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94/2002号来文,Herrera诉西班牙
   (第八十六届会议,2006327日通过的决定) *

提交人

Jesús Herrera Sousa (由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期

20001115(首次提交)

事由

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提交人定罪

程序性问题

未能证实申诉

实质性问题

二审法庭未能重新审议事实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5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327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20001115日来文提交人Jesús Herrera Sousa是西班牙国民,他指称西班牙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提交人由律师José Luis Fernández Pedreira代理。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被Burgos省级法院判决犯有胁迫和性攻击罪,于1998727日分别判以一年和三年的监禁。提交人指出,控方唯一举出的证据是受害者显而易见相互矛盾的证词。例如,她先是针对浅色头发的人提出指控,而在后来的辨识程序(照片和列队辨认)中,她却辨认了深色头发的提交人。此外,她坚持声称自己“毫不迟疑地”认出提交人,但在口头记录中却说犯罪行为发生在晚上,她没有看见攻击者的面部。受害者先是声称犯罪行为是在刀子的威胁下企图抢劫和搜身找钱,但在口头记录中却说,被告不是要搜她,而是要触碰她。其他矛盾之处涉及攻击者穿的鞋子和所使用的武器。提交人认为,如果铭记后来的证词与第一份的抵触,是她在进行调查的同一警察局担任警察的叔舅建议后提供的,上述矛盾之处便具有特别意义。

         2.2  提交人向最高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申请,于2000331日被驳回。提交人坚持认为,法院拒绝允许对证据再次进行评估,并拒绝审核审判法院对证据进行的评估,理由是这类评估均为该法院所独有的特权。提交人向宪法法院提出要求保护行使宪法权利的申请。该项申请于2000918日被驳回。该项裁决特别指出,“本法院一再申明不能成为干扰普通法院管辖权的三审法院,如果开始审查与无罪推定权利毫无关联的组成部分,则必定发生这种情况,后者为评估证据的主观层面,也即由原来的法庭进行实际审讯的那些方面,而这些方面却取决于原来的法庭对提供证据的直接看法。”

         2.3  提交人宣称没有向任何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提交此一事项。

 

         3.  提交人声称高等法院拒绝重新审议仅只依据投诉人显然自相矛盾的证词收集的证据,这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因为它妨碍对定罪和判刑进行充分审查。提交人还指称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但未提供证实此一指称的任何论据。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陈述及提交人的评论

         4.1  缔约国在其2002910日的意见中认为来文不可受理,并提到国内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进行司法复核过程中提交人并未就《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和第二十六条提出申诉的事实,从而违反了《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规定的委员会附属原则。

         4.2  缔约国认为,第十四条第5款并无确立二审法院完全复审的权利,只规定可由一个较高级法院对一审法院的审判进行复审,重新审查某一特定案件裁定有罪和作出判刑是否正确应用这些规则。在这方面,缔约国强调人权事务委员会和欧洲人权法院在以同样的措辞载入《公约》和《欧洲人权公约》的保护两个阶段司法的权利方面的不一致。

         4.3  提交人在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司法复审申请中没有宣称证据方面存在任何自相矛盾,他仅仅:

(a)        试图用自己的评估来取代作出判决的法庭对证据所进行的评估。最高法院在重新考虑所有证据之后不允许这样做,指出:“作出判决的法庭掌握控方合法收集和合理评估的直接证据,并得到作出判决的法庭即刻收到证实了证词的大部分间接证据”;

(b)        否认淫猥意图和性欲目的。为此,最高法院答复:“既定事实的绝对客观性显然切中受害者明确提到的清楚无误的性意图,判决法庭作出判断的合理性质毫无疑问”;

(c)        讨论独立的“冲动感”的存在。在这一点上,最高法院转录判决法庭部分裁决内容,指出:“正如判决法庭所正确证实的,可以区别被告两项受不同动机驱使的单独行为,首先渴望利益,然后是淫欲。尽管后来放弃了所获少量现金,但判决法庭仍把业已完成的最初行为描绘为未遂恫吓抢劫。但(……)赦免停止施行一项已经开始行为的人的刑事责任并不影响已经施行的会构成不同犯罪行为的责任,在本案中,用刀子威胁,企图强迫受害者违背自己的意愿从一个地方移往另外一个地方,对她的自由和安全构成犯罪,严重程度可以列为应予惩罚的犯罪行为(……)。也不能认为,对性攻击的惩罚可以包括出于不同目的对自由和安全的攻击所进行的惩罚。”

         4.4  提交人请求宪法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作出无罪推定。在这一点上,除其他外,法院指出,在其保障无罪推定权利的职能中,法院必须就检控是否掌握充分证据,并对证据是否作出合理评估表示其意见。然而,这并非上诉人的目的,因为他认为,由于没有可证实他参与被判刑的犯罪行为的证据,在本案中以严重惯犯情节对他作出胁迫和性攻击行为的定罪,侵犯了他无罪推定的权利。“在这方面,他特别认为,受害者的证词显然自相矛盾,没有充分的证据来佐证这类证词。因此,本法院只能作出结论,认为在无罪推定的借口下,申请人实际上是在用自己的标准取代早先法院采用的标准。的确,正如提出上诉的裁决所充分证实的那样,在本案中,检方的确凿证据主要由受害者的证词构成。在审判期间,这一证据受到恰当辩论程序的制约,经过适当仔细审查之后,判决法庭以完全合理的方式予以审查,证据充分,没有理由质疑受攻击妇女始终不变叙述的可信性,因此裁定被告犯有她遭受的胁迫和性攻击罪。普通法庭认为,这些证词得到下列间接证据的佐证:(a) 攻击者穿的衣服与被告被捕时所穿的衣服相同;(b) 是用一把小刀实施犯罪行为,而被告在被捕时警察在其车内找到一把小刀;(c) 被告住在犯罪现场附近,犯罪后朝该方向逃逸。由于业已证实根据合理标准对证据进行了评估,应该铭记,本法院一再申明不能成为干扰普通法院管辖权的三审法庭,如果开始审查与无罪推定权利毫无关联的组成部分,则必定发生这种情况,后者为评估证据的主观层面,也即由原来的法庭进行实际审讯的那些方面,而这些方面却取决于原来的法庭对提供证据的直接看法。”

         4.5  提交人向委员会宣称《公约》第二十六条和第十四条第5款被违反,其理由是,他认为,受害者的证词自相矛盾。在国内实施司法复审时,宪法法院彻底充分审查了这一指控,予以驳回,指出上段所概述的详细理由。

         4.6  缔约国认为,提交人的来文没有载列能够证实所称违反《公约》的内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应该宣布来文不可受理。缔约国在2003123日的来函中宣称,在案情方面,由于上述原因,缔约国认为本案不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

         5.1  提交人于2003331日对缔约国的陈述作出回应。就他没有向国内法院诉求二审权利的论点,他答复说,他是通过申请重新审查事实来诉求二审权利的。

         5.2  提交人重复说,构成其定罪所依据的指控最初是指浅色头发的人、穿白鞋,携带淡色手柄小刀,用刀威胁一名妇女,抢劫她的钱。而提交人则是深色头发,被捕时穿的是黑鞋,携带一把深色手柄大刀,他被指控用这把刀对受害者进行性虐待,受害者的证词是控检方惟一的证据。尽管这些证据显然自相矛盾,较高一级法院甚至明确拒绝审查据说一审法庭已经证实的事实,因为西班牙司法制度如此运作;在司法复审时,不允许重新考虑事实。司法复审不是二审法庭;这是一个基于特定原因的非常补救办法,明确排除重新考虑事实。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提交人指称,由于高等法院没有重新审议一审法庭为他定罪的犯罪行为,西班牙法律制度中的司法复审并非上诉程序,对重新审查事实明确不予考虑,仅可出于特定原因予以审理,因此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

         6.3  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的裁决显示,他们对一审法院对证据所进行的评估进行了彻底审查,并得出结论,审判法庭裁决审判期间对受害者的供词进行辩论程序的方式合理,提交人提到的相互矛盾之处由其他间接证据得到证实。委员会认为,为受理目的,关于第十四条第5款的诉求没有得到充分证实,其结论是,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不予受理。提交人尚未提出他为什么认为违反了第二十六条的理由;为此,由于这部分来文没有满足《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规定的要求,因而也必须认为是不可受理的。

         7.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转交缔约国和提交人。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姆女士、拉菲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