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50/2002号来文,RS诉澳大利亚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11日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DE及两个孩子(由律师Nicholas Poynder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澳大利亚

来文日期

200221(首次提交)

事由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移民居留、儿童的权利

任意拘留

《公约》条款

第七条、第九条第1款、第九条第4款和第二十四条第1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第五条第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11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DE及他们的两个孩子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050/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1  来文提交人D, 生于19701215日提交人E, 生于196871日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分别出生于1995425日和199955日,他们都是伊朗国民,目前居住在澳大利亚。他们声称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7条、第9(1)、第9(4)和第24(1)的受害者。他们的代理律师是Nicholas Poynder。《任择议定书》19911225日在澳大利亚生效。

         1.2  2002212日,委员会通过其新来文特别报告员行事,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2条,请缔约国“向委员会紧急提供资料说明,提交人在其来文由委员会审议期间是否面临驱逐出境的现实危险。”委员会还表示,它相信缔约国“不会在委员会收到这些资料并有机会考虑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是否应予同意之前将提交人驱逐出境”。缔约国2002412日以普通照会答复称,特别报告员关于委员会审议来文期间是否存在将提交人强行送出澳大利亚的现实危险的可能性提供资料的请求正在考虑之中,并宣称它不会在该项请求得到考虑之前将提交人强行送走。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200011月乘船从伊朗来,途经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他们来到澳大利亚时没有所需的旅行证件,因而根据要求将所有“违法非公民”进行移民拘留的1958年移民法第189款立即被拘留。他们被拘留在Curtin移民拘留中心(在西澳大利亚靠近Derby),最近的大城市Perth大约往南1,800公里。

         2.2  20001112日,他们申请避难。主要避难申请人是D。她声称1992年至2000年期间她曾在伊朗的伊斯法汗参与非法活动。她在伊斯法汗受雇于一个参与制造黄色影片的人,为电影中女人们化妆。1993年,她被逮捕,因为在她的美发室中有些女人的化妆和穿着的衣服是不被允许的。她受审问并遭殴打,然后监禁一个月。后来,她搬往伊斯法汗城外的一个村庄,她在那里继续为同一个人工作7年。在那段期间,E多次被逮捕并盘问有关他妻子的情况,他很少而且只能秘密见到他的妻子。20007月的某一天。监狱中某个保安人员来到美发室并认出了DD便决定离开伊朗。

            2.3  20001211日,移民部长的一名代表拒绝了提交人的避难申请。2001219日,难民复查法庭(RRT)拒绝了他们提出的复查这一决定的申请。RRT认为D并非由于担心因参与制造黄色影片回伊朗将受惩罚使他符合1951年公约中的难民定义。虽然RRT同意,在伊朗死刑适用于制造、复制和发行黄色影片或淫秽录象,但它认为不会依据难民定义中的5条理由之一进行迫害。它尤其驳回这一可能性:D可能因她是由“参与制造黄色影片的人”组成的一个“特殊社会集团”的成员而受迫害。

         2.4  根据移民法第417款,移民部长可以通融以一项较为宽大的决定取代RRT的决定,如果“这样做符合公众利益。” 2001710日和810日向这位部长提出了请他通融的请求。在这些请求中,D现在声称她曾在黄色电影中演出。没有再次就提交人的请求同他们面谈,部长也没有对RRT查明的事实提出异议。2001924日,移民部长决定根据417款不予通融。

         2.5  2003年,部长将该案发回给主要决策人以对避难申请再作确定。2003102日,申请再次被驳回。2004122日,提交人从拘留处释放。2004517日,RRT驳回他们要求复查第二次被拒绝的决定的申请。2006313日,发给提交人全球特别人道主义签证。

 

         3.1  提交人陈述说,他们长时间被拘留违反《公约》第9条第1款和第4款,因为他们是根据《移民法》189(1)节的规定在到达时被拘留的。这些条款没有规定通过司法或行政手段对拘留进行任何复查。他们陈述说,他们的情况原则上同A诉澳大利亚 的情况并无不同。没有向他们提供拘留他们的任何理由。同样,虽然提交人是根据与那个案件不同的条款被拘留,但是本案的相关立法的效果是同样的,以致于没有任何规定使他们能提出有效申请法院复查对他们的拘留。他们根据第2条第3款谋求对他们被拘留给予赔偿。

         3.2  提交人声称,两个未成年儿童被长时间拘留违反第24条第1款。两人都很年轻,大的1993年出生,小的1999年出生。他们引用198945日第17/35号一般性评论,委员会在评论中指出,《公约》要求“除要求各国根据第2条采取措施确保人人享有《公约》规定的权利之外,还要求采取特别措施保护儿童。”提交人争辩说,没有为长时间拘留儿童提供任何理由,而且没有考虑让他们在孤立拘留设施中度过三年多是否符合他们的最高利益。他们争辩说,声称使儿童同父母呆在一起是尽量为他们着想的说法说不过去。

         3.3  2006411日,律师告知委员会,提交人已取得临时保护签证,因此无需就第7条着手处理来文。然而,鉴于先前对他们的非法拘留,提交人希望根据第9条和第24条维持向委员会提出的来文。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陈述以及提交人的评论

         4.1  2002412日,缔约国以普通照会反对受理来文,理由是提交人没有授权律师代表他们提出来文。200259日,律师来信提供了提交人书面授权代表他们提交来文。

            4.2  2002923日,缔约国以普通照会对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作了评论。关于据称违反第9条第1款,它争辩说,禁止剥夺自由不是绝对的,因为准备工作表明起草人明确考虑拘留非公民交由移民当局监管,作为一般性禁止的例外情况。此外,它争辩说“法律”一词指国内法律系统中的法律,拘留不仅应合法,而且在所有情况下应是合理的 它忆及,委员会的判例并不表明拘留一段具体时间可被认为本身是任意的。它还忆及拘留非法入境者本身并非任意的,主要检验在于拘留是否在所有情况下都合理、相称、恰当和有理由。 关于本案,它争辩说其要求并无可取之处。它解释说,对非法入境者的拘留使得有可能评估此人是否有合法权利在该国逗留,并在允许此人进入社会之前完成对他的调查。因此拘留是为了行政而非教化的目的。提交人是按《移民法》第189(1)节处以移民拘留。缔约国争辩说,拘留他们并非任意,因为对他们的最初拘留和谋求的目的使当局可以处理他们的避难申请并使难民复查法庭和部长可以复查这一决定―相称。它进一步争辩说,导致他们被拘留的情况曾由难民复查法庭和部长复查,但是确认了对提交人拒发签证的决定,并继续拘禁提交人,以待决定是否将他们强制送出该国。因此,拘留提交人在所有情况下都是合理和必要的。

            4.3  关于据称违反第9条第4款,缔约国争辩说,从《公约》中不能看出“合法”的含意是“在国际法中合法”或“没有任意性”。此外,它争辩说,委员会的一般评论或准备工作绝无支持第9条第4款中的合法延伸至国内法以外之意。它指出,在《公约》其他条款中使用的“合法的”,如第9(1)、第17(2)、第18(3)和第22(2),所指显然是国内法。关于本案,缔约国争辩说,要求没有按受理标准予以充分证实。它忆及,根据国内法,提交人本来可以在高级法院或联邦法院检验对他们拘留的合法性,办法是谋求人身保护或根据宪法第75节援引高级法院的最初管辖权以得到适当的补救办法。此外,在决定不发给D保护签证时,《移民法》第476节允许她要求联邦法院对该决定进行复查。任何对提交人作为非公民地位的复查都会有效地确定对他们的拘留的合法性并使他们从拘留中获释。对缔约国来说,来文没有说明为什么提交人没有采取这一做法的问题,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些不是要求复查提交人被拘留的合法性的有效途径。它争辩说,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和第5条第2()项,要求不能受理,因为提交人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它忆及,根据委员会的判例,如果可以使用人身保护的补救办法,没有利用这一权利的人不能说是被拒绝了不加拖延地复查他或她拘留的合法性的机会。 在本案中,提交人没有解释他们没有根据宪法第75部分要求发出人身保护令或谋求潜在的补救办法。

            4.4  如果根据第9条第4款提出的要求被认为不可受理,缔约国争辩说它没有可取之处,因为提交人本来可以通过要求人身保护或其他恰当补救办法在高级法院或联邦法院检验拘留他们的合法性。它申述说,强制拘留提交人并不意味着法院不能有效地复查对他们的拘留,并且如果拘留是非法的下令释放他们。它重申任何对提交人作为非法非公民身份的复查本来也会确定对他们拘留的合法性。它忆及,曾有可能在联邦法院谋求对难民复查法庭的决定进行司法复查,但是D没有谋求这种复查,因为不存在可以确定的法律上的差错。缔约国陈述说,本来可以对该决定进行司法复查这一事实意味着履行了根据第9条第4款对提交人的义务。

         4.5  关于据称违反第24条第1款,缔约国援引198945日第17/35号一般性评论,并争辩说各缔约国在履行它们保护儿童的责任的具体方式上有广泛的酌定权。它忆及,《移民法》第189节要求对包括儿童在内的所有非法非公民进行强制拘留。关于本案,它争辩说,要求没有可取之处,因为它已履行了对这两个儿童因其未成年人身份“所要求的保护措施”的义务。它解释说,对儿童进行移民拘留的标准要求通过拘留设施可以得到适合于儿童年龄与能力的社会和教育安排。D曾表示她希望她的孩子中的一个进当地学校,并在鼓励下帮助这个孩子达到学校规定的最低入学要求。在拘留中心,孩子们可以使用和利用各种服务设施,如电视、录象和录象游戏、体育和游乐设备以及玩具和游戏。还组织了中心外的郊游,包括前往当地的旅游景点,等等。它还忆及,孩子随同父母亲之一进入移民拘留设施时,中心的一名护士同儿童及这位父母亲面谈以确定这个孩子的特殊需要。这一入学过程可能还包括导师或心理学家面谈。向儿童提供必要的医疗和其他保健护理,包括必要时给予心理上护理和专家咨询。例如,200244日,中心管理处对D所表示的她的孩子中的一个有语言障碍的忧虑作出回应,将他介绍给一位语言病理学家,进行了几次治疗。语言病理学家建议这孩子可由导师或心理学家辅导,中心管理处对此建议作了回应。

         4.6  提交人称第24条应以同《儿童权利公约》阐明的义务相同的方式适用,以及拘留孩子并非处处为他们着想。关于提交人的这一论点,缔约国忆及,《儿童权利公约》中的义务不能成为向委员会来文的议题。它陈述说,从整体看,拘留儿童符合第24条。不对携有儿童同行的非法非公民进行拘留会有损澳大利亚移民拘留制度的合理目的。虽然受移民拘留的儿童可以发给过渡签证(Bridging Visa)后获释进入社会,但是将其同双亲或家庭分离一般说来对儿童并非十分有利。

提交人的评论

         5.  2004112日,提交人来函指出他们不想对缔约国的陈述作出评论。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的议事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项确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6.3  关于提交人根据第9条提出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最高级法庭已确定强制性拘留条款符合宪法。因此,委员会如先前一样表示,由于缔约国的法律规定对非法入境者进行强制性拘留,人身保护申请只能检验这些个人事实上是否具有那个(无可争议的)身份,而不是拘禁这个人是否有道理。因此,拟议中的补救办法并不表明按《任择议定书》的规定是个有效的办法。因此委员会可以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项审议来文的这一部分。

         6.4  关于根据第24条提出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将提交人的孩子们和父母关在一起是处处为这些孩子们着想。根据缔约国所解释的已作出努力向孩子们提供适当的教育、娱乐和其他安排,包括设施外的安排,委员会认为侵犯他们第24条的权利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按照受理的要求给予充分证实。

审议案情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规定,联系提供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7.2  关于任意拘留的说法,和第9条第1款相反,委员会忆及其判例,即为了避免作出任何任意的定性,拘留不应超过缔约国能提供适当理由的期限。它表示提交人被移民拘留扣留三年二个月。无论初期拘留有什么道理,例如为了确定身份和其他问题,但在委员会看来缔约国没有显示如此长期拘留这些人是有理由的。它没有显示其他侵入性较少的措施就不能达到遵守缔约国移民政策的同样目的,其做法有,例如,责令履行报到的义务,缴纳保证金或其他顾及这个家庭具体情况的条件。因此,继续对提交人包括两个孩子作长达上述期限的移民拘留而没有适当的理由,是任意的并和《公约》第9条第1款相悖。

         7.3  鉴于违反第9条第1款的调查结果,委员会认为不必要审议关于违反第9条第4款的其他论点。

         8.  人权理事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1款。

         9.  根据《公约》第2条第3款,缔约国有义务向提交人提供有效补救办法,包括适当的赔偿。缔约国还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今后发生类似违反情况。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如违约行为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Edwin Johnson先生、Walter Käl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Michael O’Flaherty先生、 Elisabeth Palm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Hipólito Solari-Yrigoyen 先生和Roman Wieruszewski.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0条,通过委员会意见时,委员会委员露丝·韦奇伍德女士没有参加。

 提交人提供的确定代之以更宽大的决定符合公众利益的特殊或例外情况的部长指导方针指出,“公众利益”因素可在若干情况下出现,包括此人的个人安全、公民权利或人身尊严在回到原籍国后会遭受重大威胁有合理根据的情况,存在使缔约国按照《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或者《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义务得到考虑的情况,或存在该法律会有意外但特别不公平或不合理后果的情况。

 560/1993号来文,A诉澳大利亚,199743日通过的意见,第9.2款至9.5款。

 同上,第11款。

 305/1988号来文,Alphen诉荷兰,1990723日通过的意见,第5.8款。

 560/1993号来文,A诉澳大利亚,199743日通过的意见,第9.2款和9.3款。

 373/1989号来文,Stephens诉牙买加,19951018日通过的意见,第9.7款。

 见第900/1999号来文,C.诉澳大利亚,20021028日通过的意见,第7.4段;第1014/2001号来文,BabanBaban诉澳大利亚,200386日通过的意见;以及第1069/2002号来文,Bakhtiyarial.诉澳大利亚,20031029日通过的意见,第8.2款。

 见第560/1993号来文,A. 诉澳大利亚,199743日通过的意见,第9.4款;第900/1999号来文,C. 诉澳大利亚,20021028日通过的意见,第8.2款;第1014/2001号来文,Baban Baban诉澳大利亚,200386日通过的意见,第7.2款;以及第1069/2002号来文,Bakhtiyarial. 诉澳大利亚,20031029日通过的意见,第9.3款。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