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73/2002号来文,Terón Jesús诉西班牙
    (2004115日第八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Jesus Terron(由律师Antonia Mateo Moreno女士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                        2001213(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4115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由Jesus Terron先生提交的第1073/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全部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的:

意  见

            1.  2001213日来文提交人是Jesus Terron,国籍西班牙,1957年出生。他声称是违反《公约》第二条第3()项、第十四条第5款以及第二十六条的行为的受害人。《任择议定书》于1985425日对所涉缔约国生效。提交人由律师代表。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佛朗哥·德帕斯卡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Castilla-La Moncha区议会议员。他因伪造私人文件受最高法院审判,并于1994106日被判两年徒刑并赔偿10万比塞塔。

            2.2  提交人没有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这是因为考虑到,鉴于宪法法院一再驳回要求复审普通法院裁决确认的事实以此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此种申请无济于事。

 

            3.1  提交人声称,他要求由较高级法庭对其定罪及刑罚进行复审的权利(《公约》第十四条第5)受到了侵犯,因为对他进行审判的是最高级普通刑事法院即最高法院,而对该法院的裁决不容进行司法复审。他声称,他要求对初审判决的刑罚采取有效补救办法的权利(《公约》第二条第3())受到了侵犯。

            3.2  提交人声称,他是侵犯《公约》第二十六条行为的受害人,因为西班牙法律对应由哪些法院审理涉及议会议员的案件的规定有所不同。如果马德里议会议员在马德里犯罪,或区议会议员在其本地区犯罪,他有权由具有相关管辖权的高级法院审理,然后可向最高法院申请予以司法复审。在马德里犯法的区议会议员则直接由最高法院审判,因此无权申请要求予以司法复审。提交人认为,这种差别待遇有歧视性。

            3.3  关于必须用尽地方补救办法的要求,提交人认为,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无济于事。他指出,宪法法院一再认定,它无权复审普通法院判处的刑罚,也无权重新审查司法程序中确定的事实,因为法律对此明文禁止。提交人还声称,宪法法院一贯认为,与议会和参议院成员有关的特殊保障措施,是没有二级管辖权的依据,这表明了要求实施宪法权利补救办法之不足。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声称,由于尚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来文不可受理。缔约国认为,提交人应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

            4.2  缔约国附上一份文件,指出提交人的第一名律师在国内审判程序初审中被判犯有过失辩护罪,因为他没有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提交人的第一名律师宣称,他曾提议申请要求实施宪法权利,但提交的却是要求司法复审的申请,而该申请被宣布不予受理。判定该律师有罪的法院认为,他本应知道,如果在要求司法复审的申请显然不可受理时,仍然还有时间可申请要求实施宪法权利,因此法院认定他犯有过失行为。以提交人代表的身份在委员会采取行动的人,在国内法院对提交人的第一位律师提出了诉讼。缔约国认为,提交人代表采取的这一行动,与提交人关于没有必要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申请的说辞不符。

            4.3  关于案情问题,缔约国声称,某一个人由于其本身的情况而由例如最高法院等拥有最高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初审时,不得适用《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在提交人的案件中,由于他担任民选公职,因而由最高法院审理。缔约国认为,由于提交人为议会议员,身份与大多数被告不同,因此待遇也不同。缔约国认为,由具有最高管辖权的法院在进行唯一一次的审理后作出裁决,这纯粹是提交人担任特殊公职这一客观情况所致。缔约国还认为,由拥有最高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审理,已抵消了不得复审刑罚之不足。

            4.4  缔约国声称,这种情况在许多国家十分常见,同样常见的是有着一些程序,据以取消受刑事指控的某些担任公职人士的豁免权。

            4.5  缔约国指出,1982810日第9/1982号《组织法》核准的Castilla-La Mancha《自治规约》第10.3条规定了对议会议员的起诉事项,并规定“区高等法院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负责决定是否对他们进行控告、判处入狱、起诉或审讯。在该地区之外,他们也得由最高法院刑事部以同样的方式予以审理”。缔约国认为,提交人从未对在唯一一次审理中受审一事提出异议,而只是在被判刑时提过一次异议。他还享有予以公平审判的保障,并可对提出的不利于他的所有罪证表示异议。

            4.6  缔约国认为,对于一些罪行轻微的案件而言,在较高级法院中采用复审程序只会是弄巧成拙,因为这将产生很高的费用,并使诉讼程序不必要地拖延下去。在这方面,缔约国援引了《欧洲人权公约第7号议定书》第2条第2款,其中排除了对“情节轻微罪行”复审的可能性。

            4.7  至于指控的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问题,缔约国声称,有权审理议会议员在选举他代表的地区内所犯罪行的法院,是该地区的高等法院,但如果他被控所犯的罪行发生在他所属地区之外,则最高法院拥有管辖权。缔约国认为,这种区别待遇依据的是客观和合理的标准。缔约国还声称,这种规定并没有歧视性,因为这适用于议会议员因在他代表的地区外犯罪而受审理的所有案件。

提交人对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的评论

            5.1  关于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提交人承认,他控诉了在对他的刑事诉讼中为他辩护的第一名律师。但他说,在对他进行的诉讼中,该名律师始终认为,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由于受到各种限制,本来就是无法成功的。此外,法院在宣判刑罚时表明,虽然法院认定该律师犯有过失罪,但他不应对提交人的定罪的所有后果负责,因为要求实施宪法权利是一种特殊的补救办法,由于它具有各种局限而并非始终有效,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以未申请要求实施宪法权利为由,而剥夺提交人受二审审理的机会,也不会剥夺他由最高法院对他据以定罪的罪行做出裁决的机会。

            5.2  关于案情问题,提交人认为,缔约国关于他已受到公平审理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在口头诉讼期间,他的律师拒绝召唤多数辨方证人出庭。

            5.3  提交人坚持认为,对他定罪的依据纯粹是次要证据,而较高级的法庭不得予以复审的原因,是在于他已在最高法院受到唯一一次的审理。

            5.4  提交人不同意缔约国的如下论点:最高法院对他进行了审理,这一事实已抵消了未对他的刑罚进行复审之不足。提交人认为,由最高法院审理,并不意味着该法院不可能犯下必须由更高级法庭复审的错误。

            5.5  提交人声称,缔约国提及《欧洲公约第7号议定书》的论点不适用于向委员会提出的申诉,这是因为《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范围与《第7号议定书》大相径庭。缔约国没有对《公约》的这一条款提出任何保留。

            5.6  提交人坚持认为,《组织法》规定的对议会议员审理安排的区别对待具有歧视性,因为如果议会议员被控在某一地区犯罪,他有权受到第二次审理,但如果他被控在马德里犯罪,则应由马德里最高法院对他进行唯一一次的判决。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按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决定来文可否受理。

            6.2  委员会确认,本事项目前没有根据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予以审查,因此《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款(甲)项的规定未排除委员会审议这一申诉的可能性。

            6.3  缔约国声称,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因为提交人没有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提交人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这种申请没有任何获得成功的机会。提交人声称,所有向宪法法院提交的不利于最高法院刑事部的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均遭驳回,而宪法法院再三的裁决已经确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并非构成三审,不允许重新评估事实,也不得对普通法院判决的刑罚进行复审。

            6.4  为了证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援引了一审民事法庭第13号判决书,其中表明,由于在对他的刑事诉讼中为他辩护的第一名律师造成了损失,提交人对他提出控诉,因为该律师没有向宪法法院提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申请。法院判处该律师支付赔偿费。法院裁定他犯有过失,错过了提出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申请的截止日期,并提交了另一份不当的上诉。委员会认为这一论点并不确实,因为在裁定他支付赔偿费时,法院考虑到如下事实:对提交人造成的损失是相对的,因为要求实施宪法权利是一种例外措施,而鉴于这种补救办法的范围有限,宪法法院无法以二审法院的身分行事。

            6.5  法院业已确定的判例表明,只须用尽有某种成功希望的补救办法即可。至于指称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问题,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未予以质疑的一个事实是,要求实施宪法权利,并不是按《公约》的要求复审定罪和刑罚的补救办法。缔约国也没有质疑宪法法院已有先例,确认要求实施宪法权利的补救办法并不用于重新评估事实或对国内法院所作判决进行复审。缔约国也没有质疑的一个事实是,国内法规定,对最高法院的定罪没有任何补救办法。委员会认为,就指称的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行为而言,提交人已用尽了国内补救办法。申诉所提的要点可能影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所承认的权利,从而使来文的这一部分可以受理。

            6.6  委员会既有的判例表明,《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是关系到《公约》第二条第3款(甲)项的一项特别法,因此,由于委员会已裁定指称的违反第十四条第5款的行为可以受理,它就不必对指称的违反《公约》第二条第3款的行为作出决定。

            6.7  关于指称的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问题,提交人声称,国内法规定的有关哪个法院有权审理涉及议会议员诉讼案的区别待遇具有歧视性,因为在有些案件中,有关个人有权由较高级法庭对刑罚进行复审,而在另一些案件中,该人则应在唯一的一次审理中得到审判,而没有予以复审的可能性。缔约国指出,这种区别待遇,是由适用于全国各地也适用于议会某一议员因在选举他代表的地区之外犯罪而受审的所有案件的法律所规定的。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为可否受理的目的提出的申诉有着充分的依据,从而这一事项显然提出了与《公约》第二十六条有关的问题。因此,委员会认为来文这一部分可以受理。

对案情的审议

            7.1  委员会必须裁定,最高法院在一审时对提交人定罪并排除复审定罪和刑罚的可能性是否构成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行为。

            7.2  缔约国声称在轻罪案件中,不适用由较高级法庭复审的要求。委员会回顾指出,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的权利涉及所有因犯罪而被定罪的个人。诚然,在第十四条第5款中,西班牙文本所指的是“un delito”,英文本是指“crime”,法文文本则是指“une infraction”。但委员会认为,就任何情况而言,对提交人判处的刑罚都很重,足以有理由由较高级法庭予以复审。

            7.3  缔约国声称,提交人从来没有对接受最高法院的管辖表示过异议;只是在被判有罪时,他才对没有予以第二次审讯的可能性提出质疑。委员会无法接受这一论点,因为提交人由最高法院审讯一事并非取决于他本人的愿望,而是由缔约国的刑事程序所规定的。

            7.4  缔约国声称,在如同提交人的情况下,如果某一个人由最高普通刑事法院审判,则不适用《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的保障;由最高法院进行审理的这一事实,已抵消了不享有由较高级法庭复审的权利之不足,而这种情况在《公约》的许多缔约国中很常见。《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凡被判定有罪者,应有权由一个较高级法庭对其定罪及刑罚依法进行复审。委员会指出,“依法”并非旨在意味着可由缔约国任意决定是否存在享有复审的权利。尽管缔约国的法律规定,在某些情况下,由于某一个人的职位而应由较高级法院审理此人的案件,这与通常的情况不同,但仅仅是这种情况,并不会妨碍被告要求法院复审对他的定罪和刑罚的权利。因此,委员会裁定,根据来文所提事实,存在着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

            7.5  委员会在裁定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后,就不必审议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情况。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的情况。

            9.  按照《公约》第二条第3()规定,要求缔约国向提交人提供有效的补救,包括作出适当赔偿。

            10.  西班牙在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之时,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依据《公约》第二条的规定,缔约国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和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