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93/2002号来文,Rodríguez José诉西班牙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25日通过的决定) *

提交人

José Manuel Rodríguez Alvarez(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期

1999715(首次提交)

事由

提交人作为最高法院顾问不予延期

程序性问题

证据不足;案件已提交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实质性问题

在一切应有保障的条件下得到独立和公正法庭审判的权利;在一般平等条件下参加公务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十四条第1款,第二十五条()项;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25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1999715日来文提交人José Rodríguez Alvarez先生,西班牙国民,自称是西班牙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他没有律师代理。

事实背景

         2.1  在一次有关的竞争考试之后,根据最高司法委员会1991724日的决定,提交人被任命为最高法院顾问。他于1991101日上任。根据法律,任期是三年,可再延续三年,这一职位遵从公务法的规定。

         2.2  1994531日,根据其上级―最高法院技术办公室大法官的建议,提交人申请任期延续三年。1994726日,同一上级提交了关于其工作情况的报告,其中称赞他“具有出色的专业能力、工作效率和敬业精神”。1994105日,最高司法委员会同意延续一些顾问的任期,但没有同意延续其他人的任期。提交人是后一类人之一。没有说明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决定是根据行政司1994721日的一项建议做出的,建议中也没有说明这一不同待遇的原因,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报告,确切地说,当时提交行政诉讼事务厅的所有报告都没有说明建议不延长某些顾问任期的理由。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决定没有提到提交人提供的证明,即其上级的肯定报告。

         2.3  提交人争辩说,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决定企图以基于雇用关系的临时性质擅自推定的决策机构享有自行酌处权来证明不予延续的正确。这类职位,虽然是临时的,但并非可随意决定的职位;相反,填补职位的人员是通过公务员竞争考试决定的。即使假设行政部门具有给予或不给予延续的自行酌处权,法律也规定必须说明决定的理由。

         2.4  针对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决定,提交人于19941022日根据关于最高法院行政诉讼事务厅提供基本权利司法保护的第62/1978号法律提出行政诉讼申请。199531日,法院将申请驳回,理由是没有违反《宪法》,有关问题应通过行政诉讼解决。提交人向同一法院提出申诉,但1995424日被驳回。法院认为,提交人提出的问题没有影响其基本权利,只是涉及一般的合法性问题,而这种问题不能通过第62/1978号法律规定的程序解决。

         2.5  199575日,提交人向宪法法院提出上诉,称违反了平等原则,平等担任公务的权利和受到有效司法保护的权利受到侵犯。后者的依据是所称最高法院采取的不正常程序,最高法院在限期后接受了国家检察官和首席检察官办公室的书面陈述。19961028日,法院以上诉未提及违反基本权利的事实为由宣布上诉不可受理。法院认为,鉴于提交人与最高法院关系的临时性质,最高司法委员会在是否给予延期方面有很大回旋余地,提交人的权利并不是无条件的。提交人称,宪法法院没有考虑他提交的主要证明,即其上级写的关于其工作的积极报告。而且,法院决定的依据只是对是否延长提交人工作期限的自行酌处权。另外,提交人还争辩说,西班牙法律要求说明自行决断的理由。

         2.6  1997316日,提交人向欧洲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该委员会在1997324日致提交人的信中说:

     “根据委员会的一般指示,我谨通知您,您的申请会遇到一些障碍。这里的目的不是要预测只有委员会才有权做出的最终决定的内容,而是要根据委员会的案例法和惯例让您了解受理条件和您的申诉取得成功的可能性。

     “我必须让您知道,根据委员会一贯的案例法,原则上,有关担任公务、晋升和解聘的法律诉讼不属于民事责任范围,除非是属于确定无疑祖传的情况。

     “因此,委员会可能不得不宣布您的申诉不可受理。所以,如果您不能提供新的资料,您的申诉将不会被登记或提交委员会。”

 

         3.1  提交人说,故意隐瞒他提供的重要证据从侧面证明了,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他应享有的由一个合格、独立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开审讯的权利受到侵犯,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决定缺少理由就更证明了这一点。

         3.2  提交人还称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五条()款和第二十六条,他认为,某些公务员被给予延期而另一些没有,而且没有说明理由,这一事实表明有歧视。提交人是其中唯一符合所有必要条件和能力要求的人这一事实更说明了歧视的严重,因为他以出色的技术能力、工作效率和敬业精神履行了职责这一点是有案可查的。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对提交人评论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2002122日的评论中说,提交人在质疑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决定方面有两种补救办法:一是根据关于保护基本权利的第62/78号法律采取一种特别简便程序;二是采取确保取消违法行动的一种普通补救办法。这两种补救办法可以同时采取。这可以避开采取特别补救办法的风险;如果事情不涉及侵犯基本权利而是涉及违法问题,补救办法可能会被宣布不可接受,而采取普通补救办法的时机也错过了。

         4.2  提交人只采取了一种特别补救办法,其案件被宣布不可受理,因为主管机关认为特别程序不是解决有关争议的适当办法。缔约国得出结论认为,提交人没有按规定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必须宣布来文不可受理。另外,关于补救办法不可接受的决定并非任意决定,也不构成违法。

         5.1  在其200337日的评论中,提交人称,他的申诉中有关于基本权利的内容,这是无可争议的,其中包括平等参与公务的权利。但是,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没有从这一角度处理案件,而只是指出这是一个普通法律义务问题,应当通过普通补救办法解决。这并不是说申诉中不必含有基本内容,或者法院没有侵犯程序权利,因为在讨论补救办法时没有处理提出的问题。

         5.2  和缔约国的说法相反,提交人称,他也用尽了普通补救办法,因为他分别于19941210日、1995211日和199534日提出了三项行政诉讼补救办法。最高法院于19991027日将其合并做出裁决。在他将来文提交委员会几个月之后和最高司法委员会作出决定五年之后的19991129日,他收到了裁决书。这一拖延完全没有道理,因为问题不是只涉及向最高法院本身申请一次的问题。这些补救办法也没有成功。裁决书称,最高司法委员会有自行酌处权,可就是否给予提交人延期的问题做出裁决;而《司法机关雇员分类和职务法》中的“可延续”一词正是说明这种延续有可能不必要,但给予或不给予延期取决于随机决定的及时性、便利性和有益性标准。关于缺乏依据的说法,裁决书称,这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有一个报告说,提交人和其他顾问在融洽相处方面有问题,这一报告可以被看作被质疑裁决书的依据之一。

         5.3  提交人坚持认为,在审查补救办法期间出现了一系列不正常程序问题,侵犯了他在应有保障下接受一个合格、独立和无偏倚的法庭审讯的权利。他说,行政诉讼法庭1996716日决定将三个案件合并处理并指定了一名报告法官。1997129日,也就是案件提出两年多之后,仍没有进行任何诉讼,案件被分配给同一法庭处理。只是到了199747日才指定了一名报告法官。

         5.4  1997616日开始进行听证。提交人称,除其它问题外,首先是五名顾问,包括作为分配到该法庭的顾问协调员的一名法官的夫人,被选中并分配到该法庭。该顾问及其夫人公开敌视其他顾问,而且,在五名顾问中,她是唯一获得延期的。提交人提供了关于一个事件的详细情况以证明存在敌视,并提供了一些证人的证词记录的副本作为存在敌视的旁证。

         5.5  199996日指定了一名新报告法官以接替退休的前任报告法官。提交人还说,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上述顾问协调员被晋升为最高法院法官,并在试用期即将结束时被分配到将负责裁决有关申诉的行政诉讼法庭的同一部门。提交人在该法庭对此任命提出质疑,并向最高司法委员会和最高法院行政司提出申诉。行政司通知提交人,它将不处理他的质疑,因为已经对补救办法进行了表决,有关法官已经回避。最高司法委员会将有关申诉驳回,其理由除其它外首先是,有关法官参与了行政诉讼补救办法的审议。

         5.6  提交人称,回避要遵从《司法机关组织法》第221条及随后各条规定的程序,其中要求将弃权回避有关各方,而在本案中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因为通知是在对决定进行表决之后和有关法官受到质疑时发出的。

         5.7  提交人称,将其行政申诉驳回的19991027日的裁决书没有提到他主动提供的证据,但引述了技术办公室首席法官的业绩报告,该法官肯定了他的工作质量。1994915日的该报告在称赞对所有未延期顾问的培训后接着说:“然而,他们在适应技术办公室的工作方面都有问题,而技术办公室的主要宗旨是在准备和编写决定草案方面与最高法院各法庭合作;排除对其专业能力的任何偏见,这种适应困难影响了他们的工作效率和产出。”这个报告是在最高法院行政司1994721日关于不给予延期的建议提出之后很久才发布的。提交人称,显然,目的是在事情发生之后给一项无根据的决定找理由。他还指出了这个报告与首席法官表扬其业绩的报告的矛盾。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6.1  2005531日,缔约国称,提交人在向委员会提交来文之前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行政诉讼补救办法正待审议。而且,有关裁决没有被宪法法院接受为宪法权利保护的主题事项,因为提交人没有满足《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规定的要求。

         6.2  缔约国还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认为来文不可受理,理由是,提交人已将同一案件提交欧洲人权委员会,该委员会已让他知道不可能成功的原因。另外,缔约国还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重申来文不可受理。

         7.1  关于缔约国的第一条意见,2005812日提交人称,在向委员会提交来文时,他已经提交了行政诉讼补救办法(19941995),但最高法院解决这个问题用了近五年时间。而且,19991027日将其驳回的裁决曾经是宪法法院宪法权利保护的主题事项。200053日宪法权利保护被宣布不可接受。

         7.2  关于缔约国有关《任择议定书》第五条条2()项的意见,提交人坚持认为,欧洲人权委员会对他的申请既没有登记也没有处理,因为该委员会秘书处1997324日的信认为,他已决定不再坚持。因此,缔约国所提出的不可受理的理由不适用。

缔约国对案情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8.1  缔约国在其2005531日的口头照会中说,没有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问题。提交人曾经是很多依据充分、完全一致的决定的对象;因此,所说违反这一条款的依据看来只不过是提交人自己极为偏颇和利己的说法。

         8.2  关于所说对《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的违反,缔约国提到宪法法院将提交人的宪法权利保护申请驳回的决定。宪法法院称,与提交人的雇用关系是临时的,只要合同期满就失效,提交人没有获得延期的个人权利。决策机构享有给予或不给予延期的完全自主权。

         8.3  缔约国还说,最高法院19991027日的裁决书也提到决策机构的自行酌处权,决策机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档案中的一些报告表明,合同没有延期的顾问在适应工作方面有问题,这影响了他们的工作效率和产出。这些报告可以被看作有关否定性决定的部分理由。可以说,由于其组成,没有任何人比最高法院行政司更适合对顾问们的能力和适合性做出判断。还必须知道,法官们是通过口头报告的形式做出决定的,没有明确记录。在涉及自行酌处权的情况下,可能的是,有些临时顾问被给予延期,有些则不给予延期,但不会违反平等原则。这一原则不同工作相同待遇的问题。

         8.4  关于不延续提交人合同的决定的客观性有下列保证:一个由直接熟悉有关人员的人组成的团体的评估,选定和辞退人员的其它法律保障,技术办公室负责人报告中所载有关顾问的档案。

         8.5  提交人没有提供基于种族、性别、宗教、社会背景等的歧视的任何证据。

         9.1  提交人在其2005812日的答复中坚持认为,实际上,宪法法院19961028日驳回第一次宪法权利保护补救办法申请的决定与其以前做出的驳回另一位合同未被延期的顾问的宪法权利保护申请的决定是相同的。法庭没有考虑本案的具体特点,他是本案中唯一得到高度评价报告的顾问。

         9.2  提交人还坚持认为,宪法法院中曾经是最高司法委员会成员的一位法官参与了另一位顾问的宪法权利保护诉讼,他曾坚决反对延期。有关顾问曾表示反对该法官参与审理,由于早些时候对案件的参与,他本应当从一开始完全回避。宪法法院的反应只是发了一个简单通知,其中说,在起草裁决书时计算机产生了一个错误,该法官实际上已经回避,没有参与诉讼。提交人批评了宪法法院裁决反对意见时采取的程序,表示认为,有关回避不符合《司法机关组织法》的规定。提交人称,这一事件证明,宪法法院没有公正处理他的案件。

         9.3  提交人还称,被分配到行政司处理行政诉讼补救办法案件的一位宪法法院法官参与了宪法法院200053日的决定。但是,该法官没有回避参与对宪法权利保护申请的裁决。

         9.4  提交人重复了以前提出的说法,即:拒绝延续其合同的决定缺乏依据,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采取的程序不公正,这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

         9.5  关于违反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提交人坚持认为,根据《政府行政和普通行政程序法律制度法》第54条,对决定是否延期的自行酌处权必须说明理由。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10.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10.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引述的理由,大意是:根据第五条第2()项,必须认为来文不可受理,因为提交人在向委员会申请之前已经向欧洲人权委员会递交了申请。但是,委员会在审议提交人提供的资料之后得出结论认为,欧洲人权委员会从未对提交人的申请做过登记,也没有以任何形式进行研究。因此,委员会确定,有关问题没有在其它国际调查程序或解决办法之下进行研究。

         10.3  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引述的关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理由。然而,根据提交人提供的资料,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所称没有用尽的补救办法实际上已经采用,因为已经有这方面的司法决定。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提交人已满足《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要求。

         10.4  委员会需要处理的问题是,最高司法委员会关于不延续提交人最高法院顾问职位的决定是否违反《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委员会认为,一般意义上的平等参与公务的权利与禁止基于《公约》第二条第1款所述理由的歧视是密切相关的。在本案中,提交人没有为可受理之目的证明,据以决定不延续其合同的理由与第二条第1款所述理由有关。提交人也没有说明他有权获得合同延期的理由或存在规定这种延期义务的国家法规,因而不延期就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因此,委员会认为,来文的这一部分没有充分证据,所以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可受理。

         10.5  关于提交人据称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这涉及提交人的意图,即:推翻最高司法委员会关于不给予他所希望的合同延期的决定。委员会注意到,法院的几次裁决都是一致的,都是驳回了一个要求,这个要求不是基于提交人声称具有的权利,而是基于一种期望。因此,延期与否,属于有关机构酌情处理的问题。委员会因此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可受理之目的充分证明其要求的合理性,所以,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本部分不可受理。

         11.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受理来文;

(b)  将本决定通知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本。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议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凯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扬先生。

            提交人附上了《关于司法机关雇员分类和职能的第38/1988号法律》的副本,其中第23条第5款就最高法院技术资料和文件办公室规定如下:“最高法院顾问应由最高司法委员会任命,任期三年,可延续三年。”

            在这方面,提交人援引了《法律制度和一般行政程序法》第54条第1(f)项其中规定:和法律条款或明确规定要求宣布的一样,对“在行使自行酌处权时”采取的行政行动,“必须说明其理由,简要说明有关事实和行动的法律依据”。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