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19/2002号来文,Lee诉大韩民国
     (2005720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Jeong-Eun Lee先生(由律师,Seung-Gyo Kim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大韩民国

来文日       2002823(首次提交)

        根据国家安全法,因属于“反国家组织”的成员,对申诉人判罪

程序性问题 提交人对申诉的证实―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对《公约》第二十二条保留的适用性。

实质性问题 思想和良心自由―见解自由―言论自由―对结社自由所许可的限制―法律面前平等和平等的法律保护权

《公约》条文     第十八条第1款、第十九条第12款、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文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0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Jeong-Eun Lee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119/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  来文提交人Jeong-Eun Lee先生是1974222日出生的大韩民国公民。他宣称是大韩民国 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十八条第1款、第十九条第12款、第二十二条第1款以及第二十六条行为的受害者。他由律师Seung-Gyo Kim先生代理。

事实背景

         2.1  19933月,提交人开始在Konkuk大学建筑系攻读。在大学四年级时,他当选为Konkuk大学全校学生会副主席。为此,他自动地成为韩国学生会联合会(Hanchongnyeon)最高决策机构-代表大会的一员。这是1993年设立的全国大学生协会,(截止20028)包括Konkuk大学在内,共有187座大学组成,奉行的宗旨是实现韩国社会民主化、国家统一和主张学院自治。

         2.2  1997年,大韩民国最高法院裁定韩国学生会联合会是《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 含义所指的“利敌集团”和反国家组织,因为据称,第五届韩国学生会联合会 的纲领和活动是,支持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通过实现大韩民国“共产化”的方式达到国家统一的战略。

         2.3  2001年提交人成为第九届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代表大会代表。200188日,他遭到逮捕,随后按《国家安全法》第7条遭起诉。2001928日汉城区东城法庭下达了判决,判处他一年的监禁,“剥夺选举资格”一年。200225日,他向汉城高等法院提出的上诉被驳回。2002531日,最高法院再次驳回了他的上诉。

         2.4  各级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下述辩护,即第九届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修订了其纲领,核准了南北韩双方领导人就国家统一达成的“615日南北联合声明”(2000),而且即使韩国学生会联合会的纲领在某种程度上与北朝鲜的意识形态相似,仅仅这一点并不能成为将联合会定性为“利敌集团”的理由。

         2.5  提交人提出的来文时,正在Gyeongju教管所内服刑。

 

         3.1  提交人宣称,因为他是一个“利敌集团”的成员对他判罪,侵犯了他思想和良心自由(第十八条第1)、言论自由(第十九条第1)和表达自由(第十九条第2)、结社自由(第二十二条第1)以及法律面前平等和平等的法律保护(第二十六条)权。

         3.2  他说,仅仅因为他是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代表对他判刑,违反了第十八条规定的思想和良心自由权,因为他参与该协会是基于自由的意愿和良心。

         3.3  提交人援引了委员会的判例 辩称,以“利敌集团”成员,对他判罪也违反了他根据第十九条规定,持有主张不受干扰和言论自由权,因为对于他的判刑是根据该组织的意识形态倾向,而不是第九届韩国学生会联合会的实际活动。他强调,委员会本身曾批评《国家安全法》第7条不符合第十九条第3 的规定。

         3.4  对于提交人,他的结社自由权遭到侵犯是因为他依职就任代表参与韩国学生会联合会而遭到惩罚。此外,鉴于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从没有进行任何直接有利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活动,对他的定罪相当于基于政治见解原因的歧视,违反了第二十六条规定。

         3.5  提交人要求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废除《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款,并在尚待废除之际,不再适用这些条款,并以重新审理方式开释提交人,赔偿所蒙受的损害。

         3.6  关于可否受理问题,提交人说,同一事务不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理之中,而且他已经援用无遗一切国内补救办法。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问题及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200358日发表的意见中仅就来文案情提出了异议,辩称为了保护国家安全和维护民族秩序的必要,有理由依《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款对提交人判罪。缔约国称,根据《公约》第十八条第3款、第十九条第3款、和第二十二条第2款所载的限制条款,大韩民国宪法第三十七条第2段规定,为了保护国家安全、维持法律和秩序,或者公共利益,有可能依法限制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国家安全法》的颁布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和民主秩序,防止北朝鲜为实现大韩民国“共产化”的革命目标所造成的威胁,为此,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曾一再宣布《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款符合宪法。缔约国的结论是,由独立法庭通过公平的审理,基于对《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款恰当地运用,对提交人判罪,既符合《公约》,也符合宪法。

         4.2  缔约国驳回了提交人关于第九届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修订了其议程,以及不应当仅因为该组织的目标与北朝鲜的意识形态相似而被视为反政府组织的辩护理由。缔约国辩称,韩国学生会联合会的组织纲领、规则和文件显示它是一个“对敌有利的反政府组织并威胁大韩民国国家安全和自由民主的原则。”

         4.3  最后,缔约国否认对提交人持有基于政治见解的歧视。缔约国说,大韩民国法律,包括《国家安全法》都平等地适用于全体公民。提交人并不是因为其政治见解遭到追究,而是因为他的行为构成了对社会的威胁。

委员会要求提交人发表评论

         5.  2003513日将缔约国的意见发送给了律师供评论。尽管在2003108日、2004126日和713日发出了三次催问信,均未收到评论意见。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6.1  在审议来文提出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为了《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目的确定,同一事务未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理之中,而且提交人已经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规定,援用无遗了国内补救办法。

         6.3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了受理的目的证实,他的判决相当于基于政治见解原因对他的歧视,违反是《公约》第二十六条行为的申诉。为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来文的这部分不予受理。

         6.4  关于据称违反《公约》第二十二条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国家安全法》相关条款符合其宪法之说。然而,缔约国并没有根据属物理由援引其对第二十二条的保留,即只能依从“包括大韩民国宪法在内的当地法律条款”适用这项保障。因此,委员会认为没有必要审议这项保留是否符合《公约》目标和宗旨的问题,并且可以审议本案情是否违反了第二十二条的问题。

         6.5  就案情看来产生了涉及《公约》第十八条第1款、第十九条和第二十二条的问题,因此,委员会宣布对来文予以受理。

对案情的审议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当事各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规定提供的一切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7.2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是,提交人因其为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代表遭到判罪是否不合理地限制了他的结社自由,由此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二条。委员会说,根据第二十二条第2款,任何对结社自由权的限制都必须累计符合下列条件:(a) 须依照法律规定;(b) 须符合第二条所列各目标之一,才可予以限制;和(c) 须“出于民主社会”为实现其目标之一的“必要性”。委员会认为,“民主社会”的表述表明,多样性社团,包括那些和平地倡导不受政府和大部分人口喜欢的思想的社团的存在与运作,是民主社会的基础之一。因此,并不存在任何限制结社自由的任何合理和客观的理由。缔约国还必须证实,禁止该社团并对个人加入此类组织进行刑事追究,的确是出于避免对国家安全或社会秩序造成的真正,而不是假想威胁,而且干预程度较低的措施不足以实现维持国家安全的目标。

         7.3  对提交人判罪的依据是《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3款。因此,必须考虑的一个决定性问题是,这是否为实现第二十二条第2款所述目标必须的措施。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援引了保护国家安全及其民主秩序,预防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所造成威胁的需要。然而,缔约国未具体阐明提交人成为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代表造成的所谓威胁的确切性质。委员会注意到,大韩民国最高法院1997年的裁决,以《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款禁止支持“有可能”威胁国家生存与安全或国家民主秩序的社团为据,宣布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为“利敌集团”。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及各级法院并没有证明,因提交人为韩国学生会联合会代表,尤其在该学生会核准了“615日南北联合声明”(2000)之后,对他的惩罚是出于避免对大韩民国国家安全和民族秩序造成现实威胁的必要。因此,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未能证实对提交人的判罪是出于保护国家安全,或出于第二十二条第2款所列任何其他目标的需要。委员会得出结论,对提交人的结社自由权实行的限制不符合第二十二条第2款,因此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二条第1款。

         7.4  鉴于此项裁决,委员会没有必要再审议对提交人的判罪是否也违反了《公约》第十八条第1款和第十九条的问题。

         8.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面前的事实显示存在着违反《公约》第二十二条第1款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款,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补救,包括适当的赔偿。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国家安全法》第7条,以期使条款符合《公约》。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现象。

         10.  缔约国必须铭记,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同时,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于1990710日对大韩民国生效。缔约国在批准时发表了保留/声明:“大韩民国政府[声明],《公约》第十四条第5[……]、第二十二条[……]应按照与包括大韩民国宪法在内的各项当地法律条款相符的方式适用。”

  《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1款阐明:“任何颂扬、煽动或者宣传反国家组织活动、成为其成员,或者听从该组织的指令,或者在完全知道该组织有可能损害当今国家安全或基本民主秩序的情况下,行动上该组织为伍,或宣传或煽动反国家的背叛行为的人都应处于不超过7年的监禁。”

《国家安全法》第7条第3款阐明:“任何人组织或参与旨在从事以上第1款所述活为的人,都应处于1年或1年以上的监禁。”

  韩国学生会联合会的代表大会每年设立各个实施该组织活动的委员会。

  提交人援引了第628/1995号来文,Tae Hoon Park诉大韩民国19981020日通过的《意见》,和第574/1994号来文,Keun-Tae Kin诉大韩民国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

  1999111日,人权事务委员会对大韩民国第二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第89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