定看他是不是所要寻找的人。

2.3  在提交人被拘留后,总检察长办公室建议在哥伦比亚的美国大使馆请求引渡他,说它寻求引渡的人名叫Marco Antonio Arboleda, 不叫Luis Carlos Zuluaga Quiceno。之后美国大使馆发出新的普通照会,其中只改了被通缉的人的姓名,所有其他为肯定地确认他的身份所需的资料都没有改,例如年龄、身高、特征和实际上要找的人的照片。此外,同一普通照会中说大使馆将建议司法当局改变现有的起诉状。换句话说,当时美国还没有对提交人提出正式控告,尽管他被非法、任意地剥夺自由已经有好几天。

2.4  提交人在被拘留期间被通告了从Cocomá发出的引渡Luis Carlos Zuluaga Quiceno(身份证号码70 041 763)的逮捕令,他后来又被通告了另一个解释性逮捕状,这是从Medellín发出的给名叫Marcos Arboleda Saldarriaga(身份证号码3 347 039)的人的逮捕状,改名也跟提交人不一样。

2.5  提交人以他被逮捕是非法的为理由申请释放;他的申请被总检察长在2001912日的决定中驳回。

2.6  提交人从10岁起右手食指和拇指就少了一部分,这是被通缉的人没有的特征,该人是存在的,而且查对国家登记处的档案表明,该人十指全在,没有特别的显著标记。

27.  检察官办事处宣布了不利于引渡的意见,因为没有提供必要的证据,完全的身份确认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不过,最高法院刑事庭认为申请国已说明它寻求引渡的人的正确姓名是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并认为弗罗里达州南部地区法院起诉的是他,尽管起诉状中所写的是该个人的化名。总之,最高法院作了有利于引渡的裁决。

2.8  提交人指出,整个身份澄清程序是在他被非法拘留后进行的,而且从一开始申请国提供的它寻求引渡的人的照片就一点都不符合他本人的明显或身体特征。他说,他不是被通缉引渡的那个人,而且从因错误导致他被非法拘留开始就有阴谋编织天罗地网来隐瞒这些不正当行为,他的释放请求总是被驳回,他的权利和保障也没有得到承认。

2.9  提交人说,他的身份有不容置疑的证据。例如,全国公民登记处档案中Luis Carlos Zuluaga Quiceno(身份证号码70 041 763)名下的10个指纹记录与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名下的记录不一样。

2.10  哥伦比亚政府认可最高法院提出的论据,并在2002527日的第70号决定中批准引渡提交人(身份证号码3 347 939)。提交人于200267日向司法部提出上诉要求重新考虑该决定,但不成功。

2.11  提交人说,他已用尽引渡程序下规定的所有补救办法。此外,他提出了法律保护(宪法权利保护令)申请,于2002923日被驳回。

 

3.  提交人称所描述的事实就是违反《公约》第九条和第十四条第1款,第2款和第3()项的事实。他特别报告说,他是在没有主管当局签发的逮捕状的情况下被逮捕。此外,逮捕所根据的普通照会并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因为其中既没有部分地也没有全部地认明他的身分。他还说,在引渡诉讼的最高法院审理阶段中,他的辩护和正当程序权利受到侵犯,因为法院拒绝提供被告和检察官为了满足充分验明被通缉者的身分的程序规定而要求提供的证据。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陈述和提交人的评论

4.1  缔约国在20021127日提交的材料中指出,美国在1999107日第1066号普通照会中要求暂时拘留Luis Carlos Zuluaga Quinceno, 为的是将他引渡以便上法庭答辩联邦对他的贩毒和相关控告。哥伦比亚总检察长在19991011日的决定中发出对名叫Luis Carlos Zuluaga Quince的人的逮捕状。随后在19991013日的决定中,他修改了逮捕状,因为所要逮捕的人的真正姓名是Marcos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身分证号码334703919991013日,刑事调查警察拘留了住在Medellín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身分证号码337939

4.2  提交人以逮捕非法为由申请立即释放,但他的申请被哥伦比亚总检察长2001912日的决定驳回。总检察长在该决定中说,美国原来要求逮捕的人是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虽然19991013日的决定中提到身分证号码3347039, 住在Medellín。他还指出最高法院在2001522日的决议中,不审理被告律师要求提出证据的申请,理由是申请没有及时提出,并且驳回检察官作出的提供证据提议,理由是被通缉的人的身分是明确的。

4.3  法院在2002430日的决议中,作了有利于引渡提交人的裁决。法院宣布它的裁决,即提交人就是被通缉引渡的那个人,是明确地得到证明的。它裁定,申请国不仅澄清它寻求引渡的那个人名叫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及其身分证号码,而且强调那是同一个人使用了化名。根据申请国的法律,后来的替代起诉书取代任何以前的起诉书。法院说:“有效的替代起诉书中写了两个名字Zuluaga QuicenoArboleda Saldarriaga, 并明说这两个名字适用于同一个人,虽然提出引渡要求的普通照会中提到的是后一个名字,尽管他的身分证号码是3347939, 但毫无疑问照会中要求引渡的是Arboleda Saldarriaga, 其身分就是被告的身分,这可从他签署的各种文件―给他辩护律师的指示、向法庭提出的辩护状―和从所提供的身分证复本看出。”

4.4  法院还指出,关于非法拘留案件,法律有人身保护令和非法逮捕诉状等机制,这些补救办法必须在适当时使用。

4.5  政府认可法院的论证并批准引渡。在相关的决定中,政府说:“从前文可以得出结论:被通缉公民的身分已经在签发逮捕状的机构和在最高法院中进行了很多讨论。(……)如果被通缉的人及其律师继续不同意,辩说有9个不同的身分加在他身上,并说被通缉的人在罪证不足的情况下必须被视同无罪,那么这将意味着审查刑事责任,这不是引渡诉讼而是将在国外进行的审判处理的问题。”

4.6  200281日第96号行政决定中,哥伦比亚政府就提交人的申请重新考虑作了裁决,确认了全部的决定,因此用尽了行政补救办法。该决定说:

“在被质疑的裁决中,被通缉公民的身分被认为已经由签发逮捕状的机构和审查是否符合这类要求的主管机构最高法院彻底讨论过。(……)

“辩护律师在就引渡的合法性所作的声明中认为,正当程序、辩护和平等的基本权利受到侵犯,这一看法是不恰当的(……),因为这个问题不属于哥伦比亚政府的管辖范围。(……)同样地,辩护律师所作的与法院就完全身分确认作出的其他裁决的比较是站不住脚的。

“哥伦比亚政府不认为讨论辩护律师所说的加上其委托人身上的9种身分是适切的,因为档案文件表明被拘留的人就是正式被通缉引渡的人。企图证明被拘留的人与在美国进行的审判毫无关系是另一回事,因为正如受到质疑的行政裁决中所说的,责任问题必须向申请国法院提出,因引渡诉讼不是可以评估被通缉者的责任的刑事诉讼。

“声称不知道检察官提出的相反意见也是不对的,第一因为该意见是在裁决这个问题的最高法院刑事庭上在一项哥伦比亚政府认可的决定中提出的,第二因为所提到的意见不具有约束力。”

4.7  2002923日,最高法院民事上诉庭驳回提交人提出的宪法权利保护申请,提交人声称他没有被确认是被通缉引渡的人。上诉庭宣称,问题已经由刑事上诉庭充分地澄清,有利于引渡的裁决看来不是任意的、反复无常的、违反法律或侵犯所提到的权利,这足以构成驳回宪法权利保护申请的理由。上诉庭回顾了对准许引渡的决定提出的上诉并未成功。由于这是行政问题,上诉应当通过司法审查系统提出,以便确定是否存在侵犯基本权利或侵犯程序性保障的情况。没有提出这种上诉,因此宪法权利保护申请不可受理。

4.8  缔约国说,本来文不可受理。从引渡诉讼中作出的决定可以推断,提交人就是美国政府正式要求引渡的人。此外,引渡诉讼的性质不允许审查任何必然包含评估被通缉者刑事责任的问题。如果他声称他不是那个违反申请国法律的人,这必须在国外进行的刑事诉讼中解决。

4.9  关于引渡诉讼,哥伦比亚法律规定有保障被通缉公民的基本权利的辩护机制。从诉讼一开始,提交人就有律师协助,律师行使其辩护权利,利用法律规定的所有补救办法。

4.10  缔约国适用现行法律时不仅完全遵守有关的国内和国际标准,而且也遵守所有的法律保障,因此没有可声称违反《公约》的理由。这看来是想利用委员会作为对不利于提交人的国内决定的第四级复审。

4.11  提交人对允许他被引渡的行政裁决提出上诉。200281日第96号行政决定确认了该裁决,不用说行政补救办法因此用尽。这是为什么司法审查是另一个开始诉讼以确保法律得到遵守的方法另一个裁定来文不可受理的理由,因为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

5.  提交人在200329日的答复中说,不能够作出将他引渡的裁决:多重身份,总共11(原文如此),为确认被通缉的人举出的明显标记和身体特征没有一个与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的特征相符或相似。为支持他的声称,提交人列举了为引渡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提供基础的所有想象的明显特征。他在不同的文件中有不同的名字:Luis Carlos Zuluaga Quiceno, Marcos Arboleda Saldarriaga, Marcos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 Mari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Raúl Vélez以及申请国提供的档案相片中的人。

缔约国关于案情的意见

6.1  缔约国在2003321日的一份文件中指出,提交人是在哥伦比亚当局和美国政府联合开展的打击贩毒集团的“千年行动”中被拘留的。这一行动是于19991013日在波哥大、卡利和麦德林以及墨西哥和美国等其他国家进行的。

6.2  美国政府要求逮捕和引渡参与贩毒的30名哥伦比亚公民;逮捕令是哥伦比亚总检察长办公室下的。提交人律师从引渡诉讼一开始就积极参与。他提出了下列上诉:要求重新考虑最高法院刑事上诉庭2001522日驳回他要求提出证据的申请的裁决的上诉;要求重新考虑2002527日允许他被引渡的决定的上诉;分别向第六十波哥大市刑事法院和第四十一刑事巡回法院、最高法院民事上诉庭、Cundinamarca地区司法委员会司法纪律庭提出三次宪法权利保护申请以避免其正当程序权利被侵犯。提交人还请求哥伦比亚总检察长释放他,但在2001912日的决定中除其他外以被通缉引渡的人已充分确认为由被驳回。

6.3  缔约国重复了最高法院关于提交人身份的声明和申请国作出的更正,以及它得出的结论:被通缉引渡的公民的身分是不容置疑的。已证明正式引渡要求中指名的Marco Antonio Arboleda Saldarriaga就是被逮捕并最终递交给申请国当局的那个人。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7.1  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申诉提出的请求之前,必须决定来文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是否可受理。

7.2  委员会根据第五条第2()项的要求,确定同一问题未曾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下提出。

7.3  提交人指称他被拘留是违反《公约》第九条的,因为他被拘留所根据的文件不符合法律关于被拘留者身分确认的要求。他还指称,最高法院违反《公约》第十四条,在作出引渡他的裁决的诉讼中不尊重他享有正当程序的权利,因为不允许他提出证据证明他的身分。委员会认为,提交人的申诉已通过他提出的各种上诉得到主管当局的审议。在这方面委员会指出了它一再作出的判例,即原则上评价事实和证据是缔约国的任务,除非它们的评价很明显是任意的或者是执法不公。1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来文的可受理性证明缔约国法院的裁决相当于任意裁决或执法不公,因此宣布提交人的申诉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可受理。

8.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转交给提交人和缔约国。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见除其他外以下来文:第811/1998Mulai诉圭亚那案、第867/1999Smartt诉圭亚那案、第917/2000Arutyunyan诉乌兹别克斯坦案、第927/2000Svetik诉白俄罗斯案、第1006/2001Martínez Muñoz诉西班牙案、第1084/2002Bochaton诉法国案、第1138/2002Arenz诉德国案、第1167/2003Ramil Rayos诉菲律宾案、第1399/2005Cuartero Casado诉西班牙案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伊丽萨白·帕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0条,委员会委员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没有参加本决定。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