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1030/2001号来文,Dimitrov诉保加利亚
(第八十五届会议,20051028日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Dimitar Atanasov Dimitrov先生(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保加利亚

来文日期

200193(首次提交)

事由

行政机构不同意批准授予教授职称

程序性问题

学术职称申请资格和作为‘诉讼案’的审查程序

实质性问题

按属实理由可否受理问题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1028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1  来文提交人Dimitar Atanasov系保加利亚公民。尽管提交人没有援引《公约》任何具体条款规定,但来文似乎提出有关《公约》第二条和第十四条第1款方面的问题。他没有律师代理。

         1.2  《公约》和《任择议定书》分别于1976323日和1992626日对保加利亚开始生效。

 

事实背景

         2.1  提交人是索菲亚林业大学体育副教授,拥有博士学位,在保加利亚和国内和国外广泛从事教学工作。他于19975月参加了该大学公布的‘体育和运动员培训理论暨教学法教授’一职的‘竞争性特聘’。

         2.2  提交人的申请由高等证明委员会(HAC)的专门科学理事会(SSC)审查,该理事会支持其候选资格,并向高等证明委员会科学理事会推荐任命他为教授。科学理事会在1998518日的会议上支持对他的提名,并转交高等证明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常务委员会向保加利亚部长理事会报告,正式核准按照《科学学位和科学职称法案》(法案)授予学术学位和学术职称。

         2.3  根据该项《法案》第27条的规定,常务委员会于1998618日启动‘控制程序’,该法案允许使常设委员会在提名与委员会根据该项《法案》第34条订立的标准出现重大偏颇的情况下得以驳回提名。常设委员会将提名送回科学理事会,要求就提交人的工作质量提供更多的资料。科学理事会于1998105日对该案再次进行审查,确认了先前对提交人的推荐决定,并再次转发给常设委员会批准。常设委员会再次动用控制程序,将提名送回科学理事会,这一次要求就提交人的经历提供更多的资料。科学理事会于1999630日对提名进行第三次复审,再次确认了早先支持提名的决定,并再次转发给常设委员会。

         2.4  常设委员会于199978日驳回提交人关于担任教授一职的申请,但未说明原因。《法案》第27条规定,在采用控制程序的情况下,常设委员会无须顾及科学理事会的建议而自行决定是否授予教授职称。

         2.5  提交人认为,常设委员会对其申请的审查没有遵守该项《法案》,要求提供更多有关支持其候选资格的资料是没有根据的。他强调指出,常设委员会未能查明提名事件中使委员会驳回其提名的程序或行政管理方面违反规则的行为。他认为,常设委员会没有说明驳回对其提名决定的原因,而选择采用根据《法案》第27条规定的机制,根据这项规定,常设委员会对这一事项有酌处权,而不必说明原因。

         2.6  提交人就常设委员会的决定向最高行政法院(SAC)提出上诉。但最高行政法院于2000119日根据《法案》第27条取消了这项申诉,理由是根据这项条款规定,常设委员会在重新运用控制程序后对一项申请作出的决定不受司法审查的制约。提交人向最高行政法院五人小组提出上诉;但该上诉于20001229日被驳回。

 

         3.  提交人认为,常设委员会拒绝授予他教授学术职称的方式带有偏见,没有提供任何理由或考虑主管专业科学委员会的意见。提交人宣称其权利受到侵犯,但没有提及《公约》任何特定条款。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缔约国于2002122日通过普通照会就来文提出意见,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三条的规定来文不可受理。缔约国为常设委员会的行为辩护,认为完全是根据《法案》的规定在其管辖范围内采取行动。

         4.2  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并未宣称自己是违反《公约》所列任何权利的受害者,也许唯一争论之点涉及第二条第3()项和第十四条第1款。关于后者,缔约国认为,该项条款在诸如本案中赋予常设委员会酌处权等赋予公共或司法当局斟酌权的情况中并不适用。缔约国指出,鉴于常设委员会属专家机构的性质,因此其决定不受司法控制的制约。第十四条第1款适用于诉讼案中确定申请人权利和义务程序的司法工作,而本案并不涉及这类诉讼案问题。提交人无“权”要求授予学术职称,常设委员会也没有授予这类职称的相应义务。在本案中,常设委员会要求就提交人的工作和经历以及授课情况提供更多的资料,由于常设委员会再次运用控制程序,在199978日的会议上,根据掌握的资料,利用其法定酌处权,对申请本身作出决定。

         4.3  关于第二条第3款,缔约国认为,来文没有提到《公约》所列举的任何权利,第十四条第1款无论如何不适用于本案。因此,不可援引第二条第3()项,因为该项条款仅只涉及有关侵犯另外一项实质性权利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缔约国认为,这项申诉是没有根据的,与《公约》条款不符,因此不可受理。缔约国补充认为,来文显然毫无根据,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的规定,也应视为滥用来文权而不可受理。

提交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5.1  提交人在其关于缔约国2002320日来文的提出的评论中认为,尽管《法案》第34条要求制订授予教授职称的特定标准,但事实上尚未制定这类标准。据他所说,根据《法案》颁布的规则,仅只需要完成‘政府所规定的最低限度教学活动’:没有规定须教授某一课程或授课方面的要求。这些规则规定,无论候选人是否从事过教育―教学活动,均可接受其申请。提交人证实,其工作质量得到三位专业审查人员的肯定。鉴于上述情况,提交人认为,常设委员会要求提供更多有关其工作质量和授课经历方面的资料或运用两次控制程序都是没有根据的。提交人宣称,常设委员会没有说明原因便拒绝授予教授职称,其动机不明,客观性令人质疑。

         5.2  提交人承认,根据《法案》的规定,常设委员会在科学理事会的决定与既定标准相距甚远时得以重新运用控制程序。然而,他认为,由于没有公布标准,常设委员会的恰当作用仅限于审查授予教授职称的程序。申请的实质性问题是由最高科学委员会和科学理事会来决定的事项,而科学理事会已经提名他获得教授职称。常设委员会没有说明程序方面存在的缺陷,因此没有运用或重新运用控制程序的依据。

         5.3  提交人重申,其“公民权利”受到侵犯,因为根据《法案》的规定,尽管最高科学委员会和科学理事会支持其候选资格,但常设委员会享有决定其申请的无限权利。他指出,常设委员会中没有任何一位委员是体育方面的专家,他对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作出专业性的决定表示怀疑。

         5.4  提交人认为,常设委员会的决定是一项行政性的行为,应该受司法控制的制约。他坚持认为,拒绝任命他为教授,没有任何理由。关于缔约国认为他没有被批准担任教授‘权利’的论点,提交人指出科学理事会三次核准其候选资格的事实。

缔约国关于案情的陈述

         6.1  缔约国于200292日就来文的案情提出意见。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在其对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陈述的意见中再次未能明确说明他认为《公约》所保障的哪项权利受到侵犯:缔约国重申其观点,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三条的规定来文不可受理。

         6.2  缔约国对提交人关于常设委员会没有审查教授职称提名具体要求的论点提出质疑,认为《法案》第十四条明文规定,只有在候选人完成条例所规定的最低限度教学量时,才可授予教授的学术职称。缔约国认为,相关最低教学量已有明确规定,每学年对专业人员固定授课45小时:然而,提交人事实上一直是对非专业人员授课,因此不符合授予他教授学术职称的法定标准之一。缔约国补充认为,根据有关规则,公布教授职位的通告对所有候选人开放,无论何时、但并非无论是否从事过教学活动。

         6.3  缔约国反驳提交人认为《法案》或常设委员会都设有既定标准的论点。《法案》本身就包含各种标准,常设委员会也采用了这些标准。此外,《法案》第34(b)款规定,常设委员会就是要“将在不同科学领域授予学术学位和职称的标准具体化”。常设委员会没有拟定和公布标准的义务,而仅只在各具体科学领域明确说明《法案》及其规则所确立的一般标准的应用范围。

         6.4  缔约国对提交人关于常设委员会的决定是行政决定,因而应在最高行政法院(SAC)受提出异议权利制约的陈述表示异议。根据《保加利亚宪法》第120条,除法律明确规定之外,个人得对所有涉及其法定利益的行政决定提出质疑。《法案》第27条对例外情况作出规定,鉴于法律赋予常设委员会特定权限,这种做法完全是正当的。常设委员会是一个集体的学术行政机构,行使授予或拒绝授予学术学位和职称的权力。法院并不掌握监督这一进程的有关专门知识;因此,这类决定受司法审查的制约是不恰当的。

         6.5  最后,缔约国指出,最高行政法院业已确定常设委员会没有义务说明其决定的理由。即使需要说明理由,法院也不能对此作出评估。

提交人对缔约国关于案情陈述的意见

         7.1  提交人于2003120日指出,事实上科学理事会是由与提交人专业领域最为相关的教育专业人员组成的,常设委员会则不是如此,他重申其教授职称的提名没有受到程序偏差的影响,而致使常设委员会有理由驳回对他的提名。他指出,他仍然不知道常设委员会为什么不顾科学理事会的决定,在他认为符合所有有关要求的情况下,对他的案件采取否定的观点。

         7.2  提交人坚持认为,常设委员会的程序是非公开进行的,他无出席的权利。他的确有在最高行政法庭出庭的权利,但法院拒不处理其案件的实质性问题。他对缔约国声称事实上有现行而有效的最低授课时数要求的说法提出质疑,认为缔约国提到的这些要求已经无效。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8.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的规定,确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8.2  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的要求,断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委员会还认为,对可以运用的国内补救办法悉已援用无遗。

         8.3  关于提交人的来文提出第十四条第1款意义下的问题,委员会回顾其以往判例,认为“诉讼案”的概念依据有关权利问题的性质而定。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提交人没有在诉讼案中确定哪项权利受到侵犯的陈述。委员会回顾其在Kolanowski诉波兰案件中的意见,其中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能成功争取被委任担任一项公职以及他对自己企图晋级遭拒提出质疑的努力并不构成诉讼案中对权利和义务的确定。在本案中,提交人并非争取晋级,而仅只寻求获取授予学术职称。他的申请已根据保加利亚法律规定的有关程序,即《科学学位和科学职称法案》,由赋予确定遭拒申请案情斟酌权的最高行政机构进行过评估。委员会审理的资料没有显示提交人享有授予他教授职称的任何权利或常设委员会负有核准其候选资格的任何义务。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没有关于常设委员会的决定对提交人有何影响的其他资料,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常设委员会拒绝授予提交人教授职称在诉讼案中不构成对其权利作出决定。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的规定,提交人根据第十四条第1款在来文中提出的诉求按属实理由不可受理。

         8.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其意见中援引第二项条款。委员会回顾其惯常判例,认为该项条款仅同《公约》其他实质性条款一并适用。鉴于上述有关第十四条第1款适用性的结论意见,认为根据第二条第3款提出的诉求不能成立,因此不可受理。

         9.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三条的规定,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报送缔约国并通知来文提交人。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