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04/2002号来文,Martínez诉西班牙
     (2005329日第八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Antonio Martínez Fernández(由律师

José Javier Uriel Batuecas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 2001731(首次提交)

       西班牙对判罪和判刑上诉复审的范围

程序性问题 同一案件提交另一国际解决程序―缔约国的保留

实质性问题 每一位被判罪者都有权要求高等法院根据法律复审判罪和判刑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5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329举行会议

结束了Antonio Martínez Fernández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的第1104/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交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  2001731日来文的提交人Antonio Martínez Fernández是西班牙公民。他宣称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行为的受害者。《任择议定书》于1985425日对缔约国生效。提交人由律师,José Javier Uriel Batuecas先生代理。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是西班牙军队的一级准尉。1999326日因不服从命令罪被第二区军事法院判处10个月的监禁、暂停军职,并暂时吊销选举权。199510月提交人右手骨折,休病假。19962月,他曾三次被勒令接受心理和体格检查,但直至下达了第三次命令才服从。199631日,他被宣布身体健康可以履行职责,并被告知立即前往其军队单位报到。提交人未服从军令,而是寄出了一系列的文件证明他暂时无能力履行职责。19963月晚些时候再一次命令他前去报到履职,但仍没有前去报到,只是提交了一份暂时无能力的证明。

2.2  提交人向最高法院作为军事法庭召集的第五法庭申请司法复审和废除判决。提交人在申请中援引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19991229日,第五法庭下达判决驳回了上诉。根据《军事诉讼法》第325条引述的《刑事诉讼法》第741条及其后条款,第五法庭仅限于审理上诉中提出的辩论理由,以确定这些理由是否确凿。

2.3  提交人向宪法法院提出了人身保护令的请求,宣称他要求第二个法庭审查的权利遭到了侵犯。提交人在申诉中宣称,《军事诉讼程序法》禁止法院第五法庭按照拥有对以往所有审理程序复审实权的含义,作为真正的上诉法院行事。他还援引了委员会关于Gómez Vásquez案的《意见》。1  200159日宪法法院下达判决驳回了上诉。

2.4  2001727日,提交人就同一案件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了申诉,同时也向委员会提出了申诉。但是,提交人于2002912日要求从欧洲人权法院撤销他的申诉。当天,他即向委员会通报了撤诉情况。欧洲人权法院秘书处向委员会通报,2002123日欧洲人权法院决定注销提交人的申诉案卷。

 

3.  提交人宣称他要求上一级法院审查对他的判罪和判刑的权利遭到了侵犯。他辩称,由于上诉程序的特殊性质,法庭可能不会听审或复审初级法庭审理的所有过程,只是分析申诉人引述的理由,以确定这些理由是否符合法律。提交人宣称,法庭只能就判决是否符合法律作出裁决,不能全面地审理所涉“权利”[原文如此],然而,法庭必须仅限于审查申诉人提出的辩论理由,以确定这些理由是否确凿。提交人坚称,没有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由上级法庭复审。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4.1  关于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缔约国坚称,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欧洲人权法院同意了提交人的撤诉要求。缔约国还说,提交人承认同时向委员会和欧洲人权法院提出了申诉,而提交人的这种做法违反了《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规定,致使来文不可受理。即使欧洲人权法庭已结束审理,但这些审理应是与委员会的审理是同步进行的。委员会得出结论,即使已从欧洲人权法庭撤诉,也可依照委员会对第1074/2002号来文(2004328日关于Ferragut诉西班牙案的决定) 不受理决定的理解,适用对《任择议定书》提出的保留。

4.2  关于来文事由,缔约国坚称,第十四条第5款并没有确立上诉法庭全面进行重新审理的权利,仅涉及上一级法院有权复审初级法院的审理行为是否恰当,包括是否恰当地运用了各项规则,从而导致对某一具体案件的定罪和判刑。复审的目的是核实初级法庭的裁决是否具有明显的任意性以及裁决不会构成司法不公的情况。

4.3  缔约国坚称,司法审查的补救办法是以法国的制度为依据,并出于历史和哲学原因,这项制度形成了只限于对法律问题的复审,在一些欧洲国家中还保持这一个特性。缔约国辩称,欧洲人权法院已经证实,各缔约国拥有关于决定用什么方式行使复审权的权利,可将这种复审限于法律问题的范围。

4.4  据缔约国称,西班牙的司法审查补救办法比原法国程序宽泛,并符合《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规定。缔约国指出,由第二法庭复审的权利并不包括重新评价证据的权利,但这意味着第二审法庭审查事实、法律和司法裁决,除非查明具有任意性或司法不公之外,会维持原判。缔约国宣称,最高法院审查了对提交人的定罪和判刑。缔约国引述了宪法法院就提交人案件下达的判决,判决书阐明:“申诉人……除了仅仅按照法律作出正式陈述之外,甚至未能指明,由于申请司法审查的法律性质,法院判决的哪个具体方面阻碍了他得到重新审查。就对申诉人所援引的所有理由进行了审查,而且没有一方面因不合法而被推翻。”

4.5  缔约国说,委员会就Gómez Vásquez案下达的《意见》不能普遍化,适用于其他案情,因为这仅限于针对具体案件通过的意见。缔约国还指出,由于欧洲人权法院与人权事务委员会对同一案文的不同解释,在这两级司法管辖权的国际保护方面存在着明显的相互矛盾现象。

提交人对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的评论

5.1  关于可否受理问题,提交人向委员会通告,欧洲人权法院2001921日的函件确认收到了他的申诉,信中对他阐明由于《欧洲人权公约》第六条第1款,和第十三条都没有就各级司法管辖权列出要求,且因西班牙未批准《欧洲人权公约》第七号任择议定书,他的上诉有可能被判定不予受理。人权法院还通告提交人,在他尚未确定他是否坚持要提出申诉之前,将不会把提交人案件列为正式上诉。提交人在20021220日来函中附上了欧洲法院对他的通报,由3名法官组成的审理小组决定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三十七条第1款,从档案中注销他的申诉。

5.2  关于案情事由,提交人坚称,欧洲人权法院对第二级司法管辖权内函规定的限制性理解,并不影响委员会关于有权要求上级法院复审定罪和判刑问题的法理。

5.3  提交人宣称,请求司法复审的性质阻碍了对事实的审议。司法复审是一项司法上诉,基本上旨在于不建立二级司法管辖权的情况下,对法律的理解实现标准化,因为司法上诉不允许对作为判刑法庭下达判决的依据提交的证据进行审查或者对证据加以评估,而是审查在实质或形式上是否违反了法律,或在例外情况下评估证据。对判决的理由不得提出上诉,而且只在例外情况下,仅限于审查形式。提交人坚称,上诉并不允许对定罪和判刑进行真正的复审。

5.4  提交人说,根据委员会就Gómez Vásquez案提出的《意见》,最高法院的第二法庭,在2000913日举行的全体会议上提及了,在要求司法审查之前启动上诉程序是否恰当的问题。提交人附上了一份第19/2003号法令影印件。这是200312月底在西班牙境内生效的法律;正如在委员会关于Gómez Vásquez案《意见》所述,这项法令在刑事案的审理方面普及了二级司法管辖权,可对省级法院和国家高等法院的判决进行上诉。提交人指出,这一法令并不包含军事刑事司法制度。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的任何请求之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关于缔约国宣称,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反缔约国对其所作的保留,2 来文不可受理,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向委员会提出来文的日期是2001731日,申诉人于2001727日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了据称违反获得第二级司法的权利的申诉,欧洲法院没有将此项申诉登记为正式上诉,提交人于2002912日要求撤回申诉;欧洲人权法院于2002123日接受申诉人撤回该申诉。

6.3  委员会注意到,欧洲人权法院没有再审议,而且也未曾审议或复审过提交人的申诉,也没有登记为正式申诉,而是被提交人撤回;法院在没有审议提交人所述问题事由的情况下接受了撤回。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规定和缔约国对该条款的保留,本来文并非不可受理。

6.4  委员会认为,申诉提出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所述问题;委员会决定受理来文,并着手审议案情事由。

对案情的审议

7.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刑事案的主要问题是,他是否有能力履行军事任务,而这就意味着评估事实。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缔约国有关司法复审补救办法的性质,尤其是第二级审理法庭仅限于审查审判法庭的裁决是否相当于任意或司法不公行为。正如委员会在先前一些案件中所确定的, 3 上级法院这种有限制的复审不符合第十四条第5款的规定。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行为的受害者。

8.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面前的事实显示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现象。

9.  依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补救。对提交人的定罪必须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进行复审。缔约国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现象。

10.  缔约国应铭记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并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后,即予以有效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701/1996号来文,Gómez Vásquez诉西班牙2000720日的决定。

2 所作保留的正式案文如下:“西班牙政府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议定书》第五条第2款的理解系指,人权事务委员会不得审议任何个人的来文,除非委员会确定,同一事务未经,或不在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理之中。”

3 701/1996号来文,Gómez Vásquez诉西班牙2000720日的决定;第986/2001号来文,Semey 诉西班牙2003730日的决定;1007/2001号来文,Sineiro Fernández诉西班牙200387日的决定;1101/2002号来文,Alba Cabriada诉西班牙2004111日的决定。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