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100/2002号来文Bandajevsky诉白俄罗斯
   (第八十六届会议,2006328日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Yuri Bandajevsky (由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白俄罗斯

来文日期

2002419(首次提交)

事由

根据反恐法下令实施的拘留;据称由于公开发表批评缔约国政府的意见而受到迫害。

程序性问题

申诉的证据充分与否;未用尽本国法律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非法拘留;监禁条件、不公正审判、发表意见传播信息/自由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十九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328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Yuri Bandajevsky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100/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  本来文提交人Yuri Bandajevsky为白俄罗斯公民,1957出生,提交本来文时被监禁于白俄罗斯明斯克。他声称自己是白俄罗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九条行为的受害者。他的案件由律师代理。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是白俄罗斯戈麦尔州立医学院教授兼院长。于1999年根据《白俄罗斯刑法》(1960年译本) 第一百六十九条依受贿罪起诉,于1999713日被捕,随后获释,但不得出境。2001618日,最高法院军事庭(执行委员会)依据《刑法》(1999年译本)第四百三十条宣告他犯有受贿罪,判处监禁八年。提交人说,法院认为,他于1997年担任医学院院长时曾提议教务主任向申请就读该学院的学生家长收取贿赂。

         2.2  提交人确认,他已用尽一切本国补救办法。

 

         3.1  提交人声称,缔约国违反《公约》第九条第1款,他说:首席检察官于1999713日正式批准将他逮捕,根据“关于为了向恐怖主义和其他特别危险的暴力罪行进行战斗采取紧急措施”的19971021日《总统令》将他拘留了30天。他声称,缔约国后来又违反《白俄罗斯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三款,控告他犯有受贿罪。他指出,这项犯罪与恐怖主义或其他暴力或特别危险的罪行没有任何关系。他认为,对他的逮捕和拘留,没有正当理由。

         3.2  提交人声称,缔约国在1999713日逮捕他的时候,不曾告诉他犯了什么罪,到了三个星期以后的199985日才以受贿罪对他提出控告,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2款。他也声称,缔约国也剥夺了使对他的拘留获得重新审查的可能性,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4款。

         3.3  他也声称,缔约国在对他实行拘留期间,不曾针对其健康状况给予医疗,违反了《公约》第十条第1款。他说,只有到了他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以后,才于199988日送他到莫吉廖夫州立医院就医;在缔约国当局的要求之下,又于1999918日对他实行拘留。此外,他声称,无法取得任何个人卫生用品或适当的个人设施。监禁的条件不准许提交人参阅科学或艺术文献,或从独立的媒体获得“符合其背景和专业”的报刊。

         3.4  他声称,缔约国在对他实行审前拘留期间,监禁情况同已经定罪的囚犯一样,违反了《公约》第十条第2款。

         3.5  提交人再度指出,他在199985(被逮捕了23天以后)才收到起诉通知,他声称:直到这个时候,缔约国没有给他就上述控罪提出辩护的机会,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他说,当局于199986日至1999918日将他送医住院期间,不准许他会见律师,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据称,法院不准许他的律师―白俄罗斯赫尔辛基委员会的G. P.先生―代理他出庭,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

         3.6  关于第十四条,提交人声称,他的罪行并没有在法院得到证实。对他不利的唯一证据是两名证人Shaichek先生和Ravkov先生发表的声明,据称这两份声明是互相矛盾的;据称,所做判决没有涉及其他证据。据陈述,法院只考虑了对起诉方有利的论点,却无视在调查期间和法庭违反程序的行为。提交人指出,这种情况证实了法院缺乏公正态度,调查过程和法庭的程序含有偏见,不够完善。他又认为,Ravkov先生起初曾经在1999712日作证,指控他受贿,后来却在庭上撤消原来的证词,他说,当初会那么说是因为受到了来自调查人员的压力(审问期间超过法律认可的限度、不给食物或不许睡觉、对他的妻子和女儿实施威胁),他也声称,他的食物被掺进了会对精神产生药物作用的物质。据称,法院忽略了这些声明,只考虑到原来的证词。

         3.7  提交人坚持认为,与《公约》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况相反,白俄罗斯的法院没有独立地位,因为共和国总统具有在正式任用法官之前予以任命和解职的唯一权力,法官必须经过试用,无法保证最终获得任用。提交人认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法官和律师独立地位问题特别报告员的一份报告(20006)也证实了这种缺乏独立地位的状况。

         3.8  提交人还声称,根据最高参议会(白俄罗斯国会最高议院)关于“指派人民陪审员(审核员)暂定情况”的决定(199667)第一条,所有年满二十五岁的白俄罗斯公民可以担任陪审员,年满二十五岁的公民和现役军人可以在军事法庭担任陪审员。但是,承审其案件的最高法院军事庭除了院长一人是现役军人以外,并没有任何陪审员。一般认为,这种情况引起了《公约》第十四条下的问题。

         3.9  最后,提交人声称,缔约国侵犯了他根据《公约》第十九条第1款和第2款应该享有的权利。他坚持认为,国会于19994月届会期间为切尔诺贝利灾害后果编制的该事件对白俄罗斯之影响的鉴定报告同政府的官方立场很不一样。提交人认为,他敢于指出批评是他后来受到迫害和被医学院解职的真正原因。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  缔约国在2002917日提交的来文中表示,应该宣告来文不可受理,因为“同一事由”已经登记,正由另一国际解决机构,即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按照个人申诉程序提请教科文组织执行局的协定和建议委员会审查。提交人不曾就此提出任何评论。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5.  委员会于200377日第七十八届会议上审查了可否审理来文的问题。它注意到缔约国对可否受理来文的质疑,认为,教科文组织执行局协定和建议委员会面前的申诉程序是不符合常规的,有关缔约国没有同它合作的任何义务、没有在对个别案件的审查中就某一国家是否侵犯或不侵犯特定权利作出任何结论、这种审查的结果最终不对特定案件的是非曲直作出权威性的确定。委员会断定,教科文组织的申诉程序不构成《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所指的“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也注意到提交人关于用尽本国补救办法的陈述,宣告本来文可予受理。

缔约国对案情的意见

         6.1  缔约国2004120日的普通照会指出,当局认定,按照提交人的个人和官方身份来说,他是共谋收取巨额贿赂的团伙成员。 当局根据提交人的同事Ravkov先生1999712日向戈麦尔州检察官提交的一份书面陈述,于1999713日逮捕他,Ravkov先生向检察官举报:他在招收医学院新生时受贿。Ravkov先生详细描述了由他转交贿赂的日期和行贿人员的姓名、受贿的确切数额、以及该团伙的运作情况。他以书面申明自己不是在受到强制的情况下供认的,他被告知,若提供不利于提交人的虚假情报,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6.2  缔约国指出,对提交人的逮捕是在检察官同意“批准”的情形下进行的,逮捕时曾经将实行逮捕的原因和理由告知提交人。据说,对他实行逮捕是以19971021日的《总统令》为依据;援引该项命令来处理他的案件是因为它不仅适用于“恐怖主义和其他特别危险的暴力罪行”嫌疑人,也适用于“率领犯罪组织、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或从属于它”的个人。缔约国还指出,Ravkov先生的证词认为,调查人员无法排除有组织的犯罪团体的存在。

         6.3  缔约国从刑事档案中得知,提交人率领一个由Ravkov先生和另一人组成的团伙。根据上述《命令》中的规定,通过初步侦查,核定事实以后,在为期三十天的法定延缓期限内,向提交人送达了贿赂罪行起诉书。经过检察官的核准,延长了对他的拘留。

         6.4  缔约国解释说,因为提交人被指控犯有严重罪行,对提交人实行拘留是合法的,《刑事诉讼法典》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对于被指控犯有严重罪行的嫌疑人,就其犯罪的性质来说,实行预防性拘留是正当的。此外,调查人员获悉,提交人曾经对本案的证人(他所在医学院的下属)施加压力,以阻碍调查的进行。提交人签署了一份声明,答应不出国,由于健康情况不佳而获得释放,也获准继续工作。但是,由于他在2001610日持用假护照,意图非法越界,逃往乌克兰,因而被捕。

         6.5  缔约国辩称,在调查期间,提交人得到了必要的医疗照顾。1999813日,由于他的慢性病加剧,曾将其送往刑罚执行委员会的医院就医。19991213日,他获准在国立心脏病学研究所接受检查。他被转送到监狱的附设病房,继续接受必要的医疗照顾。执行处罚委员会2003228日提供的资料显示,从20029月起,提交人不曾要求医疗协助,只有当医生要求他这么做的时候才到附设病房的医疗室去就医。据说,他的精神和身体都不错。他本人、他的律师或亲属都不曾要求对他进行详细的健康检查。

         6.6  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在调查期间和出庭期间,经常有律师协助。调查程序、指控、和对犯罪案件内容的咨询,都在有律师在场的情形下进行,并且由律师附署。在特殊情况下,律师不参加一些程序(例如同Ravkov先生交叉盘问期间),不过,这是由于提交人提出这样的要求,都有正式录音。调查人员和法庭都曾经告诉他应该有哪些权利,这些权利也印在程序表上,由他自己过目并签名。

         6.7  缔约国提到,白俄罗斯不准G. P.担任提交人的代理,因为国内法没有规定这种代理,还因为他没有执照,不能在白俄罗斯开设律师事务所。

         6.8  缔约国指出,已经根据初步调查确定,提交人曾向考生家长收取贿款,他为Ravkov先生和考试委员会的成员居中牵线,在调查期间和出庭期间,都适时地调查了所有贿赂情况(金额、货币、确切地点和交易时间,等等)。而且,还在提交人的办公室查到各种考试表格、各种科目的试题、以及受贿人员姓名的记录。

         6.9  缔约国坚持认为,法院已经认定,Ravkov先生改变了他在法院的证词,这是辩护策略。法院对他的辩解(他当初是在受到精神药物影响的情况下承认的)适时地进行了精神病学和()心理学上的测试,尚未加以证实。提交人的罪行是由其他被告人的证词、盘问、以及其他物质证据加以确定的。他受到指控的罪名是在有组织团伙中按照协议多重收取贿赂、预备和按照同某一团伙的初步协议收取贿赂未遂、以及滥用权力。考虑到本案件所涉及的公共利益和提交人的恶名,于20001212日送交法院审理,由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程序。诉讼程序公开,在国际非政府组织代表在场的情形下进行。

         6.10  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条审查了本案,因为Ravkov先生是服后备兵役的上校医官,无法予以单独审问。例如,就审判的客观性和公正性而言,法庭撤消了调查人员对他提出的几项罪名。根据《公约》第十五条对提交人定了罪,按照新法律规定适用了比实施犯罪时应该适用的较轻的刑罚。据说,判决的形式和内容是按照当时生效的刑事诉讼程序确定的。法院考虑到这项罪行的严重社会影响(在《刑法》中被归类为“严重”),与被告人的人格有关的资料以及是否存在可予减罪的情节(例如提交人的雇主对他的肯定、他作为国际公认的医学科学家的价值、他的健康情况、以及他有责任抚养子女的事实。Bandajevsky先生除了由于多重贿赂行为被判处监禁八年以外,不得在五年内行使管理职务。

         6.11  在上诉中,最高法院根据监督程序对本刑事案件进行了审查,认为所做判决合法公正。缔约国认为,如果最高法院发觉有严重违法行为,就会撤消判决。

         6.12  提交人指称由于他对当局处置切尔诺贝利危机的方式提出批评性意见而受迫害,缔约国否认这项指控,并且申明,提交人在监狱中不断进行研究,已经发布若干科学出版物。

         6.13  缔约国指出,200210月以来,提交人没有申请赦免。已经根据2002年《特赦法》对他减刑一年。根据《刑法》第九十条和第九十一条,当他至少服满所判刑期的一半以后(按照提交人的案情来说即200496日以后),就可以改判较轻的刑罚。因此,可以在200596日以后审查有条件提早释放的问题。

         6.14  缔约国以2004310日普通照会通知委员会说,当局已于200418日将提交人的刑期再度减少一年。据指出,已对提交人的“十二指肠溃疡”实行医学观察,并且给予治疗。据指出,提交人的健康状况稳定。缔约国也提交了欧安组织驻明斯克代表于2003123日访问Bandajevsky先生以后所写的报告正文。

提交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7.1  提交人在2004312日、426日、2005517日的信件中重申,缔约国对他的逮捕是非法行为,再度指出,只有在涉及恐怖主义和其他特别严重的罪行的情形下,才应该实行长达三十天的预防性拘留。他重申,对他实行监禁二十三天的拘留中心,其监禁条件是不适当的,缔约国没有对这项指控提出反驳。他声称,当局没有在二十四小时内让他会见律师,也没有迅速让他知道自己的罪名,“他无法行使作为嫌疑人应该得到的其他程序性保证”。

         7.2  据称,提交人在拘留期间罹患急性腹膜炎,由于医护不当,必须在20039月终了时实施手术。他长期罹患溃疡,声称,监狱的食物对他的病情不合适,而当局只准许他每三个月接受三十公斤的包裹。

         7.3  他再度指出,他曾经要求G. P先生在法庭代理他,但据说,最高法院曾经在两个情况下否决他的这一要求。G. P.先生是莫斯科律师公会的会员,根据1993123日《独联体 公约 》,俄罗斯律师可以在白俄罗斯开业。

         7.4  提交人说,他曾指称:法庭的组成不合法,也无法提出要求撤消最高法院判决的上诉,缔约国没有对此提出反驳。

         7.5  关于进行科学研究的可能性,提交人声称,由于被监禁,他同外国研究人员的联系受到限制,无法使用特殊设备或利用最新的科学发展。他的论文主要是凭记忆写成的。他的电脑不能接通互联网,只能用于文字处理,他也没有机会利用手机。

缔约国提交的补充材料

         8.1  20041216日,缔约国来文指出,《集体组织法》(1994)第二十二条规定:一些组织(例如非政府组织)可代理其会员的权利和合法权益。提交人不是白俄罗斯赫尔辛基委员会的成员,而且,他要求G. P.先生参加审判,是以非政府组织代表、而不是他个人的代表身份参加。

         8.2  提交人于200175日至200461日被监禁在明斯克第一教养所。他的病历显示,他在这段期间看病12次,其中包括在诊疗所定期检查8次,专科检查若干次,也曾经住院。根据他的健康情况接受了治疗,还从国外收到另外的医药。缔约国否认于2003101日对他进行腹膜炎手术,指出:实际上是“阑尾炎”手术,他早在2003106日就出院了。

         8.3  2004526日,哈萨克中区法院改变了对提交人的监禁办法,把他转移到Gazgalyi 教养村。从200467日起,他在一个私营农场担任警卫工作,住在教养村以外。他接受了外国外交官、新闻记者、和联合国任意拘留工作组主席的访问。他有两次获准到明斯克去旅行,为期一周。家人可以随意探望他,不受任何限制。

         8.4  2005425日,缔约国重申,提交人能够在空闲时间进行科学研究。当局决定不要求给予他所期望的释放是合法的,这一决定是依据《罪犯处置法》的规定作出的。2004921日,提交人可以放假七天,但是,他到200514日才销假。他未能如期销假,没有适时通知监狱或警察不能销假的原因,违反了《罪犯处置法》和教养所的内部规则。在这段期间内,他接受了另外几项医学检查,到明斯克的几个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在2004927日至1027日和20051123日至13日期间,他在一个日间医院接受治疗,从20041112日到16日,他一直逗留在家。

         8.5  缔约国辩称,提交人曾在明斯克接受治疗,由另一些专家会诊,检查化验,然后开列了适当处方。提交人能够到负责教养所医疗工作的当地(普通)医疗机构就医。

         8.6  缔约国在2005818日普通照会中解释说,迪亚特洛夫州法院于200585日决定提早有条件释放提交人。

提交人的补充意见

         9.1  2005220日,提交人重申,于1999713日至84日期间用于监禁他的拘留中心连床都没有,囚犯就睡在地板上,不准许亲属或律师探望。

         9.2  关于探监,提交人承认,曾经有一些新闻记者、研究人员、和另一些访客去探望他,但必须获得内政部刑罚执行司的特别许可才行。他声称,曾经有过几次探监的要求都被驳回。

         9.3  他声称,2005131日监狱当局拒绝要求他所预期的释放,据称是由于他不能证明自己“改造好了”,还因为他逾期离开教养所,拒绝支付三千五百万白俄罗斯元罚款。他确切表示,离开教养所三个月,是为了“就监狱中罹患的疾病接受临床治疗”。

         9.4  提交人于200561日再度表示,他的科研工作限于分析以往的研究数据。他指称,2004年终了时在明斯克接受治疗是经过教养所所长批准的,当时他写信给教养所,监狱当局同意他在明斯克治疗,不曾提到他必须通知警察或向警察报告的特定义务。他每周打电话给教养所两次,定期用传真机发送证明文件的复本和医疗记录,监狱当局有几次为了查明他的下落,打电话给有关医疗机构,要求同他谈话。

审议案情

         10.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要求当事方提交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来文。

         10.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他于1999713日被逮捕是“没有理由的”,被逮捕的时候没有被告知理由,不能在二十四小时内同律师见面,直到二十三天以后才以贿赂罪名被起诉,当局为了限制他的辩护权对他援用“关于为同恐怖主义和其他特别危险的暴力罪行进行斗争采取紧急措施的”总统令。缔约国声称:对提交人实行逮捕和审前拘留是合法的,因为已经在1999712日就他的受贿罪行立案,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犯罪集团的领袖,调查人员获知,他曾对本案的证人施加压力。缔约国指出,根据总统令的规定逮捕提交人完全正当,因为他涉及严重的罪行,曾被告知逮捕的理由,在二十三天内对他提出控罪,在整个初步调查期间,他也都有律师代为处理本案。委员会基于所掌握的上诉情况认定,没有发生任何违反第九条第1款的情事。

         10.3  但是,提交人声称:他被根据《第二十一号法令》(1997)逮捕并且拘留了二十三天,根本无法在法院质疑当局对他实施拘留的合法性,因为根据这一法令被逮捕的人不能获准这么做。缔约国不曾反驳他所指称的内容,只是表明,对提交人的逮捕和随后予以拘留是得到检察官批准的。委员会回顾: 一、这样做是适当行使司法权力的应有之义,司法权力应由对所处理的问题持独立、客观和公平态度的机构行使。委员会也认为,检察官不能被定性为第九条第3款所指的、具有机构客观性和公平性、可被视为“受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 。在这种情形下,委员会认定,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九条第3款应有的权利受到侵犯。

         10.4  根据上述结论,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九条第4款应有的权利受到侵犯。

         10.5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公约》第十条第1款指称,在被拘留期间,他没有得到适当的医疗照顾,在医疗上受到非人待遇。缔约国随即提供详细资料,说明提交人在被拘留期间所得到或所经历的医疗类型、临床检查和住院情形。缔约国也明确表示,提交人本人、他的亲属或他的律师都不曾就这些问题向主管当局或法院提出申诉。提交人不曾对这一论点提出反驳。在这种情形下,委员会认为,不曾发生侵犯第十条第1款的情况。

         10.6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指称:与第十条第1款所述情况相反,提交人于1999713日至199986日被监禁的处所戈梅尔拘留中心的监禁条件用于长期逗留并不适当,该中心没有床位,他通常没有任何个人卫生用品,也没有适当的个人设施。缔约国不曾对指控的这一内容提出反驳。基于这种情况,委员会必须给予适当重视,因此,委员会认定,提交人的监禁条件显示,他根据《公约》第十条第1款应该享有的权利受到侵犯。

         10.7  提交人声称:在他被初步监禁期间,监禁条件与“已被定罪的囚犯相同”。即使缔约国尚未就这一点提出评论,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指称的内容仍然含糊,不够具体。因此,在缺乏其他相关资料的情形下,委员会认定,所掌握的事实并不显示:提交人依第十条第2款应有的权利受到侵犯。

         10.8  提交人还声称,缔约国的法院没有独立地位,因为法官是由院长提名的。缔约国尚未对此提出评论。提交人没有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以资证明他所指称的内容属实:审问过他的法院缺乏独立地位,使他个人受到影响。但是,委员会认定,已经掌握的事实并不显示第十四条第1款受到侵犯。

         10.9  提交人再次概括声称第十四条第1款受到侵犯,因为对他的控罪不曾在法庭得到证实,法院诉讼含有偏见、不够完善,法庭只考虑到检查官的论点,所做判决只根据Ravkov先生已经在法庭撤消的证词作出。缔约国详细地答复说:法庭认为Ravkov先生撤消证词是一种辩护策略,对提交人的控罪是通过另一些人的证词和另一些证据予以确定的。委员会注意到:上述权利主张主要涉及对事实和证据的评估。委员会记得以前的判例:通常由《公约》缔约国的法院在特定案件中评估事实和证据,除非能够证明缔约国的法院显然任意而为或者形同拒绝司法。 委员会总结认为,从现有的材料看来,对提交人的审判没有瑕疵,委员会也认定,从所理解到的事实看来,提交人依第十四条第1款应该享有的权利没有受到侵犯。

            10.10  此外,关于第十四条,提交人声称,他受到最高法院军事庭的判决,该法庭的成员组成不合法,因为根据白俄罗斯最高理事会199667日的一项决定,军事法庭中的人民陪审员(审核员)必须是现役军人,然而在审理他所涉案件时,只有主持会议的法官是军人,陪审员们都不是军人。缔约国尚未对指称的这一点提出反驳,只是表示,该审判没有任何程序上的缺失。委员会总结认为,审判过提交人的法庭组成方式不适当是缔约国没有提出异议的事实,它意味着该法庭不是按照第十四条第1款依法成立的,因此认为,这一点违反了该条款的规定。

            10.11  提交人声称,由于缔约国在199985(被逮捕了二十三天以后)才对他提出控罪,剥夺他适当地为自己辩护的可能性,因而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他也声称,由于当局违反第十四条第3()项,不允许他在199986日至1999918日住院期间会见律师。缔约国反驳了这些指控,指出,他经常有律师协助,调查人员和法官都曾经让他知道诉讼程序辩护保证。委员会根据所掌握的材料总结认为,不曾违反第十四条第3()项和()项。

            10.12  关于提交人依照第十四条第3()项提出的要求,最高法院有两次拒绝了他由白俄罗斯赫尔辛基委员会成员G. P.先生代理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反对这一要求,因为提交人已经由另一位律师代理,G. P.要求只以非政府组织代表的身份代理,他也没有白俄罗斯的律师执照。提交人答复说,G. P.是莫斯科律师协会的会员,根据独联体的一项具体协议可以到白俄罗斯执行业务。但是,他没有对缔约国的主张提出异议,即;他曾经要求这位律师不作为自己的代表(而是作为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审判。在这种情形下,委员会认定,提交人指称的情况不违反第十四条第3()项。

         10.13  提交人指称,缔约国不准他提出要求撤消判决的上诉,因而立即失去了上诉机会。缔约国表示,本案是由最高法院按照一个复核初审判决的监督程序审查的,如果最高法院发现有违法情事,该项判决就会被撤消。但是,委员会注意到,该项判决规定不能由上级法庭复审。缔约国援用的监督审查只适用于已经实行的决定,因而构成一个非常的上诉手段,取决于法官或检察官的裁量权。这种复核只限于法律问题,而不允许复核事实和证据。委员会记得:即使上诉制度不是自动执行的,第十四条第5款所指的权利规定缔约国必须充分审查定罪和量刑,以确保证据和法律的充足。 在这种情形下,委员会认定,就第十四条第5款来说,监督审查不能被定性为“上诉”,因而有违反这一条款的情事发生。

         10.14  最后,关于提交人根据第十九条指称、他由于批评政府的若干立场,尤其是关于切尔诺贝利灾害后果的立场,才受到迫害,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屡次强调,提交人只是由于受贿而被起诉和判决。在没有其他有关这一特定问题的资料的情形下,鉴于提交人之权利要求属于一般的性质,委员会认为,《公约》第十九条没有被违反。

         1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Bandajevsky先生依据《公约》第九条第3款和第4款第十条第1款以及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5款应有权利的情况。

            12.  按照《公约》第二条第3()项,缔约国有义务向Bandajevsky先生提供有效补救办法,其中包括适当补偿。缔约国也有义务防止将来发生类似的侵权情事。

            13.  缔约国必须铭记,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承认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九十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英文本为原文。最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爱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德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白俄罗斯刑法》第四百三十条第二款所规定的罪行,即《白俄罗斯刑法》第四百三十条第二款:接受贿赂。

 独立国家联合体。

 独联体关于公民、家庭和刑事案件的法律协助和关系的公约。

 Kulomin诉匈牙利,第521/1992号来文,1996322日通过的意见,第11.3段。

 2005111日通过的关于第1218/2003号来文的意见,Platonov诉俄罗斯联邦,第7.2段。

             参看第541/1993号来文,Errol Simms 诉牙买加199543日通过的不予受理的决定,第6.2段。

             参看Aliboev 诉塔吉克斯坦,第985/2001号来文,20051018日通过的意见;Khalilov 诉塔吉克斯坦,第973/2001号来文,2005330日通过的意见;Domukovsky 等人诉格鲁吉亚,第623-627/1995来文,199846日通过的意见;Saidova 诉塔吉克斯坦,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

             参看Gelazauskas诉立陶宛一案的决定,第836/1998号来文,2003317日通过的意见,Domukovsky等诉格鲁吉亚1995年第623-624号来文和第627-628号来文,199846日通过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