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01/2002号来文,Alba Cabriada诉西班牙
   (2004111日第八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Jose Maria Alba Cabriada(由律师Gines Santidran先生代表)

据称受害者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                2002619(初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4111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Jose Maria Alba Cabriada提交的第1101/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佛朗哥·德帕斯卡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1.  本来文提交人为Jose Maria Alba Cabriada,西班牙公民,1972年生于Cadiz Algeciras。他声称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和第二十六条的行为的受害人。《任择议定书》于1985425日对该缔约国生效。提交人由律师代表。

陈述的事实

         2.1  199744日,Cadiz省法院因提交人犯有危害公共健康罪判处他入狱10年零1日,暂停公职,并罚款1.2亿比塞塔。判决书指出,缉毒队一直在监视指称提交人参与销售麻醉物品的活动。提交人与一名爱尔兰公民一起被捕,没收了他们的2,996片药片,其中所含物质证明是称为二亚甲基安非他明的苯异丙胺衍生物。判决书指出,提交人是该爱尔兰公民向第三方销售毒品的中介人。

         2.2  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申请书,要求复审并撤消该项判决,声称他在无罪推定和错误评估证据方面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在无罪推定方面,提交人声称对他定罪时所依据的是一些间接证据,而一审法院得出的结论并未排除他无罪的可能性。对于错误评估证据的问题,提交人声称,法院认定被没收的物质为二亚甲基安非他明,卫生和消费者事务部编写的报告则确认该物质为N-乙基安非他明。

         2.3  最高法院于1999127日作出判决,驳回撤消该判决的申请。关于指称违反无罪推定的问题,最高法院指出,它的义务仅仅是审议是否存在多重、充分核实、伴随发生和可相互证实的证据,并指出法院在得出结论和作出推论时依据了逻辑和经验,以便确认审判法院的逻辑推论并非不合理、任意、荒唐或过分,而是依据逻辑规则和经验标准得出的推论。最高法院指出,法律严禁它重新评估初审法院视为证据的各种事实,因为法律规定,评估的职责完全属于作出判决的法庭的职权范围。关于指称在评估证据时认定事实有误的问题,最高法院指出,卫生和消费者事务部最初查明被没收物质为二亚甲基双氧安非他明,最后则证明为N-乙基安非他明或二亚甲基安非他明,两者均为苯异胺丙衍生物。

 

         3.1  提交人指称,《公约》十四条第5款载明的权利遭到了侵犯,这是由于最高法院没有评估证据。提交人声称,这一限制因素侵犯了要求由较高级法庭对裁决和定罪进行复审的权利。

         3.2  提交人还指称,《西班牙刑事诉讼法》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和第二十六条,因为涉及被控犯有最严重罪行的个人的案件由(预审法院)单独一名法官审理,该法官在结束相关调查后,将案件移交省法院,由该法院三名法官审理并宣布判决。对判决的结果只能依据十分有限的法律理由进行上诉。最高法院不得重新评估证据。另一方面,涉及因轻罪判刑而刑期不足六年的个人的案件,则由(预审法院)单独一名法官予以调查,该法官在案件准备就绪可进行口头诉讼时,将此案件移交给(刑事法院)单独一名审判法官审理;但可就这项决定向省法院提出上诉,以此保障不仅对法律的适用情况而且也对事实进行切实的复审。

         3.3  提交人没有向宪法法院提出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他认为,宪法法院由来已久的先例是驳回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从而使之无效。提交人认为,委员会的先例已经确认,只须用尽向提交人实际提供的有效补救办法。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表明,在最高法院作出裁决超过两年半之后,提交人提交了他的来文。缔约国还补充指出,提交人没有向宪法法院申请要求保护宪法权利,而是声称存在着广泛而不同的先例,诸如拒绝给予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补救办法并使之无效,力图以此为未在国内提出上诉进行辩解。

         4.2  缔约国认为,第十四条第5款并未确认上诉法院有权重新审理整个案件,而是确认较高级法庭有权复审初审的审判是否恰当,同时复审在具体案件中导致定罪和判处刑罚的条例的适用情况。这种复审的目的,是查明一审所作的决定并非明显任意武断,并查明这种决定不构成执法不公。

         4.3  缔约国认为司法复审补救办法所依据的是法国司法制度,基于历史和哲学原因,作为复审的补救办法限用于各种法律问题,而且欧洲各国都保持这一特性。缔约国指出,欧洲人权法院已经申明,缔约国保留确定以哪些方式行使复审权的权利,并可将这种复审限用于法律问题。

         4.4  据缔约国声称,西班牙的司法复审补救办法比原有的法国程序更为宽泛,并符合《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要求。缔约国还补充指出,二审法院的复审权并不包括重新评估证据,但意味着二审法院可审查各种事实、法律和司法裁决,而且除了认定任意武断或执法不公之外,还可伸张正义。缔约国指出,在提交人的案件中发生的情况完全就是这样:最高法院的判决书指出存在着确认提交人有罪的证据,指出这些证据是伴随发生和可相互证实的,并确认一审法院在对提交人定罪时已考虑了这种证据,推论的过程并非武断任意,而是反映了最充分的逻辑和经验。

         4.5  缔约国声称,委员会在Cesario Gomez Vasquez 诉西班牙案中的《意见》不能普遍应用或适用于其他案件,因为它们仅限于在其中通过这些意见的具体案件。缔约国还指出,由于欧洲人权法院和人权事务委员会对同一文本的解释有所不同,从而在对两级管辖权的权利的国际保护方面存在着明显的矛盾。

         4.6  缔约国的结论是,应该裁定指称违反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不可受理,因为这种指称构成了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

         4.7  关于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连同第二十六条的问题,缔约国援引了委员会在Gomez Vasquez案中的《意见》,其中委员会认为,对不同的罪行作不同处理未必构成歧视。缔约国的结论是,依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应认定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可受理,因为这项指控证据不足。

提交人关于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5.1  提交人认为没有要求他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因为这种上诉并不构成对向委员会报告的侵权行为的有效补救办法。提交人指出,缔约国在他的案件中援引了最高法院判决书的文本,其中明确指出,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两者都无权重新评估事实和证据。

         5.2  提交人表明,委员会在Gomez Vasquez案中的《意见》,表明了西班牙法律在涉及《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方面很不适当,而且尽管委员会提出了建议,缔约国也未采取措施予以纠正。

         5.3  提交人认为,他并不要求委员会抽象地复审缔约国法律,而是复审其法律对他的具体案件的不当情况。他坚持认为复审权包括重新评估证据,但认为最高法院明确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因为该法院指出“…严格禁止宪法法院在处理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时及其复审分庭在处理上诉案件时重新评估基本事实和证据,因为根据《宪法》第117.3条以及《刑事起诉法》第741条,这一职能完全属于审判法院的职权范围,因此,对证据的法律意义进行任何可能的重新评估,将是对审判法院专属权限不能容忍的侵犯”。提交人认为,最高法院的复审限于裁决的各个形式和法律方面,因此并不构成对裁决和定罪的全面复审。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按照议事规则第87条,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决定来文可否受理。

         6.2  委员会确认,目前并没有依据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来审查本事项,因此,《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条款并未排除委员会审议本申诉的权利。

         6.3  缔约国声称,提交人在最高法院判决日期后等待了两年半之后,才向委员会提交申诉。缔约国显然声称,鉴于已经过了这段时间,应认为来文不可受理,因为这滥用了《任择议定书》第三条规定的提交来文的权利。委员会指出,《任择议定书》并未为提交来文规定任何截止日期,因此,除了一些特殊案件之外,在提交来文之前时间消逝的长短,其本身并不构成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缔约国也没有充分具体说明,它为什么认为两年多的时间在本案中是过度的延误。

         6.4.  缔约国声称尚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提交人没有向宪法法院提出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提交人认为没有必要提出这种申请,因为由于存在着各种广泛和不同的先例,拒绝提供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补救办法,从而使申请无效,因此这种申请不可能获得成功。

         6.5.  委员会重申它已确定的判例:只须用尽有某种成功希望的补救办法。关于声称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和缔约国都接受最高法院判决书的文本,其中指出,有一项禁令禁止宪法法院重新评估初审提出的事实和证据。因此委员会认为,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申请,对于有关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指称无效,并认为提交人已用尽关于指称的侵权行为的国内补救办法。

         6.6  缔约国还认为,应裁定对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指称不可受理,因为这是滥用提交来文的权利。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没有充分具体说明关于提交人的指称构成滥用提交来文权的这一意见,并认为申诉提出了可能影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承认的权利的问题,因此来文这一部分被视为可予以受理。

         6.7  缔约国声称,应将对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中与第二十六条有关方面行为的指称视为不可受理,因为这种指称没有得到充分证实。提交人认为,按照缔约国有关各类罪行的现有上诉制度,在有些案件中可能对裁决进行充分复审,在另一些案件中则禁止进行这种复审。委员会指出,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对不同的补救办法作不同的处理,这未必构成歧视。委员会认为,提交者没有对来文这一部分可以受理一事提出具体理由,因此,委员会依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裁定不予受理。

对案情的审议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7.2  委员会指出,提交人或缔约国都没有对与指称的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行为有关的事实提出争议。委员会注意到,最高法院明确指出,它无权重新评估成为对提交人定罪依据的事实,因为它认为这是初审法院专属和特有的职权。此外,最高法院审议了是否侵犯了对提交人的无罪推定,并确认存在着证明他有罪的证据,而且这种证据是多重、伴随发生和可相互证实的,判决法院用以根据证据推断提交人责任的推理并非是任意武断的,因为这种推理的依据是逻辑和经验。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委员会必须审议最高法院进行的复审是否符合《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规定。

         7.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西班牙司法复审补救办法性质的评论,尤其是二审法院仅限于审查审判法院的裁决是否为任意武断行为或执法不公。正如委员会在先前的案件[701/1996986/20011007/2001]中所确认的那样,较高级法庭进行的这种有限的复审不符合第十四条第5款的要求。因此,鉴于最高法院在提交人的案件中适用的复审范围有限,委员会的结论是提交人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行为的受害人。

         8.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规定,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办法。必须按照《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复审对提交人的定罪问题。缔约国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违约情况。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