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05/2002号来文,López诉西班牙
    (2005726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Concepción López González(由律师josé Luis Mazón Costa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 2000728(首次提交)

       在依据劳工法进行的申诉中以与被告同样的条件请求传讯专家之权利

程序性问题 对指控的侵权行为作适当证实,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法院中当事人诉讼地位平等

《公约》条款:第十四条第1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6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埃德温·约翰逊·洛佩斯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哈利勒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

1.  本来文日期是2000728日,提交人是Concepcion Lopez Gonzalez女士,西班牙公民。她自称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行为的受害者。《任择议定书》在缔约国于1985425日生效。提交人由Jose Luis Mazon Costa先生代理。

背景事实

2.1  提交人被Fruta Romu公司聘为临时工。199372日,即她的合同结束之前八天,一颗柠檬击中她的右眼,因而她遭受工伤事故。伤势随着时间日益恶化。她患了视网膜剥离,不得不几次动手术,结果,受伤的右眼视觉下降了45%。提交人没有立即找医生治疗,而是在事故发生后一个月,即199382日,才前往Beniajan医护中心向医生诉说视力问题。第二天,199383日,她在大学总医院因视网膜剥离动了手术。为她做手术的眼科医生在报告中说明,事故发生之后几周眼球内出现的断裂导致视网膜剥离的情形与眼球受打击的事故相符。

2.2  1994624日,提交人对该公司、国家社会保险机构、国家保健机构、社会保险区域财务部和Frenap共同基金会(雇主协会)提出了法律申诉,要求承认这一事故为工伤事故,并下令要求被告支付赔偿。

2.3  1995227日,提交人要求法官传讯两名证人和在穆西亚大学总医院里为她治疗的眼科医生出庭作证。法官同意传讯证人,但是不同意传讯医生,也没有说明这一决定的理由。

2.4  1995317日的裁决中,穆西亚第三就业法庭驳回了提交人的申诉。法官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提交人的眼伤是她在为本案所涉公司工作时造成的。提交人认为,她要求医生出庭作证对本案结果至关重要。她坚称,裁决主要依据的是被告(雇主协会)派出的专家所提的意见,该名专家认为,提交人的事故不致造成此种伤残。假如这一事故确是导致伤残的起因,由于提交人患有一种基本的病理状况(即高度近视),容易受伤,因而视网膜早就会剥离。但是,为她做手术的眼科医生在报告中得出的结论是,眼球挫伤造成的断裂很有可能在事故发生一个月之后造成视网膜剥离。

2.5  提交人提出申诉,考虑法院已听取被告提供的专家的证词,而提交人提议的专家证词却毫无理由地不予听取,因而要求对证据作适当评估,重新考虑这项判决。1996925日高级法院驳回了这项上诉。提交人向高级法院就业庭提交了要求统一法律原则的上诉,就业庭1997610日驳回了上诉。

2.6  19971021日,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交了要求司法复审的上诉,指出,以前未发现的一份文件表明,该公司没有为提交人在社会保险总体系注册投保达四个月之久;这就说明了该公司为何没有报告这一事故,也说明了其法律代表为何否认发生了工伤事故。上诉于1998630日被驳回。最高法院认为,上诉所依据的文件本来应当在诉讼程序中早就取得并提交。最后,提交人向宪法法院提出了请求保护状,指称其取得有效法律保护的权利受到侵犯,因为尽管被告所提出的专家证词得以接受,而她的医生提出的证词却被排斥,从而使她失去自我辩护的能力。1999513日,宪法法院驳回申诉,认为提交人的论点,即当初如果她的要求得到许可,判决本可能对她有利这一论点不可信。

2.7  提交人提交了日期分别为20027月和8月的两份就诊报告,证实严重的视力损害使她无法从事某些就业、社会和个人活动。

 

3.  提交人坚称,《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遭到违反。她认为,违反法院诉讼中当事人地位平等的原则,使她无法提供决定性的证据。如果当初在法院里传讯了在公共卫生系统工作的眼科医生,那么对于同一事实就会有两种不同的意见,而由于她所提议的专家是公共卫生部门的人员,就无法怀疑后者的公正性,因而判决就会不同。提交人认为,案情的关键在于创伤是否产生了后来的影响,而问题是,法院允许被告所雇用的专家提出证词,但却拒绝传讯她所提议的专家。她还指出,法院为了给人以法院决定公正性的印象,对她于199382日第一次前往的保健中心的争论医生所作的说明,承认了具有证明价值,说,她的创伤大约是20天以前发生的,但是却拒绝接受她所提议的专家所作的报告,即创伤是于一个月以前发生的。最后,她指出,这里所涉的问题与委员会对第846/1999号来文(Jansen-Gielen诉荷兰)所作的决定中所涉的问题相同,而委员会在该案中认为,“由于没有保障当事方为审理而举证过程中地位的平等”,1 因而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

缔约国关于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及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4.1  关于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缔约国坚称,提交人尚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声称,当就业庭驳回了提交人要求将对自己做手术的眼科医生作为专家证人传讯时,她本可以根据《劳工诉讼法》第184条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但是她没有提出上诉。其次,当被告的专家在诉讼中作证时,提交人或其律师也可以提出反对。她也没有这样做。第三,当诉讼结束时,提交人本可以根据《劳工诉讼法令》第95条要求在眼科医生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以前,推迟作出裁决。她也没有那样做。第四,提交人在向高级法院上诉要求重新考虑该案时,也可以根据《劳工诉讼法》第191条的规定要求传讯同一眼科医生提供专家证据,但是她仍然没这样做。

4.2  关于案情的是非曲直,缔约国报告说,提交人患有先天高度近视眼,佩戴硬质隐形眼镜。她从1993111日至1993710日担任柠檬装箱工,并已及时签署了结束其就业合同的文件。199382日,即工作结束后一个月,她因右眼疼痛前往保健中心。治疗提交人的争论医生的报告指出,提交人提出20天以前曾受过创伤。提交人第二天入院,因视网膜剥离接受手术;医疗报告指出,症状表明她于一个月以前遭受过创伤。在她就业合同结束两个半月以后,提交人向劳工检察署报告说,她于199372日在工作时右眼被一颗柠檬击中。劳工检察署报告说,没有证据表明发生了工伤事故,没有事故说明书,而部门主管说,提交人从未说过她的右眼被击伤。在据称柠檬击伤事故发生之后一年,提交人向劳工法院上诉,要求将所指称的柠檬击伤事件宣布为工伤事故。

4.3  缔约国辩称,提交人未能向国内法院证实受伤的事实(即工作时被一只柠檬击伤),也没能证实所指控的后果(视网膜剥离)。在诉讼中,提交人无法证明她的右眼被柠檬击中过。她工作部门的主管否认有此事,而提交人提出的两名证人的证词相互矛盾。一名证人声称,他在四、五米心外的地方向箱子扔了一个柠檬,而另一名证人说,柠檬是在距提交人一米的地方扔过去的。对于就指控的后果而提出的证据,提交人关于传讯眼科医生的要求是在法定时限已经过去之后提出的,也就是庭讯前的两天提出的,而法律规定应在出庭以前三天提出证据。提交人没有对否认她的要求提出上诉,也许是因为相关医生的报告已在案例档案中。在诉讼中,提交人对于被告提出的专家报告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质疑。法官认为,柠檬击中右眼的事实和视网膜剥离的后果都没有得到证实。法官对于证据的评估并非武断的。法官除其他因素外,还考虑到事故发生后提交人前往保健中心以前的时间长短,急诊医生和动手术的眼科医生两人对于事故的可能日期所作的不同时间估计(前者认为是199382日以前的20天,后者认为是199383日以前的30),并考虑到所指控的柠檬击伤事件在199382日的第一次就诊记录中没有提到,却在199383日的记录中第一次出现了。

4.4  缔约国声称,提交人向国内法院六次提出要求重新审查的上诉,而所有的法院都驳回了她的论点,高级法院驳回了提交人提交的重新审理的上诉,其结论是,如果受伤的事实本身无法证实,至少无法证实受伤与从事的工作有关,就无法将视网膜剥离归为工伤事故。该法院考虑到提交人于1993710日结束了就业合同,领取了最后一份工资,但是从没有通知公司说她于199372日被柠檬击伤过,而且她是在所指控的事件发生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前往保健中心的。她要求统一法律原则的上诉被最高法院的驳回,因为提交人没有提供证据说明先前或早先有过与她本身案例的判决不同的判决。她向最高法院要求司法复查的上诉被拒绝是因为她可以在稍早的阶段就提出作为她申诉依据的“新”文件。提交人随后提出了新的上诉要求重新审理,而上诉又被驳回。最后,她向宪法法院提出法律保护状的上诉也被驳回。对于提交人所建议的医生没有作为专家提出证词,法院认为没有事实说明有请他出庭的必要性,也不认为这位医生的证词会使提交人得到有利的裁决。

4.5  提交人提交了自2002年以来的一些医疗报告,以此作为说明他因严重视力损害而无法正常生活的物证,缔约国对此强调指出,在诉讼过程中,提交人无法证明她曾被柠檬击伤。缔约国提出了与诉讼有关的各种文件。提交人在其申诉细节中,仅仅声称,她会采用文件证据和证人。但是,在第一次庭讯前的两天,她却要求传讯证人。法官暂停了审理,并请劳工检察署提供资料,后者报告说,没有工伤事故的记录,提交人也没有报告说199372日她的右眼被击伤。于是重新安排了第二次庭讯,并传讯了提交人提出的证人;但是,这些证人却无法通知到。提交人提供了证人的新地址,并第一次要求传讯为她做手术的眼科医生。被告提供三份医务报告,第二次庭讯过程遵守了对抗性诉讼原则,法官并为判决提供了足够的依据。

5.1  提交人在2003511日的说明中指出,缔约国有关未用尽国内补救措施的说法是第一次向委员会提出的,以前从没有对任何国内法院提出过。提交人认为,缔约国提出一项没有在国内法院提出的说法,是滥用法律程序的行为。她认为,对于就业庭驳回她有关传讯眼科医生的请求这项决定,已没有必要提出上诉,因为当宪法法院驳回了她要求法律保护状的上诉之时,宪法法院已根据案情作出了裁决,指出提交人使用证据的权利没有受到侵犯,因为她没有令人信服地说明,如果她的请求得到满足,最后的判决就会对她有利,她也就未能证明为她指控的那样,她已没有辩护的余地。到宪法法院申请法律保护状的上诉前有一项正式要求,就是首先要已用尽司法补救办法,提交人在要求高级法院重新审理该案的上诉中已经提到了她使用证据的权利受到侵犯。提交人否认缔约国提到的其他补救办法是有效的,或者是她可以采用的。

5.2  关于案情的是非曲直,提交人坚称,由于她的讼案涉及到眼睛受伤及其与一次创伤事件的关系,因此传讯为她做手术的眼科医生的重要性是很明显的。而法官确实听取了被告提出的专家证词,并且在其裁决中认为证词具有决定性作用,从中就可以看到专家证词的重要性。提交人的结论是,由于她无法与被告平等地提交证据,她在法院面前的平等权利受到侵犯。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提出任何申诉的之前,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申诉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审议了提交人及缔约国提供的所有资料,从中可以推断,提交人并非有辩护的余地,因为尽管在庭讯中没有传讯为她动手术的眼科医生,但并没有阻止提交人提交医疗报告并且将报告纳入法庭记录之中。此外,尽管被告无法对她的眼科医生进行交叉质证,但提交人却有机会对被告提出的专家进行交叉质证。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提到的199383日的报告与提交人前往的保健中心的急诊医生199382日所作报告有出入,后者将事故的可能日期确定为当天以前的20天左右,即提交人的就业合同结束之后。委员会还注意到,审理该案的法官在裁决中解释了他为何认为,提交人遭受的创伤与工作有关一事没有得到证明。委员会回顾其法理认为,案情及证据应当由缔约国法院来评断,只有评断明显是武断的或构成了违背公正的情况才是例外,2 而这两种情况都不适用于本案。委员会认为,就可受理性问题而言,提交人没有充分证实她指控的有关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申诉成立,因此裁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她的申诉不可受理。

7.  人权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来文提交人及其律师。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846/1999号来文,Jansen-Gielen诉荷兰200143日决定,第8.2段。

2 986/2001号来文,Semey诉西班牙2003730日决定,第8.6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