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44/2002号来文,Nazriev塔吉克斯坦
     
(第八十六届会议,2006317日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Davlatbibi Shukurova (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的丈夫Dovud及丈夫的兄弟Sherali Nazriev(已去世)

所涉缔约国

塔吉克斯坦

来文日期

20011226(首次提交)

事由

酷刑、不公正的审判、非法拘留。

实质性问题

程序性问题

经不公审后宣判的死刑和处决。

申诉的确凿程度。

《公约》条款

第二条第3款;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第十四条第1款、第3()()()()()项和第5款。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317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Davlatbibi Shukurova 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1044/200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1  来文提交人Davlatbibi Shukurova 1973年出生的塔吉克斯坦国民。她代表其丈夫Dovud及丈夫兄弟Sherali Nazriev(两人均已去世)提交来文。提交本来文时,由于高等法院2000511日下达了死刑判决书,他们正面临被处决。她宣称,塔吉克斯坦违反了《公约》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和第十四条第1款、第3()()()()()项和第5款的规定,侵犯了兄弟俩的权利。   来文似乎还依据第七条提出了与提交人本人相关的问题。她无律师代理。

         1.2  200219日,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2(原第86),由新来文和临时措施问题特别报告员采取行动,要求在委员会审查两兄弟案情期间,暂不执行处决。200271日、9日和10日重申了这项要求。2002723日,提交人告知,她丈夫及丈夫的兄弟已于2002711月被处决。

事实背景

         2.1  2000216日下午5点左右,在杜尚别市中心引爆了一颗遥控炸弹。爆炸的谋害对象是杜尚别市长。市长受伤,当时站在市长身边的安全事务部副部长被炸死。

         2.2  2000219日,Sherali Nazriev作为爆炸事件嫌疑人遭到审讯。审讯之后他当即被捕并于2000225日被控制造了爆炸事件。2000425日,提交人的丈夫Dovud被安全部传讯,并于当天被捕。据称,他被关押在安全部地下室内,一直至2000528日才转押到调查拘留中心。据称,检察官于2000529日才批准对他的逮捕,当天即被控犯有制造爆炸事件罪。

         2.3  据称,在兄弟俩被捕后的那个月中,他们遭到酷刑逼供。提交人指出,酷刑行为包括持棍棒殴打和拳打脚踢。兄弟俩被悬空吊起,肾部遭到踢打。在酷刑之下,他们书面供认制造了爆炸案件。Sherali作为市长办公室的警卫,被控将炸弹安放在市长卧车内;而Dovud则被指控守候一旁,等市长与副部长走近汽车时引爆炸弹。据称,他俩招供之后不久,审讯人员就开始往他们的囚牢里放置绳索、肥皂和剃须刀片,引诱他们自杀。

         2.4  提交人宣称,好几个月来亲属们打听不到兄弟俩的下落,而且不让兄弟俩接受探访者或给他们寄送包裹。据称,20007月她仅在调查官办公室里当面询问期间见到过他丈夫;直至20009月她才被允许“正式”与丈夫会面。

         2.5  据称,Dovud被拘留在安全部办公处时,不让律师为之代理。由于政府未为Sherali提供一位指派的律师,20003月他家人自行聘请了一位律师,但直到20008月才让律师与Sherali会面。据称,即使到那时,也不让律师与Sherali私下面谈。

         2.6  2001326日至511日,最高法院的军事法庭 (作为一审法庭) 对此案件进行了审理。2001511日,最高法院的军事法庭判处兄弟俩死刑。据提交人称,审理既不公平,也不客观,尤其是:

(a)   其中一名法官并非塔吉克人,据称甚至不会讲塔吉克语;但是却未为该法官提供翻译。

(b)        在法庭上,兄弟俩翻供,宣称他们是在胁迫之下签署的供认书。据提交人称,Sherali不可能在卧车内安放炸弹,因为汽车停在市长办公室的入口处前,门前有许多人来往;而且案发当天,Dovud病休在家。

(c)   法院拒绝了兄弟两人有关传唤辩护证人的要求,包括Dovud不在犯罪现场证人的请求。

(d)        认定Sherali有罪的部分依据是一名检查他衣服的专家得出的结论。提交人指出,他是2000219日被捕的,但是直到20008月才对衣服进行检查。

         2.7  20011113日,最高法院的刑事法庭作为上诉法庭维持了2000511日军事法庭的判决。

 

         3.  提交人宣称,以上所述事实已经构成违反《公约》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和第十四条1款、第3()()()()()项和第5款的规定,侵犯了SheraliDovud Nazriev享有的权利。提交人虽并未就其本人具体援引第七条,但来文也似乎提出了该条所述问题。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

         4.1  200279日缔约国发表了评论,然而,未述及委员会要求采取临时保护措施的问题。缔约国宣称,兄弟俩因严重的恐怖主义行为被判处死刑。兄弟俩为了实现其计划和目标,他们与一名不明身份者达成了初步协议,并且据此采取行动。Sherali加入警察队伍,成为杜尚别市政厅的一名警卫。2000216日午餐时,他将一枚炸弹安放在市长的卧车内,并通知了他的兄弟。Dovud盯住了那辆车,当市长在内务部副部长陪同下走近车时他引爆了炸弹。

         4.2  法院查明兄弟俩还犯有其他罪行,例如1999年犯有(非法转让汽车)诈骗罪行。1995Sherali因非法跨越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边界被判刑。1999Dovud曾贩卖4,000美元假币并参与过一起抢劫案。

         4.3  缔约国称,根据兄弟俩的供述、法庭上证人的证词、初步调查获得的证言、犯罪现场的检查记录、缴获的证据、法医专家的结论,以及法庭审查的其他证据,完全可以确定兄弟俩有罪。

         4.4  缔约国回顾,对Dovud2000524日下达的逮捕令。2000529日向他送达了逮捕令。被捕当天,他书面拒绝律师的代理。随后,在被指控犯有特别严重罪行之前,为他提供了一名依职权履行义务的律师。Sherali2000217日被捕。在审讯期间,他被告知,他有权请一位律师代理,然而,却未提出律师代理的要求。尽管如此,2000319日为他指派了一名律师。据缔约国称,案卷中没有任何记录表明,以上任何一位律师曾提出过有关拒绝他们与被代理人会晤的申诉。

         4.5  缔约国称,提交人关于初步审讯期间运用酷刑的指称是毫无根据的,指出刑事档案未载有任何关于殴打的申诉。

         4.6  缔约国反驳说,提交人有关偏倚和不公正审理的指称是毫无根据的,因为这是在律师、被告人亲属及其他个人出席庭审的情况下公开进行的审判。

         4.7  法院还驳回了关于其中一名法官不完全懂得塔吉克语的宣称,因为所述法官对塔吉克语运用熟如。此外,Nazriev兄弟俩的律师均未在法庭上就此提出过异议。

         4.8  至于Dovud提出不在犯罪现场的辩护,缔约国指出,在初步调查期间对此进行了核查并驳回了这项辩护。在法庭上,Dovud及其律师提出的文件都未确证他不在犯罪现场的辩护。

         4.9  缔约国确认,最高法庭的军事法庭最初曾经将该案退回进行“补充调查”,然而,军事法庭随后决定重新开庭审理,并审查了新增的证人、聆听了起诉方与律师的讼辩。依据当时实行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宣布了判决。

         4.10  缔约国确认,上诉审理审查并驳回了提交人提出的所有指控。

提交人的评论

         5.1  200291日,提交人解释,在委员会登记该案时,缔约国当局(总统办公室)要求内务部、检察厅和最高法院推迟6个月,到2002710日再执行对兄弟俩的死刑。2002624日,监狱当局拒绝接受她向杜尚别调查拘留营第一关押中心发送的包裹,确认兄弟俩已被转押至Kurgan-Tyube市。提交人力图找到兄弟俩,但是当局对她提出的询问不予答复,宣称当局没有相关的消息。2002723日,她丈夫的一位亲戚收到杜尚别市政府送达的兄弟俩死亡证书,确认他们已于2002711日被行刑队枪决。

         5.2  提交人回顾说,Sherali20002月非法跨越边境是捏造的借口,目的是为了在无律师情况下,从他身上挖取关于爆炸事件的情况。她援引《刑事诉讼法》第51条阐明,当犯罪嫌疑人面临死刑时,从提出起诉书即刻起必须给予法律代理。

         5.3  提交人指出,缔约国未就2000425日至524日拘留她丈夫的理由作出任何解释,此外,其家庭成员、朋友及亲属都确证,她丈夫在此期间遭到了拘留,他们都曾目睹其丈夫离开前往安全部接受审讯,而且一去不复返了。

         5.4  据她所称,兄弟俩的律师曾经一再要求会见他们的委托人,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律师们的要求都遭到以种种籍口为由的拒绝。塔吉克斯坦的做法是,律师向调查官提出会晤其委托人的口头要求;若拒绝要求,可不解释任何理由。据称,这种拒绝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提交人确认,在审理期间,她丈夫及其兄弟的律师都对限制他们与委托人会晤提出过申诉。主审法官对这些申诉显然不予理睬。

         5.5  提交人确认,她丈夫及其兄弟遭受到各种酷刑,并长期不许亲戚对他们进行探望,估计是为了防止亲戚们看到酷刑的伤痕。兄弟俩在法庭上宣称曾遭到过酷刑,却无人理睬。

         5.6  最后,提交人确认,法庭得出结论,兄弟俩曾经 “与一名不明身份者达成初步协议”。据称,不明身份者在发起袭击之前向兄弟俩支付了30,000美元,并且承诺在谋杀得逞之后,再另支付100,000美元。她宣称,这个家庭一直以有限的经济收支维持生活,调查人员和法院都未查出任何钱财。她反驳说,调查人员及法庭都没查清罪案的幕后策划者身份,即证明未能够确立案情的关键要素和证据。提交人称,这就说明初步调查和法庭都有偏向性,缺乏公正。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及议事情况

违反《任择议定书》的行为

         6.1  提交人确认,尽管根据《任择议定书》对来文进行了登记并向缔约国发出了采取临时保护措施,暂缓行刑的要求,但缔约国仍处死了她丈夫及丈夫的兄弟,违反了《任择议定书》规定的缔约国义务。委员会回顾说,   《公约》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受理和审议,宣称其《公约》所载权利遭到侵犯的个人的来文(序言和第1)。缔约国加入《议定书》即已承诺本着良好诚意与委员会的合作,以使委员会能审议此类来文并在审议后向所涉缔约国和个人提出委员会的《意见》(条第14)。缔约国若采取任何妨碍或遏制委员会审议和审查来文以及表达委员会《意见》的行为,不符合上述各项义务。

         6.2  除了查明任何指控缔约国是否犯有来文所述的违反《公约》情况之外,缔约国若采取行动妨碍或遏制委员会审议指控违反《公约》行为的来文,或者致使委员会的审查丧失意义和委员会表达的《意见》行之无效,则形成了缔约国严重违反其根据《任择议定书》所承担义务的行为。提交人在本来文中宣称,她丈夫被剥夺了《公约》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和第十四条规定的权利。缔约国在接到有关来文的通知之后,在委员会可对案情进行审理和审查并提出和发送委员会的《意见》之前,处死了据称受害人,从而违反了根据《议定书》所承担的义务。在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2采取了行动之后,缔约国不顾委员会的多次提醒,依然一意孤行,尤其不可宽恕。

         6.3  委员会回顾,依《公约》第三十九条通过的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2条提出的临时措施,对于委员会凭借《议定书》发挥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违反该条规则,尤其是采取诸如本案所涉的不可挽回的措施,处死了DovudSherali Nazriev, 就是破坏了《任择议定书》对于《公约》规定权利的保护。

审议可否受理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委员会注意到,同一事务不在任何其他国际程序的审理之中,符合《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规定。

         7.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第十四条第3()项宣称,法庭没有审查Dovud Nazriev的几位辩护证人。缔约国辩称,在初步调查期间已对这项指称进行了应有的审查,并查无实据,而且法庭因Dovud本人及律师都未拿出可证实他不在犯罪现场的任何文件,驳回了Dovud不在犯罪现场的辩护。委员会注意到,上诉指称涉及对事实和证据的评估。委员会回顾其案例,通常应由《公约》缔约国法庭评估具体案情的事实和证据,除非可以确定,显然存在违反或者剥夺公正的情况 委员会认为,委员会面前的资料表明,提交人未拿出充分证据证实对她丈夫及丈夫兄弟案件的审判存在上述缺陷。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此项申诉不予受理。

         7.4  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因法官塔吉克语不流畅,而根据 《公约》第十四条第3()款提出的指控。缔约国解释说,该法官确实可流畅地运用塔吉克语,而且两位据称受害人及其律师均从未向法庭提出过这个问题;而这一点确认未遭到提交人的反驳。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援用无遗现有的国内补救办法。并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这部分来文不予受理。

         7.5  委员会还注意到,关于DovudSherali Nazriev依据《公约》第十四条第5款规定享有权利遭到侵犯的宣称并未受到驳斥。委员会回顾,最高法院刑事法庭作为军事法庭的上诉法庭行事,于20011113日对上诉案件进行了审理,而且上诉法院的法官组成与军事法庭初审庭的组成不同。在没有其他有关这方面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能为了受理目的以充分事实证实这项申诉。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一部分来文不予受理。

         7.6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为了受理目的以充分事实证实了其余的申诉。

审议案情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当事各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提交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8.2  提交人宣称,在最初拘留期间,她丈夫及丈夫的兄弟遭到审讯者的殴打和酷刑以逼迫他们供认犯有制造爆炸罪。她提供了所使用酷刑手法的细节(上文第2.32.4)。她辩称,曾经向法庭上提出过上述指控,但法官不予理睬。缔约国仅称,此案档案没有有关虐待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最高法庭上诉法庭的判决也没有处置这个问题。在没有其他有关这方面资料的情况下,对提交人的申诉必须给予应有的考虑。委员会回顾,有关酷刑的申诉必须由主管当局进行及时和公正的调查。 在本案件中,缔约国未就此提出实质性的反驳,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 DovudSherali Nazriev遭到的待遇相当于违反了《公约》与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二条第3款一并解读的第七条规定的现象。

         8.3  有鉴于此,委员会的结论是,DovudSherali Nazriev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规定享有的权利遭到了侵犯,因为他们被逼迫供认所犯罪行。

         8.4  提交人辩称,她丈夫于2000425日遭到逮捕,在安全部一直关押至528日,无法与外部世界接触;而对他的逮捕令是在2000529日,即在逮捕了34天之后才经一位检察官签核的。缔约国指出,在2000525日下达了对Dovud的逮捕令,并于 2001529日对他起出了起诉。缔约国在答复中实际上未反驳对Dovud Nazriev非法拘留了34天的宣称。依此案情,委员会得出结论,Dovud Nazriev依据第九条第1款享有的权利遭到了侵犯。

         8.5  关于DovudSherali Nazriev兄弟俩长期没有律师代理,而当他们获得了法律代理后,却阻止律师与他们俩会晤的宣称,缔约国确认,2000529日对Dovud提出起诉时,他放弃了聘请代理权;当对他提出重罪指控时,依规定为他指派了一位律师;Sherali在被捕时没有要求聘请代理,但2000319日遭重罪指控后,为他指派了一名律师。委员会回顾,尤其在涉及死刑案时,被告会在每一个诉讼阶段理所当然得到一位律师的有效协助。 委员会得出结论,在本案情况下,委员会面前的材料揭示出提交人丈夫及丈夫兄弟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3()()项规定享有的权利遭到了侵犯,因为未给予他们俩充分的机会准备其辩护,而且没有从调查开始的最初阶段即得到法律代理。

         8.6  委员会回顾,在未遵从《公约》条款的审判结束时下达死刑判决,构成了违反《公约》第六条的现象。 对于目前案件下达的死刑判决及处决,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保障的公平审理权,因此也违反了《公约》第六条。

         8.7  委员会最后注意到,提交人宣称,当局直到2002723日才通知她,她丈夫及其兄弟已被处决。缔约国境内实施的法律仍然不允许向某个被判处死刑者家庭通告处决日期和被处决者的掩埋地点。委员会理解,提交人作为死刑囚犯的妻子,对其丈夫被处决前情况及其被掩埋地点,一直无确切消息造成的长期痛苦和精神压力。委员会回顾说,不肯透露处决日期和掩埋地点,以及拒绝交出尸体给予安葬,蓄意使亲属处于一种长期焦虑和精神压力之下,实际上对家庭形成恐吓或惩罚。委员会认为,缔约国不向提交人通告她丈夫及其小叔遭处决的消息,不告诉她兄弟俩的掩埋地点,相当于对提交人不人道的待遇,违反了《公约》第七条规定。

         9.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以下条款的情况:

(a)   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第1款;和第十四条第1款和第3()()、和()(DovudSherali Nazriev而言);和

(b)  第七条(对提交人本人而言)

         10.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缔约国有义务为Shukurova女士提供有效的补救,包括适当的赔偿,向她通告她丈夫及其丈夫兄弟的掩埋地点。缔约国还有义务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侵权现象。

         11.  缔约国已经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已承诺确保境内所有受其管辖下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给予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公约》和《任择议定书》于199944日对缔约国生效。

             鉴于Sherali Nazriev是军人,案件由该法院军事法庭审理。

             20001019通过的关于Piandiong 诉菲律宾案,第869/1999号来文的《意见》,第5.15.4段。

             200478日通过的关于Saidov诉乌兹别克斯坦案,第964/2001号来文的《意见》。

             199543日通过的关于Errol Simms诉牙买加案,第541/1993号来文不予受理的《决定》,第6.2段。

             参见(1992)第四十四届会议(关于第七条)20号一般性评论,第14段。

             参见,例如200387日通过的关于Aliev诉乌克兰案,第781/1997号来文的《意见》,第7.3段。

             见,例如2003116日通过的关于Kurbanov诉塔吉克斯坦案,第1096/2002号来文的《意见》,第7.7段。

 见,例如20051018日通过的关于Aliboev诉塔吉克斯坦案,第985/2001号来文的《意见》,第6.7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