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62/2002号来文,Šmídek捷克共和国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25日通过的决定) *

   

Stanislav Šmídek先生(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捷克共和国

来文日期

19961020(初次提交)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歧视、有效补救、担任公职、保护荣誉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3()项、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项和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25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是捷克公民Stanislav Šmídek先生,他19374月在捷克共和国Šlapanice出生。他宣称自己是捷克共和国 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第二条第3()项、第十七条和第二十五条()项联系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他没有律师代理。

事实背景

         2.1  1968年苏联占领捷克后,曾公开反对苏联占领的提交人被迫离开他受雇的检察署,并到公路建筑业工作。1989年,他因号召对前共产党政权领导人进行道义谴责被解除Sokolov劳工办事处处长的职务。提交人的来文有关两个问题:

         2.2  造成提交人来文的第一部分事件是关于他申请在司法界任职。1993629日,他向Pilsen区法院(区法院)申请一个司法职务。其他提交人在通过了与提交人先前通过的相似的考试之后即被接受,而提交人则需另行参加个性测试,旨在评估他心理上是否适合担任司法职务。据提交人称,主持这一测试的专家“不能排除和前共产党政权有关系”。199392日,根据测试结果,提交人的申请被否定。当提交人对测试的客观性表示怀疑时,司法部通知他测试结果不是任命的唯一和决定性的标准,而是在遴选过程中的一个次要因素。

         2.3  1993910日,提交人向Pilsen区检察官申请一个职务。1994324日他的申请因个性测试结果不佳而被否定。199447日,提交人提出了一项宪法申诉,声称区检察官否定他的工作申请违反基本权利和自由宪章第26条第2款,根据该款某些职业和活动的条件和限制可由法律确定。他声称他的申请因不符合一项并非由有关法律(公共检察官法第283/1993)确定而是由司法部长个人法律行为确定的条件而被否定。

         2.4  199496日,提交人的宪法申诉以程序性原因被驳回。宪法法院指出,根据宪法第182/1993号第72部分第1()项,宪法申诉只能由声称其宪法权利和自由因公共当局干涉而受侵犯的个人提出。然而,它认为驳回一项工作申请并不构成“一个公共当局的干涉”,即使可能的雇主是国家。它断定根据第182/1993号法令,拒绝求职申请不是可以宪法申诉提出异议的行为。

         2.5  第二部分事件是关于提交人在担任Sokolov劳工处长时据称受诋毁。1992831日,一个申诉人(JD)致函劳工和社会事务部长,据称其中有诋毁性资料和诬陷,并请求将提交人撤职。劳工部根据这封来信对提交人的职务进行调查,但是没有找到可以撤除其职务的任何严重过错。据称JD是根据从另一个人(TK)取得的资料行事,TK在区报刊上发表过有关提交人工作表现的几篇文章。TK在文章中故意不提劳工部检查员没有找到提交人工作的严重缺点。因此,提交人后来被撤职时,公众错误地以为他的撤职是经调查的结果。

         2.6  提交人启动了两套诉讼程序:保护他的权利的诉讼,和对JDTK的刑事控告。在第一套诉讼中,提交人于1993520日向区法院提出保护其权利的控诉。他请求法院命令JDTK不要以散布对他工作的抵毁信息侵犯他保护荣誉和名誉的权利。199466日,区法院驳回提交人的诉讼,理由是两个被告都没有侵犯提交人的个人权利,因为他们的话中没有任何虚假、误导或诋毁的信息。因而提交人的荣誉没有受伤害。

         2.7  1996229日,布拉格高级法院(高级法院)维持区法院的判决。它更改了关于费用的决定并命令提交人退还被告的法律费用。1996519日,提交人根据刑法第158部分第1()()项对法院陪审团提出滥用公共机关的刑事指控。他宣称他们拒绝将JDTK的行为归入错误干涉他个人权利类是犯罪。

         2.8  199674日,Sokolov区法院下令执行高等法院1996229日的判决,并下令扣留提交人的工资。区法院1996813日的决议驳回了提交人对这一命令的上诉。1999223日,最高法院驳回提交人复查该决议的讼书。它认为讼书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上诉复查的任何理由,而且不能以这种特殊补救的办法反对讼书所针对的决定。最高法院还驳回了提交人的说法:民事程序法第238部分()项和239部分所确定的上诉复查讼书可否受理的条件不符合对缔约国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书捍卫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2.9  1996923日,提交人申请对保护他个人权利的诉讼再次进行听讯,并对授权执行高级法院判决的199674日命令上诉。区法院驳回他19961113日的要求,理由是法院受最后判决的约束,不能复查。

         2.10  1996128日,提交人提出另一项宪法申诉,请求宪法法院否决高级法院、地区法院和Sokolov区法院的判决,宣称这些判决侵犯他的公平审判权,因为据称这些法院拒绝考虑他的最后动议,没有彻底审查案情并对其决定给予足够证实。他被要求选择一位律师,但他予以拒绝,因为他是律师协会的成员。199716日,法院通知提交人,根据宪法法院US-st-1/96号意见,宪法法院诉讼的各方不论其专业资格如何都必须有律师代理。1997110日,提交人送交了他对律师的委托书。然而,114日,这个律师通知法院她没有同意代理提交人。因他未在规定的时限内提供应有的委托书,宪法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申诉。

         2.11  关于第二套诉讼,提交人在1996726日对JDTK提出刑事指控,争辩说他们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06部分构成诽谤。1996924日刑事诉讼被停止,理由是没有理由相信犯有诽谤。提交人对这一决定的申诉在19961231日被Sokolov区检察官驳回,理由是他没有恰当地证实他关于JDTK散布的信息是虚假、误导和诋毁性的说法,而且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行为会严重伤害提交人的名誉。

         2.12  提交人向Sokolov区检察官提出讼书,请求司法部长就违反法律提出一项申诉并请求刑事诉讼继续进行。提交人的讼书被送交Pilsen区域检察官复查,该检察官在1997418日肯定了19961231日的决定。提交人向司法部长送交了二份新的讼书,这些讼书被送交布拉格高级检察官然后又送交给19971014日停止该案件的Pilsen区域检察官,理由是这些讼书没有披露任何新的事实。然后提交人请求布拉格高级检察官审查Pilsen区域检察官1997418日决定的合法性。199815日,布拉格高级检察官断定在受质疑的决定中没有发现差错以及这一决定是正确的。

 

         3.1  提交人声称他是违反《公约》第二十五条()项联系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因为Pilsen区域法院和区域检察官以他的个性测试结果不能令人满意为由驳回了他的求职申请,从而侵犯他以通常的平等条件进入公共服务业的权利。他宣称法律没有确定对有关职务的任何心理标准,而且没有要求具有同样资历的其他工作申请人进行类似的测试。

         3.2   提交人进一步声称,宪法法院199496日的决定驳回他对拒绝他的求职申请的Pilsen区域检察官提出的宪法申诉侵犯了他按第二条第3()项享有的有效补救的权利,因为宪法法院没有将有争议的决定划归“公共机关干涉”一类,从而阻止他以一项宪法申诉对此提出异议。

         3.3  提交人争辩说,处理他提出的保护个人权利的诉讼的普通法院侵犯了他按《公约》第二条第3()项享有的有效补救的权利,以及《公约》第十七条捍卫的他应受保护的不受对其荣誉和名誉的非法攻击的权利,因为它们没有考虑他提出的JDTK的行为按刑法第206部分应属诽谤的请求。

         3.4  提交人声称,宪法法院以没有律师代理为由拒绝他的上诉侵犯了他按《公约》第二条第3()项享有的有效补救权利,因为他是律师协会的成员。

         3.5  最后,提交人宣称,最高法院1999223日驳回他请求上诉复查区域法院1997813日决议的诉讼的决定,侵犯了他按第二条第3()项取得有效补救的权利,因为这一决定不合法,而且民事诉讼程序法中确定的上诉复查讼书可否受理的标准不符合对缔约国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书。

缔约国关于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的陈述

         4.1  20021017日,缔约国评论了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关于事实以及提交人的求职申请,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没有通过司法考试而且以前从未当作法官。因此,区域法院院长决定招聘他为实习法官。为此目的,按照司法部长第125/1992-Inst号指示,经受了一次个性测试,并根据这次测试认为他不能担任法官。

         4.2  关于第一项说法,缔约国反对受理来文这一部分。缔约国指出,199447日的宪法申诉不符合提交宪法申诉的基本标准,结果使宪法法院不能有效地审查提交人的申诉。因此,这一补救办法不能被认为已有效地用尽。此外,宪法申诉中没有提出歧视的说法,这一说法的国内补救没有用尽。铭记提交人的法律背景,缔约国断定提交人在来文的这一部分没有用尽国内补救,该部分应被宣布不可受理。

         4.3  此外,缔约国争辩说,来文显然缺乏根据。它提及委员会的第25号一般性评论及其判例, 并忆及按照《公约》,并非每一种区别对待都构成歧视,如果这种区别的标准是合理和客观的,而且如果目的是在于实现一个按照《公约》属于合法的目的。

         4.4  缔约国断言,第二十五条不能被理解为确立取得公共服务职务的无限机会的权利,而仅是在通常的平等条件下申请被任命担任公共服务职务的权利。任命的法定标准的目的在于保证担任这些职务的人有一致的业绩标准,而不是确定雇主有义务任命达到这些标准的任何人。《公约》第二十五条给予雇主,包括公共机关,以选择他们接受或拒绝一项工作申请的自由,即使这一申请达到所有的法定标准。然而,第二十六条要求任何造成拒绝向公共服务业的求职申请的区别必须是为了合理的目的并以客观和合理的标准为依据。

         4.5  关于根据第二十五条提出的要求的案情,缔约国争辩说,以他的个性测试结果不佳拒绝提交人的求职申请这一事实不能被理解为限制他进入该国公共服务业的权利,尽管相关法律中没有明确提及心理适应性标准。法官或检察官的职务代表一种意义重大的社会使命,涉及就权利与责任、干涉个人的完整性和保护公共利益作出决定。至关重要的是确保这种职务担任者不仅具有必要的条件和良好的道德品质,而且其精神状态的稳定性能保证正确行使其职能。因而心理适宜性是追求一个合乎情理的目的的客观和合理的标准。将其适用于提交人的情况并不侵犯他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进入公共服务业的权利。

         4.6  关于按第二十六条提出的要求的案情,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关于其他申请人免受个性测试的说法不具体,不清楚哪几个申请人在什么情况下受豁免。它指出,根据关于训练实习法官的司法部长第125/92-Inst号指示第四部分,要求被任命为实习法官的每一个申请人都必须经过个性测试,不得豁免。由于提交人过去从未担任过法官,他的心理适宜性应按照这一指标进行测试。因此,他和申请实习法官职务的任何其他人一样接受同样的对待。因此对他没有歧视。

         4.7  缔约国表示,惯例要求所有申请实习检察官职务的人经过个性测试。在实习生完成培训期满并通过资格考试后,他可能被任命为检察官。虽然提交人过去曾经通过资格考试,但是当他在1993年求职时他的情况特殊,因为自1968年以后他没有在检察官办公室工作过,没有按在此期间确定的做法的要求接受过个性测试。因此,区域检察官决定将他和其他候选人一样纳入同样的遴选过程,以确定他符合要求。这一决定不能被理解为对提交人的歧视。缔约国断定没有违反《公约》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该来文显然缺乏根据。

         4.8  第二项要求有关宪法法院199496日的决定。关于这一要求,缔约国强调,宪法法院第182/1993号法令第72部分第1()项规定,宣称因他/她参与的诉讼程序的最后决定或因某公共机关的一项措施或其它干涉而使他/她受宪法某项法令捍卫的基本自由权受侵犯的自然人可以提出宪法申诉。Pilsen区域检察官的决定不属于任何这些类别,因为他不行使宪法第80条第1款所规定和第283/1993号法令具体化的权利。他只是考虑了他是否应接受提交人的申请并同他发生雇佣关系。从法律上说,劳工法关系的双方是平等的,这已由劳工法规定,而合同是私人性的。因此,区域检察官的决定不是一项影响提交人权利和责任的决定,而且他在拒绝求职申请时并非作为一个公共机关行事。因此,这项决定不会构成侵犯提交人可根据第182/1993号法令第72部分第1()项以宪法申诉进行抗争的宪法权利。对缔约国来说,这项要求显然缺乏根据。

         4.9  第三项要求有法院处理保护提交人权利的方式。关于这一要求,缔约国陈述说,提交人事实上请求复查国家法院和参与这项调查的当局的判决和对国内法律的解释。因而它认为应宣布这项来文不予受理。关于案情,它表示,一方面,提交人在区域法院和高等法院提出一项民事诉讼。其结果是他的案件由不能将这项诉讼划归刑事犯罪一类的这些法院的民事分部听讯。缔约国陈述说,区域法院和高等法院发现提交人没有证实他关于JD散布关于他的虚假、误导或抵毁性的信息的说法;他只是行使上诉权。关于TK, 两个法院都认为他的文章没有包含虚假或误导信息。此外,他没有意图破坏提交人的名誉。它表示有关公共当局彻底分析了提交人的要求并断定,JDTK的行为没有侵犯提交人的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在调查阶段就以未得证实驳回了刑事犯罪的指控。因而,这一案件没有提交法庭。缔约国断定公共机关没有侵犯提交人按《公约》第二条第3()项得到有效补救的权利,他的要求显然缺乏证据。

         4.10  关于第四项要求, 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事实上请求复查一个国家法院对国内法律的解释,在这方面应宣布该来文不予受理。关于案情,它表示根据第182/1993号宪法法令第30部分,作为宪法法院诉讼程序一方的自然人应有律师代理。此外,根据宪法法院有关律师代理的既定案例,这一要求也适用于律师协会成员。提交人的宪法申诉没有满足这一条件。已适时地将这一缺陷告知提交人,并给他宽限以满足这一条件,但他没有做到。鉴于宪法法院的重要性,强制性律师代理的目的是确保由合格的律师对各方权利给予正确的辩护并保证对案件各方情况有更客观的看法。没有任何情况阻止提交人在宪法法院给予的时限内选择一名合格的律师。缔约国断定宪法法院没有侵犯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取得有效补救的权利。

         4.11  关于第五项要求, 缔约国重申,提交人请求复查国家法院作出的判决并复查国家法院对国内法律的解释。应宣布来文这一部分不予受理。关于案情,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的主观看法同上诉复查的理由的客观有效性无关。最高法院审查了提交人要求上诉复查的讼书可否受理,并发现该案没有任何理由开放由上诉法院复查。它明确驳回提交人的说法,即上诉复查讼书的受理条件同对缔约国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书相背。因此,最高法院1999223日的决定没有侵犯提交人取得有效补救的权利。缔约国指出,除此之外,提交人本来可以对这一决定提出一项宪法申诉,因而在这一方面没有用尽国内补救。

提交人的评论

         5.1  200324日,提交人评论了缔约国的陈述。他声称他已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他已把在工作地点受歧视的案件和关于保护个人荣誉和名誉的案件提交宪法法院。他提及宪法法院II ÚS 56/94I ÚS 341/96号决定支持他的说法。

     5.2  提交人重申他的说法,即他在申请工作方面受歧视,因为要求他参加性格测试,而没有被要求其他象他那样在旧的制度下参加过法律考试的申请人这样做。他重申,他关于保护他个人荣誉的上诉没得到支持,使得他法律保护权和公平审判权受侵犯。

缔约国和提交人的补充意见

         6.1  2003522日,缔约国对可否受理提出了补充意见。关于第二十六条的说法,它重申提交人未能证明哪个申请人曾被免除受心理检查的责任,他们申请什么职务,何时和在什么情况下受免除。因此,政府无法回答这一说法,尽管有关规定不容许免除。

         6.2  关于缔约国指称国家当局没有处理他关于测试不客观的说法,缔约国争辩说,司法部19931222日回答了这一反对意见。提交人尤其在他的宪法申诉中,没有对测试的客观性提出任何进一步的反对意见。因此,这一说法因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应宣布不予受理。

         6.3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重申,虽然提交人将他的案件提交宪法法院,但是已被驳回不予受理。因此,它没有处理本案的案情。

         7.1  2005117日,提交人评论了缔约国的补充意见。他表示在1993年,在他个性测试未能通过后被认为不能行使公共检察官或法官的职能,嗣后Ś博士和K博士没有进行个性测验就在县法院民事法律部任职。提交人承认,那时他已有20年不做刑法方面的工作,没有研究过许多革命后的修正案,因此需要培训。然而,他声称这被滥用了,以致于他被限定为法律办事员,以使他受个性测试。由于他不久前已受过风险专业的测试,并成功通过,他同意接受个性测试。

         7.2  提交人争辩说,当他拿到测试结果时,他向当局提出过测试的客观性问题,包括在他199447日宪法申诉第2条中提出。

         8.1  20051018日,缔约国评论了提交人的进一步陈述。关于向司法部门求职的遴选中受歧视的说法,以及提交关于其他申请人博士和K博士)的新资料,它陈述说,区域法院没有记录表明提交人曾书面申请该法院法官职务,因此他和曾经提出这一申请并事后被接受为区域法院雇员的Ś博士和K博士情况不同。缔约国补充中详细叙述了提交人和先前都曾经担任过法官(其中一人担任15)的其他申请人的不同情况,并争辩说,对不同情况作不同处理是合理的,而且区别对待是基于客观和合理的根据。缔约国断定在第二十六条的意义内没有对提交人无理歧视。

         8.2  关于提交人申请担任检察官,缔约国承认,提交人在1966年通过了司法实习生的最后考试,并在196691日至1970331日之间担任国家检察官。然而,缔约国认为首席检察官决定对他进行个性测试是有理由的。提交人担任检察官职务仅三年半,而且在他开始担任另一职务后23年才提出新的申请。因为首席检察官认为,提交人的专业经历无法充分保证他会好好完成工作任务,他决定提交人应和其他所有候选人一样有相同的录用手续。这包括个性测试。使提交人免受这一项测试会成为对他的不合理照顾,并对其他候选人不利。最后,缔约国重申提交人没有提供未经个性测试而被录用的申请人的资料。缔约国断定未对提交人歧视。

         9.1  20051228日和2006116日,提交人评论了缔约国的陈述。他表示,在1989年,总检察长试图不经个性测试任命他为Sokolov首席检察官。他因眼科手术而未被任命。1993年,他被解除Sokolov劳工办事处主任的职务后,申请法官职务。大约在K博士被任命为Sokolov区法院法官之后一个月,提交人同该法院审判长联系,审判长通知他区法院民事部已有足够法官,并建议他向Pilsen区域法院申请。

         9.2  提交人重申,象他一样过去曾经通过司法或检察考试并担任过法律职务的法官或检察官职务的申请人,都未被要求进行个性测试而被司法部门录用。提交人重申,除了他本人外,和他同属一类的其他申请人都没有进行个性测试。他解释说,他无法参阅有关199311日之后任命的法官的人事问题的文件,以查明他们是否的确经过个性测试。然而,尽人皆知,对许多法官免除了这项测试。

         9.3  提交人表示,他不希望在Pilsen区域法院工作,而是象Ś博士和K博士一样,申请在区法院任职。缔约国关于他在另一行业工作过23年的说法是误导性的,因为那段时间的大部分他都担任一家公司的律师,在经济、财政、行政、民事、劳工和住房法方面取得广泛经验。在律师、司法或检察领域中的任何专业取得的经验或考试是相互承认的。因此,一个部门的候选人如果想转移到其它部门就无需进行另一次考试和个性测试。

         10.  2006619日,缔约国评论了提交人的意见,并重申了其先前的陈述。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11.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任何来文的请求之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受理条件。

         11.2  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确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11.3  关于按第二十五条()项联系第二十六条侵犯不受歧视地进入公共服务业权利的第一项说法,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提交人在这个要求方面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说法。然而,它也注意到提交人声称曾在其199447日的宪法申诉中提过这个问题。 宪法法院对这一申诉的案情未作审议的事实本身并不排除委员会审查来文。缔约国没有提供提交人本来可以利用的其它补救办法的资料。此外,它没有提交申诉或宪法法院判决的译文,这本来可以使委员会考虑是否象提交人所说他曾提出过这一要求。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已经用尽了这一要求的国内补救办法,而且它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可以审议案文的这一部分。

         11.4  委员会忆及,《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对公共服务业赋予以通常的平等条件加入的权利。因此原则上,这一要求在这方面属于这一条款的范畴。 然而,关于提交人申请在区域法院担任法官职务,委员会认为看来提交人的情况和Ś博士和K博士的情况并不相似,对他们也不应同样对待。委员会特别指出,后两人在申请时都曾在以前担任过法官,而提交人本人则没有。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按受理的要求证实他有关申请出任法官方面的说法。

         11.5  关于提交人申请担任检察官职务,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先前曾通过担任检察官的必要测试,并的确担任过该职务。因此,它认为同从未担任过这一职务的其他申请人比较,他的情况不同。然而,提交人没有显示和他职务相同的任何申请人被免除个性测试。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按照受理的标准证实这一要求。它断定提交人按《公约》第二十五条()项联系第二十六条提出的要求,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11.6  关于提交人的第二和第四项要求,即他因宪法法院宣布其申诉不予受理而被剥夺有效补救的权利,委员会忆及其判例, 即第二条属辅助性,只能同侵犯另一《公约》保护的实质权利的要求共同引用。委员会表示,提交人尽管没有满足律师代理的条件,但他也没有得到有效补救的说法没有同侵犯《公约》任何其它权利的要求联系。关于违反第二条第3款联系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的说法,委员会忆及其判例, 即第二条第3款要求除了切实保护《公约》权利之外,缔约国必须确保个人有可以取得有效和可以强制实行的补救办法以证明这些权利的合理性。委员会进一步忆及,这一条只是在据称受害人的要求有足够根据、可以按《公约》进行抗争时才能对他提供保护。鉴于本来文的提交人没有按受理的标准证实他根据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提出的要求,他关于违反《公约》第二条的指控按《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也不予受理。

         11.7  第三项和第五项要求有关国内法庭对他的抵毁名誉的说法的审定结果。关于这两项,委员会重申其判例,即它不是一个上诉法庭,而且一般说来,应由《公约》缔约国法庭来评估一个具体案件的事实和证据,除非可以确定显然有任意性或者可以说是拒绝申张正义。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满足受理的标准,在他的案件中证实任何这类例外因素。因此,来文这一部分按《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12.  委员会因而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对来文不予受理;

(b)  这一决定将告知提交人和缔约国。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文,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和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

 捷克斯洛伐克197512月批准《公约》、19913月批准《任择议定书》。19921231日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不复存在。1993222日,捷克共和国通知它继承《公约》和《任择议定书》。

  359/1996号来文,Sprenger诉荷兰1992331日通过的意见,第7.4款;第172/1984号,Broeks诉荷兰198749日通过的意见,以及第182/1984号,Zwaan-de Vries诉荷兰198749日通过的意见。

 见以上第3.4款。

 见以上第3.5款。

 见以上第5.1款。

 见第972/2001号来文,George Kazantzis诉塞浦路斯200387日作出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6.4款。

 见第275/1988号来文,S.E.诉阿根廷1990326日关于可否受理作出的决定,第5.3款。

 见第972/2001号来文,George Kazantzis诉塞浦路斯200387日作出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6.6款。

 见第541/1993号来文,Errol Simms诉牙买加199543日作出的决定,第6.2款。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