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56/2002号来文,Khachatrian诉亚美尼亚
    (第八十五届会议,20051028日通过的决定) *

   

Svetlana Khachatrian (由律师Arthur Grigorian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亚美尼亚

来文日期

2001924(首次提交)

    

对暴力侵犯他人的定罪;无法诘问幼童以证实自卫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平等手段;询问重要证人的权利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3款;第十四条第1款、第3()()()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1028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Svetlana Khachatrian1958年出生的亚美尼亚公民。她声称是亚美尼亚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3款和第十四条第1款、第3()()()项的受害者。她由律师代理。

事实背景

2.1  Khachatrian女士与她的女儿、她的嫂嫂/弟媳Zakarian女士和Zakarian女士的儿子住在Yerevan的一间公寓里。她与Zakarian女士的关系紧张,在200047日,俩人之间发生家庭争吵。争吵之后,Khachatrian女士和她的女儿站在阳台上时,Zakarian女士挥着一把刀向她们走近,喊着要杀死Khachatrian女士。Khachatrian女士怕自己或女儿会受到伤害,便拿起一个玻璃瓶扔向Zakarian女士,打在她的脸上,使Zakarian女士丢掉刀子;Zakarian女士的脸部受伤,住了医院。在攻击发生时,Zakarian女士的儿子在阳台旁边的房间内,但窗帘是掩着的,所以他看不到发生的情景。

2.2  2000512日,对这一事件开始进行刑事调查,警察的命令中称之为对Khachatrian女士蓄意造成轻微身体伤害,显然违反《亚美尼亚刑法典》第109节的事件进行调查。然而,在调查期间,仅只对提交人作为证人而非被告进行了讯问。Zakarian女士的儿子也受到讯问;他说看到所发生的事件,在事件发生时他的母亲没有拿着刀子。然而,这次事件的目击证人Khachatrian女士的女儿本可以证实她母亲对事件的说法,却没有受到讯问。Khachatrian女士多次口头请求当局调查人员讯问她的女儿,但其请求都遭拒绝。她在2000526日向当地检察官提出申诉,抱怨对此案进行的调查有偏见;她的申诉没有得到合理答复。她于200061日向市检察官提出申诉,抱怨就事件对Zakarian女士的儿子、但未对自己的女儿进行讯问;这项申诉也没有得到答复。

2.3  2000727日,当着刚被允许参与调查的她的律师的面,调查人员通知她说,会以造成严重身体伤害罪控告她,并向她呈示了针对她建立的警察案卷和证据,并获知检察官在513日签发命令,确认Zakarian女士为事件受害人和民事诉讼原告。检察官还让Zakarian女士熟悉了解针对Khachatrian女士提出的刑事案卷,包括医生对她受‘轻’伤的评估。随后,调查人员又安排了两次检查,从而使Zakarian女士成功地将其受的伤重新定为严重伤害。直到审前调查结束Khachatrian女士才得知这些情况。调查人员认为没有证据控告Zakarian女士用刀子攻击Khachatrian女士,并将曾作为证据没收的刀还给了Zakarian女士。

2.4  ArabkirKanaker-Zeitun地区法院对Khachatrian女士的审判中,她的律师请求询问她的女儿,指出调查人员依赖Zakarian女士的儿子提供的证据,决定对Khachatrian女士而非Zakarian女士提出指控。律师认为,剥夺他的委托人在法庭讯问她女儿的权利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的规定,但法院驳回了律师的请求,没有说明原因。

2.5  2000821日,Khachatrian女士被判定有罪判决两年监禁缓刑两年。她对判决提出上诉,认为应该允许对她的女儿进行讯问,并请求允许讯问她的伴侣,在攻击发生时他在她的楼外等公共汽车。上诉法院于2000929日驳回她的上诉,认为已就本案达成最后裁决搜集了充分的证据。她向最高上诉法院的上诉也于20001026日以同样理由被驳回。

 

3.1  提交人宣称,法院不允许她就有关事件讯问她的女儿和伴侣,违反了《任择议定书》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3()项,因为她没有受到公平审判,未能为自己辩护而对两名重要证人即她的女儿和她的伴侣进行询问。

3.2  她声称她根据第十四条第3()项享有的权利受到侵犯,因为尽管她以造成轻微身体伤害受到调查,但从未因此受到正式指控;没有向她提供指控依据的资料。仅在2000627日才正式向她呈示修正过的造成严重身体伤害的指控,而调查也于同一天正式结束。

3.3  提交人声称她根据第十四条第3()项享有的权利受到侵犯,由于直到调查结束才有被告的正式身份,她被剥夺了准备为自己辩护的某些权利,特别是寻求专家意见的权利。此外,她没有选择自己律师或准备为自己辩护同这类人士会面的机会。

3.4  最后,提交人声称她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款享有补救的权利受到侵犯。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及提交人的评论

4.1  缔约国2002514日提交的文件认为,来文不可受理,没有确实根据。缔约国指出,2000512日,就据称提交人对Zakarian女士造成轻微身体伤害显然违反《亚美尼亚刑法典》的事件展开刑事案件调查。在200065日和14日,按照《亚美尼亚刑事诉讼法典》,又对据称受害人进行了医疗查检,确定Zakarian女士遭受永久性面部毁损。于2000627日对调查词语作出变更,以反映出新的诊疗证据(即所谓造成严重身体伤害)

4.2  2000517Khachatrian女士作为证人受到讯问,因为尚未掌握足够的证据对她提出正式指控以及把她作为被告进行讯问。通过随后对Zakarian女士、她的儿子和一些其他人的讯问,获得了对Khachatrian女士提出控告的充分证据。在调查期间,根据Zakarian女士和她儿子的证词以及现场调查始末记,判定Khachatrian女士对事件的说法没有确实根据。

4.3  Khachatrian女士及其律师关于当局讯问她当时年仅5岁的女儿的请求被调查当局和法院驳回,因为《亚美尼亚刑事诉讼法典》第207条规定,仅在未成年人能够就有关案件提供重要信息时才得对其进行询问。此外,当局随后获取的证据表明,提交人的女儿事实上并未在事发现场。

4.4  缔约国认为,诉讼的所有阶段都是合法进行的,所掌握的全部文件都表明涉及这项事件的亚美尼亚当局是按照国家和国际法律标准行事的。

5.1  提交人在其200272日的评论中认为,没有告知她本人针对她造成轻微身体伤害开展调查的性质,直到调查结束时才向她呈示针对她提出的最后指控和证据;相比之下,把Zakarian女士确认为受害者,并给她看刑事案卷,特别是医疗证据却要早得多。

5.2  提交人认为,调查人员正式指控她造成轻微身体伤害一定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因为已把Zakarian女士确认为受害者和民事原告。

5.3  提交人指出,她遭受到对威胁她生命的攻击,违反了《公约》第六条,而缔约国却拒绝按照《公约》第二条第3款的规定向她提供与此有关的补救。

5.4  最后,提交人指出,缔约国没有解释为什么她对其伴侣进行讯问的请求被驳回。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的规定确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案件可否受理。

6.2  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要求,断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6.3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声称缔约国未能就Zakarian女士对她生命的攻击提供补救的指控没有确实根据,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不可受理。

6.4  至于提交人根据第十四条第3()项和第3()项提出的请求,委员会指出,当局于2000512日开始对事件进行调查,直到2000727日才对提交人正式提出指控。然而,第十四条第3()项仅适用刑事指控,而非刑事调查;直到2000727日才对提交人提出指控,并正式告知她有关指控。此外,没有证实当局采用不公平策略或故意不提早提出他们打算以后正式提出的起诉;更确切地说,如缔约国所解释,没在早些时候提出指控是因为尚未掌握指控提交人的充分证据。尽管提交人对此提出异议,委员会无法处理这一事实性问题。此外,警察给Zakarian女士看某些资料,并签发证明,确认她向提交人提出民事索偿要求的权利并不涉及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3款,该项条款涉及刑事而非民事诉讼程序。最后,提交人未能证实其请求,即由于直到刑事调查结束时才被正式指控,她被剥夺了寻求专家意见或选择自己律师的权利。因此,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这些请求不可受理。

6.5  关于提交人根据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3()项提出的其余请求,委员会指出,缔约国认为,提交人关于对她的女儿以及后来对她的伴侣进行询问的请求被驳回,依据是仅只在未成年人能够就有关案件提供重要信息的情况下才可对其进行询问,当局随后获得的证据证实提交人的女儿和她的伴侣实际上都不在事发现场。提交人认为,她女儿的证词对她的辩护至关重要。委员会认为,这部分来文实质上涉及对事实和证据内容的评估。委员会提到其以往判例,重申一般应由《公约》缔约国的上诉法院评估某一案件中的事实和证据,除非委员会可以确定这类评估意见显然是武断或有失公道的。 委员会面前的资料显示,法院对上诉指控的审查不存在这类问题。委员会无法评估缔约国对提交人女儿和伴侣作证资格的评估,或其证词对案件的可能相关性。因此,委员会宣布,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提交人这方面的请求不可受理。

7.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规定,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转送缔约国和提交人。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例如见Errol Simms诉牙买加案,第541/1993号来文,199543日通过的关于不可受理的决定。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